从烦恼生成之因检视“完整的广论”

第66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我们继续要来说明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在这一系列节目当中,我们主要是针对密宗喇嘛教,他们号称第二佛的宗喀巴,他所著作的两本《广论》为起点,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密宗道次第广论》,我们将以这两本《广论》的核心内涵为主,来说明密宗喇嘛教的法义核心内涵的问题所在。

同时我们也将举出宗喀巴其他书籍中的说法,配合密宗当代的首领,号称修密有大成就的大修行者,例如达赖喇嘛,或者其他密宗各派的大法王、上师、喇嘛、仁波切,也就是这些法王、喇嘛、上师们的开示中,以及他们这些人所写的书籍著作当中的内涵作为证据,透过这些证据的举证出来,可以呈现密宗喇嘛教他们的教义是以乐空双运的双身法,为他们的核心内涵;当中的差别,只是古文与现代文的差别,或者是隐密暗语而说,以及露骨明白的差别。因此这些所说、所指涉的核心内涵,其实是没有差别的,他们所说、所指的背后,就是要修这个无上瑜伽的双身法。

我们的目的是希望良善的佛法修行人,可以认清喇嘛教的本质,不要被密宗喇嘛法王们喊出的口号所迷惑。在我们说明的这个课程当中,可以显示出密宗喇嘛教两本《广论》的宗旨。因此我们希望各位观众给自己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验证的机会,让自己可以发现以及检查,古今喇嘛们的意图,其实就是要透过行双身法,来达到他们所谓修行的终极目的。

再者,我们在讲述两本《广论》当中的错误见解,以及喇嘛教的教法上,以及喇嘛教修行上的错误的时候,同时我们会举出佛菩萨在经论当中正确的开示,让大家作一个比对了解。各位观众若是给自己机会去检查、比对佛菩萨经论中的内涵,就可以由自己的判断,来知道谁是谁非;也同时透过正见与邪见的比对,这样来建立未来实证佛法智慧功德的基础。圣玄奘菩萨说:“若不破邪,难以显正。”我们也希望这一系列的课程,能够让现在已经接触到两种《广论》中的任何一种人,例如只有接触到《菩提道次第广论》这一部《广论》的观众们,让他们知道宗喀巴《广论》的另外一部分内容;让已经接触密宗的人,可以看到《广论》的全貌,而不是只有遮了半边相貌的半个《广论》。这样让读者透过全貌的观察以及比对、检查,这样观众们就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以及抉择,这样观众们才不会因为所知有限而被误导了。

但是,为了举证的缘故,所以不可避免的是:观众们会听到宗喀巴,以及达赖喇嘛等这些上师、法王、活佛们,他们的著作当中,有的是用非常露骨鄙俗的文字来说明双身法,这个部分还请观众们见谅,这是因为密宗的本质就是如此。当然也有一些他们的著作,是用古文非常隐晦的暗语来说,但是我们与当代法王达赖喇嘛,或者其他有名的大喇嘛、仁波切、法王等的著作来作一个比较,我们就知道他们虽然隐晦的暗语,也是在说明双身法。因此举证的过程中的这些现象,我们还是希望敬请观众们见谅,希望各位观众能够耐心地看完我们的节目,然后用理性的态度去思考是非对错,怎样才是正确的,自己是否还要继续信受《广论》的内涵吗?自己诚心的修行,却因为不知道喇嘛教的底细,而让自己慢慢被双身法的陷阱所套住,这是大家应该要思考的问题。

好!前提先说明到这里,今天我们进入到课程中。我们今天要探讨“烦恼生成之因”是什么?我们先看《瑜伽师地论》卷8 弥勒菩萨所说:

烦恼因者,谓六种因:一、由所依故,二、由所缘故,三、由亲近故,四、由邪教故,五、由数习故,六、由作意故,由此六因起诸烦恼。(《瑜伽师地论》卷8)

由圣 弥勒菩萨所说的这一段圣教当中,我们知道烦恼之因有六种:第一,“所依故者,谓由随眠起诸烦恼。”(《瑜伽师地论》卷8)第一种就是“所依故者”,也就是说烦恼的所依,由于随眠因此生起种种的烦恼。烦恼生成的缘因,却是依于根本因阿赖耶识心体而存在,这样阿赖耶识能够收藏各人烦恼的种子,让这些种子随眠在如来藏中遇缘现行。

但是宗喀巴却是否定第八识阿赖耶识的存在,例如宗喀巴在他所著作的《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当中这样说:

如是摄行论说,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15)

