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秘密句的辨正(一)

第122集
由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我们在上一集的节目中,大略复习了“大乘佛法秘密句”的内涵。关于这个大乘佛法的秘密句,在 佛陀示现入灭之后,能如实了知的圣者就越来越少了。别说是第三转法轮的如来藏法、唯识种智极深妙的经论,也别说第二转法轮“般若”系列经典的别相智慧,仅仅说小乘法,就陆续衍生出了十八个部派,乃至后来未实证者间的空有之诤。一直以来,不断有人犯下类似的错误,落在种种的恶见之中,分宗分派、自是而非他,使得佛法完整的面貌逐渐变得模糊不清,更别说是生起净信、净觉和净解了。

到了近代,则已经是普天下的名师全部都弄错了。而其中割裂佛法最严重的,莫过于某一位导师级的法师,他把大乘佛教切割为三大思想体系,包括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以及真常唯心论三种。这正是因为他不懂得、也没有实证大乘佛法的秘密句—众生心、如来藏—因此才会把完整的大乘佛法切割为完全不同的三个领域,而认为大乘这三宗所依的核心是不同的。

例如这位法师,他在《无诤之辩》这本书中,解释真常唯心论时说:

这是依宣说如来藏,如来界,常住真心,大般涅槃等一分大乘经而立;摄得《起信论》。……“如来藏是依,是持,是建立。依如来藏故有生死,依如来藏证得涅槃”。……以此真常心为依而有生死、涅槃事,为流转、还灭的主体,所以称之为真常唯心论。(《无诤之辩》,正闻出版社,页132-133)

这位法师在这段话中,对于如来藏的描述,倒还算符合经论中所说。但其实他的心中,并不认同如来藏经论中的法义,他认为如来藏真实常住的法义,只有一分大乘经以及《起信论》中才如此说;但是唯识系以及性空系的经论,却不是这么说的。而且他认为性空唯名,才是大乘法中最究竟的义理,因此他说:

这是在凡不减,在圣不增,无分于圣凡的真常心体。也许唯识学者不以为然,而真常唯心论者,却确以为如此。真常唯心论如此说,唯识与性空者不如此说,这当然可“以之而判教系”。(《无诤之辩》,正闻出版社,页134。)

那么,他对性空唯名论的看法是什么呢?他说:

性空唯名论:依《般若》等经,龙树、提婆、清辨、月称等论而安立。依这一系说,一切法无自性空,为最根本而最心要的。离却性空,生灭无常,不外是断见。真常,更是神我的别名。惟有从性空中,贯彻常与无常,才能契三法印即一法印,安立佛法,开显佛法的深奥。……性空不是什么都没有,反而能善巧安立一切,此为中观学者唯一的特义。……性空是不碍缘起的,缘起的即但是假名,这又是中观的特义。(《无诤之辩》,正闻出版社,页127-129)

此外,这位法师在他的《胜鬘经讲记》一书中,也同样是这样把大乘法切割为三系而否定如来藏,他说:

如来藏自性清净,唯能约众生说,与法性本净不同。性净中有无边功德,名如来藏,这与《般若经》等心性本净不同。本经的自性清净心,约心性与空性的合一说;此即寂即觉的心性中,摄得无漏功德法。这样的自性清净心,无始以来为烦恼所杂染。凡真常唯心论的自性清净心,是有空寂、觉了、净法功能三义的,与中观及唯识义不同。(《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页254)

这位法师他认为:真常唯心论的自性清净心,是有空寂、觉了、净法功能这三义。所以,是从凡夫众生心与意识相应的善心、不善心等心性上来说的;而般若中观与唯识法义中,所说的空性、法性的意涵则是不同的。其实包括《心经》、《金刚经》以及《般若经》中所说的空性、法性、真如、诸法实相、不念心、非心心、无心相心等等,所指的都是如来藏的异名,是这位法师他自己不懂得 佛陀在二转法轮般若诸经中,是以隐密相转正法轮来说法。

例如,佛陀在《大般若经》卷578〈般若理趣分〉中说:

尔时世尊复依一切住持藏法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满甚深理趣胜藏法门,谓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刚藏,以金刚藏所灌洒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随正语转故;一切有情皆妙业藏,一切事业加行依故。(《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78)

世尊在这里很明确地开示说:一切有情都是如来藏、金刚藏、正法藏、妙业藏。

又比如,佛陀在《大般若经》卷569的〈法性品〉中开示说:

天王!如来法性在有情类蕴界处中,从无始来展转相续,烦恼不染,本性清净,诸心、意、识不能缘起,余寻伺等不能分别,邪念思惟不能缘虑,远离邪念,无明不生;是故不从十二缘起,说名无相,非所作法,无生无灭,无边无尽,自相常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

佛陀在这段经文中,很明确地说道:

如来法性在有情类的蕴界处中,从无始来展转相续,烦恼不染,本性清净,非所作法,而本来自在,无生无灭,无边无尽,自相常住。

这分明就是说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真如—本来常住,无始以来不曾间断,不从十二缘起、非因缘所生法。这哪里是在说诸法无常生灭呢?所以可知《般若经》其实也都是依于如来藏而说的。这位法师显然是将世俗谛所说的诸法无自性空、无常生灭,误会为般若波罗蜜所说的法界实相心、胜义谛了。

佛陀甚至在这一品〈法性品〉中还明确地说:“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这里所说的真如能够出生诸法,显然和马鸣菩萨在论中谈到心生灭门的时候说:

阿赖耶识,此识有二种义,谓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大乘起信论》卷1)

