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须循正见(四)

第69集
由正纬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延续上一集的内容,来跟大家说一说这一位法师的错误知见。我们在前几集内容里面不断地告诉大家,这一位法师所理解的空的意思,都是流于文字的想象;那如果你以这个文字的想象,把它当作一个真实的样貌的话,那么对于您的佛法修习的危害,是非常大的事情,应该要摒弃这些邪见,这个邪见的危害、它的危害是非常深的。

比方说,在这一位法师所写的《净土与禅》里面,就有谈到 阿弥陀佛的这些事情,他是这样说的:

《观无量寿佛经》第一观是落日观;……即是以落日为根本曼荼罗;阿弥陀佛的依正庄严,即依太阳而生起显现。……太阳落山,不是没有了,而是一切的光明,归藏于此。明天的太阳东升,即是依此为本而显现的。佛法说涅槃为空寂、为寂灭、为本不生;于空寂、寂静、无生中,起无边化用。佛法是以寂灭为本性的;落日也是这样,是光明藏,是一切光明的究极所依。(《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页22-23。)

依于这个观点,大家可以看到还是一样,跟前面这一位法师在描述什么叫作毕竟空的时候,他曾经说到所谓的毕竟空的掌握,就是一切的法终归寂灭;他也说到归空跟归灭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所以在这里面,他对于所有一切佛法的理解,都源自于要嘛就是无自性空,要嘛就是一切终归寂灭的空。所以他对 阿弥陀佛的理解也是如此,他把 阿弥陀佛的第一观的落日观,把它解释成说像落日,就是因为落日也是一样,是以寂灭为本性的。

可是这样子的一个想法,却在根本上面产生了更大的祸害,因为在同一本书里面,这一位法师继续写到,他说:

仔细研究起来,阿弥陀佛与太阳是有关系的。印度的婆罗门教,有以太阳为崇拜对象的。佛法虽本无此说,然在大乘普应众机的过程中,太阳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摄到阿弥陀中。……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页22-23。)

这一段,不知道佛弟子们看到了作何感想!我想如果您直接看这一段文字,是不是会有一个印象在,就是说这一位法师谈到了关于 阿弥陀佛跟太阳之间的关系,也谈到了所谓的“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那他是不是就在指所谓的我们讲的 阿弥陀佛,其实只是太阳崇拜的净化呢?那对于一般的佛弟子,请问您是不是能够接受这一位法师,就这样子把我们在大乘佛法中极为重要的 阿弥陀佛,就此把祂连根刨除了呢?当然我们在网络上面,我们也看到一些拥护这一位法师说法的学人,他们的辩解是说:“这一位法师这样的说法,其实指的只是在说所谓的普应众机大乘,要适应各式各样不同根器的人,所以有种种不同的修法。”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怎么讲,他的文字里面就写得清清楚楚了,他说这些、说得明白些,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在这个文字里面,再也没有其他的弦外之音可言了,他的意思就是如此。

所以,如果从这个方面引申出来的话,那就表示说,信仰他的错误知见的门徒们,当他们在这个丧家往生的时候,所作的所有的助念,我们实在很难想象,当他在助念的时候,他嘴巴里面念的阿弥陀佛,难道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吗?那请问大家:那么所谓的亡者往生到 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这件事情又怎么说呢?难不成大家都要往生到太阳的地方去了吗?所以这个事情其实危害甚大!因为,当他们在帮别人助念的时候,这些都会影响到往生者能不能适当地往生净土的一个功德。

所以我们说,从错误的知见,他是从这个一切法终归寂灭的错误知见,然后攀缘比附去解释 阿弥陀佛十六观里面仅仅第一观的落日观;然后再从这个落日观,就把它推结到是太阳崇拜的净化;从这个净化的角度,再把 阿弥陀佛从佛教中连根拔起。所以各位想想看:这个错误的知见多么多么的可怕!会影响到多么多的人。可是,这一位法师并不是自己想象出这些错误知见的,实际上,这一位法师在他早年学佛的时候,他就已经讲了:他这些知见是从喇嘛教里面学来的知见。怎么说呢?我们来看看,举一些证据来给大家看。在一本现在甚为流行的,叫作《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这个书籍里面,这个书是由所谓的喇嘛教的大师,叫作宗喀巴所写的。那我们就引《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的文字来让大家看看,看看这一位法师的错误思想,到底从哪里衍生出来。

好!我们来看看里面的文字是这样写的,卷17的文字是这样写的:

一切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缘生起之理,故说彼空。……谓依如此如此因缘,生灭如此如此众果,即应依此因果建立而求性空及中道义。(《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这样子类似的文字,在《广论》中出现的频率相当的高。我们从这个文字,大家可以判断看看,在《菩提道次第广论》这本书里面,宗喀巴讲到的“空”,跟他讲到的“自性空”,有哪里不一样?在文字上面没有不一样,在义理上面也没有不一样啊!因为他都已经讲得很明白了:“一切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缘生起之理,故说彼空”啊!所以这段文字再也没有什么弦外之音,可以需要推敲老半天,因为它就是简洁明了,跟您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在《广论》里面谈到的空,跟这一位法师所理解的自性空是一样的。

然后,在《广论》不仅全篇在宣说这类型的空,并且《广论》认为唯有持这种所谓自性空义理的人,才是真正地了解中道的道理;他们把能够善说中道,能够理解中道的这种人,叫作中观师。可是我们都知道所谓的中道、中观等等这个说法,其实是从龙树菩萨才大为在世间兴起的;可是如果谈到中道跟中观的根本义理的话,仍然要回到 佛所说的经典上面来看。所谓的中道,不能够离开我们的自心如来,不能离开我们的如来藏去说中道;同样地,中观也不能够离开如来藏,再去谈任何的中观,这个是 佛在三乘经典里面开示的重要的义理,并且也是龙树菩萨终其一生写《中论》或是写《大智度论》,一再地反复宣说的义理。

但是各位今天看看,我们引一段文字给大家看,在同一本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他说:“除中观师,任何补特伽罗皆见相违,无慧宣说无违之理。”(《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这个意思是什么呢?他就是讲说除了中观师有这个智慧宣说无违之理;什么是无违之理呢?因为这段文字讲到的,就是诸法自性空,所以这里面讲到的内涵—这句话的内涵—就是他认为只有中观师才有这个智慧能够宣说不违背诸法自性空的道理;任何的补特伽罗,他可是说“任何”哦!包含一切没有挂上一个中观师牌子的学佛人,都囊括在这个所谓的任何补特伽罗里面哦!这句话的过失非常非常大,为什么呢?首先就是说,一切诸法自性空,它本身就不是佛法真正的义理,它只是表相的,只看到世间、器世间诸法生灭,然后才说它自性空,完全没有办法触及到佛法的实相。所以关于宣说这个表相上面所看到的自性空这个道理的话,跟我们学佛到底有什么深切的关系呢?

第二,他说只有中观师有这个智慧宣说这种道理。那么我们马上就可以知道说,因为真正的中观师必定是基于如来藏而能够予以种种的观行;所以中观师离开了如来藏,就没有所谓的中观师可言了。那从中观师的眼光来看的话,中观师当然有能力解说自性空啊!因为这只是世间的表相而已啊!根本还没有到事物真正的义理啊!所以中观师当然有那个智慧可以解说,可是中观师解说的,却不会只是在解说自性空。可是后面又讲到说“任何补特伽罗皆见相违”,这个同样有很大的过失啊!因为我们知道说,在学佛里面除了用中观的方式来引导众生,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的方式,只要他们的根本的出发点是从每一个众生的自心如来开始出发,那么不论用任何方式,都能够引导有情来求证,并且逐步来体验自心如来,这个也就是各式各样的应机宣说之理啊!换句话说,只要是能够掌握自心如来真谛的每一位人,都有这个能力能够引导其他的众生,按照正确的方式去学佛。既然这样子,当然所有一切其他的众生当然也可以,只要他能够掌握佛法的义理,当然也就能够解释所谓的现象界的自性空。因为现象界的自性空,真的就只是表表浅浅的一层而已,它没有什么深刻的道理在的。

所以,在《广论》里面宗喀巴这样讲,其实一方面他误会了中观师,因为他认为中观师只有在讲诸法自性空。所以他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在讲说是喇嘛教的这些主张自性空的人,才有办法宣说这个自性空的道理,其他人都没有办法、没有那个智慧能够宣说,这个实在是慢心到了极点。宗喀巴所写的《广论》影响呢,除了影响这一位法师之外,他还一路影响了许多后续的学人。比方说,像现在的达赖喇嘛,在《中观之钥》的问与答里面,曾经讲过下列的文字,他说:

了达自他等所缘品—境界—在没有微尘许自性有之上,却现为自性有,由此现知:这样的自性有的显现不过恰如虚假的幻术或幻梦罢了。……由于自性实有的息灭,遂得了知缘起义;由于缘起义,遂得了知自性实有的息灭。基于必然可以寻得空性与缘起的相互成立—一方成立,另一方随即成立—之理。(《中观之钥》—问与答-9)

