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到底在论述什么(四)

第16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广论”,这个单元继续探讨《广论》在论述什么?

喇嘛教号称他们密续灌顶的证量超越显教三乘菩提,我们来探讨一下,他们号称那种证量的实际表现,是否真的超越了 佛陀所教导以修慈忍为方便,而确实解脱瞋恚烦恼的系缚呢?

先来看喇嘛教三昧耶戒的支分戒,为了确保能坚固的受持十四根本堕,规范五种修双身法者所要遵守的就是杀、盗、淫、妄语、恶口,这与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说的是一致的,而其所应杀的对象有以下十种:

与三宝为敌者、与上师为敌者、坏根本戒者、有邪见者、无上密法灌顶及修胜法时不应入而强入者、为国家人民之一切损恼者、恼乱静修者、往三恶道者。(假藏传佛教之《三昧耶戒》之〈杀所行戒〉)

从这个戒的规范来看,喇嘛教受三昧耶戒者,其实心都是要狠才行,要狠啊!否则三昧耶戒就不能守得很圆满。如果有人犯了十四根本堕被杀掉的话,是属于该杀,杀的人不但没有犯戒,还被赞为守戒严格的人;这样的禁戒完全不符世间法的常理呀!违背佛法慈悲的精神,也违背 佛陀所制定菩萨戒的规范。

在菩萨戒中,佛陀告诫菩萨弟子:

菩萨乃至杀父母尚不加报,况余一切众生……若杀父母、兄弟、六亲不得加报,若国主为人杀者亦不得加报,杀生报生不顺孝道。(《梵网经》卷2)

反观喇嘛教三昧耶戒的规范,只要阻碍他们修淫欲道的人,都是他们所要杀的对象;换句话说,受了三昧耶戒以后,就是要长养贪欲与凶狠的心性,才能够到达淫欲道的最高境界,这样的人会有慈悲心吗?

达赖喇嘛到世界各国去都大谈慈悲心,而达赖喇嘛是被喇嘛教称为法王的人,表示达赖喇嘛必定完全依照三昧耶戒的规范受持,并实修双身法,就像阿底峡那样,才能获得那个称号。而达赖喇嘛在日本电影《西藏大哉问》中一再地说:“和平必须发自人的内心。”达赖喇嘛是完全遵守三昧耶戒而圆满淫欲道的喇嘛教活佛,其心性也同样的依于戒而长养了贪欲与凶狠性,他的内心对于所应杀的十种对象,仍然是抱着凶狠应杀的念头;达赖集团与多杰雄天的信徒互相进行迫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否则就成为不能严格守三昧耶戒的人。

如今达赖喇嘛却对着世人说“和平必须发自人的内心”,也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是否在讽刺着世间人对喇嘛教达赖喇嘛的愚痴与无知呢?当达赖喇嘛到世界各国去,游说诉求所谓的非暴力和平,是否要先公开放弃其所遵守不渝的三昧耶戒呢?否则自己内心充满着凶狠不能慈悲,口口声声对大众说“要发自内心的和平”,这呈现出来的结果,又是遵从三昧耶戒说妄语的表现,看起来达赖喇嘛的心性是彻底被他们的三昧耶戒所规范,成为贪欲、凶狠、妄语、坚固难坏的人了!这是喇嘛教密续灌顶修持的圭臬,三昧耶戒所成就出来的心性,完全超越不了一般世俗人报复的心性,降伏不了贪瞋的烦恼现行,而完全被贪瞋所系缚,因此随着贪瞋的作用而现行造作凶狠的身业与口业;贪瞋痴烦恼的回熏更加的严重难治,与 佛陀的慈忍教导有天差地别之远,却还奢谈有超越显教的证量呢。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能对达赖喇嘛的非暴力和平有期待呢?

