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忍门、精进门(二)

第62集
由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个单元跟大家介绍“如何修忍门、精进门”(二)。上一集我们说到《大般涅槃经》说:涅槃是如来藏,如来藏是涅槃义。没有证悟如来藏的人都无法了解,对于这一句都不懂;他们认为阿含是阿含、般若是般若、唯识是唯识,三个法是不能贯穿的,三个法是不同的东西。但是你只要来正觉学法,证得如来藏以后,你会发觉:原来阿含、般若、唯识是相通的,没有一法是不通的;由这个如来藏通一切法,所以三乘菩提是一贯而相通的。那时候你就会现前看见:阿含的原始佛法虽然偏显人无我;般若虽然偏显法无我;唯识虽然偏显一切诸法无我,讲的是生空、法空所显的真如。可是从亲证如来藏,而会通般若的人来看,这一切法都是相通的;并无丝毫的相互违背,都可以由这个如来藏心真如,而四通八达。所以三乘菩提的差别,只有深浅广狭的不同,却是依如来藏而一脉相通的;所以悟后回头再来读《大般涅槃经》的时候,会发现涅槃正是如来藏,因为如来藏,所以有涅槃。没有错!这就读懂了,这就是悟前不论怎么读,一直百思不解的法义;自从明心以后,就开始一步一步地通达了,这就是大乘法的无生忍。至于无生法忍,那就得悟后修学种智,很久以后才能通达的。二乘的无生忍没有办法达到大乘的无生忍智慧。然而大乘的无生忍,却可以悟后渐修,而渐渐地通达大乘的无生法忍,也可以旁通二乘的无生忍;只因为证得心真如第八识的缘故,所以就使得原来甚深难懂的如来藏与涅槃的道理,变得浅显了。这个真实义在《大般涅槃经》里面,虽然说到那么白、那么浅,但是大多数的众生拿到经本时还是读不懂的,还是得要等他明心以后才会真的懂。这一段论文的意思就是讲:经典上所说的那些法句中的义理,真的是甚深极甚深;可是这种甚深句的真实道理,你得要常乐于观察,而且要真的破参明心以后,才有能力常常乐于观察。世间的忍要依戒相和相似般若的智慧去应对,这都是属于忍受众生羞辱的事相;出世间的忍则是二乘的无生忍,能忍于色身不是我,能忍于离念灵知心也不是我,了知五阴的我是虚妄,而愿意灭掉自己;世出世间的忍,则是大乘的无生忍和无生法忍,能忍于万法都摄归如来藏,而如来藏本来无生,所以万法也就本来不生,这才是世间出世间的忍。依于这个大乘的忍,就不会再有入涅槃的贪爱了!此外,我们想要再补充一个忍,因为这个忍,越到末法的时候就越重要,这个忍就叫作悲忍;由于起悲心,而生起利益众生的心,并且能够长时间的这样子安忍。关于这个悲忍我们分六点来说:

第一,因为悲心的缘故,所以不应该忍受那些破坏佛法的人。你如果忍受那些破坏佛法的人,不加以辨正,众生就会被那些人误导,而走入歧途,佛法就会开始在人间渐渐地灭绝了。如果你不知道某人的开示、所写的书、所作、所为是在破坏佛法,那么这个人的破法残害众生慧命的行为,也就跟你无关;可是你明明知道某人或某一些人,他们所做的事、所说的话、所发行的流通的书籍,都是在破坏佛法,你就不应该视而不见。这一种悲心能使你安忍于难行苦行的菩萨道,这就叫作悲忍。

