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加行

第18集
由正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上一集,我们讨论了分别与无分别的真正道理。接着我们继续看阿底峡在《菩提道灯论》怎么说,他说:【如是修真性,渐得暖等已,当得极喜等,佛菩提非遥。】意思是说,由前一段阿底峡所说,藉由将意识修成无分别,这样就是在修真性,就可以渐渐地获得暖、顶、忍、世第一法等四加行的功德,而证得初地极喜地,如此精进修道可以即身成佛,所以佛菩提道很快便能成就。

然而,意识永远是有分别的体性,绝不可能经由修行而转变为第八识真实心无分别的体性;像这样子修行,只是妄想,不是佛法,也永远不能成功。这个部分,上一集已经讨论过了,这一集主要是要讨论暖、顶、忍、世第一法这四加行的内涵,以及相关修道的位阶及次第。

我们先来看 世尊及菩萨们在经论中怎么说,再来比对密宗祖师们的说法,看看相差有多少。首先,加行的意思是指快要达成某个目标,而在那之前,再加快脚步往前迈进的意思。菩萨行者于佛菩提道上,在每个不同修行阶段,各有其所需的资粮及加行,各不相同。就以一般学人来说,较为相关切身的加行,是第七住位开悟明心真见道前的加行,譬如《成唯识论》卷9所说的四加行;另一个常见的加行,则是入初地前的加行,譬如《楞严经》卷8所说的四加行。因为这两个阶位在修道来说,是两个相当关键的阶位,所以它们的加行就显得特别重要。

关于七住位前的加行,《成唯识论》中说:这四加行是依四种寻思来修的,也就是名、义、自性、差别;是在蕴处界等法上起四寻思,来了解各种法的名、名义、名义自性、名义自性差别,可获得四如实智,便可确定能取、所取等一切法都是假名施设,生灭变异,非真实有。而且了知这些法其实都是要依第八识才能有种种法的直接、间接及辗转生起。

在暖位及顶位,主要是透过深入地寻思观察,所以能确定所取的一切五根、六尘万法都是因缘聚合而有,缘灭则坏,皆是假名施设,要依于空性如来藏才能建立,本身毫无真实体性,因此而心得决定、不再怀疑,确定所取诸法一切皆空性如来藏所生。之后,在忍位及世第一法中,更进一步寻思能取的七转识也是虚妄不实、缘生缘灭,不是常住不坏的心,也是空性如来藏所生。也确实知道若是离开七转识,就没有所取之法可说,而能取之心也要依于所取之法才能生起,但两者都须依附于如来藏;再配合未到地定,因此能心心无间而心得决定,双印能取、所取都是空性如来藏,不外于空性。

以这样的现观智慧而断了我见、三缚结,已有解脱道初果的实证,已经超越一切世间的凡夫众生,将来也必入大乘见道位,或者入第七住位,或入十行、十回向位,乃至入初地等,因此说此位乃是世间第一之法。可是要能依这样的暖、顶、忍、世第一法的加行来断我见,有个重要的前提:就是要先知道有个外于五阴十八界的真实法存在,否则就不能断我见,一定会误认五阴十八界中的某一法或某些法为真实不坏,也就是会误认不是常住不坏的我为真实我,而这就是我见,因此当然我见就不能断。以上是七住位前的加行。

接下来,《楞严经》卷8是如何说入地前的四加行呢?请看经文:

阿难!是善男子尽是清净四十一心,次成四种妙圆加行,即以佛觉用为己心,若出未出,犹如钻火欲然其木,名为暖地。又以己心成佛所履,若依非依,如登高山,身入虚空,下有微碍,名为顶地。心佛二同,善得中道,如忍事人,非怀非出,名为忍地。数量销灭,迷觉中道二无所目,名世第一地。