再来看宗喀巴所推崇的阿底峡,以他实证意识心领受双身法身触大乐,所产生对空性误会的经验,又如何披着佛法般若无生名相的羊皮,大谈所谓的菩提道呢?在《菩提道灯论》中,阿底峡说:

若修方便力,自善修般若,彼速证菩提,非单修无我,遍达蕴界处,皆希无有生,了知自性空,说名为般若。有则生非理,无亦如空花,俱则犯俱过,故俱亦不生。诸法不自生,亦非他及共,亦非无因生,故无体自性。

阿底峡说的这个菩提道啊,就是修双身法的喇嘛道,若以他们主张的性交行门为方便,把意识细心领受淫触大乐认作是本来具有不生的空性,所以他们声称在性交中引发这种俱生大乐是密续的圆满次第,因此就把在这个所误认的空性中受淫触大乐,曲解为空有不二的这个般若,来说它是般若;而要快速的成就喇嘛佛的果证,就不能仅修这种想象的无我般若,还得要生起我慢、佛慢,得要继续广纳明妃修明禁行。阿底峡说,蕴界处就是本来佛的自性,了知蕴界处,但去除掉名相言说的分别,就是无我的自性,就是空,就是般若。而喇嘛教的三昧耶戒中,也明白地说五蕴就是五方佛,这完全不是 佛陀所教导的佛法。因为佛法教导佛弟子,五蕴是无常、苦、空、无我的生灭有为法,若将五蕴认作真实法,就是堕在我见中啊!永远不能脱离生死轮回,因此 佛陀的三乘菩提法教,都一定要佛弟子断除依于五蕴所产生的我见。

但是阿底峡等人却主张五蕴是五方佛、是无生的法,只要不对五蕴生起名相言说的分别,就是了知五蕴自性空,这样就称为般若,等同于在生死法中遮眼闭耳,就说已经离开生死法了,这真是对佛法无知到了极点所作出来的蠢事。

而阿底峡的自圆其说也是如虚空画饼一样,毫无实质可用,他说:“有则生非理。”五蕴如果是本来就有的,那五蕴的出生就没道理,因为阿底峡不能否认五蕴有出生的现象嘛!所以只好这么说。他又说啊:“无亦如空花。”说:要说五蕴无生的话,明明就有五蕴现前在受用,所以不能说五蕴无生,否则就会像空花一样矛盾。阿底峡接着说:“俱则犯俱过。”如果说亦有亦无就会同时犯了有与无的过失,因此俱有俱无的现象都不会产生。

阿底峡这样说,到底心里想的是什么,您看懂了吗?他虽然阅读了佛菩萨的经论,可是对佛法实在无知,所以在好像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认为五蕴既然是五方佛,那么佛应当是无生的才可以说为佛。因为佛菩萨的经论中,都以不生不灭的无生为真实与第一义,所以他们在邪见与见取见主导的前提下,就认为诸法缘起性空无自性,就是不生不灭的无生,认为诸法没有自性,但是有个叫作“缘起性空”的,是不生不灭的、可以生起诸法;那个缘起性空,就是空性,就是佛性,就是五蕴的来处。

然而缘起性空不是空性,因为缘起性空是蕴处界诸法无常生灭的一种现象,蕴处界本身并非不生不灭的法,所以缘于蕴处界无常生灭所产生的缘起性空现象,更不可能是不生不灭的法。另一方面,缘起性空是被蕴处界无常生灭所显示出来的现象,怎么可能反过来出生蕴处界呢?就好像花很美丽,美丽是从花体显示出来的,美丽得要花存在的时候才有,不可能说美丽可以反过来出生花啊!这道理是说不通的。

而喇嘛教主张在双身法中证得与身触大乐在一起的意识细心,就是具有空性的不生不灭心,就是佛性;而双身法具足了五蕴的内涵,因此就这么认定五蕴是五方佛了,这就是阿底峡所想的东西;所以会讲出那么奇怪,完全违背佛法又逻辑不通自相矛盾的戏论。

