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所言与三乘菩提佛法圣教相违背,全无殊胜可言(四)

第24集
由正村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我们所要探讨的题目是:《广论》所言与三乘菩提佛法圣教相违背,全无殊胜可言。这一集开始,我们要就第四个层面来探讨,为什么《广论》跟佛法圣教相违背。第四个子题是:《广论》虚妄施设外道金刚乘与外道三昧耶戒法,妄言要先证三乘菩提佛法圣教,才能够进修更上乘的金刚乘;所言与圣教相违。如前几集所探讨宗喀巴在《广论》当中,教导修学者修道的次第,要先证声闻道、缘觉道、佛道圆满了,才有资格修学秘密乘金刚乘;这样的道次第当然是虚妄说,在前几集已经为大家宣说过。那么即使依这样的错误修道次第来检视所有喇嘛教,所谓的古今大修行者、大成就者,如宗喀巴、阿底峡、寂天、月称、佛护等等密宗喇嘛教诸师,其实也都还没有资格修学所谓最后最上乘的秘密金刚乘。因为在最开始的声闻法教当中,要最先成就的果位是断我见初果须陀洹位;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证得,因为没有任何人已经断了我见烦恼,都是我见具在的凡夫,那就更谈不上还有任何更上乘的三乘菩提佛法证量可言。这是因为这些密宗喇嘛教诸师,他们对我见内涵,是有严重的误解,更何况说要能够断除自己的我见这样的恶知见。凡夫众生在没有开始学佛法,具有佛法正知见之前,都是我见具足的,而所谓的我见萨迦耶见,就是凡夫众生,把五阴自我、十八界的自我,当作是真实不坏的我;有这样的恶见不正见的缘故,执著了五阴十八界为真实我,世世都不愿意弃舍,成就了俱生我见——就是我执烦恼;因为这个缘故,世世在三界六道受生轮转生死而无法出离。

然而宗喀巴所谓的断我见,却是不用断除以蕴处界我为真实我的错误知见,而是要去断除依识蕴所生起的种种贪欲烦恼;以能够断除贪欲烦恼为断我见,以能断除缘于萨迦耶见——我见所生的欲贪,不必去断除如眼识缘青黄色等以六识心为我的我见。宗喀巴在《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当中有说到:

见诸蕴之萨迦耶见,由于实物转故,是缘实物之心,应非颠倒,如缘青黄等识,故断萨迦耶见,应非令其同类相续不生名断,应如断缘青黄色等之识,唯断缘萨迦耶见之欲贪,说名为断也。

所以,宗喀巴他是要断除缘于萨迦耶见——我见所生的欲贪,说这样子就是断我见;而不是要去断除以眼识等六识心为不坏真实我的我见。所以宗喀巴对断我见、断我执,二乘的这些烦恼内涵如何断,都有严重的错解;对断我见定义内涵混淆不知道,当然谈不上我见要怎么去断除了。所以宗喀巴这些喇嘛教诸师,都是连三乘菩提法教当中,最基本、最开始就要断除的我见都无法断除,当然都是没有三乘菩提佛法证量,都是具足恶见、不正见,我见具足的凡夫。凡夫众生不能够知道蕴处界我虚妄不实,执著蕴处界为真实我的缘故,导致有诸业造作,而生起了贪瞋痴种种烦恼,而无法解脱所有这些烦恼苦。因为这个缘故,如果有因缘开始能契入三乘菩提佛法修学,善知识都会从如何断除这萨迦耶见——我见来开始教授;故说修学佛法之首要,是要断除我见,宗喀巴连修学三乘菩提佛法,首要修断的我见都没有断除,却要教授学人修学传承自外道婆罗门教,性力派的金刚乘—所谓的男女双修性爱无上瑜伽—这样的修道次第当然是颠倒,不是 世尊的教导。

这些喇嘛教诸师,既然不能教导修学者断我见,证声闻初果须陀洹;也不能让人契入大乘佛菩提法道,让人亲证大乘初见道,亲证众生身中真实我—第八阿赖耶识—成为真正的大乘菩萨。所以这样的法教,跟 世尊三乘菩提法教完全违背,全然是引自外道的性爱淫欲大贪之道,当然不是 佛所传圣教。所以宗喀巴虚妄施设外道法,所谓的金刚乘无上瑜伽与趣入者,要去持受引自外道的三昧耶戒;这样的邪见,在他的《广论》第10页文当中有这样的教授:

