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之应作与不应作

第112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今天要说的单元是“菩萨之应作与不应作”。

宗喀巴在《广论》中所主张的空性法身无自性慧,是要从修双身法天瑜伽中获得,但那仅是系缚在欲界而不能解脱的意识境界而已。从佛教三乘菩提的理路上来说,要获得五蕴十八界无自性的智慧,只要依据 佛陀在《阿含经》所教导的正知见,如实的现前思惟五蕴十八界无常、苦、空、无我的事实,无有真实的自体,虽然有三界世间的法性,例如见闻觉知性,但都必须因缘具足才能现起,不真实而不能常住,这就是苦的真实道理。能够根据如理的正思惟而简别五蕴十八界,以及缘于五蕴才分别而有的“我”,是无自性的,就获得了一分解脱的功德无自性慧,根本不需要去修双身法侵犯别人,这样才是真正的佛法。

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说唯一乘金刚乘的最高成就天瑜伽指的又是什么呢?所谓修天瑜伽,就是先观想本尊,修练宝瓶气,观想成就了中脉,然后藉着男女交合的当下,声称能引精液上行下行,然后进入中脉,在当时能由持有微细明点的意识细心在中脉生起所观想的本尊身,说那是不会坏的佛身空色。因此金刚乘所谓的秘密法就是密续灌顶法门,主要藉着男女交合妄想能修成不会坏的空色佛身(就是天瑜伽),以及到达最高淫触大乐(四喜之乐),妄想能发起空性法身,那是金刚乘的最高境界。然而意识心要藉五根不坏、根尘相触才能现起,在这种情况下,意识的细心乃至极细心都属于意识现起以后的境界相。既然意识的现起是要以五根不坏为前提,那么喇嘛教说意识有能持微细明点的功能可以现起空色,就是不懂佛法所想象出来的把戏而已,完全不能让人相信。

以下藉由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证明其金刚乘所修的行门,确实是男女两根交合的邪淫法门。宗喀巴在书中这么说:

续部安立四种能入异门,非乘有异,非由天瑜伽等道之差别。然由入金刚乘主要四机极不相同,故立四门,其所化机有差别者略由二门,一谓欲贪为道之理,不同有四。二谓能如是者是由相续生真空见及天瑜伽功能胜劣,有四不同。初如〈结合〉第六章之第三品云:“笑视及执手,两相抱为四,如虫住四续。”(《密宗道次第广论》卷2)

这意思就是说,入其金刚乘不管是经由哪一门,都要使用四种男女之间如何引发循序渐进情欲的手法,主张以贪欲为道,就像虫是从树上生的,再以树为住所一般。这个譬喻等于说,人因贪欲而生于欲界,再藉贪欲以便久住欲界一样。从喇嘛教所引用的这个譬喻就可以知道,他们对世界悉檀三界的相貌是不清楚的,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解脱于欲界,更别说能解脱于三界生死轮回了。所以用了如虫住四续这个譬喻形容他们金刚乘最重要的贪欲道,也表示喇嘛教永远只能在欲界向下沉沦了。

宗喀巴又说:

尔时续部之名亦曰笑续、视续、执手或抱持续、二相合续,共为四部。如前所说天瑜伽为色身不共之因,是说主要方便。(《密宗道次第广论》卷2)

请大家看清楚,他们说男女两根交合修所谓的天瑜伽,就是最主要的方便;而男女对看、相视而笑、牵手或者互相拥抱,最后进入两根交合,这是最终想要达到的目标。因为宗喀巴说天瑜伽是生起妄想空色的最主要方便,而男女两根交合的阶段才能进行并达成他们所谓天瑜伽的成就。换句话说,喇嘛对着女人看、对着女人笑,所隐含的意思就是想要和那位女人修双身法,这却是佛教中 佛陀所禁止的事实。

