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缺少总相智

第4集
由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我们这一系列的节目。上一集我们介绍到《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它缺很多东西,并不是如他们所宣称的,好像什么都有。三士道函盖了所有东西,它什么都有,然后它把道次第好像讲得很清楚,其实没有,因为它连四不坏净都没有。

我们也举例了《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有提到:有一个朴穷瓦大善知识主张在恶趣里面有流转跟还灭,表示恶趣众生可以修还灭法。如果这样子,那就不需要当人了,可是不符合事实啊!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其实他们是缺乏灭谛,他们没有灭谛,没有四圣谛里面灭谛的智慧,所以说他们没有一个真正断我见的。因为他们连佛法是在谈论生命的结构都不知道。我们来看看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他的《觉灯日光》里面,对于《菩提道次第广论》那段在提到朴穷瓦大善知识的内容,提到恶趣也可以有流转跟还灭。其实丹增嘉措在他的《觉灯日光》里面,完全没有任何的注解,没有任何的解释。我们来看看台湾有一位日常法师,他对于这一段,他有他的解释,我们来看一下:

所以因为你晓得,原来前面的因感后面的果是这样的,如果你想到怕恶趣的话,那么这是单是下士类。哦,说这样要做坏事啊——堕落,所以你要做好事,那么这是下士。结果发现,尽管做了善事还是流转,不行!那么要跳出,就是中士。(《菩提道次第广论》讲稿日常法师)

这位日常法师就这样来描述所谓的做善事继续流转,所谓的知道这个事情是堕落就把它跳出去,那就是中士。好,那请问:“如何跳?怎么跳出去?”可是他里面完全没有提到啊!显然日常这位法师他也根本不懂什么叫作灭谛嘛!他也完全不懂什么叫作还灭法,所以他连恶趣不可能有还灭,恶趣中不可能有灭谛的事情都不知道。所以显然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所有的学法者,统统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因为连宗喀巴都不知道,丹增嘉措不敢评论,他也都没有讲,然后日常这位法师讲了,可是他只知道要跳出去,可是怎么样跳呢?他也不知道。而且他也不知道恶趣中不可能有还灭的,所以他也没有把道理真实地讲出来,所以显然他们是没有灭谛的。

他们更没有道谛,如果各位详细去阅读《菩提道次第广论》,它的四圣谛里面,灭谛没有,道谛更没有,因为所谓的八正道的内涵,提都没有提,那为什么提都没有提呢?因为他们不知道所谓的大乘的见道或是小乘的见道,或者是辟支佛的见道,全部是因为他要见到能够出离生死的道谛。如果只知道苦、知道集,能够宣说什么如何灭灭灭,如何是灭?可是他不遵守道谛,不遵守道圣谛的内涵,去如实实践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遵守规矩、做一个正直的人,那这样子他就没有见道可言啊!所以真正的见道,他一定是遵守 佛陀的教诲,他在社会上一定是一个正直的人,因为能够是正直不欺瞒,所以他能够解脱。如果他不是个正直的人,他心性卑劣、说谎,那他不可能获得解脱的,因为他没有见道。因为所谓的见道,一定是要见到八正道里面的所有内涵,而去遵守、去实践才叫作见道。好,既然他没有灭谛跟道谛,所以显然他们不可能获得任何的解脱,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菩提的实证,所以他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其实连菩提都没有。

那我们看看它还缺少了色界跟无色界法,因为它没有除五盖的方法。我们来看看《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里面,在下士道里面它这样说:

故行坐时,应从五盖,净修其心,令不唐捐,如前已说。此与护根正知三中,皆具修时修后二法,此中所说,是修后者。眠睡现行是修后事,故此莫令空无果。

他在下士道里面有提到除五盖,可是它只有名相;可是它提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它说睡眠现行是修后事,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修后的时候,修行的时候最后他会睡眠现行?可是如果懂得《密宗道次第广论》的人,一定不觉得奇怪,所以他们也不详细解释这句话,为什么睡眠现行是修后事呢?很简单,因为他们在做男女双身之后,淫欲到了极盛的时候,最后要休息,所以他们的境界一定是中断的。可是真正断我见,真正实证任何菩提分法,一定是不中断的,因为所谓的断我见,是对治到意根;意根即使在睡眠之中照样不断,所以实证断我见是没有停止的。可是在密宗的这种修行里面,它却是会中断。你看,他的睡眠现行是修后事,因为男女双身法之后,男女疲累了,不能再修行了,所以当然睡眠现起要睡觉了;所以他们如何能够除去五盖呢?那就不可能了。因为真正的禅定者,有初禅者他是远离睡眠。如果他真的想要不睡眠,他是可不睡眠;可是因为色身的限制,他会需要休息,可是他的休息绝对不是修行后所产生睡眠的现行,因为修行后是产生轻安、产生愉快的,心情是平静的。睡眠只是一种规律,维持色身健康的一种规律,不是修行之后所产生的一种现行。所以睡眠现行是修后事,这里面大有文章,所以他们缺乏真正除五盖的方法。

