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习止观之障难(五)

第90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这一集还是要跟各位来说明《大乘起信论》里面的“止观的障难”。我们这一集是止观障难的第五集,我们要把止观的障难作一个圆满的结束,要把止观的障难在这个地方把它作一个总结。

上一集讲到说,止观的障难里面有一个叫作“舍本胜行、更修杂业”,也就是说,因为不信受善知识的缘故,所以就舍离了原来(本来的殊胜的修行)殊胜的法门以后,再去加修其他的世俗的杂业,反而以为这些世俗杂业,以为它是更增上的妙法。我们也举了之前有一位师兄他悟了以后啊,他因为慢心障道的缘故,舍离了殊胜的胜行。他以为他明心、见性是相同的,也以为他已经过牢关了。明心、见性跟牢关,其实是禅门的三关,这三关其实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未悟的人不懂这个道理,甚至于悟了以后(也就是说依止的善知识的“老婆”帮他悟了以后),没有真正依止善知识悟后起修真正地去观行的时候,那把这个知见乃至于观行把它去除了以后,就会有这样子的舍离胜行去修诸杂业的这种状况。所以真正的一个明心的人,他是不可能听得进去天台错误的判教,而且是跟一个还没有明心的人去学习天台的判教;已经明心的人,去跟没有悟的凡夫去学古人错误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听得下去呢?那很显然他是有很大问题的,所以这个师兄不久以后就离开了。这其实都是依着不正确的心态的影响而舍弃了本来的胜妙修行,反而去更修杂业了,但是他们往往会以为这样子的更修杂业,其实是比以前更增上、更精进的修行,这个是一种颠倒见。

又譬如说,有人明心以后,竟然把唯识种智的胜行把它丢掉了,认为说唯识是不了义法,认为密宗黄教的应成派中观是正确的,所以后来改信应成派的中观见。这是因为他开悟后没有真正转依如来藏,所以悟前先入为主的观念,这些邪见的根就没有办法改变,没有办法拔除,被这个写《妙云集》的某法师所援引的宗喀巴的应成派的中观见的邪见误导了以后,就跟着宗喀巴认为唯识是不了义法。

然而,唯识绝对不是落在意识境界中的宗喀巴所判的不了义法,唯识种智也绝对不是只有名相的讨论,唯识学其实就是成佛所凭借的一切种智;诸佛之所以能够成佛,祂成佛的智慧就是唯识学的一切种智。还没有获得明心转依成功的人绝对没有办法受学种智,没有办法熏学种智,一定听不懂的,只能在表面熏习一些皮毛而已,如果跟随应成派中观师熏习唯识学,他们的学佛之路就一定会走歪了。那这种舍掉本来的佛菩提道的胜行,反而再投身于错误的密宗邪法里面的人,他们的问题就是:不肯自己真参实修,所以就相互约定“谁先参出来了,就得告诉其余的人”;也就是说,他们是这样的听人家明讲如来藏的密意,这样子的去探求密意,这样子的去探听密意没有经过参究体验的过程,所以见地就发不起来,后来才会被某法师的应成派中观以及密宗的邪见所转易而退转了,那这个就是“舍本胜行、更修杂业”了。

另外一种就是在说“爱着世事、溺情从好”。另外一个止观的障难是在说,如何地爱着世事,如何地溺情从好。前面所说的“舍本胜行、更修杂业”以后,接下来就一定会爱着世事、溺情从好。为什么呢?爱着世事这个就是说,爱着于世间的五欲境界事相,接着就是溺情于所好乐的事物上面,对世间有为法就产生了陷溺之情,陷进去而被它所溺的时候,也就是让他沉溺在世间事相里面,永远爬不出来,那这一世的法身慧命就会被溺死了。

另外一种状况就是说“或令证得外道诸定”,这种令证得外道诸定的这种止观的障难,为什么会是属于止观的障难呢?外道除了四禅八定的修证是与佛法共通以外,另外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定(所以外道诸定不单单只是在说四禅八定,那很多奇奇怪怪的定),这些都是与佛法般若智慧无关的,纵然是外道正修四禅八定的这些外道的证禅定的圣者,他证禅定也是跟佛法的般若智慧、还有解脱无关的。但是鬼神或天魔往往会使某些外道证得奇奇怪怪的定境,让他们可以入定一天、两天,乃至于七天,让他们可以炫异惑众。又在定中获得特别的饮食,譬如说得到欲界天的甘露,服用以后觉得身体抖擞、都不疲累,因为不饥不渴也不疲累,所以一坐就是七天;也就是说,在那位外道转入等持位的同时,就弄东西来使他食用,再进入等至位中一住就是七天。众生不知道那位外道其实是被魔所摄受,就赞叹说啊:“不得了!这一定是大师,所以一入定就是三天、一入定就是七天。”所以搞得大家都好崇拜他。这就是要让他获取名闻利养。后来他出定了也会觉得:“嗯,我真的是很厉害,入定以后天人还得来供养我呢!这表示我比天人的证量还高啊!”但是却不晓得这是被天魔或鬼神所陷溺了。所以这种状况在现在的修行界里面,其实是非常地普遍的,我们千万不要被这样子的一个外相给迷惑了。而我们必须要转依佛所开示的佛法的正理,依之去修行,这样子才是真正的佛弟子,真正的一个佛法的修行人。