佛制定戒律规范出家的比丘,要谨守不淫的身口意行,在家的菩萨要视淫欲如毒蛇。也就是菩萨不应在淫欲烦恼上生起希望、爱着、想念与追求。宗喀巴却说淫欲贪道是入他们金刚乘最重要的契机,又说是唯一乘无他乘;这样的喇嘛性爱法门,与 佛陀所说的唯一佛乘,是完全不相干的。因为 佛陀所说的唯一佛乘,含摄了声闻菩提、缘觉菩提与菩萨道的佛菩提。所谓含摄的意思,指的就是必定要实证二乘菩提的断我见、断我执的解脱果,同时也要实证诸法实相、涅槃本际如来藏,历经三大阿僧祇劫具足菩萨五十二阶位的果证,圆满所有应修的福德与智慧,最后成就佛果,这才是唯一佛乘的真实义理。而宗喀巴说他们喇嘛教的即身成佛唯有金刚乘,一旦揭开他们那秘密法的面纱看个究竟,却只有男女性爱技巧与诸多想象及吹嘘,连最基本的人天善法都付之阙如,更谈不上有真正的佛法了。

《密宗道次第广论》书中又说:

以是由天瑜伽增进慧道,是以殊胜方便智慧,现为欲天父母等住行相之天瑜伽。无上部中道之差别虽有多种,然名二合续即由彼立名,在诸续中亦多有说二合之相。即由此门以贪为道,依止二菩提心开合之要,增进通达空性之慧。(《密宗道次第广论》卷2)

修天瑜伽一定要男女两根交合,更夸张的是,将这个解释为欲界天的天父与天母在欲界行淫的行相,在当中妄想着男的就是天父,男根就是方便,女的就是天母,女根就是智慧,所以无上瑜伽的名称就是依男女两根交合而立名,所有密续都在说男女两根交合之相。宗喀巴说,观修各种本尊,之后都要在男女交合中成就天瑜伽空色。试想:染污的欲贪烦恼所引生的精液明点,能够承办清净不坏的空色吗?因与果完全不同道呢!所说的都是戏论罢了。所以金刚乘的法门,就是以贪为道,妄想在男女欲爱中,可以增进通达空性的智慧。

金刚乘要求信众要绝对的信解,与明妃女人交合受乐的欲爱之贪,是金刚乘证得喇嘛法最高境界之门;必须要与女人修笑续啊、视续啊、执手或抱持续、二根相合续才是正道。而宗喀巴明白地指出,密续又称为二合续,指的就是男女二根相交合。宗喀巴说:

然初趣入金刚乘之上首机宜,须欲界身。必须信解,由明妃欲尘贪为道门中,求菩提者,无上部中俱缘真实及自所修明妃,以笑等贪而为正道。(《密宗道次第广论》卷2)

从以上宗喀巴的所说来看,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所继承的是宗喀巴的法脉,根据宗喀巴的喇嘛法,入金刚乘而且要有成就的话,必须要真实明妃女人修男女两根交合的双身法,才能有天瑜伽的实证。而达赖喇嘛必定要有这项天瑜伽的战绩,才能成为今天格鲁派的法王,这是大家所不能忽略的事实。

这样的金刚乘与马鸣菩萨及诸佛菩萨所说的佛法,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啊!第一点,男女欲爱之贪,正是系缚在欲界的最粗重烦恼,不能远离欲爱烦恼,又如何能够出离贪的系缚呢?又欲界天的天人虽然仍有男女欲爱之法,就算还须两根交合的四王天,却已不像人间一样会有淫秽物产出;再往上高层次的天,都不需要有两根相入了,怎么可能最低层次的男女欲爱烦恼,而可以达到高层次的果报呢?这是说不通的!第二点,男女两根相触所受的淫触之乐,都是五蕴中的法,意识心在领受、了知、分别两根的细滑触,都不离色受想行识的范畴,完全是与我见相应的法。纵然意识心专注地领受并起念了知“所有的法都是缘起性空,没有自性”,那也与实证如来藏阿赖耶识无关。更何况宗喀巴的主张是意识细心能够贯穿三世,以意识细心领受淫触大乐的境界为空性法身,这个见解完全不能断我见,完全不能解脱于我见的系缚,本质上就是不能脱离生死苦海的凡夫众生相。第三点,以贪道为法门,以修男女双身交合为方便,这个方便只能导引众生下堕三恶道,没有丝毫的内容与解脱有关,与菩萨道次第所应有的修证完全无关,不可能拔济任何一位苦海众生,而显现出来的是喇嘛教对于涅槃第一义乐,更是不知不解、无明到了极点。这样说明下来,已经很清楚可以让我们判断金刚乘绝对不是佛法,仅是喇嘛法而已。

