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士道错误的建立基础

第40集
由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单元,在这一集我们要继续探讨宗喀巴基本知见的错误,因为基本知见的错误,导致了三士道次第的混乱,以及对治的无效。

佛法中的真实法是指每一个众生的如来藏,因为如来藏从无始以来就存在,而且尽永远的未来也不会坏灭。祂不是因缘所生的法,是本来就在的法,所以 如来在《大宝积经》卷119中开示:“如来藏者常恒不坏。”经文如此说明,然而密宗中观应成派否定这个真实法的存在,认为一切唯依缘而生。宗喀巴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说:“诸佛未说有实法。以及二谛俱无自性故。”(《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7)他否定有任何真实法的存在,并且认为世间以及出世间的究竟道理当中,没有任何一法是本来存在的,而且能够作为其他法出生的根本因。这与 如来的三乘菩提教法根本背道而驰;可是绝对的真理,也就是依于真实法而显示的道理,是修行人所追寻的。

如果告诉信众说:“没有绝对真实法的存在。”其实背后意味着,就没有绝对真理的存在。这恐怕连宗喀巴自己都无法接受,更不可能被一般佛弟子们所接受。因此宗喀巴必须在自己所认为一切都是虚妄之中,要创造出所谓的真实来,所以他在《广论》卷17中说:

“何者名为所应现证实性涅槃及能证得涅槃之方便?其悟入真实又从何门而悟入耶?答:若内若外种种诸法,实非真实现似真实,即此一切并诸习气永寂灭故,于一切种悉皆灭尽我我所执,是为此中所应证得实性法身。”

宗喀巴认为:所谓的真实性的涅槃,以及证得涅槃的方法,就是意识上体悟一切法空,也就是体悟五蕴身心内外种种法,看似真实、实非真实,就此体悟,让一切法及习气种子等永远消灭;在一切种子功能上,都灭尽真实有我,以及我所的执著以后,这样子就是在这中间证得了真实法身。宗喀巴所体悟的真实法是一切法空,是一切法看似真实、实非真实,这就是他所谓的实性法身。其实宗喀巴既然认为,世间与出世间的究竟道理是一切法空,为何还要认为是悟入真实呢?应该是悟入虚妄才对啊!宗喀巴认为诸佛从未说过有真实法的存在,却又说有实性涅槃,又可以悟入真实;这种互相矛盾的理论,就成为《广论》三士道的基础。

宗喀巴、月称等中观应成派,认为一切法空,否定有真实法的存在。这是在 如来的时候就已经破斥过的外道思想;在《阿含经》及《大智度论》都记载一位长爪梵志,这位长爪梵志是舍利弗的舅舅,长爪梵志的主张是一切论可破、一切语可坏、一切执可转故,无有实法可信、可恭敬者;这也就是中观应成派:诸佛未说有实法,以及不立自宗破他宗的主张。宗喀巴认为:

若我有少宗,则我有彼过,然我无所宗,故我唯无过。(《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0)