《大乘起信论》卷2里面又说:“或复劝令受女等色,或令其饮食乍少乍多,或使其形容或好或丑。”又有这几种修学止观的障难。“或复劝令受女等色”也就是说,有一些鬼神,乃至于这些天魔,会劝修行者来领受女色。那女色、这个女等色,女等色,女等的意思就表示,包括男色还有畜生色在内,所以不是只有女色,所以女等是等等这样子的几种的这种状况;也就是说,连畜生男、畜生女都包括在这个色欲里面。西藏密宗的上师还有喇嘛们,在无上瑜伽、大乐光明、吓鲁葛、时轮金刚等里面,不断地劝人接受男色,还有女色,甚至是畜生色,这就是劝令行者接受女等色等等。

这是有现成事实作为根据的,他们的密续当中也是这样教导的,连号称最清净的宗喀巴也是在《密宗道次第广论》这样子的劝导徒众。对于男众的学密者,他们就会劝令接受女色,那对于女众就会劝令接受男色。西藏密宗的教义,从头到尾都不是佛教的正法,都是以外道邪淫法冠上佛教的法义名相,再由喇嘛们假冒是佛教的正法;他们其实是喇嘛教,不是佛教。佛教根本就没有劝令行者接受男色、女色等等这些事情,更何况是畜生色,这是魔所化现给予行者的魔障。

密宗喇嘛常常说他们的祖师是在定中由 文殊师利传授无上瑜伽,那都是骗人的!文殊师利还会传给他们外道邪淫的欲界贪爱法吗?还会传给他们常见外道法吗?譬如宗喀巴说他自己常常感召到什么黑色的文殊师利菩萨。那个所谓的“黑色文殊”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文殊师利菩萨,都是魔所化现的。真正的 文殊师利菩萨示现的时候,怎么可能传给他们常见外道法呢?更不可能示现为黑色的身相。诸大菩萨示现的身相都是极庄严的菩萨相,都是璎珞庄严的,怎么会是这种黑色的这些鬼神相呢?又譬如莲花生,他们说他是 阿弥陀佛化生,但是如果是真正的 阿弥陀佛化生来人间的时候,还会常常来搞男女双修法吗?一定不可能的嘛!这个是很粗浅很粗浅的道理啊!我们只要用一般世间的人伦道德的轨则来看待这个事情的话,就已经能够了解了,还不用佛法来衡量他的标准的。可是西藏密宗行者却有很多人相信。他们那些人都是着了天魔的道,所以也跟着劝他人接受女色、接受男色。

可是有人可能会抗议说:“事实上密宗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是真的,那么密宗怎么可以叫作佛法?我们学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密宗佛教里面有这种修法呢!你们说的双身法的事,有什么根据?”

这在 平实导师出版的《狂密与真密》四辑的书籍当中,在正觉诸书当中,已全部举证清楚了,诸位观众可以把这些书请回去仔细地阅读。虽然书中已经举证了,可是他们又说:“我们学密法很多年了,密宗里面没有男女合修的双身法啊!”那就表示他们学密还很粗浅,没有真的入门。因为他还没有修到密宗真正行者所应该修的阶段,或者他对上师的供养不够,上师与喇嘛都不教他密宗最基础也最重要的双身法;或者他生得姿色实在是太差了,让上师看不上眼,所以上师与喇嘛根本不愿意与他上床教授双身法。

