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业果

第48集
由正墩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系列。

这个单元要来谈谈有关“深信业果”,这是学佛人的一个重要的中心思想,一种可以帮助修行的信念。由深信因果所展现的,便是在种种佛门修行中,无论对于世出世间的善法,都因此能够毫不犹豫地身体力行来实践;进一步来看,佛弟子想要证得解脱初果,在断除我见之前,应先降伏凡夫异生性。也就是说,想要实证解脱智慧,第一步便要先调伏改变自己的心性,要深信业果之后,才能真正的修学涅槃解脱之道。若是不信行善生天、造恶下堕三恶道的因果,这种人即使已具足了了知解脱道初果实证的法与实证内涵,观行也完成了,仍然不可能证得初果,依然是凡夫。

因果的道理看似平常浅显,但是真实如理地奉行,还需要进一步的对因果道理的深化,才能体会因果的真实性,否则就会像一般没有佛法智慧的人一样,相信宿命论,或者以为世间有一个掌控我们命运的神祇。《大宝积经》中说:

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大宝积经》卷57)

因果与业的真实性,过去所造作的业行,即使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仍然是不会有减损灭亡的;而所造作的业因,一定会在未来的时节当中,当因缘成熟时,过去的业因,变成必须承受的业果。这世间的一切种种,不仅是我们存在的生命是有生死的,即便山河大地乃至星球、天地、万物、神祇,没有一样是恒常不变的。那么我们生生世世不断地出生、死亡的生命现象,到底是用什么方式来接续的呢?过去世造作的行为,又如何成为业的因?又如何能经历长时劫的过程而不会坏失,成为后来生命所承受业的果报?这个业因与业果的联结,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呢?过去所造作的业行,我们从圣教及实际观察可以得知,既然诸行无常,而且所有的业行的造作,也仍需要仰赖有情的色法与心法才能造作,而造作之后的业行消失了并没有真实性,如何能够保存成为未来影响有情果报的业因呢?如何能成就业果呢?从业因、业果的道理,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中间有一个重要关键的佛法观念,那就是业种(业的种子),也就是业的功能差别,这个被保存在如来藏心中。

一切善恶净业的功能差别,也就是业种,便左右了每一位有情生命未来的果报。世间生命虽然无常虚幻,但是有一个不会坏灭的生命实相——真如,第八识如来藏心,因为性如金刚般不可坏灭,所以能令一切善恶净业的造作,经历长劫仍能保存过去的业种,毫无减损改变,才能真实不虚,没有错乱的酬偿业果。有了这样的观念,并且内化成自己行事的智慧,才是真正的深信因果,因此才能够生起对于因果律所代表的轨则,有深刻的体悟及切实的奉行。

《广论》主张缘起性空的空性心是法界实相,否定了如来藏,不但我们依于佛法的真实道理来看,是无法接受这样的邪说,而在《广论》中,宗喀巴也无奈地表示,确实也有人决定接受密宗应成派中观的空性是缘起性空的道理,但却仍不能决定相信因果;这是可想而知的困境,陷于自相矛盾的道理,连宗喀巴也没有能力自圆其说,如何解决这样的窘境?宗喀巴只好连哄带骗地说,像这样的人是颠倒了了解空性,企图继续笼罩他们。许多人本来单纯的想法是要藉由修学佛法,修身养性、培植福德资粮,希望让自己未来世的命运,有更好的果报,但像这样否定了空性心——第八识如来藏,那是从根本否定了因果的真实道理。各位菩萨们想想,这样还要去修学这个从因果的根本道理都错乱无理的《广论》吗?再说,单单宗喀巴一个人所主张的空性的说法,也有许多处的矛盾,如《广论》说:“胜解空性者,谓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极忍可本来清净”。(《菩提道次第广论》卷5)

宗喀巴的解释,胜解空性的真谛,就是进入无我又光明清净的法性之中。宗喀巴既然主张说,空性是无我光明法性,显然这里所说的空性,却是有自性的,就是有光明的法性,这样就显然与前面宗喀巴主张的一切法空,缘起义的空性是不同的。

有一个日常法师,在他讲解《广论》中说,佛真正证得的就是法性,也就是性空缘起之理;又说法性是遍一切处,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像这样的解释却是有过失的,因为能够称得上一即一切的法,只有能出生万法的如来藏,世间一切法皆由如来藏所出生,故一切法可摄归于这个如来藏,也因此,只有如来藏才能够遍一切处。相对地,世间的一切缘生法,无常、生住异灭,其性本空,不能遍一切,绝不能将一切法空的缘生法,说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这位法师所追随学习的对象,也可说是《广论》最具权威的达赖喇嘛,将此无我的光明法性,说成是所谓的澄明心,并将空性归类为最细意识,叫作明光、明光心。既然是意识,就算是最细意识,也还是属于识阴六识当中的一法,是属于十八界的法,是属于世间一切法,本身也是被如来藏所出生的种种缘生法之一,又如何是法界的实相呢?又如何能作因果业报根本所依呢?