阿底峡以这样的水平攀缘 龙树菩萨,以实证本来不生不灭如来藏为理体的中道论述,说起了“诸法不自生,亦非他及共,亦非无因生,故无体自性”,他这样说就代表符合 龙树菩萨的证量了吗?龙树菩萨说的是,蕴处界诸法不能够自己出生自己,也不是由自在天、上帝或者冥性、虚空能量等他法就能够出生,更不是仅由众缘即能共同出生,也绝对不是无根本因,就能无因而生。因为蕴处界诸法得要有造作系缚在三界中生死的业种,以及父母的缘、四大的缘,才能由含藏蕴处界法种、善恶业种与诸缘的种、本来无生的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藉众缘出生蕴处界,在三界中现行。蕴处界诸法皆摄属于如来藏本来具足的种子功能,并非哪一世才突然出生了这些功能,也不可能随着五蕴的死灭,而毁坏了含藏在如来藏的蕴处界种子功能。因此彻底认知蕴处界诸法生起的道理以后,并且实证了第八识如来藏,验证了这个心的真实性、如如性、不生不灭性,具备了空有不二的般若中道空性,这才叫作般若中道无生的智慧。

而从阿底峡的戏论来说,诸法不自生能成立吗?他主张意识细心是不生不灭的真实心,这不就等于在主张意识细心能出生意识心自己吗?认为意识心同时有一个细心的状态是潜伏着,但指的都是同一个意识;这样的论点,正是诸法不自生所破斥的邪见,距离 龙树菩萨实证如来藏的证量,是天地悬隔之远啊!

接下来阿底峡说的“亦非他及共”还能成立吗?既然认取意识细心是不生不灭的心,那也就是主张意识细心可以出生五根。因为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理论,就是认为意识细心是入胎结生相续的心,认为意识细心拥有能生色法的最细明点能量;这样的话,就成为由五根自种与意识心共同出生,这正是“亦非他及共”所破斥的邪见。阿底峡及宗喀巴等喇嘛教所尊崇的所谓上师、活佛、法王,都不能察觉自己的理论是被佛教的般若中道所破斥的呢!

最后一项,阿底峡说“亦非无因生”,那更经不起检验了。因为喇嘛教否定佛教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认为那仅是方便说。他们说第七识意根仅是第六意识细心的另一个名称,而第八识也仅是第六识意识极细心的另一个名称而已,没有一个真实法叫作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他们所主张的以意识心为主轴的理论,全部都是因缘所生法,所误会曲解的意识细心不生不灭,在法界中根本不存在。因此以他们的理论来说,蕴处界诸法仅需要众缘就能出生,完全不需要不生不灭的根本因持一切种,这正是无因论的恶见观点,也正是这句“亦非无因生”所破斥的邪见。

综上所说,阿底峡虽然抄录了 龙树菩萨《中道》论述,想藉此让别人认为他说的是符合 龙树菩萨的理论,但是从实际理地,就已经与 龙树菩萨实证不生不灭第八识如来藏完全相背离了,因此再怎么引用菩萨的言说词句,终究不能遮掩自己本质上落入邪见的窘境。而且阿底峡说:“无生法是无自体、无自性。”没有真实体、没有真实自性的法,不就是虚幻空无的法吗?虚幻空无可以成为无生的常住法吗?虚幻空无可以持业种吗?可以持因果律吗?真的没道理!但我们是可以戳破阿底峡所戴的假面具的。虽然这种随着 龙树菩萨论中字句说“无自体,无自性是无生”,他却不知道这是将蕴处界摄属于如来藏中的种子功能以后,才能够这样说无生。以阿底峡、宗喀巴所认知的蕴处界在现象界无自体、无自性而言,绝对不能说有无生的本质,因为蕴处界不断地出生而死灭,这是现象界的事实,不能强行运用无生来给予表义,违背了世间真实的现量道理,那就不是佛法了。

阿底峡他们在另一方面又主张,意识细心具有能生色法的最细明点,所以又将意识细心称为具有能量的最细心风。那么阿底峡他们对于这个意识细心的期待,到底是有自性还是无自性呢?是有自体还是无自体呢?如果要贯彻他们的理论,意识细心不应该有任何自性,也不应该有任何自体可以到未来世去入胎结生相续。他们的理论为什么叫作戏论,也就是因为经常前后矛盾,前理不能支撑后论,只是在文字上玩堆迭游戏,无有丝毫的实质可以信赖与依止,不能够让理论经过实证,成就真实的解脱证量,这怎么可以说是佛法呢?

