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三昧_如来种性的直接因

第95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系列。这集所要略谈的题目是:“真如三昧——如来种性的直接因”。

在上集谈到,要转依真如三昧来断除我见、我执,要转依真如三昧来修除习气性障与烦恼;因此依空、无相、无愿三昧来作思惟修的时候,就是要断除见思烦恼,使它们不再现行,这就是马鸣菩萨所说:

从于定起,诸见烦恼皆不现行;以三昧力坏其种故,殊胜善品随顺相续,一切障难悉皆远离,起大精进恒无断绝。(《大乘起信论》卷2)

当我见、我执等烦恼种子,透过三昧中的断烦恼思惟之后,种子坏掉了,就可以使得烦恼不再现行,就可以使殊胜善品法随顺相续现前。殊胜善品是说,以后所剩的贪只有法贪,没有我贪、没有我所贪,也没有我瞋,剩下完全是为了利乐有情而有的法贪;如果说有瞋的话,也只是对于破法者,所起的在法上面的一分念头的起瞋,但是在起瞋的同时,悲心也会同之而起。所以对于破法者,只有悲悯他们未来果报的不可爱,想办法在法义上或者是说用种种的方法,让他有因有缘而能够认知到自己的错误。所以虽然会一剎那,有起一个瞋的念头过去,那也是一剎那,重点还是在于如何来救护这一些落于邪知邪见的众生,所以永远就不会再有我贪与我瞋了,这就是地前殊胜善品法。

我们以空、无相、无愿三昧的决定心,以定去相应、以定去思惟,使得心中能够更加坚定,断除烦恼习气种子,以后这些善品法,都可以随顺心行起处,并且相续不断。当殊胜的善品法随顺相续不断时,一切天魔、鬼神、怨家、外道的障碍、惑乱与为难,全部都会渐渐开始远离。障难有烦恼障与所知障,这都是意识相应的法相,真如心中没有这些,因此要藉由转依无私的心,去接引众生,在接引众生的缘当中,将随眠烦恼的习气修除,渐次圆满第八识的功德妙用。

随眠烦恼习气的修除,在不同的位阶,依过去世所行的业缘则会有不同的烦恼相带起。因此在入地前绝对不可以大意,以为现在不贪了、不瞋了,就自认为是已经断了贪、瞋,明心以后的考试,已经不是如信位的菩萨或者明心前的菩萨,有非常明显粗重的烦恼相显现;因为明心后可能因为受人敬重,或者可能为护法事业的繁忙,一时之间定力的减退,再加上没有人能够立即地察觉、告知或提醒,当时时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当中,有的时候往往会忽视自己又入于我执、我慢的窠臼之中;尤其我慢特别的深细,在微细的心行当中,自己觉得自己已经证悟了,自己觉得自己为正法很努力,所以会慢于师长、慢于同参道侣,当有这样的微细心行起来的时候,有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察知,因此在身口意上往往就会起非常不如理作意的言行以及举止。所以 平实导师开示:一定要时时作思惟观。如果能够时时作思惟观,现见自己末那识心行的作意起行,越是深观,越是能够体会到 佛陀会开示悟后更要依止善知识,以及要依止胜义僧团的重要性,悟后更要增长定力,更要深入戒学的修学的重要性。而且依于第八识,对于菩萨畏因的体会也会更加有感。

《心经》会说:菩萨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得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那是指护教护法的大悲心,更加能得以永远不断绝,而发起大精进。但是对于言行举止的作为是要更加小心,因为举手投足都是业,对于菩萨来说,护念众生是他的首要心行起处;因此若是因为言行举止的习气不小心,让众生落于烦恼当中,这是有违于菩萨的发心以及心行。