众多趣入无上瑜伽曼陀罗时,亦多说须受共不共二种律仪。共者即是菩萨律仪,受律仪者,即是受学三聚戒等菩萨学处。除发心已如其誓受学所学处而修学外,虽于波罗密多乘中,亦无余道故。又金刚空行及三补止,金刚顶中,受阿弥陀三昧耶时,悉作是云:‘无余受外密、三乘正妙法。’受咒律仪须誓受故,由见此等少有开遮不同之分,即执一切,犹如寒热徧相违者,是显自智极粗浅耳。(《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

在上文当中就谈到,要实证金刚乘,就要修男女双修无上瑜伽;要趣入秘密金刚乘,就要先受大乘菩萨戒,再受密教中所谓三昧耶戒。所谓的金刚乘,就是要修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那是把男女双修过程当中,以性高潮身触觉受,当作是已经实证诸佛境界,成就即身成佛的报身佛境界。这是把行男女淫事当中,以觉知心去体会那淫乐的觉受,说觉知心这时空无形色就是证空性;而淫乐的感觉也是空无形色的空性,两者合一说为是乐空不二。

所以宗喀巴这样的外道邪淫法,套上了很多佛法名相来张冠李戴,让学法者误会说,这也是 佛世尊法教之一种。密宗喇嘛教,宗喀巴这些密续祖师,盗用佛法名相,把外道邪淫法自创法道,冠名称为金刚乘,说这是更上乘于三乘菩提法道。宗喀巴所盗用的佛法名相“金刚”,这个名相,那是 佛世尊法教,在二转法轮般若诸经所说的第八识金刚心;也就是学法大众比较熟知的《金刚经》当中所讲的金刚心;也是《心经》所说的心、真心如来藏。这些般若诸经所说的金刚心,名称为金刚,是因为这个有情众生,各各本有的第八识如来藏心体,此心体性如金刚永不坏灭。经教当中常会说到:即使集合诸佛大威神之力,也无法坏灭一只小小蚂蚁有情身中的金刚心。所以这个金刚心是无始劫来,有情众生不生不灭的常住心体;也是有情真实本心、真实我;也是法界的实相心,是一切万法出生的本源;也是历代中国禅宗祖师所开悟明白的第八识真实本心如来藏,经中又名阿赖耶识。密宗喇嘛教,他们盗用这佛法名相,但是他所谓的金刚,其实是指喇嘛上师们在实修无上瑜伽男女淫乐双修法时,其男根能长时间坚硬不软,说此根这个时候就是金刚杵,说这样的修学法道是最上乘,是上于 佛陀三乘菩提法道的金刚乘。密宗喇嘛教他们所套用的这些金刚、金刚杵、金刚乘,这些佛法名相,实际上跟佛法完全无关。世俗大众也都能够知道,他们所说的金刚不软,最多到了晚上,眠熟了没有作梦的时候就不坚硬、不金刚了,乃至此世舍报就会完全烂坏了,何来所谓金刚可说呢?更何况密宗喇嘛教,宗喀巴这些假中观师是执著六识论邪见者,公开否定有第七识末那识,跟第八识金刚心的存在,否定 佛世尊法教说众生心有八识心王的开示。既不承认有情身中都存在这真心第八识金刚心如来藏,却盗用这“金刚”一名,创造所谓的“金刚乘”;这样的世间淫乐艺术法,当然不是佛清净法教,不是佛法,是外道常见邪淫法道。

