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涅槃第一义乐

第111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今天要说的单元是:“何谓涅槃第一义乐?”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中说到,菩萨发了愿,要:“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大乘起信论》)要度众生,使能住于涅槃第一义乐中,表示必须度众生证悟涅槃的本际如来藏,因此才能够生起般若德、解脱德与法身德;现观如来藏就是世间与出世间诸法的根源,无有一法能够超越如来藏。虽然还在生死中修菩萨道,但完成菩萨道所有修学的期间,必须经历的分段生死,直到最后成佛,都不会离开现前实证的如来藏。所以能够住于解脱的法乐中而安隐下来,这就是涅槃第一义乐。

为何涅槃第一义乐一定要证悟如来藏才能够获得呢?首先来探讨什么是第一义?《华严经》中又是怎么说第一义的:

文殊师利言:“善男子!最胜第一义,是菩萨住处;何以故?善男子!最胜第一义不生、不灭、不失、不坏、不来、不去,如此语言,既非言境,言说不及,不能记别,非是戏论思度所知;本无言说,体性寂静,唯诸圣者自内所证。”(《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8)

经中说第一义,指的是不生不灭、不会失去、不会毁坏的法,是所有言说都不能到达的,而这个法更不是意识所能思惟忖度的。这个法本来就离开种种言说,而不与六尘相应,体性寂静,是菩萨自内所证后,转依而安住的最殊胜的解脱智慧处。

但是到底第一义指的又是什么法呢?《央掘魔罗经》中说:

若实若谛者,所谓如来藏:第一义常身,佛不思议身,第一不变易,恒身亦复然。(《央掘魔罗经》卷2)

经中说的是,若要说真实不虚,若要说万法根源的真实义理,那就是如来藏了。如来藏是不生不灭、永不失坏的常住法身,是佛不思议自性法身,是一切法的第一因,永不变易,真如佛性是如来藏恒常不变的功能法性。依据经中所说的,第一义指的就是如来藏。如来藏本体虽然本无言说、体性寂静,但却是一切法功能差别的本体,所以称为法身。因为是一切法的第一因,而永不变易,也就是如来藏含藏一切法种,而成为一切法出生现行的第一因,这个角色永远不会改变。

换句话说,三界中的一切法,没有任何一法可以超越如来藏,因为如果没有如来藏这个第一因,一切法就不可能出生在三界中现行。如来藏本体不生不灭,但是却含藏一切法的种子,能藉缘出生万法,而仍然维持本体不失坏,仍然维持本体的真实与如如,及清净无染的体性。因此,如来藏就是一切法的本母,就是支持一切法生住异灭的真实法相。所以说诸法实相,指的就是如来藏。

而涅槃指的又是什么法呢?有生有死是无常法,是本无今有、有生必定坏灭的法。所以有生有灭的无常法它不能称为常住法,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常住法,所以就不能称为真实法。因此,生灭无常不真实的法被称为生死法,而不生不灭常住的真实法就称为涅槃。因此经中说“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失不坏”,就是在说涅槃;解脱生死的系缚了,就称为涅槃。而二乘人修解脱道,断我见、断我执解脱于三界的生死,已不再有五蕴于三界受生死,而方便说证涅槃。事实上,真正的涅槃指的是如来藏独存,不再出生五蕴之任何一法于三界现行,称为无余涅槃。为何说不再于三界受生死是方便说为证涅槃,而不是真正的涅槃呢?假如仅仅不再于三界受生死,本身就是涅槃,那么涅槃就等同于五蕴的断灭相了;也就是说,断灭即是涅槃了。为什么呢?五蕴是本无今有、有生必死的法;若纯粹从现象界五蕴的起灭来看,就是断灭的法。因为不是从过去世来的,也不能延续到未来世,只有一段的生死期间存在而已,这就是断灭相了。如果断灭相就是涅槃,那么人死了就等于涅槃,又何必修证解脱道来证涅槃呢?而倘若断灭就是涅槃,佛法早就被诸多外道所破斥与讥笑了,佛陀也度不了在外道中声望很高的迦叶三兄弟。所以断灭的理论,是不可能让所有想要修解脱道的人信受的。因此说真正的涅槃,指的是如来藏独存,不再出生下一世的五蕴法在三界中现行,这才是修证解脱道所能到达的涅槃功德。而如来藏本体本来不生不死、不失不坏、不来不去,如来藏本体就是涅槃。因此经中说最胜第一义是证悟如来藏的菩萨住处,指的就是菩萨证悟自心如来藏不退以后,转依成功了,就能够以般若智慧安住于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涅槃说的就是如来藏的不生不死、不失不坏、不来不去的体性。

接下来继续探讨如来藏到底是什么?《入楞伽经》中佛说:

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余七识者:心、意、意识等念念不住是生灭法。(《入楞伽经》卷7)

