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恶趣苦(下)

第42集
由正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长!

“常见外道——广论”,今天我们要来继续介绍“三恶趣苦”的第二单元。上一个单元,我们以正信佛教的观点,分析“三恶趣苦”中的地狱苦的内涵看法。接下来,我们依旧以正信佛教的观点,来介绍“三恶趣苦”中的饿鬼苦及傍生苦。首先介绍饿鬼苦。

《瑜伽师地论》〈本地分〉提到:众生是因为由于悭吝的习气非常严重,才下堕到饿鬼趣中。这类的众生常常与饥渴相应,他们的皮肉血脉都完全干枯,如同木炭一般;他们的头发散乱、脸如黑漆,嘴唇干燥,经常用舌头舐口脸。阿含中说,饿鬼众生是由地狱中受报完毕以后才往生上来的,或者是在人间造作了当生饿鬼道的恶业以后,才往生过来的。

饿鬼道众生的苦受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种是由外障碍饮食。这一类的有情为饥渴所逼、惊慌害怕,到处奔走寻找饮食,好不容易找到了池水了,却有其他的有情拿着刀杖、绳索列队守护,不让饥渴有情靠近;如果饥渴有情强行要靠近,就会被打杀或拘系。即使能侥幸来到池边,他所见的池水也会全部变成脓血,而不想去饮用。第二类是由内障碍饮食。这类有情或者是口细如针、或者是口会喷火、或者是颈部长瘤,这类有情都是腹部广大而贪食无厌,也由于这样的因缘,即使得到饮食,也会因为自身的障碍而不能吃、不能喝。第三类是饮食无有障碍。这一类有情虽然可以由口中吃到饮食,但是也是有他的苦,其中有一种饿鬼叫作猛焰鬘,每当他吃下去的饮水或食物都会被烧光,而且这样饥渴大苦不能稍有止息。又有一种饿鬼名叫食粪秽,只能专门饮食粪尿或者只能吃消化不完全、令人作呕的脏内不净物,即使得到这类不净物以外的美食,他们也不能吃。另外有一种只能自割身肉而食,即使得到其他食物也都不能吃。所以饿鬼道的众生常常与饥渴相应。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卷1,也对饿鬼苦作了一些描述:

饿鬼道中苦亦然,诸所须欲不随意,饥渴所逼困寒热,疲乏等苦甚无量。腹大若山咽如针,屎尿脓血不可说,裸形被发甚丑恶,如多罗树被烧剪。其口夜则大火燃,诸虫争赴共唼食,屎尿粪秽诸不净,百千万劫莫能得。设复推求得少分,更相劫夺寻散失,清凉秋月患焰热,温和春日转寒苦。若趣园林众果尽,设至清流变枯竭,罪业缘故寿长远,经有一万五千岁。受众楚毒无空缺,皆是饿鬼之果报,正觉说斯苦恼因,名曰悭贪嫉妬业。

这是龙树菩萨开示的饿鬼苦。前四句是总说苦,描述饿鬼的需求都不能随意,一直都被饥渴、寒热所逼困,受用匮乏的苦无量,凉爽秋天觉得炎热,温和春天觉得寒冷,果树无果、清流干枯等等的苦受。文中所描述的与《瑜伽师地论》中的〈本地分〉所说的一样,他们的业因是由于悭贪、嫉妒,他们的寿命可以长达一万五千岁。

另外,佛在《分别善恶报应经》卷1也提到:

复云何业获报饿鬼?有十种业。云何十业?一、耎恶身业,二、耎恶口业,三、耎恶意业,四、贪悋财物不行惠施,五、起大邪见谤佛因果,六、我慢自恃轻毁贤良,七、障碍他施,八、不恤饥渴,九、悭惜饮食不施佛僧,十、他获名利方便离隔;如是十业获报饿鬼。

也就是说,有十种恶业可获饿鬼报,分别是:轻的恶身业,轻的恶口业,轻的恶意业,贪吝财物不行惠施,起大邪见谤佛因果,我慢自恃、轻毁贤良,障碍他人行善布施,没有慈悲心,不怜悯他人的饥渴,悭惜饮食、不奉施佛僧,见他人获得名利就排挤、打压他人。造作以上十种业,在未来世将得饿鬼的果报。另外,有些众生虽然培植福德或威德,但是因为犯了戒罪,无法往生人天而成为鬼道众生,也就是成为福德鬼或大力鬼。