有关空性的说法,又如宗喀巴在他的另一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

空性金刚,谓于月上修五股金刚印,诵云底叉。略发此心,即生不退熏习,等同一切如来,故当了知即现在佛。(《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2)

这里宗喀巴将金刚与空性结合在一起来说。宗喀巴的意思:观想心中有五股金刚杵,而这些人会兼而观想月轮及金刚杵,安置金刚杵于月轮中。宗喀巴说,如此观想月轮及金刚杵,就能生起菩提心,如此观想不怀疑而实修成就者,一定成佛。宗喀巴解释:只要在月轮上修金刚印,诵咒语就可证空性。以上所说的月轮也好,金刚杵也好,除了密宗喇嘛教之外,在所有真正的佛法修行法门当中从未见过,因为这是属于密宗喇嘛教特有的双身法。

有些人会以比较乡愿的想法,来面对这样的事情,或许会有这样的理解,心想:“我只是单纯的去学习如何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这只是一个单纯的、共同的读书会社团,我并不是加入一个宗教派别,我没有宗教的活动,我不迷信,我是很理性的,现在、将来也都不会去修学密宗进一步的双身法。”但在《杂阿含经》中,佛陀是这样的开示:

有恶业因、恶心因、恶见因,如是众生身坏命终,必堕恶趣泥犁中。譬如圆珠,掷着空中,落地流转,不一处住。如是,恶业因、恶心因、恶见因,身坏命终,必堕地狱,中无住处。(《杂阿含经》卷37)

不但是由于造作恶业的业因,会遭受后世的恶果,即便是恶心而已,乃至单单只有不正确的邪见的关系,都会导致自己未来世下堕恶道的业因。佛陀进一步的解释什么是恶见:“云何恶见?谓邪颠倒……”对于正确的道理的不如实了知,无论是否经过别人的邪教导,或者自己不能如理的思惟,而产生了在知见上的颠倒,我们在学习服膺因果道理的同时,是否应当想想:是谁能究竟的解脱于因果的业报?是谁能够真正究竟教导因果的真实道理?毫无疑问也毫无意外的,大家心中都不约而同地说:“就是佛陀啊!”既然如此,大家又何必舍近求远,绕一大圈去学习与 佛陀的教法处处抵触,又自称比 佛还要高的密宗呢?

《广论》的道次第指的是三士道,虽然贯穿《广论》的全书,但与菩提其实并不相干,不是三种佛法中可觉悟的智慧,所说三士道内容都是世间法,都与佛法中世俗谛、与第一义谛毫无关联。此外《广论》泾渭分明地,把修道次第划分成三个阶段,主张得要先修人间善法的下士道,修完下士道,再修中士道的解脱道,修完中士道,再修上士道的菩萨法,并且《广论》的这种修行道,要按次第修习不能越级。但是佛法的修行中,世间人天善法、解脱道、佛菩提道的修习,必须同时进行,一方面行世间善法,一方面降伏烦恼,求证解脱道初果,乃至于其他三果;另一方面又同时于外门广修菩萨六度波罗蜜,进而亲证法界实相——真实心如来藏,证得真实心之后,才算是进入佛法的内门。进入佛法内门之后,还要继续修行,继续行世间善法、继续除烦恼、继续广行菩萨道,直到成佛。

也就是说,在菩萨位的各个阶段次第修行,福德与智慧都究竟圆满时,才能够成佛。依《广论》三士道次第修学的说法,下士道修习圆满才能修中士道,下士道是修人间善法,必须至佛地才圆满,所以除非已经成佛,否则下士道的修学就永远不能圆满。照这样看来,历代密宗喇嘛教、《广论》的修行者,看不出来有人是可以圆满下士道的,也看不出有人可以实证解脱道、初果断我见的,成佛的种种功德更不用提。那些人却违背《广论》的意旨,还未圆满三士道,而却修密咒金刚乘的法,不是也犯了《广论》所说的重戒吗?

