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般若止观(三)

第73集
由正墩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系列,这是以 平实导师的著作《起信论讲记》为蓝本,内容主要为宣说佛法的根本大意,特以心生灭门与心真如门一心二门之内涵为主轴展开,铺陈法界实相理体如来藏、八识心王与三乘菩提修行的关联性,宣示成佛之道精神所在一切种智的内涵。

我们接着《起信论》中有关修止的部分,马鸣菩萨说:当“不依气息”来修止观。不依气息的意思是说:大乘般若的止观不是教你藉着修数息、随息的方法来成就定的功夫。先前我们提到了有关“先以定动,后以智拔”的道理,佛弟子必须先能让自己的心能够得以安住止息,让原本随着烦恼妄想不断攀缘的散乱心,能够止息下来;而在佛法上如理思惟观察,能进一步生起智慧。

若是“依气息”来修习止观,比方说像是数息或者随息等,是二乘解脱道行者所修的小法,属于五停心观之一。五停心观和四念处观是属于安住妄想攀缘心的方法,凡是想要证声闻涅槃而不得力的人,应当修四念处观;若是五盖重而不得力的人,应先以五停心观对治。因为单纯透过闻熏善知识开示涅槃的道理,便直接观行的人,如果没有先降伏攀缘心,清净贪、瞋、痴三毒心,所观行出来的结果,只是干慧而无解脱的实质,并不能成功的运转所证得智慧,都只是世间人对出世间涅槃的知识,不会获得解脱正受。大乘佛菩提的修证次第也是如此,必须先有未到地定的定力,然后求断三缚结,接着参禅求证真如;因为有未到地定支持的缘故,证实相心如来藏之后才能不会退转。这是属于对治悉檀的法,用观行的次法加行,让心安止于清净解脱的法上,心得决定,让尚未调伏的烦恼心得以调伏。

同时,五停心观也是属于为人悉檀,针对心不能止息的原因,因而有各种不同的因缘,令心不能如理作意、如理思惟产生散乱,归纳有五种可以在相应的因缘上,安住其心的方法,称为五停心观。若因为多贪欲,就应当于不净缘安住其心;若因为多瞋恚,就应当修慈愍来安住其心;若因为多愚痴无明,就应当于缘性、缘起安住其心;若我见、我执障碍,心多骄慢,就应当于界差别安住其心,去现观五阴、十八界、十二处我的虚幻不实;若因为世俗法中寻思,妄念多,心容易散乱,应于安那般那念安住其心;于这五种散乱心状况来安住其心的方法,所谓不净观、慈愍观、因缘观、界差别观、数息观等五停心观。

不同的散乱心现象的出现,来自于不同根性,而所受的熏习与境界不同,需要有不同的对治,有适合修学相应的不同法门,包括五停心观也是一样的道理。在《大般涅槃经》中 佛陀呵责舍利弗没有针对不同根性的弟子,教授正确对治散乱心方法,是不善教导,是对弟子颠倒说法;因为错教的缘故,令弟子生于恶邪。如果是炼金师的儿子,应当要教他数息法;若是浣衣之人的话,就应当教他修白骨观,这样子他才容易入于解脱的境界。

五停心观中,以与气息而修的安那般那念对治寻思来说,若是心多在世间俗务上寻思而让心散乱,就应该勤修安那般那念,来让散乱心安止,这样的修习成就了,心便能缘于正法而安住。在《坐禅三昧经》中对于安那般那的描述:“若思觉偏多,当习阿那般那三昧法门。”(《坐禅三昧经》卷1)也就是说,修习佛法的人要尽量减少觉观的心和攀缘的心,人因有五蕴在世间活动,就会有觉观的心,容易被外境所牵动而不能一心一意在佛法上用心。

南传佛法的安那般那,还有一个方法是观鼻头白,但这些法都不是证悟般若的方法,而是四念处中的修法方便之一。主要是藉着这些方便法门,对于世间的一切生灭无常的法——五阴、十八界等蕴处界我是苦、空、无常的体性善作观察。透过四念处观,得四种离法,也就是以观身不净,如实地见身念处,便能出离净倒;以观受是苦,如实的见受念处,便能出离乐倒;以观心无常,如实地见心念处,便能出离常倒;以观法无我,如实地见法念处,便能出离我倒;能从四念处的如实观察中断我见,得到解脱的智慧,离四种倒。

但小乘的四念处观并没有实证法界实相心——如来藏,没有能力来现观法界实相心出生世间五蕴一切法,诸如此类的修法都是以“依于气息”的方便来修止观。而参禅的人若以数息法、修定法作为禅法,便是非因计因、以妄求妄,到后来难免以妄心、意识心作为真心,以妄觉作为真觉,走上学佛的歧路。

有些稍具佛法基础知见的人,尚且知道这气息属于四大之一的风大,也知道能让行者可观察的气息,也是要依附有情身根的这个色法才能存在,气息不断地出现与消失,可说是来无所从、去无所至,也是具足了坏苦与行苦;因为气息本身生灭无常的现象,所以说气息的当体非常、不自在,无有自性,了不可得。所以,证悟佛菩提的大乘佛法菩萨,是不该、也不会依气息这样的生灭法来作为佛法的修证,更不会将安那般那三昧当作修行的目标。二乘虽假借气息而修,但不以气息本身为修行的目标;对于大乘菩萨而言,这既不是参禅求悟的方法,更不能把这样的修证当作是大乘证悟的目标。

