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到底在论述甚么(二)

第14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广论”,我们这个单元要继续来探讨《广论》到底在论述什么?

在前一堂课为大家说明了十四根本堕的内容,那么来看阿底峡,他是完全依照三昧耶戒所规范的内容,实际修练男女双修密续法门,成就了密续所说的在男女交合中把精液引入中脉,同时认为所观想的本尊身,已经由意识细心在中脉生起,以为那就是坚固不坏的佛身。所以宗喀巴说:“阿底峡成就了所谓的天生起次第与金刚心圆满次第。”说这样的成就,就是因为如理守护而不违背三昧耶戒的成果。

三昧耶戒就是规范行者,一定要修男女双身法,乃至不择手段的杀人、抢夺眷属、喝酒吃肉等。而实际上在男女欲爱法中,是不可能发起初禅的,因为初禅发起的因,是一定要离欲。初禅天的天人,没有男女性别、没有男女欲这种与心相应的烦恼,也没有所谓精液与中脉这种色法。所以离欲发起初禅的人,可以在自己身上,以天眼见到初禅天身在自己的欲界色身中;这是圣教量,也是实证初禅者的现量。而初禅以下的定,都不会有任何天身在身中生起的。

喇嘛教的行者所说的观想的天身在身中生起,是没有任何因果与圣教依据的,纯粹是虚幻想的影像。另外,男女双身交合到达喇嘛教所规范的四喜阶段,领受身触大乐的心,一向都是意识心,也只有意识心能够与五尘同境界,领受了知分别思惟六尘的内容;意识心永远不可能转变为金刚不坏的真心,而金刚不坏的真心如来藏,却永远都不分别、不领受、不了知六尘。所以阿底峡所成就的所谓自见天具金刚心,就是在告诉正信的佛弟子,他没有实证金刚心如来藏,而将意识心在专心领受分别了知身触大乐、没有出现语言文字的境界当作是金刚心,那不就是我见未断的具足证据吗?

宗喀巴接著說:

總讚為其瑜伽中尊,特讚如理護三昧耶,不越制限。亦如讚云:“由具念正知不作意非戒,慎念無諂誑,犯罪不染尊。”(《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

宗喀巴在這段文字中指出,阿底峽完成金剛乘密續的無上瑜伽最高境界,沒有人可以超越他,表示阿底峽在男女雙修這個行門實行得非常徹底,針對三昧耶戒誓句所要求的都是完全遵照實施。若依照喇嘛教的教理來斷定,阿底峽可以說是兩部《廣論》的祖宗,由宗喀巴行之於文字,分成兩部撰寫出來。所以宗喀巴所寫的《廣論》不可能與修練男女雙修法無關,而學習《廣論》的人,必然要依照次第被引導而進入受三昧耶戒,接著修練男女雙修的淫欲道金剛乘行門。

佛教完整的佛法,除了以一佛乘為根本,而施設方便分成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三乘菩提以外,再也沒有其他施設的所謂專修男女雙身法的金剛乘了。

以下舉《法華經》佛陀的開示作證:

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無二乘,何況有三。舍利弗!諸佛出於五濁惡世,所謂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命濁。如是,舍利弗!劫濁亂時,眾生垢重,慳貪嫉妬,成就諸不善根故,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妙法蓮華經》卷1)

這段經文 佛陀說得很明白,在十方世界中,沒有所謂的另外一乘是可以成佛的,更何況有第三法、第四法,而 佛陀為了眾生的根器,於一佛乘分別說三乘,指的是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並沒有說以一佛乘分別說四、說五。所以呢,他們所施設的這個金剛乘(專修男女雙身法),完全不是佛教中的佛法。

接下來經文中這麼說:

舍利弗!若我弟子,自謂阿羅漢、辟支佛者,不聞不知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事,此非佛弟子,非阿羅漢,非辟支佛。……舍利弗!汝等當一心信解受持佛語。諸佛如來言無虛妄,無有餘乘,唯一佛乘。 (《妙法蓮華經》卷1)