经中说,阿梨耶识就是如来藏。“阿梨耶”是梵文直翻的汉字,有翻阿梨耶识或者阿赖耶识的,两者的翻译指的是同一个。从经文中明白的语句可以知道,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如来藏既然叫作识,必然是属于心才有识这个名称;而且这个心,是与无明的七个识共同在一起。七个识指的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及末那识。第七识末那识又称为意根,因为是意识生起的所依根,所以第七识又称为意根。七个识都是由如来藏心所出生,从来没有离开过如来藏,就好像海中的波浪是由海所生,而未曾离开过海一样。如来藏心阿赖耶识远离无常的过失,远离反观自我、觉知自我,生起我见我执的过失,有能生诸法的清净自性。

佛陀特别点出来说,眼等七个识都属于生灭法。很明显的,阿赖耶识与七个识是完全不相同的。佛陀在这里告诉我们:如来藏阿赖耶识出生七转识,而与七转识共同和合运转,七转识是念念不住的生灭法,但是如来藏阿赖耶识却是常住法,是不生不灭的法。所以说,阿赖耶识心体本身就是如来藏,就是涅槃的本体;而只有如来藏阿赖耶识,是本来就具足了涅槃的体性的。阿赖耶识既然就是如来藏,那么证得阿赖耶识的所在,就是证得如来藏的所在了。开悟证悟般若指的一定是证如来藏阿赖耶识,除了证知阿赖耶识以外,其余的都不是开悟证般若了。因为就算能够打坐到意识的一念不生,或者坐忘而入未到地定,乃至入于初禅,或者到达四禅的禅定境界,都属于念念不住的生灭法七转识的范围,都不是证悟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所以不属于开悟证般若。

马鸣菩萨说,菩萨发了愿,要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那么发愿的菩萨一定要先开悟,亲证自己的如来藏阿赖耶识,能够以所证般若智慧,现前观察如来藏的涅槃体性。而五蕴自身虽然还处于生死阶段,但是现前观察五蕴自身,如同海浪未曾离开过大海一般的未曾离开过如来藏,五蕴就在如来藏法海中,就在如来藏涅槃体中,从此转依止如来藏第一义而不畏惧生死,这就是证悟如来藏,不退转菩萨的涅槃第一义乐。这样实证如来藏,获得涅槃第一义乐的菩萨,如论文中所说的发了这样的愿:

愿令我心离诸颠倒,断诸分别,亲近一切诸佛菩萨,顶礼供养恭敬赞叹,听闻正法如说修行,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大乘起信论》卷2)

马鸣菩萨说,发了愿,要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该怎么作呢?《起信论》论文说:

作是愿已,于一切时,随己堪能,修行自利利他之行;行住坐卧常勤观察:应作、不应作。是名修观。(《大乘起信论》卷2)

论文中马鸣菩萨说,已经实证般若获得涅槃第一义乐的菩萨发了大愿以后,要在一切可用的时间中,衡量自己所能承办的能力,要修学同时也要去作,这叫作修行;若只是修学而没有去作,就不能叫修行。要修行的是自利利他的事业,从菩萨道五十二阶位的次第来说,就是在十行位、十回向位的阶段,一定是要经历过七住位的实证如来藏,然后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能安住于涅槃第一义乐的菩萨发了这个大悲愿以后,才是马鸣菩萨此处所说能修自利利他的菩萨。这样的菩萨所要修学而能获得自利的部分,当然是在般若实相智上,能早日通达别相智,以便能够具备大乘见道所应当完成的真见道与相见道的修证;进而通达真如,能够依止无生法忍智慧,发起圣性进入初地,地地增上修证,圆满佛菩提所必须的菩萨道。但是这个自利的部分,却必须从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的利他菩萨行中获得。

行者要认知到,众生之所以在生死苦海中不能解脱,都是因为被无明所遮障,而贪爱三界中的五蕴。所有的心思都是在受用五蕴上着墨,在受用五蕴中多方宝爱那虚妄不实的五蕴我,使得我见更加坚固难坏,而增长累劫所熏习的我执烦恼。所以菩萨要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必定不会运用增长我见与我执的法,当作方便而说要利益众生;所说的法必定能够让众生渐渐趣入断我见除我执;所修的法门必定与断我见,除我执的理路相契合;所能到达的功德必定是断我见,乃至除我执的解脱,这才是真正利益众生,往趣涅槃第一义乐的见修行果方便。行者从正确的知见建立与熏习,进而依照知见的内容进行修学、调整、转变,这个过程必定于烦恼有所降伏与断除;在世间的生活中所造作的身口意行,一定不会犯五戒、十善戒,乃至菩萨戒。行者心里非常清楚,佛教所有的果证都是相对于舍掉我见,舍掉贪瞋痴,舍掉我执、我所执,才能说有解脱果,乃至菩萨果可证。对佛法见修行果的蓝图了然于心,必定决定不疑,从头到尾完全契合 佛陀八圣道的正法教;此时会更加地感念这位发了大悲愿,在艰难的末法时代救度众生,安住于涅槃第一义乐的菩萨,否则将难以值遇 佛陀的了义正法。

如同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教导菩萨们:

云何圣教?谓授以归依,制立学处,施设说听,建立师徒。施论、戒论、生天之论,诃欲爱味,示欲过失。显说杂染及清净法,教导出离及与远离,称赞功德,乃至广说无量无边清净品法。(《瑜伽师地论》卷13)