第二,不应该忍受接受那些在正法道场里面加以破坏的人。假使有某寺院弘传真正的佛法,但是因为自己所弘传的法,和那个寺院的法师所弘传的法不同,就去加以破坏;不管是硬件上的破坏、软件上的破坏,或者言语上的破坏,全部都是在破坏正法道场;如果有人这样作了,我们不应该忍受,应该起大悲心,去制止这些人这样作。如果你让这些人去破坏正法的道场,最后正法的道场不能存在了,结果就是众生想要修学正法却没有地方可学了。所以你如果明明知道,人家作的是破坏正法的道场,你却忍下来而不回应,那你就没有悲心;这种忍就成为愚痴的忍、滥好人的忍,所以应该要为众生而起悲心,想办法去制止这种行为,不应该忍受这种行为;有这样的心就叫作悲忍。

第三,譬如看见了众生所造的业,正是五种无间的罪业,舍报后要下堕无间地狱,长劫受苦;这种苦是很可怕的,因为是受苦无间,没有一剎那间断的,而且是以广大身而受重苦,时劫又是最长的,这不是可以轻易造作的大罪业。当我们看见众生造作了这五种无间业,我们应该要起悲心,去救度他们、转变他们;想办法补救,让他们赶快把大恶业转轻,或加以弥补、灭除这五种无间罪的大恶业;一直都有人在作,并不是没有。譬如有人登广告,坚持说意识是真实心,又骂 平实导师是人妖、是骗子,这都是五无间的罪业,根本是在破坏正法;有人这么作时,我们应该要起悲心要救他们,所以同修会才印行了《菩萨正道》出来辨正;目的就是为了想要救他们,教导他们正确的法义道理,让他们舍寿以前懂得忏悔与改正,这就是悲忍。不要以为菩萨都是慈眉善目的样子,譬如 观世音菩萨最慈悲了,但是十一面观音,你走到祂的背后去看看,那是现忿怒相的观世音,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有的众生,如果不用忿怒相来示现,就无法制止他们的五无间业;所以大悲的十一面观世音菩萨,背后那一面是示现忿怒相,用以制止众生,造作五无间的恶业,这也是悲忍。《菩萨正道》写出来以后,那些诽谤 平实导师的人,刚刚看到的时候会很生气,但是他会努力在书中,去找看看有没有毛病,结果找到后来,所有经论翻出来比对过后,都没有毛病;人家正觉同修会写出来的书是正确的,原来是自己错了!他就会产生因为谤法谤贤圣而下堕地狱的心理压力,有一天就会赶快忏悔,这样我们就救了他;这是以金刚雄猛的作略而行菩萨的大悲,这也叫作悲忍。因为他们犯了五无间的重罪,除了用这个雄猛相的示现,你是救不了他们的。

第四,不应该忍受众生谤佛,以及诽谤大乘胜义僧;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法,为了谤贤圣的那些人。在四种阿含的经典中常常会看见,有时候阿罗汉会击椎,也就是打云板;打云板就是要召集所有的僧众,击椎的声音发散出去以后,佛陀就会以佛眼观察,就跟阿难讲,某某阿罗汉今天要作狮子吼了,我们都去现场吧!去到那边等到佛一坐定,比丘僧也都集合了,那位阿罗汉就站起来说:“某某比丘!你有没有诽谤我?谤说我是凡夫。”他们的心性倒是还好,有作的人就会承认,那位比丘就站起来说:“有。”阿罗汉会三问,他会三答:有。然后阿罗汉就告诉他:“你一定要当众忏悔,因为佛世尊授记我为阿罗汉。”阿罗汉实证“无我”,怎么会说“我”是阿罗汉呢?他只是为那个比丘好,怕他下堕地狱;因为他诽谤阿罗汉是凡夫,舍寿时就会下地狱。如果是诽谤大乘法中的胜义菩萨僧,那就更严重了;假使你看到了这件事,就应该要想办法救他们。如果是谤佛,那又更严重了,有因缘的时候,我们还是得要救他们。至于谤法、谤胜义僧的人,他们自己也得要自求多福,可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还是得要救他们。所以当我们看见众生谤佛、谤法、谤大乘胜义僧、谤声闻贤圣僧,下至诽谤凡夫僧,都应该要告诉他们、要纠正他们,让他们赶快忏悔,赶快补救,不然的话,当恶业现前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忍受的;如果我们已经看见,他将来会受那个业报,而我们不愿生起悲心去救他,这就是没有悲忍。