藏密所信奉及供养的所谓佛菩萨,其实都是鬼道众生,譬如绿度母、白度母、黑奴迦、佛母、空行母、勇父等等这些鬼神夜叉,喜欢食用世间人的邪秽精气。藏密双身修法的修习,正好符合这类鬼神的喜好,所以经常与度母、佛母、空行母接触;合修双身法的人,死后也会成为他们的眷属,将会生在鬼道,也就是藏密所谓乌金的净土中,供其驱使,很难出脱鬼道的境界。目前广论班学员都很喜欢在自家佛桌上供奉这类的鬼神,天天礼拜、天天供养,乐与鬼神为伍,产生关系以及造下种种共业以后,未来舍寿将会被这些鬼神纠缠得没完没了。因此恳切地奉劝广论班的学员,早日远离《广论》的邪见与邪修行,尽快脱离鬼神的掌握,早日寻觅真善知识修学正法,才不会唐捐我们这一世难得的人身。

接下来介绍傍生苦。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4〈本地分〉中提到:

傍生趣更相残害,如羸弱者,为诸强力之所杀害,由此因缘,受种种苦;以不自在,他所驱驰,多被鞭挞,与彼人天为资生具,由此因缘,具受种种极重苦恼。

另外,《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卷1,也对傍生苦作了一些描述:

于畜生中苦无量,或有系缚及鞭挞,无有信戒多闻故,恒怀恶心相食噉。或为明珠羽角牙,骨毛皮肉致残害,为人乘驾不自在,恒受瓦石刀杖苦。

龙树菩萨提到傍生苦受甚多,包括弱肉强食、鞭打、驱赶,被圈养、被买卖、被杀害,负重、耕耘、被乘骑,剪毛、锯角等等粗重苦。牠们的寿命不定,短短的只有一日夜,例如蜉蝣;长的达一中劫,例如龙王。傍生中的苦,是我们可以亲眼所见,也可以亲耳听闻的,所以我们就不多叙述。只祈望众生能早日明心见性,如果这一世无法达到,至少也要断我见,因为如果断除我见而证初果,就不会下堕傍生道。

但是,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却要求藏密行者每日至少八个时辰与异性修双身法,而且到最后灌顶的时候,还需要跟九位明妃合修双身法,也就是轮座杂交。这一类的邪淫行为,如果不诽谤正法、不大妄语、不玷污比丘尼(也就是不与比丘尼合修双身法等),虽然还没有达到跟地狱的业报相应,不过还是会跟畜生的业报相应,来世当得畜生的果报。另外,藏密的修行者又将五甘露等不净物来供佛,这一类的行为属于污辱佛,也是在未来世当得畜生的果报。我们来看《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佛是怎么说的:

复有十业,能令众生得畜生报。一者身行中恶业,二者口行中恶业,三者意行中恶业,四者从贪烦恼起诸恶业,五者从瞋烦恼起诸恶业,六者从痴烦恼起诸恶业,七者毁骂众生,八者恼害众生,九者施不净物,十者行于邪淫;以是十业得畜生报。

因此,藏密中号称最清净的黄教祖师宗喀巴,他所教导的藏密修行者,如果心性是属于朴直的,就算都不造作地狱业报,也将因为奉行宗喀巴的邪教导而广修双身法,枉造畜生之业而不自知,当来必定要受傍生苦的果报,实在是很冤枉,也实在是很可怜!有智慧而深具悲心的人,应当要救护这些众生远离藏密宗喀巴等人所教导的邪见所残害。另外,佛在《分别善恶报应经》卷1也提到:

复云何业获畜生报?有十种业。云何为十?一、中品恶身业,二、中品恶语业,三、中品恶意业,四、起种种贪,五、起种种瞋,六、起种种痴,七、布施非法,八、禁呪厌术,九、毁菩萨梵行,十、起常边见人死为人;如是十业获报畜生。

所以,藏密咒语很多都是属于禁呪厌术,持这类的咒会与畜生道相应。三恶道的苦介绍完了。

另外,即使我们能够回来当人,或往生到欲界天当天人,这时依然还是有苦的,所以我们也要特别来介绍人及欲界天人的苦。当我们在人间修十善业以及持五戒不犯,往生后就不会堕入三恶道,而且会往生到欲界天当天人,或者再回到人间当人;虽然人及天人我们说是善道,但是毕竟还没有出离世间的种种苦。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说,在人趣受生的有情,有各种匮乏之苦。比如说,与生俱来饥渴匮乏的苦,想要却得不到的苦,粗糙饮食得不到的苦,得不到善知识摄受的苦,时节改变寒热不适应的苦,没有房舍遮风避雨的苦,所造事业不顺、休废的苦,以及色身变坏与老病死的苦;也有一苦、三苦、七苦、八苦等等分别。所以在人道中受生的有情,如果想要修学解脱的方法或者是成佛的方法,对于苦的问题就必须去面对,而且需要如实地探究清楚。

