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到底在论述什么(一)

第13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广论”,今天这个单元,我们要来跟大家探讨《广论》到底在论述什么?

《菩提道次第广论》与《密宗道次第广论》,是格鲁派宗喀巴的,这两部论最主要的内容,就是西藏喇嘛教金刚乘的修道次第,其中的《菩提道次第》说的是成就男女双修喇嘛佛的次第。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密宗修行所不可或缺的密续灌顶,与所必须受持的三昧耶戒很明确的说,菩提就是精液,如何在男女交合中,能够持精不泄,而让精液在身中流动的修法次第,就是密续——密宗道的次第。因此,密宗的《菩提道次第》与《密宗道次第》这两部论,前一部是接引人进入密宗道中实修双身法的前方便,后一部则是完全论述,如何依照灌顶与所受的三昧耶戒,实际修练双身法的行门;而实修双身法的行门,包含了修本尊法的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要如何搭配修本尊法的观想?实际上运用男女双身法,如何操作?就是密宗道理论与行门呈现出来的喇嘛道,这样的喇嘛道却使用了佛教专属法义的名称来包装,出现了正统佛教被世间淫欲道替代的荒唐现象。

然而,《广论》的前一部论,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其实已经将密宗道所修的不同于佛教的行门标示出来了,就像喇嘛教的四大派都主张他们所修的是金刚乘,而且声称他们的金刚乘是圆满的教授传承,要经由上师灌顶传给弟子。两部《广论》其实就是他们金刚乘的圆满教法,若想要实际操作修行金刚乘的密宗道,就得要先学好《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内容;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学习,就是为了要进入密宗道实际的演练男女双修。换句话说,修学《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人,是不能够不清楚到底《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实际操作修练是哪些内容。

讲直白一点就是,修学《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人,是不能够装糊涂说,他不清楚《密宗道次第广论》在修练什么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宗喀巴为了显示其法源来自阿底峡,赞叹阿底峡所获得的功德,他这样说:

成就金刚乘律仪者,如赞中云:“尊入金刚乘门已,自见天具金刚心,瑜伽自在获中者,修密护禁我敬礼。”成就观见自身即天生起次第,及金刚心圆满次第三摩地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

这一段论中所说的赞,指的是阿底峡的弟子拏措写的八十赞,主要在叙述阿底峡的生平事迹,成就了金刚乘律仪,就是完全依照他们所受的喇嘛戒(三昧耶戒)的内容去作,完成各种密续的灌顶,才能修成本尊观想的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

先来说一说,喇嘛教它所观想的本尊吧。四大派所必须修的本尊法,提供给修学者选为所观想本尊的对象,里面有咕噜咕列佛母、吉祥喜金刚、上乐金刚、胜乐金刚、马头明王等,都是头戴五骷髅冠的。喇嘛教擅长以表示、配套、翻转的手法,想要将那五骷髅冠与佛法沾上边,就编了戏码说,东西南北与中间各表示哪一尊佛,如此带着五骷髅冠的就具有五方佛的性能了。但是带着骷髅头冠的,其实就是专门扰乱人类、食啖人肉死尸的罗剎鬼神。观修本尊法的喇嘛教行者,却要将自己融入那观想的本尊中,同时也观想那本尊融入自己身中。喇嘛教五方佛背后的本质,其实仅是鬼神而已。选择了头带五骷髅冠的鬼神当本尊来修以后,要进入生起次第,就得要受三昧耶戒,才能接受灌顶。所以阿底峡的弟子拏措,他就非常尊敬他的师父,能守护他所受的三昧耶戒,圆满修成密宗道。

那三昧耶戒到底是什么戒?三昧耶戒又称为三昧耶誓句,就是发誓要遵守按照灌顶上师所说的去作,那所作的内容,要发誓不能说出去。四大派所传的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虽有一些不同啦,他所需要遵守的发誓内容,也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可是都有一个共同的十四根本堕是一致的。这十四根本堕的主要内容就是:

轻毁金刚师、违越善逝教、说诸同修过、于众生舍慈、舍弃菩提心、毁谤自他宗、泄密于未熟、轻毁自蕴身、舍弃修空性、亲附具毒者、不忆念正见、破灭具信心、不依三昧耶、毁谤诸妇女。(假藏传佛教之〈十四根本堕戒〉)

这十四项,以下略说几个比较重要的项目。

第一堕说“轻毁金刚师”,说的是以达赖喇嘛经常作的时轮灌顶来说。时轮的十四不共根本堕,指的是扰乱上师心。喇嘛教将传授灌顶的上师,当作是密续的大成就者,并且超越了佛教佛果的境界,行者若要成就密续本尊瑜伽的功德,他必须要依止这样的上师才能获得。什么场合会发生轻毁扰乱呢?受过灌顶了,未经上师许可,就取用上师修练双身法的佛母、取用上师的酒肉饮食,这样就会让上师感到不安,就会扰乱了上师的心。当弟子的这样做了,就违背师教,就犯了这一项的大忌讳,犯了大过失了。

那第二堕的“违越善逝教”,说的是受灌顶的喇嘛教学人,他必须将上师看作是已经圆满成就秘密金刚乘一切所作的圣人,要常时恭敬信解上师之所说,不能违越善逝教,它的本质就是不能违越上师的教导。当上师传授了观想本尊法,传授了灌顶中男女二根交合如何双运的秘诀,上师当面交待要遵守秘密,而在当时就要立下三昧耶,也就是要发誓守密;若没有遵守照作,或者将内容说出去了,就犯大过失。

第五堕说的“舍弃菩提心”,指的是喇嘛教所说的菩提心,有世俗行愿菩提心、滚达明点菩提心、光明空性菩提心三种。他们主张世俗菩提心是大乐之法根,若不修、不念、不增长的,就是舍弃菩提心。胜义菩提心说是法身之自性,受了喇嘛戒以后,若不加以修持的话,就属于舍弃菩提心的人。那滚达明点菩提心说的是自身的菩提心,指的就是精液。倘若与女人交合或自手行淫让精液外泄的人,就会落入这条根本堕中,而成为舍弃菩提心的过失。喇嘛教说,胜义菩提心是法身的自性,从字面上看起来,与佛教所说的第八识心如来藏似乎相同啦,但其本质呢?却完全落在六尘及身觉境界等生灭法中,而脱离不了意识分别、了知、思惟的范围。

以下就来举《吉祥时轮受灌法》这本书中所说的,为实际例子来证明:

“根续”便是我的心识,特指能生生相续延展的“最细品根本光明”……最细心从来不会被关闭,所以最细心是死有、中有(即是位于前生与后生之间的状态)、入胎受生等经验的根本基础。

这一段文字中说,我的心识祂能够生生相续,祂是能够入胎受生、结生相续的,那么这个心是什么呢?其实喇嘛教所说的我的心识,就是意识心。意识心属于五蕴中的识蕴之一,只有一期生死而不能联贯三世,需要藉根尘相触的缘才能现起,在闷绝、正死位、每天睡着无梦时都会断灭的。所以喇嘛教所说的胜义菩提心,就是所谓的最细品光明心,本质就是意识心,仅是在进行男女双修的某一个意识受乐的境界而已;将只有一期生死的意识心,妄想在某个境界中,变成永不关闭、能贯穿三世的真心法身,那就是颠倒想。

第七堕说“泄密于未熟”,指的就是,不能对没有接受灌顶的人,泄漏他们在男女双修过程如何引发四喜大乐的方法。

第八堕说“轻毁自蕴身”,喇嘛教主张,在他们密续金刚乘的修法中,要将五蕴当作五佛来看待,认为色蕴就是毘卢遮那佛,受蕴是南方宝生如来,想蕴是西方阿弥陀佛,行蕴是北方不空成就佛,识蕴是东方阿閦佛。想象着依藉此五蕴身,在修密续灌顶时,就可以现证五智,在灌顶时生起身触大乐的依处,就是男女身根交合,在当时能对在他们蕴界根境中的本尊,提供最殊胜的悦意供养,让蕴界根境获得极致饱满之乐受。所以他们主张不能计执色身是生老病死之根源,倘若轻视五蕴,进而损苦五蕴身,使得已经证得的身心乐受,因此而退失,就成就了根本堕的过失。

