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见危害甚深(四)

第52集
由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常见外道法——广论”。我们承续前几集的内容,这集继续来跟大家说一些密教错误的源流,这个部分主要是根据空海弘法大师所写的《辩显密二教论》,今天的内容又跟他写的一部叫作《即身成佛义》有关系。

这部论,因为它的文字稍微繁复一点,所以我们只是撷取它的大意,主要是讲到说,显教的修行人要经三大无数劫而完成,或者一般我们常常讲的三大阿僧祇劫而完成;但是密教的修行人呢,根据空海弘法的见解,他可以怎么作,就可以不必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就可以成佛,甚至是可以在他这一世、这一生就能够成佛?他是这么样写的,他认为说,当密教的行者用双手十指结成了契印,然后身住于如法之座,口中再念诵本尊的真言,心中要同时观想本尊的咒鬘;这个时候,如果这样手印也结了,身体也都是庄严之坐,然后口中也念真言,心中再观想咒鬘的时候——这个时候呢,本尊的身口意三密就会加持感应于行者,那这个时候行者就能够逹到与本尊同一个境界,这个就是所谓的即身成佛。意思就是说,通过这样的修持,再通过本尊的身口意直接的加持的力量,那行者就可以跳过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当下在这一生就能够直接成佛,这就是密教一般所谓的“即身成佛”。

这个即身成佛呢,可以说吸引了许许多多的人,因为大家一听到说,显教修行要三大阿僧祇劫,可是密教却只需要当下这一生就能够成就,那这样看起来,是不是表示密教真的很殊胜,而且比显教殊胜得太多了呢?这是一般人,特别是很在乎这个修行时间长短的人,在计较这些利益的时候,很容易会讲出来的话。但是我们今天要针对这一点,要来给大家作一个简单的辨正。

首先我们说,在这里面你说要得到本尊的身口意的加持的话,当然就是行者的本身也得要有身口意方面的相应的修行,那在实际的事相里面就是说,他必须要结手印,然后必须要口中要念咒语,心中要观想咒鬘,才能够达到所谓的三密加持的这个目的。但是我们在这里却要请问大家:“所谓的这些结手印,或者是心中观想的种子字、咒鬘等等,或者嘴巴在念咒语这些事情,或者再加上我们布建了坛场,用各式各样的旗帜法器等等来布置我们的坛场。请问这样种种的作为,有没有超出我们所谓的蕴处界?”所谓的蕴就是我们的五蕴,简单说,就是我们的色受想行识。从最简单最简单的义理来说的话,“色”我们说可以限制——简单的限制,为了让大家容易理解,“色”可以简单限制成我们自己的色身;那么“受”就是我们自己的感受;“想”就是我们想到什么、想作什么;“行”就是我们有身、有口、有意行,反正在时间上面有所流动,都可以划归为“行”的范围;“识”就是我们对一切境界的了别。所以这个是为了让大家了解,而简化的色受想行识,那么这个色受想行识,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五蕴。

那现在我们再来看看,所谓的口诵真言这件事情,有没有超出我们的色身跟我们的受想行识呢?答案是没有。同样的,当我们看到了种子字,甚至在心中观想咒鬘的时候,有没有超出我们所谓的想蕴、跟行蕴、跟识蕴呢?仍然没有。那我们结手印呢?结手印当然也是运用我们的色身去结手印啊,然后我们结完手印,对于手印的观感来讲,除了有我们眼睛的视觉看到手印,还有我们色身的这个触觉也能够感受到结印的形态,那这些东西有哪一样有超出我们刚才讲的色受想行识呢?

同样的,所有一切坛场、法器、标帜的这些事情,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有没有“受”?我们如果想到它的时候有没有“行”?当我们看“受”跟“想”的时候,受跟想的时候背后都有所谓的行蕴在;当然我们对一切的坛场法器,所有的了别也都是属于识蕴啊!所以当我们在布建这些所有的事情的时候,没有哪一桩事情是超脱于我们的色受想行识。

同样的,如果更深细一步讲的话呢,就是从眼耳鼻舌身意来说的话呢,那更是如此!因为十八界法只是把五蕴的范畴分得更细来谈我们所接触的种种,跟所了知、所感受、所分别的种种。所以刚才讲的持咒、诵咒、结印、坛场这些事情的话,从来对于我们个人来说,当我们在从事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超出十八界的范围;这也就是我们说三密——身口意的三密,从头到尾都是在蕴处界的范围里面。