如果他们一直修下去,迟早都得要修双身法;因为西藏密宗自始至终都是围绕着双身法而广作文章,离了双身法,西藏密宗就再也不是西藏密宗了。所以他们在因地灌顶的时候,都是以这个法作为中心思想来为信徒灌顶的,上师是观想“佛父”与“佛母”交合受乐流下淫液,再以那淫液观想灌入徒弟的顶门,这就是密宗因灌时上师要作的功课。那这一部分,可以详见宗喀巴所著作的《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记载的,以及 平实导师《狂密与真密》里面所举证的说明。密宗的上师在因灌的时候给信徒所吃的甘露,也都是和双身法有密切的关联的;也就是说,这个是紧密的与双身法的关系是有强烈的关联的,这个是跟密宗的这些排泄物有关系,可是密宗行者吃下甘露,却还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做的,还吃得满心欢喜呢,这真是很愚痴啊!可是他们大部分人还是不知道,还是继续在护持破法的西藏密宗啊!还继续在供养破坏佛教正法的西藏密宗的喇嘛。这些喇嘛其实都是依照天魔所化现的假佛、假菩萨传给他们双身法的修行,都不是真正的佛法。

西藏密教的四种灌顶,其实都是在“劝令受女等色”,从因灌到第四灌都一样,只是他们在台湾很小心地传,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密宗自始至终都是围绕着双身法的理论而修行的,所以他们在台湾并不像在欧美那样公开地传。

另外一个就是“令其饮食乍少乍多”。这个就是说,让我们的饮食忽多忽少。这种情形在台湾有没有现成的例子呢?也有啊!以前美国的卡普乐禅师(他也称作禅师,但是其实还没有明心!),他来台湾寻根的时候,放着真悟的土城广老不去参访,却是去参访南怀瑾,南怀瑾就跟他夸口说:“我可以一餐吃几天的饭,接下来可以五天、十天、半个月不吃饭。”用这样的事相来炫异惑众,南老师就是以这种事相笼罩卡普乐禅师:以饮食乍少乍多,惑乱众生。众生不晓得内情,就盲目地崇拜,这其实都跟佛法是不相干的。

另外一种情形是“或使其形容或好或丑”。这个就是说,使修行者的面貌、身形,有时变好或者变丑。经由这些事相上的变化,使学人对魔所说的法产生信乐,或者以使人形容变丑的手段,来阻碍学佛人修学正道。如果有人因此产生了烦恼,被烦恼所扰,就会渐渐地退失往昔种下的善根。

《大乘起信论》卷2继续这么说:

若为诸见烦恼所乱,即便退失往昔善根,是故宜应审谛观察,当作是念:“此皆以我善根微薄业障厚重,为魔、鬼等之所迷惑。”

这个就在说,以上归根究柢,都是从自己的烦恼来。意思就是说,如果被各种障难所障,产生了错误的见解,以及被烦恼所恼乱,就会因为前面所说的这些状况,退失往昔所修集的种种善根。所以应该要很审慎而且详细地观察,以免因为自己的错误的见解,以及还没有断除的见思惑烦恼产生的惑乱,退失了往昔所修集的种种善根。修学佛法本来是善法、是好事,但却往往学佛以后反而因为恶缘,而在实质上造作破法的大恶业,这是大家都应很谨慎小心观察应对的正事。譬如学西藏密法的人,学到最后一定要修双身法,谁也不能避免,除非是想永远停留在初学阶段;所以后来不管是跟女上师上床,或者男上师上床,都是严重毁破菩萨戒最严重的重戒,结果变成舍寿后一定会堕落地狱,一一地次第受苦于三恶道中。这是很严肃的事情,以学善法的正因,本应获得善报,却因为遇到密宗的恶缘而变成获得恶报,真是非常可怜!因此说,所有的学法人都应很详细地加以简择,审谛观察的“谛”字,就是非常用心的观察而确实了知,不可含糊笼统了事。

假使有种种障难的话,应该生起这样的心念来责备自己:“我会有这些障碍阻难,都是因为我往世所修学的善根很微薄,我自己的业障厚重,所以被天魔、鬼神所迷惑。”不必怪天魔、不需怪鬼神、也不可怪外道,都要怪自己善根微薄以及业障深厚沉重,褔德太小而导致威德不足,所以才会被魔鬼、鬼神、外道所迷惑。他们会来恼乱我们,都是因为我们自己有机会呈献给对方,让对方有机可乘。因此,只要自己有正知见,善根深厚,别人就无法遮障我们;天魔、鬼神以及外道,无妨继续存在,而我们不会受他们的影响,不被鬼、魔所惑。换句话说,要以意识觉知心很清楚地观察:自己心中所生起的觉想与烦恼是否相应?有没有问题?再用意识来观察意根自己,有没有处处作主而导致无法远离我所的烦恼,让魔有机可乘?假使能努力地观察而断除掉,天魔再怎么来恼乱,也不会有作用,也就不必再去责怪天魔了。

以上就是我们所说的“止观的障难”,以上就跟各位分享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