马鸣菩萨说要在应作与不应作上勤作观察(就是修观),菩萨自己安住于涅槃第一义法乐之中。见到喇嘛教假冒佛法的名义,以让人沉沦于欲界三恶道、欲贪极重的邪淫双身法,包装着金刚乘无上瑜伽“即生成佛”迷惑大众的糖衣,摧残大众的法身慧命,破坏佛法清净解脱的实证根基,使得佛法沦为世俗人敛财骗色、破坏社会秩序的工具。菩萨如实观察以后,应当要救护众生远离邪见的误导,为众生建立佛法真实的见修行果、正知正见与修道次第,要重新为众生建立佛法正教三宝的正信,要护持 佛陀正法在末法时期能永续万年,这些都是菩萨如理观察以后应作的护法事业。如今正觉 平实导师所率领的正觉菩萨僧团所作的摧邪显正、救护众生等复兴佛教事业,正是如马鸣菩萨所教导的应作、应修的自利利他菩萨行。

接着马鸣菩萨又说:

复次,若唯修观,则心不止息,多生疑惑,不随顺第一义谛,不出生无分别智,是故止观应并修行。(《大乘起信论》卷2)

这段论文说,已经开悟能安住涅槃第一义乐的菩萨,经过如实观察应作与不应作的自利利他种种内容,也一一去执行了,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觉知心已经证得般若实相智慧了,若不能转依而安住于般若智慧的真实内涵,在执行自利利他的菩萨行过程,难免会多生疑惑而不能随顺第一义谛,也就不能稳住开悟时所证的根本无分别智,也不能再进修相见道的内容而生起后得无分别智。随顺第一义的意思,指的就是觉知心确实转依般若智慧,而在行自利利他之菩萨行时,对于因缘果报不会产生疑惑而落入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中。就好像《金刚经》中须菩提请问 世尊:已经开悟而要行菩萨道的菩萨,应当如何安住、如何降伏其心?佛陀开示说:菩萨应当以度一切众生证胜妙的如来藏无余涅槃功德的方式,灭度一切众生,但要转依如来藏的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众生相的无我不分别真如法相。

当菩萨转依了真如无分别智以后,现前观察自己的如来藏,完全不觉知、不分别、不反观有自我的存在,当然就不存在所谓人、我、众生、寿者等等法相了;所应度的一切众生的如来藏,也与菩萨自身一样,同样不觉知、不分别、不反观有众生的人我。所以菩萨于自利利他的过程中,虽勇猛精进的灭度无量众生,而实无众生得灭度。若是安住于有我度众生、有众生得度,那么这位菩萨就是不能随顺第一义谛,而经常会落入疑惑中,怀疑到底是要无所作为才是 佛陀教导的意思呢?还是度众生的时候,觉知心不分别对象是谁,才是 佛陀教导的意思?这种情况之下,就不能稳住最初见道的根本无分别智,也不能再增进而生起后得无分别智。

因此开悟菩萨的觉知心一定要以转依如来藏的真如无我法性而安住下来,进而去观察应作与不应作等自利利他诸菩萨行,应当如是安住而降伏自己有我度众生的我执烦恼,这就是《金刚经》佛陀开示的:菩萨无所住而降伏其心,无所住而行布施中。所谓“无所住”的真正意涵,若是觉知心观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缘起性空、不真实,因此对什么都不分别、不执著,这不是《金刚经》所说的无所住,为何说这不是真正的无所住呢?因为觉知心经过取相分别以后,经由正知见思惟才破除所取的分别相,是住于先取后舍的分别过程,仍然属于有所住;而如来藏是完全没有这些取舍的分别,本来就不取任何相、不住于任何相、不分别任何相,而随缘运行一切法,这才是真正的无所住。

马鸣菩萨接着说出应当止观均等并行修持的细节:

谓虽念一切法皆无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灭自性涅槃,而亦即见因缘和合善恶业报不失不坏;虽念因缘善恶业报,而亦即见一切诸法无生无性乃至涅槃。(《大乘起信论》卷2)