可是我们看看《心经》上面明明告诉我们,《心经》上说: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所以这个《心经》的经文很直接了当告诉我们,当我们悟后去体会如来藏的自住的这个境界的时候,在这个境界里面,完完全全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并且没有所谓的色受想行识,没有眼耳鼻舌身意,没有色声香味触法,这个是我们在佛法里面,触证自心如来开悟明心之后,所得到的一个最直接的体证的结果。那么这个结果可以说,跟我们前面给各位看到的密宗所主张的身口意三密(不管是结印或者是诵咒,或者是观想种子字,或者是布建坛场等等这些),完完全全是背道而驰的。所以说,密宗号称透过这种事相上的作为,可以由本尊来加持这个事情,那我们可想而知,密宗所谓的这个悟后开悟的境界,也必然都是属于身口意的这个范围里面,也必然全部都落在蕴处界里面,所以可想而知他们的开悟,是多么多么言不及义的开悟。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密教主张能够即身成佛,是因为直接透过本尊的加持,所以就在瞬间、就在这一生,把行者的修行证量,从凡夫地或者是不管是哪一地,把他直接提升到佛地,叫作即身成佛;可是我们现在却要告诉大家,这个事情实在有值得深思的地方。在这个辨正之前,我们先看看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他谈到这部分相应的内容的时候,他是怎么谈的,他有引用一段话说:

女绒巴云:“烦恼起时不应懈怠,当下应以对治遮除。若不能遮,应即起立设曼陀罗及诸供具,供养祈祷尊长本尊,次缘烦恼,忿怒念诵,即能折伏。”(《菩提道次第广论》卷7)

这一段文字请大家看看,他说对治烦恼如果不得力的话、不能遮的话,应该如何呢?应该要“起立设曼陀罗及供具,供养祈祷尊长本尊”,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刚才讲的,空海弘法所写的,说“透过本尊的身口意三密加持之后,能够把行者从原来的修行地,快速地把他拉拔到佛地”是异曲同工之妙呢?因为今天在面对烦恼,不能够直接遮止烦恼生起的时候,宗喀巴的主张就是要设曼陀罗诸供具供养尊长本尊,那供养的目的当然就是要祈求尊长本尊的什么——本尊的身口意三密的加持,让你能够快速地越过这些烦恼的障碍。

好,那这些请问各位菩萨,烦恼到底是“谁”起的烦恼呢?如果是我们自己起的烦恼,我们不能对治,却屡屡都要祈祷本尊,去透过本尊的力量帮助我们伏除烦恼,您说有这个道理吗?更何况这个烦恼是储藏在每一个人的如来藏里面,那既然是储藏在每一个人的如来藏里面的话,当然要靠每一个人自己好好地修除里面的性障烦恼,才能够真正的把它这个烦恼给解决啊!怎么能够说完全仰仗他力,去成就这件事情呢?但是我们发现到,并且是屡屡发现到,密宗的学人受了这些邪见的影响根深柢固,常常都觉得说,只要获得本尊加持的话,不管什么事情都做得到;乃至于说,应该要自己自立自强,要能够除性障、断烦恼的这些事情,他们也都会觉得说,只要本尊加持什么都做得到,即使你再怎么懈怠,透过本尊的加持,你还是能够成就。那这个事情,我们是不是觉得说,这些邪见真的是会把人给害死了呢!我们要在这点上面,给大家举一段经文给大家看。

这段经文是取自《大智度论》卷3,这段经文讲的就是说,龙树菩萨叙述一个修行人,叫作摩犍提,这个修行人他有领导了一些的弟子在修行,后来摩犍提这位修行人他去世了,那摩犍提梵志的弟子,就把他们师父的尸体,把他放在床上,然后举着这个床在城市之间游行,那当他在游行的时候,这些弟子们在游行的时候,一边游行一边就唱言:“若有眼见摩犍提尸者,是人皆得清净道,何况礼拜供养者?”这意思就是,当他们抬着他们上师的尸体的时候,他们就宣传:“如果你眼睛有见到这位上师的尸体的话,那么见到的人,就会都得到清净道;如果你再加以礼拜供养的话,所获的利益更是不可胜数。”这样游行的时候,在城市里面,多有人相信他们的这番话。然后这个事情之后,有比丘听到了这个事情之后,比丘就问佛说:“世尊啊!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世尊针对这件事情,世尊就说了偈。

世尊的偈是这样讲的,我们是根据《大智度论》写的经文直接来给大家念,世尊说:

小人眼见求清净,如是无智无实道,诸结烦恼满心中,云何眼见得净道?若有眼见得清净,何用智慧功德宝?智慧功德乃为净,眼见求净无是事。以是故言“正智得解脱”。(《大智度论》卷3)