在這段經文 佛陀說得更明白,也就是諸佛如來在教化弟子們,都是為了教化弟子能夠成為菩薩,最後能入佛菩提道修學佛法,而對於已經實證解脫果的阿羅漢、辟支佛,如果不能了知 佛陀的法是這樣,然後 佛陀就說:這樣的佛弟子縱然已經證得解脫道了,仍然不是阿羅漢、辟支佛,也不是佛陀弟子。這個講法是非常嚴重的,也就是 佛陀的法不允許已經證解脫果的阿羅漢、辟支佛來誤解,更何況其他沒有實證佛法的人,也不可以隨便來解讀,隨便去創造所謂的金剛乘呀。

佛法虽然分为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但实际理地只有一佛乘。佛陀的意思就是声闻乘、缘觉乘仅是依照众生根器方便施设,实际上都是要引导学人进入菩萨所修学的佛菩提道,佛菩提道就是唯一可以成佛的法道,所以称为一佛乘。十方佛世界都是一样,外于唯一佛乘的佛菩提道,再也没有第二种可以成佛的法道了,更别说还有第三种、第四种。诸佛如来所有言说都是诚实语、如实语,无有虚妄或者隐藏。如果主张另有一个金刚乘是 佛陀隐藏起来没有说的,而可以成佛,所成的佛又与十方诸佛所说的应修、应断、应证的内容不一样,那就是不信解、不受持佛语的人,那就不是佛弟子了。

从喇嘛教外于声闻戒、菩萨戒等佛戒,又另外制定的三昧耶戒内容来看,虽然使用了佛教中的名相,但实际的意义,完全与佛法的教理及修证无关。十四根本堕的内容,都是在规范男女双修所应该要有的身行、口行、意行等律仪,将金刚乘密续的“密”彻底揭露无遗了。喇嘛教一向宣称他们的金刚乘是超越显教的佛法果证,并且主张接受灌顶时,别解脱戒及菩萨戒就自然获得。举证如下:在《自性大圆满之支分三律仪决定论释义》这本书中有说到:

行者纵于前时未曾受取别解脱及菩萨二种较低下之誓句,然为成金刚持故,行者必须接受灌顶。于灌顶中,别解脱戒及菩萨律仪皆自然获得。(这本书以后如果引用到,就以《三律仪》来简称)

那么你看从这段文字里面,喇嘛教它极为藐视佛教的声闻戒及菩萨戒,他们认为金刚乘的佛果超越显教佛的果证,所以将他们喇嘛戒三昧耶戒推为最高的金刚戒,将佛戒当作是低下的戒来看待。只要受了三昧耶戒,受上师灌顶的仪轨中,就能够自然获得别解脱戒及菩萨戒,从他们所制定的十四个根本堕来看,每一个项目都是在规范如何从上师那儿传承男女双修,获得长时间持精不泄到达性高潮的大乐技巧,甚至为了达到目的,还要不惜造作饮酒、吃肉、强行抢夺钱财眷属、妄语等恶业。

喇嘛教的强词夺理说法,每一位正信的佛弟子都不可能接受的。例如,先告诉你杀生、妄语、不与取、邪淫、饮酒这些罪行要断除,但是《无上瑜伽密续》规定,要运用男女二根交合,所以需要饮酒吃肉以增进大乐的获得,这样才能不违背三昧耶戒。我们要问:饮酒吃肉获得大乐的时候,如何自然获得出家的别解脱戒与菩萨戒所不能违犯的不杀、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不吃众生肉的戒体呢?获得戒体的意思,就是要能够在意行上不起念,于身行、口行不造作,才能说有戒体呀!若说造作了犯戒的行为,而能够获得不犯戒的戒体与戒德,说那样是为了成佛,请问这样所成的佛意义何在呢?将自己的快乐从损恼众生处获得,世间人都不能认同了,更何况说,这是修究竟清净解脱的佛道,哪一位正信的佛弟子能够认同呢?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他们在别解脱律仪、菩萨戒律仪、金刚乘律仪等三种律仪都受持得非常清净,都能够如其所受,随行防护,不越制限。学习《广论》的诸仁者们,把这句话与前面所说喇嘛戒的三昧耶戒联结在一起,就知道宗喀巴所说的就是:要彻底防护修双身法的三昧耶戒,不能违背制限,而佛教的出家别解脱戒、菩萨戒都不必受持了。那在《三律仪》这本书中又说,为了三昧耶戒发誓要遵守的,还必须行各种方便来守护:

五所行:渡脱、和合、不与取、妄语、绮语,此为五种应修事。五不断:贪、嗔、痴、慢、疑,此五不可断。五忍取:大香、小香、大血、脑髓与菩提,此五应受取。(《自性大圆满之支分三律仪决定论释义》)

这个渡脱就是说杀生呀,和合就是邪淫,不与取就是偷盗,这五种法应该要做,为了要守护三昧耶戒。那么贪瞋痴慢疑这五种烦恼不能断。那要忍取,就是这种东西是一般人所厌恶的,可是对于这个大香(就是大便)、小香(就是小便)、大血(就是妇女的经血)、菩提(就是男精)这五种污秽的东西应该受持;说要照做这五所行、五不断、五受取才能守护三昧耶戒呢!

喇嘛教的中心思想,就是断灭论的一切法空无自性,只要将这种思想冠在每一种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上面就都可以了,而编派那些大小便等污秽的东西说是三昧耶物,就说烦恼不可断除啦,造作种种犯戒的恶业,都说是为了成就守护三昧耶,所有的理论与行门,都是导向远离人格人性、趣向三恶道的恶业啦。那这里宗喀巴赞叹阿底峡为犯罪不染尊,那不就是表示阿底峡是彻底的犯了这些过失,而为了守戒清净去真的犯了很多过失吗?

学《广论》的诸仁者们,您真的学得很快乐吗?佛教的如来藏八识论法义与佛戒,都是导引众生断除我见我执趣向真实清净解脱的,还不能生起智慧证得圣法的佛弟子,也必定不远离人天善道,绝对如理如法顺应因果法则,也不会因为时空转变,而有索隐行怪背离世间正道、违背出世间正道的秘密法归属于佛法,这才是真正的佛法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

有一个福智团体专门讲《广论》的日常法师,他说:

佛自己是最圆满的,可是他讲出来的法所对的根性,跟你相应不相应?不一定相应……不但在时间空间都有一大段距离……如果不应机的话,那就是说空话一样的。现在,我们不幸的是不应机。(《菩提道次第广论》讲稿,日常法师)

这位日常法师这一段话说呀,佛陀所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对我们现在是不应机的,经典中 佛陀所说的等同于是没有用的空话啦。但是他却称赞《广论》是圆满的教法,可以从《广论》得到佛法的圆满教授传承,那《广论》是宗喀巴的,這位日常法師等於推崇宗喀巴是佛了。

但是宗喀巴说,《广论》的圆满教授,是来自于弥勒菩萨《现观庄严论》的教导。弥勒菩萨尚未成佛,又如何能够圆满教导成佛的法呢?这种攀缘是非常不合逻辑的,而且《现观庄严论》所说的是实证如来藏后,才能现观如来藏法身种种清净解脱庄严的功德法相。但是宗喀巴是我见未断的六识论常见外道,错将境界中的意识当作是金刚不坏的真心法身,不承认有真实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宗喀巴说自己传承于弥勒菩萨的《现观庄严论》,很显然的是完全攀缘杜撰的。

这一位日常法师却这么推崇《广论》、推崇阿底峡与宗喀巴,如果他是喇嘛教的信徒,传的法是喇嘛法的金刚乘,他要怎么说就随他,但如果他是佛弟子,这里就可以证明这位日常法师是没有断我见,没有择法眼的;表相上是在佛教出家受别解脱戒的僧人,但呈现出来的行为却是不认同所受的佛戒,心中所实际依止的是以喇嘛教的三昧耶戒为根本,以为不必受持佛戒,甚至于毁坏佛戒,而仍然可以灌顶修双身法中自然得佛戒,这是逻辑不通的。这种情况就变成出家了一方面受佛教信众的供养,一方面又可以不受佛戒约束,在寺院中行淫欲道的在家法。在本质上,毁坏佛法僧三宝的行为,大家可以接受吗?因为《广论》的理论与行门都不是十方诸佛的教法,学习《广论》仅是在学喇嘛法,但绝对不是在学佛法。