所谓无自性,若叙述的是如来藏,那么说的是无世间因缘生灭不自在的自性;若叙述的是五蕴十八界无自性,那么说的是虽有世间性,但无真实不坏的自性。而菩萨转依如来藏的真如无我,生起后得无分别智,观察如来藏所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切法,都要藉如来藏为因,与众缘和合才能现起、现行的五根身,以及见闻觉知、受想行识等蕴处界都没有真实自性。如来藏阿赖耶识虽然有真实自性,能够出生蕴处界诸法,这些真实自性能够被证悟的每一位菩萨亲自体验,验证如来藏的真实自性,都无三界法的生灭性、因缘生性、染污性、我性、作主性、觉知六尘之分别性,这个真实自性的无自性,与蕴处界众缘和合所生虚妄无自性是不一样的。

而菩萨的后得无分别智,又现前观察,蕴处界诸法的种子功能原本就含藏于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中,是属于如来藏心体的无漏有为法功德之一。因此以一心如来藏(阿赖耶识)的自住境界来观察,一切法都是如来藏真实自性的无自性,都是不生不灭,都是无始劫以来本来就在的法,都是本来具足的自性,都是远离三界生死的涅槃法。转依真实涅槃境界的角度,现观一切法无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灭自性涅槃,这样本来寂灭涅槃的真实的实相法,既不起念造作善恶业,也必定不受诸善恶果报。但菩萨却不会因此而生起一切法空无自性、因果也空、没有因果可说而拨无因果的邪见;因为真正证悟的菩萨,在现观一切法无自性的真实义理时,必定同时现见从如来藏出生、现行、因缘和合的五蕴所造作的善恶业种,全部都如实的储藏于如来藏心体中,永远不会遗漏失去,不会被任何外力所毁坏,因为如来藏心体本来无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消灭祂,所以储存的所有善恶业种也绝对不会失坏。

更重要的是,这些善恶业种于因缘成熟时必定会受相应的果报,倘若是相应于欲界天的善业成熟了,如来藏就会在相应的欲界某一天现起欲界天的五蕴天身,以现起的五蕴天身受善业果报;倘若是毁谤如来藏正法的恶业种子成熟了,如来藏就会在相应的某一地狱现起地狱的五蕴身,承受毁谤正法恶业的果报。《金刚经》中 佛陀所开示的,菩萨应无所住而行布施,福德不可思量;菩萨于如来藏法门乃至四句偈,能受持、读诵、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如理作意,由是因缘所生的福德,比起菩萨以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供养如来的福德,超出甚多而无量无数。然而,如来藏真如法性不摄受福德,菩萨应转依之而安住。如来藏不受福德,当然也不受果报,因此要以 佛陀所教导的方式安住而修行自利利他的菩萨行,同时降伏我执、众生执、我所执等烦恼。

菩萨虽然这样依止般若实相智慧现观,忆持着“如来藏自体,不造作善恶业,不受善恶果报”,但是由如来藏藉因缘所生的五蕴,造作善恶业不失不坏,缘熟必定会由如来藏出生五蕴受果报,这样的非有因果、非无因果的这种般若中道真实义理,马鸣菩萨说,这即是“见一切诸法无生无性乃至涅槃”。这是什么道理呢?大家也许听过,一般道场也在说般若,他们会说,在世俗生活历缘对境中放下执著,就能够在境界中自在,那就是般若。就好像喇嘛教主张以贪道修双身法,他们会辩解说,有资格修双身法的都是有能力持精不泄的,在贪道淫欲中已经不执著欲贪的人,已经获得般若现观,所以与一般的男女交合是不一样的。因此喇嘛教也主张他们修的是般若中观,但是仅仅在意识层面取了境界再舍去,或者意识获得任何感应与神通,都与般若无关。

在佛法的领域,只要谈到般若,都属于实证七个识以外的第八识如来藏的专用名词。换句话说,如来藏是般若这个真理的实体,如果在知见上无法信受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如来藏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假名施设的,那将永远与般若沾不上边。而喇嘛教一向主张阿赖耶识就是可以灭除的细习气障,如来藏仅是缘起性空的假名、或者是意识细心的假名,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知何者是般若、如何是中道了。对于马鸣菩萨所说的“念因缘善恶业报,而亦即见一切诸法无生无性乃至涅槃”的般若中道现观,他是无缘得知其真实义理的。

那么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了,阿弥陀佛!


点击数: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