所以一个破参的人看多了佛教界当中:谤法、谤僧乃至于谤佛,或者支持喇嘛外道;以为这是在讲宗教和平,讲穿了还是一样只是落在表相上的名利转,连一般的基本伦理道德的判断、认知都丧失;许多出家人因此吃肉、喝酒、行淫,失去了戒体,以为在三昧耶戒当中能够得到补救,以此妄想比比皆是,已经是到了大哥不说二哥,见面彼此彼此的地步;所以会不断地强调,学佛人不听是非、不说是非。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真见道菩萨不怕是非、不避是非;因为真如本没有委屈相,所以菩萨也没有委屈相,但是更能够知道业果不爽。如果有一些因缘业果,自己有做错的一些事,能够在这一世调解了,绝对不会想要拖到下一世。所以,如果有人说菩萨的是非,不论是在事、在法,菩萨一定会先虚心检讨,不会去责怪别人;这也是我们在 平实导师身上所看到的德行。在 平实导师的弟子当中,有一些见道了以后,对 平实导师所传的法起了批判,走了一批又走一批,但是 平实导师对他们完全没有起瞋心,而且在他们提出法义之时,平实导师不会一下子就说他们是错的,而是会先去了解他们的主张是什么?而深入了解这样的主张对与错,当发现他们的主张是有问题的时候,平实导师依于菩萨的悲悯智就开始写书;写书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要批判他们,写书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救护他们。平实导师甚至在上课的时候会说:也是因为他们有这一些见解提出来,所以才有机会把更深妙的法写出来,利益后世也会有这一些错误知见的人,所以这个功德还是要算他们一分。因此这就是菩萨的心行,藉于种种的是非之中能够起大精进,藉于种种的是非之中能够起护法的功德受用,因此大精进真的是很不容易。

一般人认为,如果每天打坐两小时,或者是认为经常在外面去做慈济众生的事业,这就是大精进;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菩萨为众生、为佛教做事的时候,是如何拼命去做的,并不是只是为了自己的道业而努力,或者只是为了自己的某一个名、某一个位阶而努力精进。如玄奘大师取经,在大沙漠中四夜五天,没有一滴水沾喉咙,而前途不明、风沙弥漫,但是玄奘大师心念着:“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1)又如玄奘大师回到唐朝译经的时候,每天过着:【三更暂眠,五更复起,读诵梵本,朱点次第。】(《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7)研拟接下来所要翻译的经典,而且每天用完斋和黄昏两个时间还要讲新的经论,来让大家在翻译的时候也能够了解经典的内容,并且还有回答不完的问题,因为由各州来学习的僧侣,他们有种种的疑问,玄奘菩萨也都要耐心地回答他们;这就是菩萨的大精进典范,所有的时间、生命,都是为正法法脉的维系在用心。又如 平实导师固定两个月就出一本书,再加上会中弟子们文稿的恭请修正,弘法大小事务的处理,可以说将睡眠的时间已经压迫到最边际;而 平实导师他没有任何的侍者、秘书,写信、打字、文稿、书信往返回覆全部都自己来,乃至家中庶务杂事、开车、采买也都是自己做。以他70多岁的年岁,又为百年以来将要陨殁的大乘如来第一义谛圣教重启的功德,大可倚老卖老接受弟子们的供养与服侍,但是他不肯虚耗一分三宝的资源与人力,全心为法为众付出。所以大精进,会随着个人所能够认知的体会有很大的差异。

马鸣菩萨接着开示:

若不修行此三昧者,无有得入如来种性。以余三昧皆是有相,与外道共,不得值遇佛菩萨故;是故菩萨于此三昧当勤修习,令成就究竟。(《大乘起信论》卷2)