所谓金刚乘这样的男女双修法,本质上是堕入身触的境界,是贪着男女淫乐的觉受,不离三界中最下下等男女欲的境界法,全未离世间诸欲的缘故;更不能及于清净的色界天、无色界天的境界。因为更上乘的后二界当中,是已经能够离开世间所有欲乐的禅定中清净梵行境界。所以,所谓金刚乘,都是不能离三界世间的最下下人世间男女淫乐之法。既然连欲界都超越不了,更谈不上超越三界生死的轮转;却自己称许金刚乘是无上瑜伽、是超越三乘菩提佛法、是更胜妙的即身成佛法道,这当然是密宗喇嘛教,宗喀巴等人的虚妄施设,当然是执著男女淫乐身触觉受,为常法的常见外道邪见,并不是诸佛圣教。《广论》当中又说:要趣入秘密乘金刚乘——所谓无上瑜伽曼陀罗,要先受大乘菩萨戒,再进入密教中,受所谓的三昧耶戒。所谓的三昧耶戒,那是典型的外道自己施设的邪戒,是非戒取戒,并不是诸佛世尊的戒律;这个邪戒的施设,还是为了要修学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而施设,这个戒条跟行男女淫事息息相关。因为三昧耶戒规定,受持这个戒条的人,就要天天与异性行淫,要勤修男女双身法,否则就是犯戒;又如果男瑜伽行者,就是男喇嘛上师们要求异性双修时,对方也不可以拒绝,有一方拒绝时候,也是违犯三昧耶戒;又说密宗喇嘛们每天都需要跟女弟子们合修双身法,这样子就是持戒清净,如果没有天天跟女弟子们合修双身法是持戒不清净。所以密宗发言人曾经说过:我们喇嘛们都是出家僧人,都是持戒清净。而这样的持戒清净,其实是持守外道三昧耶戒,持这一条戒清净,不是正统佛教三聚净戒所规定的“出家僧人要持不淫戒,在家众要持不邪淫戒”的持戒清净;两者意涵完全相反,与 佛世尊所传,清净三乘菩提佛法圣教完全违背。所以宗喀巴《广论》是要学人趣入无上瑜伽男女双修法修学,可以知道《广论》当然不是 佛世尊清净法教,是外道邪淫常见法,不是佛教的一支。

宗喀巴在以上《广论》文中说:

众多趣入无上瑜伽曼陀罗时,亦多说须受共不共两种律仪。共者即是菩萨律仪,受律仪者,即是受学三聚戒等菩萨学处。(《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

这意思是说:趣入无上瑜伽要先受菩萨戒,也就是三聚净戒,这包含了摄律仪戒,菩萨十重戒不杀、不盗、不淫,不饮酒等等,摄善法戒以及饶益有情戒。受了菩萨戒之后,再来受三昧耶戒,意思是说要先受菩萨戒,但是不要持戒清净;因为要勤加违犯前所持戒律,去努力行男女淫事、贪邪淫、贪酒肉,这样才是受持三昧耶戒、持戒清净。论文后面说这是戒的开遮不同,是可以开缘去行贪淫,说这样不犯戒,不去行贪淫才是持戒不清净。后文又说这样的开遮如果不能了解,认为是寒与热两极相背;那表示我们的智慧是粗浅,喇嘛们的智慧才胜妙,了解这中间的殊胜处。但这样的外道邪淫法,引进佛法之中,前后自语相违,要教人先持戒清净,又要教人要犯戒,只是去冠上佛法名相,就说为是最上乘金刚乘;这样的邪淫法教,是连没有学法的世俗良人也共同摒弃的,而这也是污损了诸佛清净法教,与三乘菩提清净圣教完全违背。有心学法的人,应当要远离这样的邪淫法教、远离密宗喇嘛教。所以上述论文可以知道,宗喀巴的《广论》是常见邪淫法,不是诸佛清净法教。由上几集论述就可以知道,宗喀巴《广论》所说,与一切佛圣教相违,全无殊胜可言。

宗喀巴在第8页的文当中,又赞叹他的第二项殊胜说“一切圣言现为教授”,由以上几集论述可以知道,宗喀巴自己是连我见都没有断的凡夫,是没有任何三乘菩提佛法证量,所以《广论》所言,当然也不是圣人之言,是凡夫引自外道邪淫法教之言,不是佛法,没有任何殊胜可言。在第8页的文当中,后面又赞叹第三项殊胜是“易于获得胜者密意殊胜”,宗喀巴这个地方所讲的“胜者密意”其实就是讲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的秘密,而这秘密其实是世间男女闺房之密,跟佛法诸佛所传秘密法藏—第八识如来藏—完全无关。更何况宗喀巴都是否定有这秘密法藏—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不承认法界有这第八识心,却在《广论》当中赞许可以获得胜者密意,可见这也是前后自语相违,全无殊胜可言。而事实上有关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的秘密,其实也无秘密可言;因为已经全部在 平实导师《狂密与真密》四大巨册近50万余字的文中,一一被揭露举示出来了。读者可以自行请阅 导师这本论著,就更能了解喇嘛教法,是世间贪着男女邪淫欲乐的常见外道法,不是佛法。至于宗喀巴所说的第四项殊胜是“极大罪行自趣消灭殊胜”,有关后面这一部分的论文,将在下一集节目当中,由正龄老师继续就这一项殊胜来为大家作探讨与辨正,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下一集的节目。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为大家探讨到这里,最后祝愿所有的菩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