在丹增嘉措的《觉灯日光》里面他这样说:

初有作意相,具何相状能令自他了知是为已得作意,谓由获得如是作意,则得色地所摄少分定心,身心轻安心一境性,有力能修粗静相道,或谛相道净治烦恼,内暂持心身心轻安疾疾生起。欲等五盖多不现行,从定起时亦有少分身心轻安随顺而转。

比如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里面,它有这样的论文。丹增嘉措对于刚刚的那个论文,我们说的下士道说“睡眠现行是修后事”,丹增嘉措没有任何的解释,其他人也都没有任何的解释,因为里面大有文章。在上士道里面《菩提道次第广论》竟然说“欲等五盖多不现行”,可是真正知道如何修色界定的人,一定知道是五盖全部不现行,才能够发起初禅的。而不是有一些部分的欲,或是瞋、或是掉悔、掉散、或是少部分的睡眠,或是说疑不现行,不是这样子的。要五盖全部不现行,才能够获得初禅。所以色界定是如此获得的,所以显然他们不懂这个,所以他们才说“欲等五盖多不现行”,而不是皆不现行。由此可知,他们不能瞭解其中的关键,而且它也很奇怪,它在下士道跟上士道提到“修五盖的事”,可是中士道声闻、缘觉,反而一个字都没有提到。可是修除五盖这件事情,对于中士道而说它更是重要,所以他们的道次第也是极为混乱的。

好,那我们来看看《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它们也缺乏轮回的本体,我们来看看《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卷24,到最后它要谈论到如何实修,能够实证大乘的根本无分别智,他们是怎么修的。我们来看看这段内容:

“由如是修觉修未久,然观时间日时速逝,是摄心相。若觉久修观时未度,是未摄心,摄持心时烦恼轻微,自觉一生似无睡眠,次能一座经上午等。尔时生定能具四相:一无分别,谓住定时,虽息出入皆不觉知,息及寻思至极微细;二明了……三澄净……四微细……如是随顺无分别智,然若观待无分别智,则此自性仍是分别,说名颠倒。辨中边论云:随顺为颠倒。”如辨中边论,说诸异生修习空性,其最善者,亦当立为随顺颠倒,故虽未生所余众相,若修前说无谬正见,是名修习无我之义。若未能修决择无谬正见之义,纵有四相不能立为修诸了义,是故是否修如所有义,如前所说。

这里宗喀巴就提到:如果修打坐,然后修到对于出入息没有注意到了,已经忘掉了,这样子就叫作无分别,然后说这样子就叫作获得无分别智。可是我们知道打坐的时候,即使没有注意到呼吸,不察觉身边的境界,那个只是意识的一种忽略现实的状态,可是意识照样存在;可是他们就认为说,这样就叫作证得无分别智。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们不知道所谓证得无分别智,所谓证得根本无分别智,是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而不是证得对于出入息的不觉察,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修证的内涵。如果要坐到不察觉出入息,就叫作证得无分别智,那这样太简单了!很多人修学无相拜佛,很容易就忘掉了,不观察这个,因为融入忆佛念里面不觉察呼吸,乃至我们平常很多人,也不觉察自己呼吸啊!那这样也都是证得无分别智啰!所以他以证得不觉察出入息来说他证得无分别,那这样太简单啦!每个人平常都不注意,那每个人都证得无分别智了。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们没有证得流转生死的本体的这种智慧,因为流转生死的本体叫如来藏,是第八识,也叫阿赖耶识,证得这样的非心心、无心相心,才是真正证得根本无分别智。

然后他接着说:

在这里面要区别,譬如说:《辨中边论》里面就提到说,如果随顺这样子无分别心,还是有分别啦!所以这种随顺叫作颠倒。

他也知道这叫颠倒。可是颠倒中他却肯定说,这样子去实证前面所说的种种所谓的格鲁派跟自续派,也就是说应成派跟自续派的种种的论诤里面,能够随顺应成派的这种断我见的那种见解,他就证得无我了。所以要证得那样的无我的正见之后,然后再加上能够打坐,修到不觉察出入息,这样就是证得了无我,而且还说是了义的;可是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谈到应成派跟自续派的论诤,其实两个都错!因为在密宗里面的四大派——红、黄、花、白,其实统统都一样,没有一个正确,所以他们都是用错误的知见互相在辩论而已。可是辩论到最后用什么决定呢?最后就用武力决定,所以后来格鲁派以军队战胜了藏王之后,他就统治了整个西藏。所以他们根本不是在用智慧来度人,而最后都是用政治的手段,乃至用军队杀人来解决这种纷争。所以在藏传佛教里面有一个觉囊派,它是有实证如来藏的,可是最后也被达赖五世用军队给它消灭掉了。所以真正的藏传佛教觉囊派已经消灭掉了,所以藏传佛教现在没有真正的佛法了。

好,那我们来看看,他们除了缺少生命流转的本体之外,他还缺少了总相智,什么是总相智呢?我们来看看:

第二特学金刚乘法。如是善修显密共道,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以彼密道较诸余法最为希贵,速能圆满二资粮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4)

这我们曾经说过,可是这个就可以证明说,他认为持密咒,还有修密道是究竟的。可是我们看看《阿含经》里面不是这样说,《阿含经》怎么说呢:

舍利弗白佛言:“我于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心中所念,我不能知;佛总相法我则能知:如来为我说法,转高转妙,说黑、白法,缘、无缘法,照、无照法。”(《长阿含经》卷12)

在《长阿含经》,舍利弗就说:诸佛的智慧太深妙,而且越讲越妙、越讲越高,所以那些详细的内容我不能了知,可是我一定可以了知诸佛的总相智,因为佛法有总相啊!什么样的总相?舍利弗就举有所谓的黑、白法,有黑法——就是流转法,有白法——因为它是还灭。可是还灭到最后剩什么呢?不可能是断灭。最后还灭完之后,是有如来藏,所以众生有如来藏,祂是我们生死流转的彼岸。那有所谓的缘“无缘法”,因为因缘法就是缘法,可是有一个法不是因缘法,所以叫作无缘法;因为祂不是因缘所生的,因为祂本来存在的,祂不是生灭法。那有所谓的照、无照法,照就是了知,能够了知境界的,那就是照法。因为我们的七转识觉知心,统统能照境界,所以就叫照法。可是有一个无照法,因为那叫如来藏,因为祂不了知六尘,因为祂是不生灭的;所以法界里面就是有两种法,有两类法,一类叫作生灭法,五阴、十八界、十二处,乃至十二因缘一切法,这一些统统叫作是生灭法。可是还有另外一类法就叫如来藏;如来藏数量无量无边,每一个众生都有如来藏,可是众生无量无边,所以如来藏也是无量无边,所以法界中就只有这两类法,而这两类法的分类,就叫作总相智。所以声闻人解脱,是证得生灭法的总相,而且愿意把它全部灭尽,最后单独剩下不生灭的如来藏,所以称为入无余涅槃。菩萨是实证了不生灭法,同时也知道生灭法是什么样的总相,所以菩萨是同时证得生灭跟不生灭的总相,所以同时获得两种总相智,而函盖了声闻解脱的生灭的总相智,所以法界里面就这两种总相智。

那我们要请问:密咒是音声,是要唱念、唱诵,它也是生灭啊!没有生灭的音声如何是咒呢?所以显然密咒堕入黑法、它堕入缘法、它也堕入照法,所以他们没有白法,他们没有无缘法,他们也没有无照法。那密道所修的男女双身法,那一样是黑法、那一样是缘法、一样是照法,要了知男女中的淫欲之乐,所以那个统统都是属于黑法,属于缘法、属于照法,所以他们就是缺少了所谓的白法,所谓的无缘法,乃至所谓无照法的总相。所以我们可以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乃至他们所注解的所有的这些内涵,包括丹增嘉措,或者是说所谓的台湾的日常法师,他们统统都不了知有一个别相,有另外一个不生灭的总相需要证的。所以说在这两个法之外,还有第三种法吗?显然没有,所以他们也缺乏了总相智。

好,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我们这集就跟各位介绍到这边。欢迎各位继续收看后面亲教师的介绍。

阿弥陀佛!


点击数: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