弥勒菩萨论中所说,由善知识传授三归依,制立所应学习的佛戒内容,建立说法之师与随学者的关系,那么这是第一要务。而施论、戒论、生天之论,这是不能或缺的前方便,让众生能够先舍离欲界我的贪爱,能布施、持戒,造作生欲界天的善业;然后再告诉他,欲界男女淫欲爱着是不清净的法,那是绑住于欲界生死最粗重的烦恼,要能够真正地解脱于欲界,得要远离男女欲爱的系缚;还要显说杂染及清净法,教导如何出离杂染法,而如何证得清净法。杂染法与清净法都得要明显地解说指陈,不能以隐晦的方式让人搞不清楚,或者将杂染烦恼包装成神圣的法门。就像喇嘛教所修的双身法,明明就是欲爱烦恼的产物,他们却强调说,藉贪道为方便,能即身成佛,将男根女根包装成方便与智慧,或者包装成金刚杵与莲华;将男女交合的污秽物,包装成能清净烦恼的甘露等等;将杂染隐晦暗喻,而称赞淫欲有功德,使得无辜的随学者永远无法出离杂染法,永远无法实证清净法。因此说,喇嘛教根本不是佛教,连施论、戒论、生天之论的人天善法都谈不上,更别说能有实证解脱的圣教了。

弥勒菩萨所说的圣教,要先以人天善法引导学人出离杂染法,能实证清净法,要称赞解脱的功德,例如断我见的功德,出离异生性不再受生于三恶道的功德,证初禅解脱于欲界的功德,断尽我执烦恼的现行,解脱生死轮回的功德等等。广说解脱道清净法乃是方便法,要实证本来自性清净的第一义涅槃,再转进修学佛菩提道,才是最究竟的清净法。所以从 弥勒菩萨的开示中得知,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的法门,一定是与解脱我见我执有关。而马鸣菩萨说,在行住坐卧常勤观察:应作、不应作。也等于像 弥勒菩萨所说的,在一切行住坐卧常常勤加观察:应作的是给予众生的方便,要能让众生出离、远离沉沦在我见相应的种种欲爱烦恼系缚。菩萨所要增长的法,也同样的要能让自己出离、远离沉沦在我见相应的欲爱烦恼系缚才对。若相反的增长了欲爱杂染法,那都是不应作的。但是喇嘛教格鲁派宗喀巴所写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却号称他们的金刚乘有最为秘密的方便善巧,比起老实修六度波罗蜜的显教大乘佛法更为殊胜,说他们的秘密法:【以达无自性慧引发法身相同,修天瑜伽引发色身总相同故。是故一切名金刚乘,唯是一乘。】(《密宗道次第广论》卷2)这里说,一切四大教派的密续,所要引发的所谓无自性慧是相同的;观修本尊男女双身交合,修天瑜伽引发所谓的空色是相同的,一切都叫作金刚乘,而只有这一乘,没有别的外于修双身法、观修本尊的法门了。换句话说,藏密四大教派都有这种秘密法,被称为仁波切、法王、活佛的,都必定是在秘密法有实际修练,并且完成天瑜伽的标准。在修练期间,若有哪一派的喇嘛被指控性侵女信徒时,就有专人出面,说他们没有修双身法,或者说那位喇嘛是假冒的,但都仅是危机处理的应对模式,说谎搪塞想要隐藏而已。

例如2016年3月,有一位曾经是索甲仁波切在法国的贴身翻译,接受记者访问说到:“索甲(Ripga)的组织在巴黎以非常高价聘请专业‘危机应变代理’,针对我们的问题,训练几个对外发言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专门回应有关性骚扰、财政弊端的指控。我们被指导不要针对问题回答,只要不断重复述说一些选定的关键语句;同时要尽量引述达赖喇嘛,作为精神支持。”喇嘛中最高证量的仁波切都还要继续找女信徒修双身法,他们贪道金刚乘的应作项目,必定是修双身法;不应作的项目,就是不能停止修双身法,否则怎么会出现需要专业机构处理性侵事件,为他们进行危机应变呢?然后把同样在双身法天瑜伽有最高证量的达赖喇嘛推出来,不就是摆明的说,会产生性侵或敛财,喇嘛教的法王达赖喇嘛得要负起最大的责任,不是吗?

回头来说,宗喀巴所说的无自性慧,指的就是认取五蕴法的分别觉知与受用,主张那都是意识细心空性的功能,是无自性的。倘若能够引发男女双身交合淫触之乐到达最高潮,当时不需语言文字,在专注领受乐触的心,就称为引发了意识细心及空性现前,说那是证得法身、获得无自性慧了,虚妄的想象那时的意识心与大乘法所证的如来藏法身是相同的。这些内容完全不符合佛法中涅槃第一义的定义,因为这里讲的境界,既不是所谓涅槃的不生不死,也不是第一义的所谓一切法的第一因。所以可以想象的,宗喀巴他们在这里所说的所谓无自性慧,完全是在意识境界里面自己虚妄想像的内容,所以说,要获得涅槃第一义乐,只有在佛法中才有。

那今天就说到这里了,阿弥陀佛!


点击数: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