意思是说,菩萨完成了修习三种渐次的心,以及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等共四十一心后,接着要修四种胜妙圆满的加行。首先,要以同于诸佛本觉的如来藏真觉作为自己修行的心地,此时初地的圣性尚未完全发起,若出未出,就像钻木取火,木头已经发热,但尚未冒烟燃烧,圣性还没有真的发起,所以说为暖位。第二,又以自己同于诸佛的本觉,来履践诸佛所行的一切事与业,如此好像已经依止于初地的圣性了,却又还没有真正的依止,因为初地的圣性仍未发起;譬如登高山,已经到山顶了,觉得似乎已经进入虚空了,但其实仍在山顶的土地站着,还是有轻微的阻碍,并非已经真的离开山顶而进入虚空了,所以叫作顶地。第三,要努力修行,使自己的觉知心能和诸佛的智慧与圣性一样,不但能够现观诸佛与自己的第八识心都是同一种心,都是中道性,也能够善于观察一切生灭有为法也都是中道性,而能在这样深妙的智慧中安忍;就譬如安忍于某一件起瞋的事情一样,瞋心虽然没有显现出来,可是瞋念却已经在心中生起;也就是安忍于即将发起初地的圣性与智慧,而仍未发起的那个心境,这就叫作忍地。第四,接着继续深入现观一真法界,而完全依止于一真法界的境界以后,有为法的数与量就跟着销灭了,迷觉以及中道也都跟着销灭而不存在了;这时,即将进入出世间圣位的初地,这就是世间法中的最高地位,所以叫作世第一地。

由于七住和初地这两个阶位差距很大,因此加行的内容与目的当然就有所不同。七住真见道位前的加行,主要是在断除五阴中有真实常住不坏我的邪见上面来作加行,是要双印能取、所取皆非真实法,都是空性如来藏所生,是要断除我见、三缚结,要断二乘解脱道所相应的异生性、不再堕入恶道,只是依解脱道声闻菩提而说的;但因断我见的智慧已是超过世间一切凡夫,所以说为世间法中的至高无上世第一法。

但是在十回向位满心,准备进入初地心时所作的加行,是出世间法的加行,是明心很多劫,而且断尽我见、我执,已有慧解脱阿罗汉果的实证以后所该修的发起成佛圣性的加行,是要对本来无生诸法生起忍法的加行,因此能断尽大乘佛菩提道所相应的异生性而发起圣性,是属于出世间道中,即将成为佛菩提道中的圣位菩萨的出世间第一法。但因入地后仍然要住于世间自度度他永不入无余涅槃,所以称为世第一法。因此,这两种加行的层次及所依的智能、证境、果德并不相同。以上是佛菩萨在经论中所说的四加行。

那西藏密宗的四加行又是什么呢?阿底峡在这一小段说得很简略,但我们可以由其他藏密祖师的或讲解来了解他们所说的内涵。藏密的四加行也有两种:所谓的四共加行及四不共加行。四共加行的内容是:人身难得、死亡无常、轮回过患和因果业力。说这是小乘、大乘、金刚乘三乘佛法共同的基础,所以是共同的加行。有了四共加行之后才能修持四不共加行,四不共加行的内容,不同的人有不同说法,大体上是:归依发心、金刚萨埵百字明、供曼陀罗及上师瑜伽。譬如宗喀巴在《归依发心仪观行述记》中说:

瑜伽行人修习密宗大法,应先修学四种加行,清净相续,积集资粮,获得加持,而后始易相应。四加行者:一、归依发心,二、金刚萨埵百字明或三十五佛忏,三、供曼陀罗,四、上师瑜伽。

修完这四加行之后,才能继续修密宗大法的四种灌顶,这样子很快就能够“即身成佛”。对于藏密的修行人来说,这是实修一切金刚乘、密乘大法前必备的基础,因此各教派从在家居士、出家众、仁波切、法王等都必须要修。

由以上的名相,就已经可以看出藏密的四加行与佛菩萨所说的四加行内涵是完全不同的。其实,藏密一直以来都是以佛法的名相来包装他们的修行内涵,骨子里不但没有一点三乘菩提的实质,反而都是污秽不堪的内涵。此处关于四共加行的表面字义虽不难懂,但藏密仍然无法真懂其中的道理。因为否定了第八识根本识,就不可能如实理解因果业力及轮回的道理;因为各人的业种都是由其恒常存在的第八识所执藏,遇缘才能现起而如实酬偿,也才能成就因果轮回的现象,乃至成就解脱或成佛的道理,否定了第八识,这些现象、道理便都无法成就。