中观应成派认为:不建立自己的宗旨,因此主张一切法空,就可以避免所有的过失。既然主张一切法不真实,当然无有真实法、如来藏阿赖耶识。这长爪梵志自视甚高,曾经心怀憍慢与他的姊姊辩论,结果竟然输给了他的姊姊;当时他的姊姊怀有身孕,他认为这应该不是他姊姊的智慧赢他,而是他姊姊怀了个有智慧的小孩子所致。他想说这小孩子还没出生就这么厉害了,等他长大了那还得了;思惟以后,心中因为憍慢,为了能够与他人广为论议的缘故,出家修行。他发誓要读完十八种经书,否则不剪指甲,因此得名长爪梵志。长爪梵志以阅读种种经书、智慧的力量,用各种方便的言辞来破斥他人的各种论议,就像是一头勇猛发狂的大象,所向披靡,没有人能够制伏得了他。过了十几年,长爪梵志回到原来出生的地方,听到他姊姊所生的儿子,现在在 如来那边作弟子,立刻生起了憍慢、不信的心,认为说我姊姊的儿子如此聪明,那 释迦如来用什么幻术可以诱骗他剃头作为弟子呢?说完便直直向 如来的地方前去。尔时,舍利弗刚受戒半个月,在佛边站立侍奉,用扇子搧佛。长爪梵志看见佛后,问讯完毕坐在一边,心中先思惟说:“一切论说都可以破,一切语言都可以坏,一切执著都可以转变,这当中有哪个是诸法实相?什么是最为殊胜的道理,什么是万法的体性,什么是世间的事相,什么才是不颠倒呢?”他就这样子思惟,就像在大海水之中想要穷尽其涯底;推求了好久好久,无法得到任何一法确实值得入心。长爪梵志接着想说,既然没有一法值得入心,那祂 如来凭什么论议,可以收服得到我姊姊的儿子呢?这么想了以后,就不客气地直呼 如来的俗家名字说:“瞿昙!我一切法不受。”因此 如来就问长爪梵志说:“你一切法不受,那这个见解你接不接受?”如来这么质问,是因为长爪梵志先前已经喝下了邪见的毒药,今天要帮他排出毒气,因此说:“你一切法不受,那么这个见解你接不接受呢?”当时长爪梵志就像是一匹上等的马,看见鞭子的影子挥动,不待鞭子打下来,便马上迈向正确的道路;长爪梵志也是如此,得到 如来这句话,像是鞭子的影子,进入了心里一般,马上惭愧低头,就这么思惟着说:“如来今天让我落入了两头皆输的状况,如果我说我接受了这个见解,那这个负处太明显了,很多人会知道说我输了;如果我说我不接受这个见解,这第二个负处较不明显,大部分的人不会知道我输了。”长爪梵志想完以后,就回答 如来说:“瞿昙!一切法不受,这个见解我也不接受。”如来告诉长爪梵志说:“你不接受一切法,连这个见解也不接受,就与一般大众没有什么差异,你有什么地方值得高傲而生憍慢呢?”长爪梵志无法回答 如来的质疑,知道自己输了。因此对 如来是一切智者,生起了恭敬心,生起了信心。他自己思惟说:“我输了,如来不会彰显我的负处、不说是非、也不以为意,如来的心地真的柔软,是最为清净的;在如来面前所有世间的论议,都得到止息、得到广大甚深的法,是可以恭敬的归依处,如来的心是最为清净的。”如来的说法断除了长爪梵志的邪见的缘故,长爪梵志就在坐处远离烦恼的垢染,在诸法中得到法眼清净,证得声闻初果。当时舍利弗听闻 如来与长爪梵志的对话以后,当下证得阿罗汉果。这长爪梵志接着归依 如来,出家成为沙门,最后证得俱解脱阿罗汉。

宗喀巴在所注释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说,

“又云:‘唯除于假名,若云有云无,世间宁有此。’此说于胜义中,名亦都无,除名言中,唯由名言增上安立,都无所有,故唯是假名。若善了知以上诸义,则能善解一切诸法,皆是依缘安立,依缘假设,依缘而生。”(《入中道善显密意疏》卷4)

宗喀巴等中观应成派的基本主张,就是一切法依缘安立,认为不必有阿赖耶识,一切诸法凭借着缘就可以出生,就可以建立,所以说是一切法空。长爪梵志在还没见到 如来以前的邪见,就是不接受一切法的;中观应成派思想,如来就一句话:“你一切法不受,这个见解你接不接受?”就破除了他的邪见。如来质问长爪梵志的这句话,一样可以用来质问宗喀巴等中观应成派:“当否定有真实法的存在,主张一切法空时,就是让自己的论述落入负处,因为主张一切法空的人,接不接受自己的论述也是空。”所以一切法空的主张,只是一种没有真实法作为依据的虚妄想像而已!在《楞伽经》中 如来也破斥过这种外道的思想,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中圣教开示:

有一种外道,作无所有妄想计着;觉知因尽,兔无角想——如兔无角,一切法亦复如是。……见已计着无兔角横法,作牛有角想。

经上 如来说:有一种外道,作一切法无常坏灭,皆无所有的虚妄想像,因为他们觉察知悉,世间一切法都是无常变异,依于诸缘而生起;它们的体性是不真实的,终归于空无,他们认为这就是真实的道理,因此执著不舍。那这种外道是依于世间资财,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来作观察,他们发现一切法,各各有它们能够生起的原因,这些能够生起的原因的势力,已经穷尽的时候,这些法也就随着断灭。他们就依着这种觉知,生起了兔无角的想象,犹如兔无角,本来就没有,一切法也像是这个样子,本来就没有。数百年来大乘佛教界中,常常看见有人依二乘法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空相,观察一切法无常空、缘起性空,就用这二乘法来修学大乘般若。然后就说一切法缘起缘灭,它的体性是空,没有真实体性;就这没有真实体性之中,认为这就是实性涅槃,认为就这样是悟入真实。就像产生兔无角、缘起性空的错误见解以后,接着生起牛有角、中道实相的虚妄想象,其实兔无角与牛有角都是缘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空相,而生起的见解。既然是缘于蕴处界所产生的想法,与能够出生万法的诸法实相根本不相干;所以不能够称为真理,全部都只是缘于世间法所产生的虚妄想象而已。中观应成派否定有真实法如来藏的存在,那他们的因缘果报如何来建立呢?月称在《入中论》说:

由业非以自性灭,故无赖耶亦能生,有业虽灭经久时,当知犹能生自果。(《入中道善显密意疏》卷7)

月称认为不需要阿赖耶识来执持众生前世所造的业种,这些业种就可以自己存在;而且经过久远的时候,这些业种在后世,自己还能够产生果报。月称在《入中论》中,提出了一个偈说:

如见梦中所缘境,愚夫觉后犹生贪,如是业灭无自性,从彼亦能有果生。(《入中道善显密意疏》卷7)

对这段论文宗喀巴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解释为:

如诸愚夫于睡梦中见有美女,醒觉之后,缘彼已灭现无之梦境,犹生猛利贪着。如是从无自性已灭之业,亦得有业果发生也。此说业灭能生果。(《入中道善显密意疏》卷7)

中观应成派认为:业本身没有自性,但是业灭了以后,它的势力还在,藉由这个势力就能感生果报;所以宗喀巴认为:不必有阿赖耶识来执持业种,由业本身就能引生后果。因为我们知道一个世间法会出生,是因为因缘聚集,这个法会消灭,是因为因缘离散,若是一个法已经消灭,能够引生它的果报;这个法已经消失的时候,引生的势力应该依于什么来存在呢?存在虚空中吗?那么,大家的因缘果报的势力都存在虚空,因果是否会错乱?更何况虚空中,凭什么来执持业种的势力呢?存在每个人的意识心中吗?意识也会断灭,所以我们有隔阴之迷,无法记得过去世的种种事情;如果没有一个横亘三世、永不坏灭的心体阿赖耶识,因果怎么来成立呢?中观应成派认为不需要阿赖耶识来持种,纯粹由业本身的消灭就可以引生自己的果报。因此宗喀巴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举了个例子,认为说愚痴的凡夫在睡梦中梦见了一个美女,醒了以后缘于那个已经消灭的梦境,仍然产生猛利的贪着;所以宗喀巴认为,缘于那个没有自性而且已经消灭的业,也有业果的产生,也就是猛利的贪爱会发生,因此说业即使灭了,仍然能够产生果报。宗喀巴这种说法,我们以海上的海浪来譬喻说明:海浪的前浪消灭了,然后有后浪的引生;然而全然不管海浪的发生,必须有海水作为本体,然后有地心引力、月球引力、海风、冷热潮汐等等助缘,然后才有海浪前浪后浪的产生。宗喀巴就像是这样,只是从现象界肤浅地看到了前浪引生了后浪,就认定了前浪灭了,然后后浪产生,就说前浪是后浪的原因;却完全忽视了最根本的原因,必须有海水以及其他种种的助缘,果报才能够产生。宗喀巴举梦见美女的例子,也是如此,一个人会在睡梦中梦见美女,表示这个人的欲贪没有断除,对欲爱有所执著,所以梦中看见美女,梦醒之后还会因为欲爱的烦恼,而产生种种猛利的贪着;这前后的根本原因,在于烦恼没有断除。梦见美女只是一种烦恼的现象,怎么可以将梦见美女变成以后猛利贪着的根本因呢?欲贪已经断除的人根本不会梦见美女;欲贪淡薄的人,即使梦见了美女,也会忏悔,不会再猛利贪着。同样是梦见美女,众生的结果千差万别,有的人猛利贪着,有的人一下子就忘记,有的人会忏悔;既然结果是千差万别,怎么可以说梦见美女是以后猛利贪着的根本因呢?重点应该是,这个人的烦恼没有断除,所以是愚夫;因为是愚夫所以才会猛利贪着,而梦见美女只不过是烦恼所示现的一个现象而已,因为欲贪深重,所以烦恼接二连三地出现。若是不知道应该先断除烦恼,却是在现象上去对治,则治丝益棼,永远将无法证得解脱果而断除烦恼。也因为宗喀巴否定有真实法的存在,认为一切法缘起性空;如此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将永远不会有一个正确的结果。学佛人想要了脱生死,也将无从下手,因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修学《广论》的三士道,将因为宗喀巴基本佛法知见的错误,将永远无法迈向菩提正道,更何况是成就佛道?佛弟子们不可不戒慎恐惧。

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阿弥陀佛!


点击数: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