因此宗喀巴《广论》所说的内容,既然在开宗明义上就指出了金刚乘律仪受三昧耶戒,灌顶修双身法成就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是他所尊崇的阿底峡传授下来圆满教法的最高境界;而阿底峡的理论,与佛法的实证完全无关,从戒行上来探讨,彻底受持三昧耶戒的结果,必定会加重欲界的烦恼系缚。例如佛教中的凡夫僧,虽然在佛法中没有实证,但至少能守住声闻戒的戒体,然而一旦被误导,误信喇嘛教的“即身成佛”淫欲道能超越显教有大成就,修了密续灌顶就得受三昧耶戒,出家的僧人必须行淫乃至乱伦,喝酒、吃肉、妄语甚至杀人,无法守住声闻戒的戒体,所造作都是下地狱的破戒恶业。这样的戒,无法导引行者去恶修善,无法解开在三界中生死所熏染的贪欲结、瞋恚结与愚痴结;因为不能解开我见的愚痴无明,反而处处都是抓着我见不放啊!而加深我见相应的贪瞋痴而已。

我们再从定的领域来探讨,三昧耶戒没有功能降伏行者在五欲上的贪瞋痴,反而让贪瞋痴更加严重;那么处于贪瞋痴中的意识心就不可能离开色声香味触五尘的攀缘。意识心只要攀缘于五尘,就等同于散乱在五尘中,也就不能进入远离五尘仅缘于定境法尘的修定次第中,也就是修定的心一境性次第。因为修定一定要进入心一境性,而心一境性的次第有很多,那么这个定的内容,我们今天就不说。举个例来说,例如不能将住于欲界五尘的散乱心远离五尘攀缘,而收摄住于内心一处,那就不可能再加行而次第进入欲界定与初禅前的未到地定。那受持三昧耶戒得要生起贪欲心来修双身法,在不能离欲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发起初禅;因为贪欲心它一定是跟五尘相应的,一定是把心散乱在五尘中的。所以说由于三昧耶戒的关系,喇嘛教的行者纵然专注的修本尊观想,但是偏离了修定次第,走路走偏了根本到不了所谓的欲界定、未到地定,完全没有成就止观的因果关系可以论断。

虽然宗喀巴在《广论》中大谈止观,但是却都是与修双身法的有关的内容,本质上都属于欲界散乱心专注在两根交合中,怎么样让自己的心去观察说这个是到达什么境界,然后这样的受乐是属于所谓的空有不二,这些都是属于这个五蕴身、属于生死法,那本质上都是属于欲界散乱心,连欲界定都谈不上,更别说有任何禅定的止观证量了。

最后,从慧的领域来说,要能够简择何者是生灭有为的生死法,何者是清净无漏的真实解脱法,这才是佛法中所说的智慧。贯穿于喇嘛教密续灌顶的所有修学次第,不能离开男根女根的交合,而他们的分辨简择重点,都是如何寻找能让他们引发大乐的异性;在实际修练中所分辨简择的全部,都是在如何引发大乐的技巧上,最后再将记忆里上师传授的乐空不二、无自性、无自体、缘起性空的思想,拿出来套一套,就是喇嘛法所谓的慧。这里他们的所谓的慧,就是他们的所谓的观;能够观察说性爱情况如何?那么性爱是已经由本尊生起了。但是这些,说实在话,完全是属于这个欲爱中的法,也是想象中的法。而对于五蕴是生灭有为的生死法这个本质,又特别以三昧耶戒规范,不能有这样的认知,否则就犯戒;他们将能够断我见生起解脱、择法觉分的关键点彻底推翻不打紧,又得进而将五蕴当作本来无生的五方佛那样来宝爱,简直是颠倒至极,不可能生起佛法中的任何智慧的。

我们这一段呢,就从戒定慧三个领域来检讨整部《菩提道次第广论》,它一定是以密续与灌顶修双身法的前提为根本,最后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细说实际操练的内容与过程,这是所有已经学《广论》的,或者还不认识《广论》的人,所必须具备的基本常识。因为我们所说的内容都是他们书中所写的,而且是引用他们自己已经有成就的人所写出来的书;他们成就什么呢?他们成就了金刚乘律仪,而且他们是真实地修了双身法、真实受了三昧耶戒所写出来的书,所以这个内容绝对不是我们编造的,大家在这里听了以后,一定要如实地去思惟信受。

今天就说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


点击数: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