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第94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系列;这集所要略谈的题目是“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在上一集,我们说悟后要能够转依如来藏真如心,我见断了以后,诸见就跟着断——疑见、戒禁取见、边见都会随着我见断除而断除,除非我见没有真的断除,否则的话,疑见、戒禁取见以及边见,一定会随之而断除的。可是,修道所断的烦恼并不是见道时就能够断的;在烦恼障里面,见道所断的只是见一处住地的烦恼,在声闻法里面叫作三缚结。菩萨在证得心真如时,虽然已经把我见断了,但是还有根未剪断,那就是末那识的我执,这个末那识——意根,就是我执的根本;意识本身也有我执的部分,这个意识的我执,可以透过禅三悟后的整理以及透过日后的思惟,都可以断除掉。但是末那的我执很难断,因为祂的执著很深细又很广泛,悟后意识觉知心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被末那的我执惯性所掌控;因此我们会发现:有的时候,意识明明知道这样作是不对的,却还是会顺着末那所作出的指令去继续作。所以有些人,他们心里常常会有挣扎,这个挣扎就是意识与末那之间的抗衡,明知道是不对的,但是没有办法控制,也因此就是因为末那识的习性很强,所以会使得祂继续再去作,意识明明分析这是不好的事情,还是照作下去,这就是末那识的我执种子还没有断除。因此,在悟道之后,并非已经一切没事了,所谓一悟即至佛地,那只是方便说;因此一切刚悟的人,当他深细的体会到这一个第八识阿赖耶识以后,反而会变得更加的谨慎小心,因为他知道第八识如来藏当中,含藏了太多无量劫以来熏习的杂染习气种子,而这些杂染习气种子,就会影响到末那识的作意以及末那识所作出的决定。所以 平实导师开示:菩萨悟后的修行,在烦恼上面永远都是和末那识有关的。末那识也可以分为“染污末那”以及“清净末那”。清净末那是依世俗谛来讲的,从解脱果亲证的立场,说诸地菩萨与阿罗汉都没有末那识的心行,但其实还是有,只是转变为清净末那的心行而已;所以是依染污末那的心行而说有末那的心行,依末那的染污性净除,而说没有末那的心行,而那都是方便说。因此在整个修学的过程当中,如何转染污末那为清净末那,这就是在生命改造工程当中,意识心必须要数数熏习、数数学习,由于数数熏习、数数学习,而能够渐渐的改变第八识如来藏的受熏持种,由改变第八识如来藏的受熏持种,而能够让末那识所相应的见、爱、痴、慢的习性产生转易。所以,以大乘菩萨们来说,清净的意根心行是不可以断的,也是绝对不应该断的,一直到成佛以后也是不断的,为利乐有情而无尽期,这就是清净末那。所以到了佛地的时候,我们的第七识转为平等性智,我们的第六识转为妙观察智,依于这个平等性智,依于这个妙观察智,我们的第八识以及我们的前五识,成为大圆镜智以及成所作智,来配合着六、七二识,不断地利乐有情、不断地在佛法当中,去作种种的方便善巧来度化众生,所以清净末那,为众生、为佛教作事时,照样是努力去作,一定不会只是为了自己在佛法上修证的利益,而是依于在利益众生当中,努力去作。