因此,宗喀巴乃是不许离六识之外有阿赖耶识,他是否定根本因阿赖耶识真实存在的。不仅宗喀巴是这样说,十四世的达赖喇嘛,也就是目前密宗喇嘛教号称最高证量的法王,在他的书中一样是否定根本识阿赖耶识的存在。例如达赖喇嘛在2004年12月,由杨书婷、姚怡平所翻译的,四方书城有限公司出版的一本达赖喇嘛的著作,这本书的书名叫作《达赖:心与梦的解析》,在这本书的第83页,他是这样说的:“至于我的立场,则是驳斥根本识的存在。”因此,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一样,他们一概否认有阿赖耶识。

同样的道理,他们就不可能知道阿赖耶识内含藏染污随眠种子,当然不可能断除这些烦恼;因为他们否定根本因阿赖耶识的存在,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是由于染污的随眠种子不断地流注现行,才有染污的七转识运作,于是三界烦恼就这样生起。若不知不证阿赖耶识,那就无法了知烦恼种子随眠存在的事实;所以,学佛人一定要触证阿赖耶识,并且观行祂无量无边的功德性,转依祂的清净性,才有可能断除佛菩提道中应断的烦恼。

我们再看烦恼生成之因,第二,“所缘故者,谓顺烦恼境界现前。”(《瑜伽师地论》卷8)烦恼的生成是以阿赖耶识中随眠的种子为因,然后以七转识的运作等作为所缘,才有烦恼境的产生;然后七转识又再缘此烦恼境界,所以种种烦恼就这样不断出生出来。因此,对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种种运作的观行是很重要的,但是《广论》中却又未曾有相关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诸法运作与观行的只字词组开示;因此宗喀巴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道理,因为宗喀巴连他自己都不懂,那要如何教人家断烦恼呢?

我们再来看烦恼生成之因,第三,“亲近故者,谓由随学不善丈夫。”(《瑜伽师地论》卷8)由这里就知道以正见简择善知识的重要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一定的道理。宗喀巴在《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中又说:【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15)因此,宗喀巴说生死流转的主体识不是阿赖耶识,他认为第六意识才是生死流转的主体,才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宗喀巴及《广论》随学的人,他们同样以意识作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但是意识本身就是生灭无常,如何可以成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呢?要成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祂本身一定要不能坏灭,这样众生造作的善净染恶的业种才能够保存,未来才能现起该有的因缘果报。这一世的意识其实是日日灭的,乃至舍寿以后永远灭掉,因此宗喀巴所说的是违背事实正理,也违背诸佛菩萨的圣教。

从这里我们来探讨,为什么宗喀巴要主张说意识乃是一切染净法之根本呢?其实他是要为后面主张修双身法来铺陈,他的目的就是要修双身法。那有人会想:“你是瞎编的吧!”其实这个答案,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他书中就已经告诉我们了。我们看达赖喇嘛在他书中是怎么说的,达赖喇嘛这样说:

具有坚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运用性交,以性交做为强大意识专注的方法,然后显现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实证及延长心的更深刻层面,然后用此力量加强对空性的了悟。(《达赖生死书》,天下杂志股份有限公司印行,页157)

这是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著作的一本书,书名叫作《达赖生死书》,第157页中所说,这是由天下杂志股份有限公司所印行的,我们参考的是第一版第五次印行的这个版本。

由此可以知道达赖喇嘛及宗喀巴,他们都是恶知识,他们处处曲解佛菩萨的圣教,将各种佛法的名相,代之以外道法来教导众生,甚至乃是用淫欲的下劣法来推广;在台湾新竹凤山寺有一位日常法师,也是接踵广为推广《广论》的内容。因此,修行人如果是跟随这种恶知识来学习的话,那只会加重自己的萨迦耶见,也就是加重自己的我见、我执,以及欲界爱的无量无边的烦恼,这样永远就不可能实证解脱,乃至还会下堕三恶道之中。有智慧的人应该要远离此类不善的假名善知识,不仅仅自己要远离,也不要去护持、推广弘扬《广论》的道场,这样可以免去成就误导众生的共业。

