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峡的思想探讨

第8集
由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我们今天所要谈论的单元是“阿底峡的思想探讨”。

宗喀巴的有不少,在他所写的《菩提道次第略论释》这本书中的“致达仁瓦书”里面有说到:“《现观庄严论》所说应修次第,尚不易知,一读《炬论》即能了解。”宗喀巴所说的这一段话,表示他承认说:他的佛法知见还很浅薄,所以他对于《现观庄严论》中,所说佛道修学次第中的种种现观无法明瞭。他是在读了阿底峡的《菩提道灯论》之后,因为阿底峡依应成派中观见所写的偏邪的三士道,把深奥的佛道次第作了简化以及扭曲之后,宗喀巴就误以为那是 弥勒菩萨所说正确的佛道次第。

其实从我们上一集的解说,大家就应该已经很清楚宗喀巴他确实是不懂《现观庄严论》的正义,而只是引述 弥勒菩萨的一些偈颂来虚应故事而已;他的重点仍然是在密部的“别教典”——也就是阿底峡的《菩提道灯论》,因为《菩提道灯论》有提到三士道,宗喀巴就依照这三士道来铺陈《菩提道次第广论》。因此我们在讨论《广论》之前,必须要先了解阿底峡的思想以及《菩提道灯论》的内涵。

大约是在西元8世纪中叶,印度的波罗王朝时期,由于当时国王的大力护持,左道密教因此就堂而皇之的进入到佛门之中,并且取代了佛教正法,这个状态一直延续到西元13世纪初,印度的左道密教又被回教给消灭了为止。阿底峡他是在西元982年出生的,因此阿底峡在印度学法、弘法的时候,正好就是天竺左道密教的盛行时期。他后来进入西藏,创立了藏密噶当派,而《菩提道灯论》就是他以“密”部为主、“显”部为辅的背景之下所写的。

在显部的教理方面,我们从法尊法师所译的《阿底峡尊者传》,可以了解到:阿底峡所执持的是月称派的见解,虽然他曾经跟随响底跋修学唯识见,但是因为他无法实证如来藏,所以后来就又舍弃了唯识见,改为受持中观见。由此可知,阿底峡在显部方面的见解,是属于中观应成派的。阿底峡所写的作品很多,但是大部分是属于密教部,显部的比較少;他在29歲出家前後,都在四處拜師修學密咒。《阿底峽尊者傳》中有記載他有傳授藏人“十一面觀音”、“馬頭明王”、“降閻魔尊”、“度母”、“建立三昧耶王”等等的密法,從這些也就可以了解他進入西藏之後,主要是在傳授密部的法義。

另外,阿底峡在《菩提道灯难处释》一开头就敬礼“胜乐轮”、“三昧耶王”、“世间自在”、“救度母”等等,因此可以确定阿底峡终其一生,一直都是密咒以及双身法的奉行者,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有一位日常法师他赞叹阿底峡,包括小乘戒、菩萨戒,还有金刚乘的三昧耶戒都严持不犯,他说:

没有小乘的基本的戒就没有菩萨戒,没有菩萨戒就没有金刚乘的三昧耶戒。你看阿底峡尊者这么了不起的一位大上师,他学戒的时候,学的无所不通,当年小乘四个根本部以及细分廿部派每一个地方他分得清清楚楚,不相混杂。然后去受了戒以后,持的时候,那怕最细微的戒,绝不有犯。由于这个基础上面,然后你再菩萨戒,然后再密乘戒。(《菩提道次第广论》讲稿日常法师)

如果依照日常法这位上师所说,阿底峡连金刚乘的三昧耶戒都严持不犯,而且阿底峡对密教的理论完全圆满,修证也一一验证,还被称作是所谓的第二佛;这样说来,他必定是要违犯佛教的小乘戒以及菩萨戒,才能去实修无上瑜伽、乐空双运的双身修法的。

如同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谈到第四灌顶的三昧耶时说:

此灌顶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拔云:“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4)