第五,如果有人成就了十恶业的最重业,你也证实某某人成就了十恶业的最重业,得要想办法救他,不要让他继续再错,要让他赶快忏悔,赶快转变,赶快去补救;如果你没有这样作,那你就没有成就悲忍。如果你不能证实,那就不能怪你;如果已经证实了,你就应该开导他,叫他转变、补救。

第六,最后一个悲忍是悲心怜悯被误导的广大众生。因为末法时代有很多的名师——有名的师父、有名的老师——在误导众生,陷害众生一起堕入大妄语的地狱业中,他们不断地灌输众生各种邪知邪见。譬如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觉知心、一念不生的觉知心、离念灵知就是真如心,觉知心只要不打妄想时就是真如,真如就是佛性,真如与佛性没有不同。这样不断地误导众生,使得许多众生和他们一样,陷入大妄语的地狱业中。还有人不断地告诉众生:没有第八阿赖耶识,也没有第七识,佛说只有六个识;又说: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思想就是外道的神我、梵我,不是真正的佛法。这样子都是在破坏正法,众生不知道,就只因为谤法的人是很有名气的大法师,写了很多书;迷信大师的大名声,因为无知,所以就跟着假名善知识大胆误谤起正法来了,也就跟着成就了谤菩萨藏的地狱业。当我们知道了,就得生起悲忍,想办法来救护那些被误导的广大佛弟子,让他们赶快修正邪见、赶快补救,免得舍报时来不及自救,也没有人救得了他们。

《起信论》马鸣菩萨又说:

云何修精进门?所谓修诸善行、心不懈退,当念过去无数劫来,为求世间贪欲境界、虚受一切身心大苦,毕竟无有少分滋味。为令未来远离此苦,应勤精进、不生懈怠,大悲利益一切众生。(《大乘起信论》卷2)

接下来介绍怎么样修精进门。前面说过了如何修布施、持戒以及忍辱,接下来就得要修精进度,才能进入十住位中的第四住位。精进的意思是说,你对于布施、持戒、无生忍这三度都得要精进修行了,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随缘而修了。修精进行就是佛法上面所讲的,要修学各种的善法行,无一善法不修;不但要修各种善行与善法,而且还要永远心不懈退,如果心懈怠了、心退失了,那就不叫精进。换句话说,菩萨确实不好干,不但要修布施行,还得要不断地布施,永远都不能停止,一直到你成佛以后,还是要继续布施,永远都不能停止。持戒也是一样,还是要继续严持不犯,永远不犯菩萨戒。修忍也是一样,一直到成佛时才算圆满;成佛以后不必再修忍,是因为不管世间忍,或是无生忍、无生法忍,到佛地都已经具足了,所以不必再修忍辱。持戒也是一样,是因为到佛地时,心已经究竟清净了,所以不必再修持戒法。可是布施利益众生的事情,佛地已经具足圆满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无止尽地行布施呢?当众生成佛以后作种种布施,其实并不是在修布施;而是因为刚入初地时,所发的十无尽愿所持的缘故,是被这个永无尽期的大悲愿所持;所以诸佛都是利益众生永无穷尽的,都是永远不进入无余涅槃,而一直作无上的布施。并不是成佛以后,就每天只给人礼拜供养的,成佛以后还是要一天到晚利益众生的。你们看 释迦世尊菩提树下成佛以后住在佛地境界中,因为大梵天王来请佛转法轮度众生,佛因为答应大梵天王的要求,要转法轮来为众生说法,就在菩提树下静坐整整7天,思索如何为众生解说自己所证悟的微妙甚深之法,7天以后才起念动身,走两三百里的路去到鹿野苑度五比丘。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就先介绍到这里。

祝福各位菩萨:身心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