换句话说,真正的进入如来种性,是从找到心真如才开始的。这意思是说,如果不修习熏习真如三昧的话,就像外道的四禅八定,那不是菩萨的依止之处;菩萨的四禅八定,是依于真如的般若智慧来修四禅八定,如果不依于真如的般若智慧,是不可能进入如来种性的。因此还没有证得第八识真如心的时候,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如来,不知道如来真实义的时候,怎么可能是真正的如来种性?没有证得心真如相,将来有一天遇到别人讲一句:“解脱的修证比较快,一世就可以成办,最笨的人顶多七生往返就可以出三界,利根的人当生就可以出三界,你学佛菩提要三大无量数劫,才能够成就,这样太辛苦了。”听到这些话就会被转了,就会改修二乘解脱道了,所以我们看到现在有很多的佛教学人,都改去信受南传佛法的二乘解脱道;也有一些人想要即身成佛,因为喇嘛教不断地强调能够即身成佛,所以为了希望自己当生能够成就佛道,有些人就去改信喇嘛教。

过与不及都与真如不相应。因此,如果原来是不定种性的菩萨行者,如果能够遇到真善知识,传递第一义谛真如妙法;那是运气好,因为亲证真如心而深观之后,就可以心得决定变成如来种性,将来一定会成佛;那如果运气差,碰到了二乘法,甚至运气更差,碰到了喇嘛外道法,那这样子反而欲升还堕,要入如来种性那完全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真的是有如来种性,这就表示过去世曾经熏习这个真如佛法有很多劫了,所以当讲出三界的法时、当别人跟他讲声闻解脱道的时候、当别人跟他讲能够即身成佛的时候,心里不会产生相应的心行;但是跟他讲明心见性、跟他讲佛菩提道的修行、跟他讲真如三昧的时候,心里反而起了非常欢喜的意乐,这就表示确实是如来种性,往世多劫真的有熏习进去。但是要真正的成为如来种性,还是得对于第一义谛能够信受不疑,这个部分也是能够产生信转的功德,或者是说能够真正的明心。因此 无着菩萨说:依于第一义谛的修学有两种人,一种是信心坚定绝对不动摇,这样也可以依真如三昧来修学上去,虽然没有现证,但是必有亲证的一天;另外一种就是已经实证了第一义谛,当然就能够确定的成为一个菩萨种性,乃至入于如来种性的学人。因此明心的人眼界一开,诸方大师的落处,是法非法、是道非道都能够了然于心,心中就能够确定未来一定会走佛菩提的大道,那心中确定要走佛菩提大道,悟后绝对不疑,就真正的成就了如来种性,这不是与外道所共的。因此真如三昧的修学,是只有在大乘了义正法,是不共声闻也不共外道的。也因此如果能够对于真如三昧,或在知见上的修学,依止善知识不断地种诸善根,对于大乘三宝能够不断地予以供养;在同修会供养的最殊胜的,平实导师说就是法供养。在正觉同修会,不论从导师到亲教师,我们都不接受学人的资财的供养;我们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大家,在戒学、在定学、在慧学上有所增益;最高兴的是大家在于度众的善巧方便上有所增益;最高兴的是看到大家对于大乘了义正法的护持,以及信心丝毫不会动摇,而且更加坚定。看到大家对荷担如来家业的这一分信念非常的坚固,对于护持如来正教,承担这一分事业的心念非常的坚固,这就是从导师到整个正觉教团所最希望看到的法供养;而不是说捐了多少的钱,或者是说捐了多大笔的土地。

也因此依于 平实导师的带领之下,整个正觉教团以及所有的学人,都是在大乘了义正法当中积极努力地去修学:也因为这样,所以虽然有一些同修,他还没有证得真如三昧,但是在长久的熏习之下,其实总相智都已经有所相应,只是还没有印证,但是不会因此而就产生了退心。因为依于通达位的菩萨,不断不断地开示的过程当中,虽然没有印证的名,但是自己在这个地方的智慧,也已不断不断地、源源不绝地生出来,也因此,对于是否能够很快速地被 平实导师印证,已经不是他积极所想要追求的;他最想要的就是如何让自己有更多的能力、更多的善巧方便,来护持正法、来护持众生、来护持 平实导师的悲愿。

今天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