我们如果从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一路读来,就会知道无上瑜伽部的灌顶,从始至终都是环绕着男女交合的双身法为中心的;而各各灌顶所对应的三昧耶誓言,尤其是第四灌顶的“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就是在告诉受灌者,为了长时间乐空双运,领受不中断的胜义第四喜身触淫乐,就必须要遵守持祥论师所说的:你可以去杀害其他的有情,来受用他人的女性眷属,如果对方不愿意奉献的,也可以用强取的手段取得,并且可以说种种的妄语来达成这个目的。

像藏密这种的外道邪戒、恶戒,是完全违反世间善良道德风俗的,当然更是违背佛教中最基本的五戒。依据 佛陀对因果正理的开示,违犯了五戒中的性戒,来生必定会下堕三恶道,而无法再出生为人的。因为 佛陀所传授的戒律,都是依止本不生灭的如来藏之因果正理而施设的,是初善、中善、后善的三无漏学的根本,属于四不坏净之一;因此这个戒法,从初学佛到究竟成佛,从过去无量劫到未来无量劫,都是不可能会有丝毫改变的。这些人却自以为只要受了藏密的三昧耶戒,就可以脱离法界的因果律,可以随意造作恶业却不必遭受恶果;但这些都只是痴心妄想,只有愚痴无智的人才会信受这种邪戒、恶戒的。例如,《瑜伽师地论》中有说:

问:戒现观有何相?答:若有成就戒现观者,终不复能乃至故心断傍生命、不与而取、习欲邪行、知而妄语、饮米等酒诸放逸处。(《瑜伽师第论》卷71)

我们从 弥勒菩萨的开示,就可以了解在六种现观之中,如果是已经成就戒现观的人,纵然他还没有证悟,还没得到现观智谛现观,但是他在未来“终不复能故心”;这也就是说,终究不可能会再故意起心去犯五戒,而在杀、盗、淫、妄、酒等等这五种放逸处去造作;从此以后,也不会再受到其他恶知识的教导所影响,而改依止其他错误的戒禁取见。

所以说,阿底峡如果真的如同这位日常法师所说“那怕是最细微的小乘戒,也绝不有犯”的话,那么他就应该不会再去受持违背佛戒的金刚乘三昧耶戒,何况还会去大力地推广。要不然就是阿底峡不但是没有证悟,还没有得到六种现观中的现观智谛现观,而且就连最基础的戒现观也都还没有得到,才会在严持了佛教小乘戒之后,还会再去受持、赞扬以无上瑜伽双身修法为最高修证的金刚乘三昧耶戒。

反过来说,如果真的像阿底峡在《菩提道灯论》一书中所说:

梵行者禁止接受密教四种灌顶中的第三及第四的密灌顶以及智慧灌顶,因为这两种灌顶与梵行背道而驰。因此,这两种灌顶将会使得梵行灭绝;而如果梵行灭绝了,那么佛教将会没落;佛教没落以后,所有现行的福德将会断绝,而且由此将会产生无量的不善。是以,对于诸梵行者而言,这两种灌顶应该断除。

如果依照阿底峡的这种说法,那么在家居士所得、所修的法教,能够函盖密宗一切的法教;而出家修梵行的人,因为不能够接受第三及第四的密灌、慧灌,不能够和异性亲修双身法的“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以致于他对于密宗即身成佛法的修证,就反而不如居士的修证了!这就显示出密宗的法义和实修之间是充满着矛盾的。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阿底峡自己以及其他的喇嘛其实都有在暗中修学无上瑜伽乐空双运,但是却在表面上欺骗世人说:“喇嘛们不得作密教四种灌顶中的密灌顶以及智慧灌顶,因为这两种灌顶与梵行背道而驰。”但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他就又犯了不妄语戒的性罪了。