最后一句话是龙树菩萨写的,就是说,因为这样缘故才要说“要解脱的话必须要透过正智”。那这句话,佛就讲得很清楚了,说“小人眼见求清净”,就是心量狭小的人听受了别人的邪见之后,以为眼睛见到了,只要眼睛去看这个修行人的尸身就可以求得清净。如是这样子的作为,实在是没有智慧,并且里面没有任何真实的道理。为什么呢?因为“诸结烦恼满心中”,所有的一切的结使烦恼,全部都是在你的心中,为什么你能够说用眼见就可以得清净道呢?如果说眼见得清净的话(如果用眼见就可以得清净的话),那么又何必用智慧这个功德的大宝呢?所以一切来说,智慧功德乃是真正清净之道,所谓的眼见求净的话,绝对没有这个事情,这是佛的回答。

那么这件事情,表相上看起来,跟我们前面讲的说“密教主张这个本尊,透过三密加持修行人之后,可以即身成佛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不一样,因为这篇故事里面讲到的是,是一个修行人主张说,“只要看着他的尸身,就可以得到清净道”,那请问大家:这个虽然文字上看起来不一样,可是你也可以把它改成说“这个修行人虽然他死了,可是只要眼见到这个尸身的人,就可以得到这个修行人的三密加持;如果你对他的尸体礼拜供养的话,更可以得到他的三密加持,立即得到清净”,那这样子的说法,跟我们说密教主张说“你要口诵真言,要观想种子字,要布建坛城,然后观想本尊,透过本尊的三密加持”来讲,有什么不一样呢?因为它就是先有一个仪式在,然后再宣称说“经由透过这个仪式的话,你就会获得对方的三密加持,然后就可以得到大成就”,那么“这个仪式”可以是“口诵真言、观想种子字”等等,“这个仪式”当然也可以说“看到他的尸身、供养礼拜这个修行人的尸身”,不是一样吗?所以它只是模拟的不一样而已!

所以关于说透过一定的仪轨,然后获得本尊的三密加持,并且能够即得成就的这件事情的话,就这个眼光来看的话,那么密教所主张的,跟《大智度论》里面讲的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两样。那最重要的观点,应该都写在佛的回答里面,因为“诸结烦恼满心中”,请问这个“诸结烦恼满心中”是在“谁”的心中呢?是在本尊的心中,还是在我们的心中呢?如果是在我们自己的心中的话,那么就需要透过智慧功德来把它清净。这些智慧功德从何而来?就是从三乘经典而来。

所以佛说法四十九年,不就正在说这些事情吗?佛说法四十九年不就正是教给我们所有一切的智慧功德宝,让我们依寻着这样的智慧功德宝,然后就可以来清净自己的性障、断除烦恼吗?如果说三密成就的这一件事情,真的说能够加持,让你不必自己努力就可以断除烦恼获得清净,乃至于成佛的话,那佛说法四十九年,请问在说什么法呢?那如果您再进一步说:“不对啊!佛说法四十九年,都是给中下根器的人说的;那唯有最上根器的人,才可以修密法,那最上根器的人,被佛一加持马上就成佛了。”如果您是这样主张的话,请您回头再去看看经典,我们不要说别的,只要看看《金刚经》就好了,《金刚经》上面就有说,《金刚经》是为最上乘者说。那请问最上乘者,既然《金刚经》是为最上乘者说,而《金刚经》是佛说法所遗留下来的经典,那是不是正足以证实了佛所说的般若系的经典,乃至于之后所说的唯识的经典,样样都是为“最上乘的人”而说呢?如此辨正下来的话,您还能够说密教是因为修行人根器特别利,所以就会有即身成佛吗?

所以回过头来想想看,这里面的一切的疑团,最根本的症结就在于密教的所有的这些所谓的即身成佛,完全都是夸大其词,并没有这种事情!因为成佛呢,第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你所有的烦恼,你要能够自己解决;这个意思就是你要依据着佛所开示的一切的经典,去断除烦恼障。那除此之外呢,您除了烦恼障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叫作所知障,这个所知障,要从我们开悟明心开始,然后分分的去体会、去验证如来藏的功德,然后次第断除了所知障。唯有烦恼障跟所知障断除了才能够成佛,而唯有藉着佛的开示,然后再加上自己的精进努力,一步一脚印的修行去作,才有可能断除烦恼障跟所知障。

所以我们要告诉大家的就是说:佛所开示,佛所言不虚、菩萨六度所言不虚,但是密教所谓的即身成佛的这个论点,根本就是戏论一场,它误导了许许多多人,后世的果报实在是不可思议的惨重。这个就是呼应我们在讲十恶业的时候,邪见是最根本的,如果您能够远离了邪见,亲近 佛陀所教授的正法的话,相信大家在十业道方面的持守上面,也能够渐次地清净,为自己的后世的法身慧命,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今天就先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