而他们主张不能计执五蕴是生起众苦的根源,要将五蕴当作五佛来看待,恰好与十方诸佛的教导唱反调;释迦佛三转法轮的经教,未曾出现如是法语教导声闻阿罗汉、辟支佛与菩萨,反而处处宣说五蕴的虚妄不实、无常、苦、空、无我,也就是五蕴不是真实我,不能自在,他若不能如实了知五蕴的体性,则不能断生死苦得解脱。

以下举《中阿含经》佛陀所说的,来看 佛陀是怎么教导的:

佛告比丘:“无有一色常住不变,而一向乐、恒久存者,无有觉、想、行、识常住不变,而一向乐、恒久存者。”(《中阿含经》卷11)

佛陀说,没有一种色,不管是多微细,它是可以常住不变不坏的,而可以一直到未来世,然后永远是常住受乐、恒久存在。那像色一样,受想行识,也是没有任何受想行识可以常住不变而不会坏,而可以这样子离开生死,不生不死、恒久存在。那么这里讲的色受想行识,就是五蕴,佛陀这样教导,五蕴是不可能一向乐、恒久存在而常住不变的。

再举《杂阿含经》中,佛陀所说的为例:

世尊告诸比丘:“于色不知、不明、不断、不离欲,则不能断苦。如是受、想、行、识,不知、不明、不断、不离欲,则不能断苦。”(《杂阿含经》卷1)

佛陀说啦,对于色不能如实了知它是无常生灭有为法,不能明白、不能断除对色的贪欲,那么就不能断生死苦。色法是这样,依于色法而有的受想行识,如果也不知道它是无常生灭有为法、不能常住,不能明了而在这里生起贪欲,那就不能断除生死之苦。纵然是生到无色界,没有色法了,但是仍然有受想行识;如果对那一种在无色界中的受想行识,不能了知、不能明了而贪爱,也就一样不能断生死之苦。

佛陀这样的教导,可是喇嘛教却仅想要窃取佛教的名相招牌,对于每一名相所说的法义内涵,完全不知真实义,所以会出现将五蕴当作五方佛这种匪夷所思的编派配对组合。

然而诸佛的自性法身,与一切众生的自性法身,无二无别,就是第八识心如来藏;而如来藏函盖了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诸法,蕴处界诸法都是由如来藏藉种种缘所出生,而得以住世、变异,乃至最后死灭。因此每一位有情的五蕴诸法,都是由其独有的自性法身如来藏,完整的出生、住世、变异。从自性法身的基础来说,有情的五蕴身都是住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如来藏法身中,不可能说,像喇嘛教说的那样,说色蕴是归属于哪一尊佛的法身、受蕴又归属于哪一尊佛等等,而要将五蕴、地水火风空五大种、五境、五根、五色,分别为哪一尊佛身,与哪一种编派的智慧,这是一切受三昧耶戒修双身法者,所必须具备的密续知见,与 佛陀的教导完全背道而驰。

如来藏本来就是五智的理体,但是经过喇嘛教的编派配对,五智还得要从五佛处才得以获得;说法界体性智要从色蕴所代表的毘卢遮那佛获得、平等性智要从受蕴所代表的南方宝生如来获得等等,这完全违背了佛教中十方三世诸佛的实证与教导,这个根本堕的戒相就足以说出,喇嘛教我见、身见永远不能断除,永远不能契合佛法真修实证的因果关系了。因为将我见所缘的五蕴法,当作是从本以来已成佛的佛身,本质上就是具足了将无常法当作常住法、将生死苦的法当作能不生不死的乐、将无我的法当作真实我、将不清净的五蕴法当作清净的法身,这样的四颠倒不能破除,当然就不可能断我见了。