这段文字也很清楚啊!表示达赖喇嘛所领会到的所谓的这个空,也就是跟这一位法师一样,都是缘自于宗喀巴所写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全部都在不是自性有的状况下去理解空。而这样子呢,我们在前面几集,以及在这一集里面,已经反复告诉大家空的义理绝不是只是表相上的无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而已;实际上,所有的空义的理解,必须要从如来藏出发去理解、去体悟,才有办法掌握到它真实的义理。

那么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不仅影响到达赖喇嘛,影响到这一位法师,并且也影响到现在一般的学佛人。比方说,像学习《广论》的人,往往都会跟着他们的上师学,那他们的上师就是另外有一位法师,他有讲到,他说:

中观的真义就在这里……:原来一切法要找它实在的、真实的内涵……是没有的,所以它是假安立的。也正因为这样安立,所以有这样的因就会有这样的果。假如它本来就是有的话,你怎么去安立它?……你就不能动它了。正因为它无自性(或者说性空),所以必定是缘起的。如果你正见一切法都是性空,就能够正见缘起。(《菩提道次第广论浅释》)

这段话也非常清楚,他就是告诉你:他们所理会的空,所体会的空,其实就是所谓的没有恒常存在的自性。

那么这个表示说,所有在“广论”班里面学习的学佛人,如果都跟着另外这一位法师的讲法这样讲的话,那所有“广论”班的学员,对于空的体悟,就会只是流于没有恒常自性的空而已;而这个体悟,刚才我们已经见到它的流弊非常的大,因为它让你从此之后,就不会再去探寻禅宗祖师教大家明的心,是怎么个明法?这个心又是怎么个相状?从此之后,你也很难在这个大乘的《般若经》,或是甚至是后面的唯识经里面看到、谈到真心如来藏的时候,种种的相貌的时候,你要如何去体会祂。往往到最后,你也会跟这一位法师,跟达赖喇嘛或是另一位法师一样,您到最后都会说:如来藏这三个字也是一样,祂就是只有名字,叫作唯名而已;其实祂就是性空,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无自性空。那当您生起这样的错误的知见的时候,也就是遮障了您去领会到三乘佛法真正的意涵,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们才说所有的这个过失里面,可以说以邪见的危害是最为根本的。因为从这个对于空的想象跟错误的见解,使得宗喀巴写出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然后影响了后面一大堆跟着学的人。这一位法师跟着喇嘛教的这个邪见之后,也跟着再继续危害了许多人,甚至讲说“阿弥陀佛是太阳崇拜的净化”。那在现在这个状况,有许多的《广论》的学佛人,希望大家能够听到这里,看到这里,能够引以为戒,要知道说:这个无自性空其实只是现象界的表相而已,它完全没有触及实相,请您千万不要因此受了这个遮障!

那另外还有一个观念,就是说常常有许多人,就是说我们只要发心是良善的,那么我们作任何事都应该有善果。其实这个不然,因为您想想看:像这个对于佛法的邪见,很明显地它会障碍了许多人的学佛之路,也因此他后世的果报必然是恶果。您想想看,如果您是出于善心,但是您却去护持了这样子破坏佛法根本大法的这个恶见的话;那您想想看,这个难道不会有相应的因果吗?可想而知的,就是从因果相应的道理来说,即使您发的是善心,可是如果您护持了是会断丧佛法的恶业的话,那对不起!您的未来仍然必须要跟这些断丧佛法的这些恶因果的人,共同去承担这里面的业果。所以想一想,是不是会觉得说,学佛一场,如果护持了,却是护持了邪见的话,是不是很冤枉呢?所以才说学佛的时候,非常重要就是知见要能够正确。这也就是 佛陀在八正道里面,为什么把正见列为首要的第一个正道的原因,因为邪见的危害太大太大了。

那么诸位观众如果说您刚好有缘分听到这段话的话,哪怕您对于前面所讲的,不见得能够完全理解;但是请大家就暂且要注意自己将来的这个法身慧命,因为护持恶业的结果一样会有恶的果在等着大家。所以您要作到的是:要记住所谓的无自性空,或者一切法终归寂灭的空,只有论及现象界的表相,它没有触及到真正佛法的核心,没有触及到将来你要如何体证如来藏的种种的功德性用。所以,当您如果看到您参与的团体,或是您护持的团体,也只是讲这种空的话,希望您要生起警惕之心,希望您可以从这一点点的怀疑,就自己发心去寻求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善知识,对于空、对于自心如来……等种种佛法的实相,有更深一层的讲解;这样子的话,才能够保护您未来学佛生生世世能够顺顺利利。

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