提及福德资粮的次法修行所相关的因果道理,我们必定不会遗漏一个众所皆知的重要善法,那是进入佛法学习的基础,属于人天善法的“十善业道”,这是相对于证悟三乘菩提智慧的法。法和次法的观念,这其中的分野与关系,是进入佛法修习很重要的一个观念。至于业、业道的差别,我们应当理解,由身口业行而能使得众生后世往生到善恶趣,故称为业道。《十善业道经》中说,一切众生想法不同,造业也不同,才会有六道众生的轮回。有一个善法,如果菩萨日夜精勤修习,让这个善法不断增长,能令他断除一切因下堕恶道所受的苦;而且,因为善法的圆满,便能因此可以亲近佛菩萨等善知识,而这个善法是三乘菩提的基础,这个善法就是十善业道。

当时 佛告诉龙王说:“一切众生心想异故,造业亦异,由是故有诸趣轮转”。(《十善业道经》)眼前所见到的一切有情众生,他们的形色种种各个不同,无不都是由心所成,因众生造作善或者不善的身业、语业、意业所导致而出生的。然而因为众生的本心(第八识如来藏)无形无相,不可见取,本来无自主、无我、无我所,却因为各自所造的善恶净业有所不同,因此由第八识所出生的有情众生,他们各个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也各不相同。出生有情五阴身心的众生本心如来藏,却从来不造恶业、也不造善业,因此应当说,没有一个真正造业者。了知这个道理,就应当勤修善业,努力积集、培植福德,从其中的因果道理,就能明白这些包括十善业道的次法,是能令有情保住人身、能生于善处的世间善法,生生世世不堕恶道,不堕于恶道的善因缘,才能够让我们顺利地行菩萨道。因此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是度众生的基础,并且施论、戒论、生天之论,不仅是初机学佛人行菩萨道的基础,另外对久学菩萨也是很重要的。菩萨们应该努力实践布施、持戒等等的六度,并且应当以此三论努力教化众生。

善恶业的造作有六种会影响善恶业轻重差别的情况,在《瑜伽师地论》这么说:

一加行故,二串习故,三自性故,四事故,五所治一类故,六所治损害故。(《瑜伽师地论》卷9)

首先说所谓的“加行故者”,这意思是说,如果贪着世间财物,甚至以出家身来经商而作营利事业,就是猛利贪毒;而在家的信徒投入这种由出家人出资营利的事业当中,就是猛利贪毒的共业。如果遇到宣扬正法的实义菩萨僧出世弘法,因为将会间接或者直接显示他们的错悟,或者未悟的事实,难免因此会危害到他既有的利益,这些人若以瞋心诽谤,甚至以恶心想要加害实义菩萨僧,就成为猛利瞋毒。如果深信喇嘛教外道邪法,或深信熟读《广论》就可以成佛,就是猛利的痴毒。

第二个“串习故者”,意思是说,如果经年累月修习知见颠倒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具足断、常见藏密所谓的中观的邪见,及邪淫怪诞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双身法,便成为极尤重的重恶业。

“自性故者”意思是说,身口意业的造作,其中有业的轻重差别。如不善业来说,依次由重至轻:口四业为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身三业则是杀生、偷盗、邪淫;意三业是邪见、瞋恚、贪欲。比方说,入密而受持密乘独创的三昧耶戒,就是不得不努力修学双身法,这是最大的邪见,那就是成就猛利的邪见,舍寿之后决定会下堕三恶道。

“事故者”意思说,如迷信于喇嘛,恶意诽谤真善知识为邪魔外道,便盲目追随,也去妄加诽谤;因为本身无知,却成就诽谤佛法僧诸尊重所的大恶业。

“所治一类故者”意思是说,信受喇嘛教、宗喀巴《广论》的学人,将来迟早进入密宗修行,受持邪法,努力勤行双身法为目标,心不悔疑。

“所治损害者”意思是说,当听闻对于《广论》的评论,是有根据地、有道理地,就应该要远离,并且努力改正,发露己过,殷重忏悔一切的罪业;且更努力地弘扬正法、破斥邪说,以救护仍被邪见笼罩的众生。

对于善恶业的因果道理的深信,不仅是初学佛人应当有的基本观念,在菩提道修行的过程当中,也得一直这样地如理思惟;这样才能让自己对于修集世间善法福德资粮,防护身心,持守净戒,伏除性障,摄受众生,乃至于实证解脱智慧、佛菩提智慧等菩萨行,都能一直保持着精进的动力,这样道业便能够迅速地增长。但不能信因果的原因,是由于邪见所影响,因此修学正确的佛法,具足正见,便是我们成就佛法,修行的重要关键。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说明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