我们再来看烦恼生成之因,第四,“邪教故者,谓由闻非正法。”(《瑜伽师地论》卷8)藏传密宗喇嘛教的法义理论以及行门,其实都是从外道法当中去搜罗过来的,这些都是索隐行怪的荒唐古怪的行门,因此密宗喇嘛教其实是邪教而并非是佛教。但是,他们却挂着“藏传佛教”的名号来笼罩众生,“喇嘛教”其实才是他们真正的正名,他们不应该使用“藏传佛教”的名字,因为名义不符合的缘故。而所有《广论》的随学者,不管你是只修《菩提道次第广论》这半边《广论》,还是与《密宗道次第广论》一起修的完整《广论》,修行这个《广论》最后的下场,就是如同达赖所讲的,达赖怎么说呢?“可以在修行之道上运用性交,以性交做为强大意识专注的方法。”因此良善的众生们,良善的修行人,如果一一去听闻,而实际照达赖喇嘛或宗喀巴这样实修的话,那必然会徒增自己三界轮回下堕的烦恼,这样哪能够实证解脱呢?因为不管是宗喀巴,乃至历代的达赖喇嘛、活佛、上师、法王、仁波切等,他们都是由于这样邪教导的缘故,而良善的修行人经过闻熏这样的邪教导法以后,就难逃行双身法的下场,因为那只是迟早的问题,迟早会去修双身法。

我们再看烦恼生成之因,第五,“数习故者,谓由先殖数习力势。”(《瑜伽师地论》卷8)良善的众生们,他们因为被宗喀巴以及历代达赖喇嘛等、喇嘛法王等邪见的教导,因此就傻傻地不断地去串习这些邪见,充斥于两种《广论》——也就是充斥于《密宗道次第广论》以及《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的这些邪见、这些恶见的内容,以这许许多多的藏传密宗喇嘛教的法王、活佛的邪说、邪论,这些其实都是烦恼生成与增长坚固的原因。若是有人迷信于喇嘛教者,迷信这些喇嘛,他们后来如果听闻到正法的时候,他们就反而不能接受,而继续去受持藏传密宗喇嘛教外道的法义以及行门;如果你是理性的人,你就会冷静的去审视这个道理,因此而弃舍《广论》这些密宗喇嘛教的邪见,转而修学正确的佛法。而那些迷信的人,他们当然继续坚持修喇嘛教的邪见、邪教导,若是探究其原因,都是由于他们先前数数熏习邪见,配合自己不理性的习惯,因此而产生这样的势力所致。若是想要远离这些邪见,而想要真正亲证佛教的三乘菩提,首先的要务,那就是应该赶快停止熏习这些邪见,赶快远离广论团体。

我们再来看烦恼生成之因,第六,“作意故者,谓由发起不如理作意故。”(《瑜伽师地论》卷8)宗喀巴主张:“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因此他是标准的六识论,而后来的一切喇嘛、法王等应成派中观师,例如达赖喇嘛以及那位日常法师、印顺法师等等,他们误以为意识常住不灭,这样是于无常妄执为常,于蕴处界空相妄执为空性心,这种种不如理作意,全部皆是三界烦恼生起之因。乃至以双身法的作意来修行,这样更是成为三界烦恼生成之因。

例如达赖喇嘛又在其所著的书当中,于1997年3月修版的三刷的,罗桑嘉措——西藏儿童之家,书名叫作《慈悲与智见》,他在这本书的246页中说:

根据新译派,修秘密真言到某种程度时,修者修特殊法,如利用性伴侣、打猎等等。虽然利用性伴侣之目的,不难被说成是为了用欲于道及引出较细的证空之识。(达赖喇嘛着,《慈悲与智见》,罗桑嘉措——西藏儿童之家,页246)

这是达赖喇嘛说的。乃至宗喀巴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也说:【剎那妙智于彼显,八时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这样二六时中,一日八个时辰十六个小时,他的作意就是要藉由性伴侣来修这个双身法,这样乃至一个月、年、劫、千劫都要受此智的作意。这样邪淫的作意,就是宗喀巴及达赖喇嘛等喇嘛教活佛、法王、上师的作意,这种种不如理作意,全部皆是三界烦恼生起之因。乃至以双身法的作意来修行,这样更是成为三界烦恼生成之因。

所以,宗喀巴与达赖喇嘛把此烦恼六因等文字,录之于《广论》之中,却不知圣 弥勒菩萨所说这六因的内涵,正好是针对宗喀巴、达赖喇嘛这些号称“藏传佛教”,其实是喇嘛教的活佛、上师、仁波切他们自己的落处:他们否定阿赖耶识含藏染污随眠种子为烦恼之根本因,以意识为染净依;乃至主张用性交的方法修行,借用性伴侣为修行工具,以这样染污的作意以及行为来误导众生。他们这一类人的所说,完全是违背正理与圣教,然而宗喀巴却全然不知而抄录于自己的《广论》中,无异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现在如果您还在修学《菩提道次第广论》这半边《广论》的理性修学人,您们还要继续信受这样的邪说吗?还要完成另外半边的《密宗道次第广论》而继续去修双身法呢?这个问题留给大家去思惟了。

今天我们的时间关系,我们只能讲到这里,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来建立正确的知见,远离邪见。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