话说回来,藏密的四共加行,却是在说要好好把握这一世难得的人身,修学藏密的双身法来离苦得乐、即身成佛。譬如有一位所谓的法王就曾在这个主题上说:“生而为人就已经是在成佛之道上走了一半的路了。”因为他们认为按照藏密的修法可以当生成佛,因此只要获得了人身,修学了金刚乘,很快就可以成就佛道;这也难怪阿底峡在这里会说“佛菩提非遥”了!可是有一点佛法基本知见的学人都知道,能生而为人,只是持五戒的异熟果报而已,也还只是在三界六道中酬偿业果,即使真能开始修学正法,完成了十信位,离成佛都还有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呢!纵使见道证悟入七住位了,也还在第一大阿僧祇劫中,之后还须经历十住、十行、十回向的修行后,进了初地极喜地,才算终于完成了第一大阿僧祇劫,才开始进入第二大阿僧祇劫;所以即使是初地,离成佛也还是很遥远啊!怎么会是阿底峡所说的“非遥”呢?生而为人又怎么可能是已经走了一半的成佛之路呢?

再来看看藏密的四不共加行又是什么内涵?第一个加行是归依发心:是要观想念归依文及大礼拜各十万遍,并念诵发菩提心文;主要是为了归依上师,坚固对上师的信心,并为将来的观想及修密法作准备。

第二个是修金刚萨埵法:是要修持观想金刚萨埵法,并念诵百字明十万遍,说是可以净除罪障;目的除了进一步强化观想的能力,也是为了之后的生起次第及密灌顶作准备。然而这个金刚萨埵咒百字明的内容,其实都是在讲双身法、鬼神法,像这样如何能除罪障呢?

第三个是供曼陀罗或称供曼达:要观想并献曼达十万遍,为了是要积集资粮,因此须尽可能以最好的东西来供养等同于佛、等同于三宝的上师;目的除了加深对上师的敬信、加强观想外,也为学人日后能够愿意将自己的配偶、姊妹等,供养给上师修双身法而铺路。

第四个是上师瑜伽:就是观想上师相应法,并念祈请文十万遍,目的是为了获得加持;要观想上师是金刚持佛,坐在自己的头顶上,化光融入自己体内加持自己,然后达到自己与上师无二无别,之后才能继续修行四种灌顶。

由于藏密的修行核心是双身法的乐空双运、即身成佛,因此所有的相关修行方法及内容,都是为这样的目的在铺陈。这里的四共加行、四不共加行也是这样,要学人思惟人生无常、轮回的过患、因果业力的可怕,所以要好好把握难得的人身,勤修观想、礼拜、诵咒,以为将来金刚乘的修行双身法而作准备,认为这样修行可以让人获得乐空双运、即身成佛的境界;可是因为知见错误、方法错误,像这样越加行,就只会离成佛的目标越来越远。藏密不懂三乘菩提的道理,却以佛法名相自行发明四加行的内容及修行方法,未来不但难以再得人身,还得面对因果业力的昭昭不爽,堕于恶道中受无量痛苦。所以,在此奉劝提醒正要或正在修学《广论》的学人,要赶紧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我们再回到阿底峡的这一小段文来看,他所说的“修真性”,其实是暗喻修双身修法中的六识知觉性;“渐得暖等已”,则是说拙火已经开始生起,生起次第即将圆满;“当得极喜等”,是在暗指即将获得双身法中的淫乐喜悦。像这样想要以外道双身法的意识境界来修行成佛,佛菩提之路其实是非常遥远的。

以上我们列举了佛菩萨经论中所说的两种四加行,也举了藏密的两种四加行,两相比对之下,虽然表面上都叫四加行,但实质内涵却天差地远。像密宗这样的法,本质就是外道法,如何可称之为佛法?还自说可以即身成佛,超胜于显教,真是荒谬!因此密宗喇嘛教绝非佛教,《广论》也绝非佛法!

今天就为您说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