若是有人主张因为修安那般那的气息,是生灭无常,了不可得,这样便是所谓摩诃衍——大乘法,那是误会了三乘菩提的内涵。因为二乘人可以藉着五停心观的数息观,这是修习二乘解脱智慧的前方便,先令杂乱攀缘心制心一处,进一步能以此定力基础的觉观能力来观察世间一切法的无常、生灭相;但这样的观行的方法以及所得的智慧都是在世间法上,并没有大乘般若智慧的知见,也没有办法触证到出生世间一切万法的法界实相,更不可能有正观现量的智慧可以观察到法界实相,因此是无法相应世出世间的般若智慧。修习大乘般若正法的人,对于这类二乘法的随息、数息的法尚且都不准修;所以,有人将安那般那的气息是生灭无常、了不可得故,来解释成便是所谓摩诃衍——大乘法,而把它施设在禅门般若禅的行门里面,是错乱了禅门的法门。

佛门中许多人打坐时,常被教导所使用的法门,就是数息,也就是数呼吸,从一数到十,周而复始,打坐之中不断地数;每一个数字的声音就是一个念,从一数到十,总共就有十个念。数息的方法也就是以这十个数息的念,将平日无尽无数的妄念统一起来;但殊不知这个数息的念也是妄念,也就成为不统一中的一种统一现象。若对于佛法知见有基本认识、稍有修定知见的人,就会知道一到十的这些数目也要舍掉,应当要住于一种没有妄念的妄念,安定于一种清明的境界之中才对;相反的,如果修定的知见不足,就会执著一到十的数目字,数了一年、五年、三十年,甚至要往生了还这样数,这样就是不是真的懂修定。并且更糟糕的是,若问他数息和学佛证悟菩提有何关联,多数人都答不上来,乃至还以为以数息来练心、打坐时不生妄想,这样一直坐下去,终有一天会证果,以为这样就是学佛。这现象就是以数息、打坐等定福修法误为修慧之法,而不知此等皆是人天有为福善。

修定的法门有许多,以依气息修来说,要令心安,有六妙门:数、随、止、观、还、净,要会随宜应用。比方说,数息到定心出现,应当知道用一个妄念就可以安住,不需要十个妄念。如果只知道数息,而不进一步了解六妙门中次第转进的方便善巧者,想要求一心不乱入定,是极为困难,所以才会说:“事障未来”,障碍未到地定的修证。如同有人执著持名念佛的佛号一样,即便因持名念佛而有定心出现,却难舍佛号;要知道“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也就有六个妄念,若能念佛到心不散乱时,就应把佛号舍掉。持名念佛时心里出现的佛号,会使忆佛的念不能纯净,所以能够舍除名相,这是定慧知见够的缘故。

我们要知道 世尊施设许多法门的目的,在于以妄止妄,用施设的方法来制止我们的攀缘心;但要有善巧方便、懂得对治差别及次第转进。但有一种人,所谓的修学佛法,完全是依气息在修的,而且以气息内涵的修法,甚至以气息当作是修学佛法证悟的目标;这显然和解脱道修行法门的五停心观中的安那般那,以假借气息而修心、令心安止,又大不相同;二乘虽假借气息而修,但不以气息本身为修行的目标。

若是像西藏密宗喇嘛教,是完完全全的附佛外道,完全以气息本身为修行的目标。比方说,在西藏喇嘛教修行法门中,有修拙火、明点、修练气功、宝瓶气等,明点与气功是密宗妄称“即身成佛法”、“无上瑜伽”双身法的基础,透过明点和脉气的修证完成,就可以修习无上瑜伽;由修习无上瑜伽双身法,则可证得密宗“佛果”,所以说:明点、脉气、无上瑜伽就是西藏密宗喇嘛教的修行法门的根本,西藏密宗喇嘛教以无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门为主要思想。并且,密宗认为中脉内之明点即是第八识如来藏;妄以为练就明点气功后,就可以成就四禅八定、生欲界天乃至色界、无色界天,甚至能证得法身及解除人我执与法我执;也有妄以为可藉明点气功及观想脉字之成就而离三恶道、成就出世间果,成为“不颠倒菩萨”;也有妄以明点气功之成就,可以成就般若波罗蜜而离能断与所断,妄谓依身中脉轮可以成就四种净土。

以上种种的妄言,不胜枚举,完全不符佛法的教义与修行次第;是十足的剽窃佛法名相,胡乱套在所有密宗喇嘛教的一切行门上,用来愚弄不知情的人。密宗还说人身上有中脉、带脉、左脉、右脉,细分成八万四千脉,说这八万四千脉就是八万四千种烦恼,也是牵强附会的一派胡言。建立了这种荒谬的理论,便依此开始练习中脉的白菩提、红菩提的观想,就观想菩提心在中脉里上下升降,妄认观想出的明点就是菩提心如来藏;中脉及明点观想完成以后,就作秘密灌顶,接受异性上师指导男女双修法的技巧,与异性上师合修双身法,学习怎样可以达到乐空双运、遍身都受淫乐的第四喜;然后再与其他的上师及密宗行者轮座共修。男行者要观想自己中脉里的白明点——白菩提心,进入女行者或女上师的中脉海底轮内,再上升与女方中脉里的红明点会合,他们说这就是红、白菩提会合,在这种情境下观察淫乐与觉知心都是空无形色,就是证得乐空双运,就成为报身佛;以这种外道邪淫,一点都不清净的极贪、极低层次的境界受,作为报身佛的清净无染果报的境界。

他们修练的中脉、明点、气功,就是为了将来与异性上师合修双身法而作准备,目的是在与异性同道与上师合修,再取证乐空双运的外道境界相;所以他们的禅定是以气息为主,是“依于气息”而修止观。至于练习盘腿跳跃,也都是为了双身法的交合而修气息,但这完全是外道法,与佛法一点都扯不上关系。修习大乘般若正法的人,连二乘法的随息、数息都不准修了,还可以修外道法的气功吗?更何况世间伦常都不允许且极淫秽的密宗气功?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说明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