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无暇

第31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学友: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要和大家谈的题目是“八无暇”。依寂天《入行论》正释道次第当中,分为两个部分:一、劝于暇满取心要,二、如何取心要之法。我们今天先来谈“劝于暇满取心要”中的闲暇与圆满。

首先要说明的是,若依喇嘛教高推宗喀巴是大圆满成就者,而在这个修心的道次第当中,您可看到严重的疏漏,而为什么会有这些疏漏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高推宗喀巴是大圆满成就者是虚诳语,二是可以证明传入西藏的佛法是杂乱外道且不完整的佛法。

关于修心道的次第,也就是“修所成地”的次第,我们应当依于 弥勒菩萨的开示,弥勒菩萨于《瑜伽师地论》卷20当中说:

已说思所成地。云何修所成地?谓略由四处,当知普摄修所成地。何等四处?一者修处所;二者修因缘;三者修瑜伽;四者修果。如是四处,七支所摄。何等为七?一、生圆满;二、闻正法圆满;三、涅盘为上首;四、能熟解脱慧之成熟;五、修习对治;六、世间一切种清净;七、出世间一切种清净。如此四处七支所摄,普圣教义、广说应知。依善说法毘奈耶中,一切学处皆得圆满。

由这段开示,才能够圆满的了解修所成地的次第,不是如宗喀巴所说的夹杂疏漏又不完整的佛法。您若要真心的了解修所成地的次第,应当恭读 弥勒菩萨的开示,才是有智之人。

关于“修所成地”在此先不谈,我们先看看宗喀巴所说的“闲暇与圆满”也是不完整的。在中国佛教有一部《佛说八无暇有暇经》中,佛陀开示:

若诸有情,欲住圣行,修善法时,有其八事,无暇修习。云何为八?汝等当知:于此世间,大师出现,所谓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宣说诸佛所证妙法,善除烦恼,能趣菩提,究竟涅盘,尽诸苦际。说是法时,有人堕在地狱之中,受大苦恼,是名最初欲住圣行无暇修习。

也就是说,佛陀在开示有八种没有办法修学圣法的人,当祂一段一段地开示时,其中有一句话是一再地重复,就是:“于此世间,大师出世,十号具足,宣说诸佛所证妙法,善除烦恼,能趣菩提,究竟涅盘,尽诸苦际。”为什么 佛陀要一再重复这段话呢?因为不但是说明修行的次第,也一再说明成佛的条件“要十号功德具足”,这也是佛子修学成就的目标。也因为知道成就佛果要十号的功德具足,所以不会起大妄语,妄说自己已经究竟圆满,说自己是活佛,这样的来笼罩众生。但是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标准,就已经可以照见整个喇嘛教,自古至今所谓的究竟成就圆满,是活佛、是大成就者,都是虚诳语,是集体包装盗世欺名的集团。

我们再回到八无暇引文,来说当中的问题。宗喀巴依 龙树菩萨的《亲友书》当中说:

执邪倒见,生傍生、饿鬼、地狱、无佛教,及生边地蔑戾车,性为騃哑、长寿天,于随一中受生已,名为八无暇过患,离此诸过得闲暇,故当策励断生死。(《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讲稿日常法师)

但是这部《亲友书》,在中国佛教经典当中也有翻译,称为《龙树菩萨劝诫王颂》,同样的内容有不一样的重点。在中国佛教经典当中,《龙树菩萨劝诫王颂》的翻译是这样说:

佛言近善友,全梵行是亲,善士依佛故,众多证圆寂。邪见、生鬼、畜,泥黎法不闻,边地蔑戾车,生便痴哑性,或生长寿天,除八无暇过,闲暇既已得,尔可务当生。(《龙树菩萨劝诫王颂》卷1)

由这两段引文的差异,其实可以显现喇嘛教的本质:一是“善士依佛故”,佛弟子是依 佛的十力来为修学成就的目标,喇嘛教是依男女淫欲为报身佛的成就;二是“全梵行是亲”,而这绝对冲击到喇嘛教的利益,当然在翻译的过程当中,就成了疏漏略而不说的内涵;依八无暇的内容,宗喀巴的解释也是有问题的。

现在将 佛的开示次第,来说八无暇的内容:

第一个是生地狱中。堕在地狱之中受大苦恼,苦受不断,逃避痛苦都来不及了,哪有闲暇修法。

第二个生饿鬼道。堕在饿鬼道的众生受大苦恼,随时都为饥饿所逼,腹火喉细,时时心心念念都在觅食上,但是又无法入喉,所以苦受相当的难熬。

第三种是生于傍生道。傍生的众生普遍皆愚痴,或者瞋恚心大,受于业报所系无法修行;除非生在龙族,又能够值遇善知识的开示,那么就可以修学正法,可以受八关斋戒、菩萨戒等,才不是无暇。

第四是长寿天。长寿天就是无想天、无色界天。无想天为色界四禅天当中的第四天,无想天天人若不中夭,寿命是五百大劫,生命存在的期间完全没有意识,寿命将尽时意识方现起,一现起随即就结束了一期的生命,所以就是两个念,当然五百大劫就不可能修学佛法。无色界的有情,寿命如果不中夭,短的如一万大劫,最长的可以到八万大劫,这个境界的生命存在期间,虽然有意识,但是极微细,而且不动其心,恒常安住在定境法尘中,对一切外缘无所知晓,当然也不可能修法。