接着我们再来看男女双修邪淫这个部分,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怎么说:

成就定学分二:共者,谓由奢摩他门得堪能心;不共定学者,谓具极稳生起次第。此复三年或六年中,修明禁行。尔时遥闻,飞行国中,诸空行母讴歌之声,心中亦有所忆持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

宗喀巴说呀,他们喇嘛教有一种与一般修定的法门不一样所成就的定,就是进入第一灌以后,在生起次第中修观想本尊已经到达非常稳定的情况,也就是观想自己完全融入所观想的本尊中,那观想的本尊呢也融入自己的身中,说那时候的肉团身就转成本尊身了。大家要记得,我们所说他们所修的本尊,就是头戴五骷髅冠的这个罗剎鬼神,那这种状况就是喇嘛教所说的定。宗喀巴特别指出来说,要到达这样的情况,必须三年或者六年中修明禁行。什么叫作明禁行呢?就以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说的为准,宗喀巴说:

授明妃禁行者,谓第四灌顶后,将明妃手置弟子手,以自左手执彼二手,以右手持金刚置弟子顶。教云:“诸佛为此证,我将伊授汝”谓以诸佛作证。非他法成佛,此能净三趣,是故汝与伊,终不应舍离。此是一切佛,无上明禁行。(《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4)

按照宗喀巴的说法,所谓明禁行,就是从第一灌次第进到第四灌,灌顶的上师已经完全传授了男女双修持久的性爱技巧,被灌顶的人,也在现场观摩以后实际上阵演练了,然后不能与明妃舍离呀,要持续不停的交合。

宗喀巴所说的一切佛,指的是运用他们这个喇嘛教法一路传承下来的喇嘛佛,不是正宗佛教中所说的佛,他特别说到“非他法成佛”,就是要靠这个双身法去修练出来的那种喇嘛佛,持续修三年或者六年不等,那个叫作一切喇嘛佛的无上明禁行,或者称为持明。那为什么称为明禁行呢?这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意义,就是要修出他们喇嘛教,在男女交合所产生身触淫乐的最高境界中那受乐的心境,但是禁止在喇嘛教的佛堂或者坛城以外的地方办这种事,一定要在佛堂(指的佛堂,也就是里面的装潢全部是按照他们喇嘛教的所需所布置的,不是一般显教的佛堂),或者他们的坛城里面办事情。所以喇嘛教的寺院或者坛城,都会供奉男女双身交合的塑像或者画像,代表着那是喇嘛教的最高境界。从这里大家就可以知道,为什么在很多喇嘛教的寺院中,会供奉着男女双身交合的塑像,而且还要把这个塑像盖起来,等到他们需要修这个法的时候再拉下来,一般信众进去里面参观的时候,它们是被盖起来的。

那第二个意义呢,就是邪淫虽然是出家别解脱戒与菩萨戒所制定不可违犯的十重戒,但为了要修双身法成就喇嘛佛,只要是有受三昧耶戒的比丘尼、母女、姊妹、有观想修空行母的本尊,都可以成为男女修双身法这个对象,也就是在喇嘛教三昧耶戒的规范之下,乱伦都不是犯戒,所以叫作明禁行。那你看这种明禁行,却把它当作是非常崇高的境界,由这个宗喀巴这样来赞叹,而且在一开始就以赞叹他为前提,接着来说他后面的《广论》。

大家可以想像到说,那么既然是赞叹阿底峡的所做,赞叹阿底峡所说的明禁行,那后面的论当然就在论述说怎么能跟阿底峡一样,能够成就那样的所谓金刚乘律仪,能够成就那样的所谓的明禁行,那这些内容就一定要跟他们的三昧耶戒有关,三昧耶戒的主要内容就是十四个根本堕啦,在前面一堂课包括这一堂都说了,那么下一堂课呢,我们要来继续来说有关的部分,今天就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


点击数: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