如同 平实导师的示现,他不曾有一丝一毫利用佛法来赚钱、来安身的念头,他没有收过一分一毫的供养与资财,而且出资捐款,支助同修会的弘法事务,他捐的钱比谁都多,他自己出钱开设的正智出版社,自己辛辛苦苦日以继夜的不断地写书、不断地作,既不支薪,也不要著作权费与版税,所赚的钱缴了税以后,又全部捐给同修会。平实导师也不用真名真姓去求名,也不想跟人家攀缘结交,诸方想要见 平实导师、供养 平实导师,平实导师都不见,因为在导师的心中,他什么都不想要,他只想要如何对 佛陀有个交待,如何把佛门的正法重新续扬起来;所以这么辛苦,他没有任何世俗法的利益上去着眼,都是为了整体佛教界、为了正法的未来而努力去作,因为导师所心系的不是只有同修会的未来,而是从整体佛教界的现在与未来着眼。所以写书出来不惜得罪诸方大师,但是对于没有名气的法师与居士,不会去扰动他们;明明知道,专挑那些名气最大,而且曾经毁谤了义正法的大师,或者是对于依附于佛教千年的大毒瘤——有人形容为马蜂窝的喇嘛外道,全力加以破斥,为什么要这样作呢?因为他们的势力最大,而且影响力也最大,所造的业也越重。也因此为了佛教整个前途与未来着想,不是依于同修会的利益,同修会要如何壮大的这一个利害来设想,所以明知道这样硬碰硬,会招来在台湾有政治势力的喇嘛教,联合那些大师们来抵制正觉同修会,大大的不利于正觉同修会,但仍然必须要这么作;因为这样作,虽然不利于同修会的开展,但是对于整体佛教的未来是最有利的,这样作就是清净末那的心行。为了整体佛教的未来,该站出来做事的时候,要比谁都强硬;只要破法的人,一定要设法导正他,不论对方是哪位大法师、有什么国际名声、政治势力,都不顾虑,为了佛教长远利益,该做的事就去做,不考虑利害与得失。平实导师说他的个性就是这样子,很难改,这是好习性,不但不应该改,而且还要继续维护以及增长它,才能迅速成佛,才能广利众生。

我们在此以 平实导师为例,这意思是说:明心见道的人,必须要用清净末那,去做事、去修行。如果有人说:“你这样,你的末那作用很重耶!”那要检讨看,他所说的这个末那是什么末那?如果是清净末那的习气,就不要去改它,如果是染污末那就检讨看看:欸!我是不是落于私心当中?我是不是落于五欲的贪爱、瞋恚当中?是不是我执、我见、我所执等……又现行又很重?藉这个机会正好去反观。如果有人能够指出修正的方向,是高兴都来不及,当然不会再落入烦恼习气而对这个人生气,反而会非常地感谢他。所以菩萨要为众生的出世间和世间的利益一直做下去,永无止尽,不是为自己;菩萨在做事的时候,策划下去就要执行到底,不能中途停止,就像 平实导师带领的正觉同修会绝对不搞大工程、不造大道场,只要能够满足同修们共修,所使用的场地就可以了。而所要做的只是为了健全全体佛教百年,乃至3百年、5百年、1千年的基业,要为整体佛教保留一分清流;这就是说要用“清净末那”去作事,所以不可以责备 平实导师说:为什么要那么执著?为什么要贯彻到底?这样是末那识的执著啊!不应该执著啊!这不是末那的执著,这是为了了义究竟正法的未来,为了佛教整体的未来,必须要这样子去作,这是贯彻佛门中无私、不为名利的风范。也因此不能违背大众的捐款,不能违背大众护持正法的因果,所以在正觉同修会每一分钱都不敢用于牟利之上,连一点念头都不能起;也因此以前有人建议,我们可以把一些捐款,留一部分拨去购买股票,或者去作土地投资,但是 导师说:这是连一点念头都不可以有。也因此大众的钱是用于护持佛法、护念众生上,我们不能违背这样的因果。

像当今的佛教界,有一些道场,把大众的钱拿去作海外基金的投资、拿去作土地的买卖、拿去开设公司、拿去作商业营利的事项,这都是违背因果、也违背戒律的,但是当名利当前时,这些完全都会被忽略掉,而也没有人能够去提醒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当家作主的人,所以徒众们也只能迎合他们,他们也强调一师一道,所以对于大师,对于上人所说的话,只能依教奉行而不会去违背。这就是当集体意识的共行之下而失去了自我判断的智慧,而失去了学佛到底是在为什么的这样的心行的思惟。因此我们在学佛,在清净末那的作意之下,应该要为护持正法、利乐有情去作,要时时检视自己所作所为,是不是落于私心?是不是落于世间名闻利养的烦恼相上?如果为自己打算而坚持要做某些事,那就是有为有作了。如果是为了利乐众生,为了整体佛教的未来,为了了义究竟正法的延续而努力,这是无漏法;是为了利乐众生的善心而生起的,不是从我所烦恼而生起的。这就是说,证悟了以后要修断诸见。