《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又说,诸天人将死之时,有五种衰相会出现:一、所穿天衣脏垢,二、头发上的花鬘枯萎,三、两腋流汗,四、身体有臭味,五、不喜欢坐在天人的座位,爱乐坐在林间。如果看见天女跟其他天人游戏就会生起苦恼。此外,当有广大福德天人出生的时候,少福德的天人看到以后就会生起惶恐怖畏的苦。而且天人跟非天人(也就是阿修罗)常常战争,因此有断肢伤身或断头的苦,断肢伤身可随即复原,但是如果被断头则立即死亡,无法复原。而且每当有强而有力的天人愤怒时,其他能力低劣的天人,就会被赶出自己的宫殿,因此而导致受苦。

所以,以修行人的角度来说,欲界天乃是消耗福报的地方,众生辛辛苦苦在人间持戒行善而积集福德,应该是为了累积成佛的资粮,是要以这些资粮来利益众生,而成就来世更大的资粮,来利益更多的众生,进而加速成就佛道。但是有些众生却因无明所障而跟错了师父,信受了未悟的师父说:“作就对了,不必求悟。”因此而断送众生法身慧命。譬如有个号称佛教的慈善团体,他们努力地作利益众生的事。他们不知道修十善业只是佛道成就的前方便,只是藉着修十善业来累积将来见道时应有的福德资粮,并非是真正的修行。如果有人能够在这个资粮位广修人天善法,进而回向佛道的成就,将来才有因缘能够值遇真善知识,而得明心见性。但是,如果有些人只是广修善业而不修禅定,不知或不求断我见,更不知或不求开悟明心,这种精勤广修十善法来慈济众生,而且不能有谤法的行为,这些人未来世就只能往生到欲界天享福;而且当这些行善的福报,在未来生天享福完毕以后,剩下往世所造的微小恶业种子,仍然收藏在他的自心如来藏中,因此天福享尽后,就得下堕在饿鬼道或人间的畜生道中受报。但是,如果在精勤广修十善业、慈济众生的同时,又加上有谤法的行为,那么这些人未来世就无法往生欲界天享福,而直接因为谤法业的大小而下堕三恶道受苦。

又如广论班学员们,以佛法之名,努力为藏密经营赚钱的事业,以所得利润拿去资助藏密喇嘛教的上师,供藏密达赖喇嘛用于破坏正法的事业中。他们本来是想培植福德来帮助修道,却因为无明所障及邪教导的缘故,不但没有福德,反而造就了共同的恶业——也就是帮助达赖喇嘛去接引更多的众生邪淫,也帮助他以外道法取代佛教正法,而成就谤法、邪淫等共业。舍寿的时候,不要说能够往生到欲界天享福,后面极多世的三涂长劫的苦是免不了。而且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也是颠倒的道次第,比如说,宗喀巴把依于五蕴十八界才能够存在的缘起性空当作真实佛法。他不了解五蕴十八界法是因缘所生,是会坏灭的、不是真实法;认定享受淫乐时的意识是常住法,而否认真实可证的阿赖耶识。他把阿赖耶识说成是接引外道及初机学人的方便说,他却都不知道阿赖耶识心体是整个佛法的中心、法界实相智慧的根源。又比如说,宗喀巴以为后二波罗蜜多就是奢摩他与毗钵舍那,把奢摩他法当作禅定波罗蜜,把毗钵舍那当作般若波罗蜜。宗喀巴不知道他自己所说的奢摩他与毗钵舍那,都不是世间修证四禅八定的法。他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的止观,也都是印度教性力派的男女双修世间法,是通性力派的外道法,这全都是属于双身法的严重邪淫恶法。

所以有智慧的学佛人,应当要审慎地简择,务必要以智为先导来抉择,不要被邪教导所误导,必须依止于 世尊的教导来修行。

今天“常见外道法——广论”—— “三恶趣苦”的第二单元,我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边。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点击数: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