另外,我们在前面有说到:阿底峡由于他的佛法之根本知见错误,再加上被应成派中观的邪见所误导,所以没有足够的福德因缘来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他因此而独尊月称论师外道六识论的应成派中观,反而认为唯识是不了义、不究竟的,因此舍弃了唯识师响底跋的教导;所以在他的《菩提道灯论》中都不宣扬唯识,也因此可以确定阿底峡根本没有实证如来藏,所以他没能发起般若智慧,也才会落在意识境界之中,而没有足够的智慧自我警觉。

在般若中观之中所谓的空性,其实就是唯识学所说的第八阿赖耶识、异熟识、如来藏。阿底峡既然否定了唯识学的中道心,也等于是否定了中道观行的对象——如来藏心,那么哪里还有空性心可知、可证呢?既然他没有实证空性心,纯粹是以外道六识论的意识作为中心来理解般若中道,当然也就不可能发起般若智慧;因此他所弘传的中观,当然都只是臆测想像而来的,那么他所说的佛道次第也就一定是不符合正理的。

真正的大乘道,是必须要先证得空性心之后,才能够现观中道般若的真实义,才能够开启般若智慧,也才能够悟后起修,进修别相智、道种智。而道种智就是 佛陀第三转法轮唯识诸经的内涵,也就是诸地菩萨进入成佛之道的第二、第三阿僧祇劫所必须修习的增上慧学。如果是已经通达唯识正义的人,就必定明了般若中观和唯识种智这两种智慧的根源都是如来藏,不可能是分别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的。

我们反观藏密外道的无上瑜伽乐空双运双身修法,却是以交合时的淫触扩大到全身,没有一处不遍满乐触的觉受,以这个第四喜的乐触觉受确实现前的时候,就认定这是密宗报身佛的正遍知、快乐果报;其实这是连我见、身见都还没有断除的意识境界,都还沉溺在五蕴我所的欲界五浊境界之中,这是属于欲界中极低层次的境界,像这样,连欲界都没有办法超脱了,更别提更高层次的色界以及无色界,而高唱说要出离三界了。像这种阿底峡所钟情的应成派中观,是一种变质的中观,是以生灭无常的意识我见作为中心的中观;虽然在表面上夸说:这个中观是师承 龙树菩萨的,实际上却是否定了 龙树菩萨依如来藏的中道性而说的中观见,因此成为了无因论的中观见。

阿底峡否定如来藏是实有法,但是 佛陀却说如来藏能生一切万法,是一切万法的根本因;其实不仅仅是唯识系的经典这么说,就连般若中观系的经典也同样是这么说的。例如 世尊在《大般若经》中也有开示说:“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这里的“真如”,同样是指如来藏,说如来藏虽然能够出生万法,而如来藏本身却是从无始以来都是本不生灭的,所以说祂从来没有出生过,而这个真如、如来藏又称为是法身。换句话说,阿底峡所写的《菩提道灯论》以及其他的,都是否定万法根本因如来藏的邪论,成为无因论的外道法,违背了 佛陀所开示的因缘法则,而成为无因唯缘的戏论邪说。

经由以上的说明,我们可以了解到:阿底峡因为无力证悟能出生万法的根本因如来藏,没有般若智慧,而去信受了“缘起性空”无因论的应成派中观邪见;然后又把意法因缘生而生灭无常的意识心,当作是结生相续的心,而大力弘传以无常的意识心为本的密教部法义。宗喀巴依阿底峡的偏邪外道法来编写《广论》,当然也都是依着外道见,来诽谤世尊所开示的三乘菩提正教的。宗喀巴如果是真的想要撰写佛菩提道的次第,那么首先应该是要以 佛陀所开示的三乘菩提的经典作为依据;如果是依据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的论典来阐述,当然也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宗喀巴的《广论》,不但不以 佛陀开示的三乘菩提经典来作为依据,又假称是以 弥勒菩萨的《现观庄严论》为依据,但实际上却是完全依据连二乘见道、断我见都没有的阿底峡他所写的《菩提道灯论》来编写《广论》,这当然就成了毫无可信度的凡夫邪论了。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就说明到这里为止,感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