这显然都是说明一切众生心、如来藏的体性,是本不生灭,但是却能够出生万法,这当然也不是在说“一切法无自性空”。而龙树菩萨所造的《中论》在一开头,也是依如来藏的体性来说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等八不中道;如果离开了如来藏的真实心性,哪里还有八不中道可说呢?龙树菩萨的弟子提婆菩萨,也同样是依于如来藏的体性,而造《百论》、《百字论》的。

所以说,般若诸经的核心也同样是如来藏,而不是像这位法师所说的:“一切法无自性空,为最根本而最心要的。”显然是因为这位法师自己没有般若智慧,读不懂二转法轮诸经中所隐藏的秘密句,而受到清辨、月称等中观应成派邪师、邪论的影响,所以才会误以为佛法的核心是一切法无自性空。他因此就敢大胆地毁谤 佛陀以及龙树、提婆菩萨的经论,说有种种不同的说法以及矛盾;也因此,他只认同《阿含经》其中的一小部分,才是 佛陀亲口宣说的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其余的小乘经典以及所有的大乘经典,则都是后人所编纂的,而不是 佛陀亲口宣说的。其实 佛陀在初转法轮的《阿含经》中,早就有隐密地提及这个大乘秘密句,并不是没说到,只是因为这位法师没有般若智慧,所以才读不懂《阿含经》中的秘密句。

例如,在《阿含经》中有多处不但说到色受想行识、五阴十八界无常苦空无我之后,又说明了五阴十八界与我之间的关系,说三世粗细色阴:

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观察;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杂阿含经》卷2)

这里所说的“我”,就是在说涅槃的本际,也就是如来藏。意思是说,这个色身,不管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的色身,都不是不坏的我;换句话说,这个色身是会毁坏的,所以它不是真实的我。但是这个色身,虽然不是真正的我,但它也不是跟真正的我完全无关,因为它是由那个“真正的我、如来藏”生出来的。父母和四大只是给我们一个助缘而已,但是我们的色身是由我们的第八识如来藏为根本因,藉由父精母卵,藉着母亲的血液供养四大,然后由我们的自心如来藏制造出这样的色身来。可是我们也不能够说如来藏和我的色蕴互相含摄,如果说如来藏和我的色蕴是互相含摄的话,那么当色身败坏的时候,如来藏应该也就跟着坏掉了。可是因为如来藏是空性,不是色法,所以当身体坏掉时,如来藏就离开了,所以才说他们彼此不相在。

这里所说的这个真常的我,并不是因缘所生法,祂是自无始以来就存在着,所以说祂无生无灭,祂能够出生万法,是万法的根源,乃至成佛之后仍能常所宝持;依《解深密经》的三自性来说,是属于圆成实性,因为祂能够圆满一切世间、出世间法的缘故。至于外道所说的神我,所指的都是能了别的意识心,以及能作主的意根的种种变相,都是由如来藏因直接或是辗转出生的虚妄生灭法,而在依他起性的因缘所生法上面,再建立一个虚妄不实的、遍计所执性的我见;因此,外道所说的遍计所执性的“神我”,和佛法中所说的圆成实性的“如来藏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法。所以我们绝不可以像这位法师这样,以外道神我来否定三界万法的根源如来藏我,这是破坏佛教正法的极重罪;由于如来藏我的异熟果报性,必定会在这一期生命结束之后,直堕无间地狱长劫受苦的。

另外,世尊在《杂阿含287经》中说明十二因缘时,是首先开示了十因缘。从“生有故老死有”往前一直推到名色的时候,说:

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杂阿含经》卷12)

这个“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识,指的也是第八识如来藏,因为只有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具有大种性自性,只有祂能够摄持地水火风四大而出生名色。名色的名指的是受、想、行、识,所以名色指的就是五阴。而除了前面所说的“我”和“识”以外,《阿含经》还提到有入胎识、涅槃、本际、如、如来、真如、穷生死蕴、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等等,这些名相其实也都是第八识如来藏的异名。大家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的大作《阿含正义》,对这些道理有详细的解说,大家读了之后就可以明了了。

所以说,无论是初转法轮的阿含诸经,还是二转法轮的般若诸经,其实都同样是依第八识如来藏而说的,并非只是在说一切法无自性空而已。这位法师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没有实证如来藏,没有发起般若智慧,因此他不懂得大乘佛法的秘密句,所以才误会了般若诸经的旨意。其实正是因为佛法极为甚深广大,有极多的功德体性,所以在诸经中常以不同的名相来称呼祂。有时候向 佛陀请法的人因缘还不具足,佛陀也就会以隐密的方式说法,因此经典很容易被错解。所以马鸣菩萨很慈悲地特地将佛法秘密句的真实义,以简单明了又扼要的方式说出来。

马鸣菩萨在论中还特别提醒说:“信成就发心”是要以一万劫的时间,以正法熏习的善根力,要能够深信业果、行十善道,要厌患生死轮转之苦,求取佛菩提;而且要承事供养诸佛菩萨,修六度万行,这个对大乘佛法的信心才能够成就的,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对大乘法生起信心的。

由于这位法师不自我检讨是否已经努力修学佛法满一万劫,因为他还不具备上述种种基本的条件,因此才会把中观应成派的邪说当成是究竟说,而认为佛法不过就是一切法无自性空,而把唯识和如来藏法视为方便说;因此,对包括《起信论》在内的如来藏法非议有加,这很显然正是不信因果、不信有地狱恶报的外道人,哪里有资格称得上是佛教的法师呢?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只能先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您身心安泰、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