第五种生在边地下贱蔑戾车中。边地是指没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的四众在当地游行说法处,您可看到现今如果说是有佛法的地区,但四众是不完整的地方,例如西藏一定是了义大乘法教法缘不具足的地方,所以 佛陀说这样的地方是边地;下贱主要是指种性低下,或是业报、或者是定性种性的人;蔑戾车是指好乐垢秽、或者性情暴恶的人。这三类的人不懂得善恶,对三宝的功德不闻不见。

第六种是性为騃哑。痴呆称为騃,盲聋喑哑称为哑。有人虽然生在中国,但是因为业报所系,痴呆盲聋喑哑;但是以现在的科技来说,如果有一丝的福报因缘,接触佛法也是可以修学,比上面所说的几种好多了,只是付出的努力比正常人要多很多,如果单纯的念佛往生极乐净土还是相当有希望,不是完全无暇。

第七种是生极邪见。有人虽然生在中国,也不是盲聋喑哑,而且对于法都能够有所了解,但是他信受颠倒邪见,不相信因果,也不相信万法的所依第八识如来藏本来就在,不相信大乘了义三宝,不相信末法时期会有正法住世,对于是否能够证悟的这个机缘完全不肯相信,而这一类的人,虽然他的条件比前面的人都好很多,但是还是一样,住于圣行但是属于无暇修习的人。

第八种称为无佛教的世间。有人虽然生在中国,没有盲聋喑哑,对于善恶也能够了知,不会生于邪见,但是生在无佛之世,也没有胜义僧所依,也没有了义究竟的正法住世,只有表相的佛法在世间,所以他要修学的时候,没有可以参阅的圣典,没有可依凭的善知识,所以也称为无暇。

以上的八无暇,反过来说就是具足闲暇,但是我们看宗喀巴等藏密喇嘛所传的邪见,必定是使得众生后世趣入宗喀巴所立八无暇的处境中,离佛法的实证越来越远:

《广论》所说的应成派中观见,是标准的执邪倒见,具足断常二见,为趣入无暇的第一因。

宗喀巴等藏密喇嘛推广双身修法,甚至母亲、阿姨、女儿都可以合修,师徒乱伦更是平常事,乃至畜生女都可以拿来实修双身法,这样没有惭愧,与畜生相应,失去了人的格,后世必然落于畜生道,这是趣入无暇的第二因。

藏密行者修罗剎、夜叉等鬼神相应法,喜乐鬼神相应的境界跟感应,贪着鬼神喜乐的男女淫液屎尿等供养,妄想死后往生乌金净土的罗剎、夜叉境界,这是趣入无暇的第三因。

藏密喇嘛教妄称成就报身佛,宗喀巴等应成派中观更诽谤菩萨藏,成就诽谤正法的大恶因,此乃速入无间地狱,乃是趣入无暇的第四因。

藏密四大派中,无有佛法可听可闻可修可证,都是一些用佛法名相包装的外道法,所以生前就已经是属于无佛之世,死后更是长劫入于三涂,而无正法可闻,所以是趣入无暇的第五因。

藏密实修双身法的行者,对于三乘菩提的解脱功德以及智慧功德全缺,对于三乘菩提的修证亦无喜乐,所造所修都属于异生种性,乃至种下下劣而生边地蔑戾车等无暇者,所以是第六因。

藏密行者如果诽谤正法而入地狱,正报受完以后一定还有余报,以后转世为人,必定是多世痴呆盲聋喑哑,这是趣入无暇的第七因。

在藏密修行甚浅,且不喜欢双身法,而不依止上师的邪教导来诽谤等,这样的性障虽然微薄,但是必定他是生在藏地,不依止正法修学,依止藏密而行进;因此如果改依显教行门,知见具足而修禅定,但是不断我见而证得第四空的定或者无想定,死后就会往生长寿天,也是趣入无暇,这是第八因。

另外在此也要提一类,虽然没有八暇的障碍,也能值遇胜义僧宝、了义圣教的因缘,但是依于一个遍计所执的真实法,入于我见执着为基础,起于我见、疑见、无明、贪爱、瞋恚、我慢等心所法,或是创建佛法,或是好为人师,或是为名闻利养所著,覆盖修证所应知的境界及无颠倒性,对一切所见所闻的佛法正义不能相应,一心只在世俗法上的大名称上面用心。例如现今佛教界,许多都成为营利事业单位,讲求经营、讲求绩效,完全背离了修学佛法的实义。或者迷信日本人错误的学术考证,错认这些别有用心的日本佛学考证的讲法为天竺佛教的真正历史;甚至还有更激进的反对佛教者,提出 释迦牟尼佛并非真实存在,只是后人捏造的历史人物,倡言大乘非佛说。这在台湾佛教、大陆佛教都有如此浅学无智的人,都因为没有实证佛法,竟然也有少数人愿意跟着学术的假光环信受不疑,而跟着来推崇这些邪说邪法。我们说像这一类的人,他们似乎都很聪明,但是聪明人反而都会被聪明所误。

我们以一段 平实导师对佛子的公告供养您,平实导师常常说:【瞋恚障碍初禅,不障碍见道;慢心不但障碍初禅,也障碍见道。】(《念佛三昧修学次第》平实导师,页175。)所以您要修学佛法,除了要去掉“八无暇”外,这个“慢”的去除也是相当的重要。

阿弥陀佛!


点击数: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