诸见当中最主要的就是恶见,恶见又叫作我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这五种邪见合起来就叫作恶见,属于见惑所断的恶见,是见道后就可以断除的。就像我们前面所说,断了三缚结就是初果人,但是恶见当中深细的部分,也就是思惑是修所断的烦恼,从这个烦恼当中会产生许多不如理作意的见解与私心;这些见解都要消除,要透过整理和思惟才能够达成。我们要知道烦恼主要是由意根的执著所生的,但是有的时候,因为我执、我慢的势力,也因此当我们明明知道,自己所为所作是落于烦恼相,意识为了迎合末那识的作意,所以意识会自我分析、自我安慰,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当合理化自己的行为的时候,当会自己找理由认为自己没有做错的时候,这样的烦恼、这样的恶见就完全没有办法断除。也因此我们虽然知道,意识我执的烦恼的部分是容易断的,是透过见道的时候去思惟就断,但是如果末那识所相应的我执烦恼很深重,还是会影响到意识的分别判断,因此这个根深柢固的末那的烦恼习,就像俗话所说的“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样,必须要从根把它挖掉;而且要悟后,一步一步的确实去作,除了思惟修以外,还要再历缘对境去修除。思惟修有什么用呢?这就牵涉到明心见道有没有落实?是不是悟错了?悟错了就不会产生这样的一个功德。譬如明心的部分,有些人抱一个宗旨,宁可这次禅三参不出来,我也不要别人跟我明讲证真如的密意,那么这样的人是有智慧的。那有些人呢:是我这次去参加禅三,如果我没有破参回来,那真是没面子;所以老是希望别人对他说密意。这两种人破参出来的功德是绝对不会一样的。第一种人,他亲自经历了参究的过程,也因此对于恶见的内容会产生具足分别的智慧,他在参究过程当中,也因为不断地碰壁,所以会遇到许多我见的变相,当一一整理清楚以后,就不会再落入我见的变相当中,所以后来当他一旦找到这个真如心的时候,就可以当下承担下来而没有丝毫的怀疑,当他一承担下来,般若实相的智慧就开始出现了;而希望别人为他透露密意的人,当他知道了以后,就会失去继续体验的这样的动力,剩下的,自己要体验的这个部分,因为动力的缺乏,所以他的我见、恶见就没有办法除尽,禅三回来以后,常常还会落入恶见之中,即使后来通透了我见的内容,也可能要经过多年的悟后起修,才能渐渐的完成,否则的话,悟后多年仍然只会处于总相智的初见道的智慧境界当中。因此我们在共修的时候,会跟同修们说,我们希望证悟的人都是,台语叫作“在欉红”,而不是硬生生的把它拔下来催熟;而是这样的果德是在树上,依于自己所吸收的营养,所以在树上已经成熟,而不是用催熟的、不是用人工的方法。甚至我们会鼓励同修们,应该要当大南瓜,所谓的大南瓜就是虽然不去采收它,也就是虽然没有印证,但是他会不断不断地在戒定慧三学上,不断地增上熏修,在利乐有情上面不断地配合着 导师施设的,种种的方便善巧去作破邪显正、利乐众生的事情。也因此当这样的学人破参了以后,就能够为正法起大用;因为他具足了非常丰厚的戒定慧的实力,也具备了度众的种种的善巧方便。也因此和急求答案,希望别人给予告知,急求急证的人,智慧就会差异非常大,以后能够起用的效果,也会产生非常大的差异;这也就是说,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一定要亲自的实修实证,不要去找答案。

今天就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点击数: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