第九堕说“舍弃修空性”,接受灌顶进入实际男女双身法的修练,一定要信受、并且建立应成派假中观的一切法空思想,主张一切法的语言文字部分,都是空,不要执著,意识心在受用、了知、分别男女双运的身触大乐时,不生起语言文字,就说当时证得空性中观了。由于金刚乘的法门完全属于意识境界的世俗淫欲法,所以建立这样的规范,受三昧耶戒者若弃舍运用性交来修空性的话,就犯了这一堕的过失了。

第十三堕“不依三昧耶”,又称为“拒受誓句物”,喇嘛教金刚乘要成就喇嘛佛,一定要修男女双身法,所以设了三昧耶戒作为规范,实际修练男女双身法中所产生的淫秽物,或者必须食用的、使用的工具,叫作“誓句物”、“三昧耶物”。喇嘛们为了在修男女双身法时,能够将持精不泄的时间延长,必须喝酒吃肉保持体力;受用酒肉时,只要把先前建立好的思想,拿出来用一用,说五蕴就是本来成佛的佛身,色蕴是与法界体性智相应的,能了知分别的意识是与大圆境智相应的,受用酒肉就没有过失。如果受灌顶的喇嘛学人,因为守五戒茹素,觉得那些三昧耶物酒肉令人恶心而不受用酒肉,就犯了大过失。所以如果看到喇嘛喝酒吃肉,就可以联想到,他们是为了不犯喇嘛戒(三昧耶戒)而喝酒吃肉。大众从这里也应当清楚,他们的行为完全违背佛戒佛法,不属于佛教的行门,纯粹是喇嘛教的行门而已。

第十四堕“毁谤诸妇女”,喇嘛教金刚乘的最高原则,就是要在无上瑜伽密续灌顶男女双修中获得大乐,所以男性行者必须依止女性,女性必须依止男性,进行双身交合;认为女性的私处,是可以让男性行者受大乐时生起乐空不二的所在,因此不可以毁谤轻视妇女。然而,时轮灌顶进入最高的圆满次第时,为了要到达他们的圆满次第,要求行者发誓遵守一定要去做的六种誓句,就是杀生、妄语、夺资财、夺眷属、受用酒肉、不谤女莲华(就是不谤女根),这内容就讲得很直白,他们需求仅是女根,而不是重视女性,虽然给了女性一个明妃、智慧女、空行母这样的名称,但本质上,是让女性成为双身法的性奴隶。为了要达到金刚乘的最高境界,得发誓要做所有一切佛法佛戒,乃至世间道德所不允许的行为,就像杀人、抢夺明妃女人之类的行为,所以说喇嘛教根本就不是佛教。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一开始,就赞叹阿底峡是成就金刚乘律仪者。成就金刚乘律仪的意思,就是成就了三昧耶戒所规范应当作的事情。那些事情,按照十四根本堕的项目来看,没有一样与佛法的教义、佛法的清净戒律、佛法的真实解脱智慧与功德扯得上关联性。但阿底峡可是宗喀巴整部《广论》的法源,那《广论》的精髓,必定不可能脱离守护三昧耶戒、修密续双身法的范畴,所以一开始要为大家解说,宗喀巴在《广论》中说的这句赞叹阿底峡的话,为什么要详细的解说,因为这些内涵非常重要,不知情的人以为他们说的“戒”,是指 佛陀所制定的佛戒,而本质上是他们自己另外设立的所谓“三昧耶戒”。而三昧耶戒的内容,大家已经看到了,这十四根本堕的内容,这样一项一项的完全是在规范如何成就男女双修法的内容,与所谓佛戒如何导致行者能够解脱的实质,完全是不一样的。

我们这一堂课,就先为大家说明这一点,接下来下一堂课再继续了。

阿弥陀佛!


点击数: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