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的发心(四)

第48集
由正雯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内容以 平实导师所宣讲的《起信论讲记》为主,来为大家解说,希望与您结下良善殊胜的法缘。今天我们再来谈“菩萨的发心”。

上一集我们讲到 马鸣菩萨开示:

此证发心中有三种心:一、真心,无有分别故。二、方便心,任运利他故。三、业识心,微细起灭故。(《大乘起信论》卷2)

关于真心与方便心在上一集已经介绍过,今天要再继续讲证发心的第三种心——“业识心”——也就是第七识意根末那识。这个第七识意根末那识一直不断地在思量着,“思量”的意思就是时时刻刻作主宰,所以处处作主的心就是恒审思量的意根末那识,所以马鸣菩萨说祂是业识心。

意根末那识,祂就好像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总经理只是给出一个方向,接下来就由企划部经理作企划;如果总经理不感兴趣或不同意,这个企划案又要重新再作,一直等到总经理核可了,才能付诸于实行,才能交到业务部,或其他的经理那边;其中无论是工程部经理、业务部经理、企划部经理、生产部经理等等,他们统统分析计划好了,可是没有决策权,得要等总经理作出决策而批准了,他们才能付诸实行。总经理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抽烟、看报纸、喝茶,看来好像没做什么事,但其实他才是造业者,因为一切的事都由他来作主决定;他作主决定要怎么做,各部位的经理都要遵照他的意思去执行。同样的道理,六识觉知心虽然很会企划、观察、分别思惟,能够计划种种事情的进行过程,以及将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最后仍然得由意根末那识来作决定。既然一切的业行都是由意根末那识作决定的,当然祂一定就是业识心了。

而且意识觉知心都在意根的掌控之下,因为意根虽然必须要靠意识觉知心帮忙分别思惟六尘,但是意根很伶俐,意识在想什么,意根都知道,就算意识故意想骗意根,明明意识想要这样作,却故意告诉意根要那样作,结果意根所作的决定,绝对不会是意识觉知心想骗祂的那个样子,意识绝对瞒不了祂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并不是意识觉知心认为对的,完全没有欺瞒,意根就一定往对的方向去作,常常意根会随着自己的贪着与无明习气,而使得业行的造作成为一种惯性力量,而让业种不断地现行,这正是我们在世间法中常常看到有人想要减肥、戒烟、戒赌、戒酒以及戒毒等等,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或是意识心明明知道不能作不正当的事,牟取不正当的利益,却往往无法克制自己,而去干下杀、盗、淫、妄等种种恶事的根本原因了。

在佛法的修证上,也是同样的道理,为什么 平实导师这么多年来一直宣说一念不生离念灵知心不是真心,细意识也不是真心,都是意识心的种种变相,不是真心,教证、理证一一详加举示说明,而佛教界很多人却还坚持一念不生离念灵知心就是真心呢?背后的根本原因就是由于意根无法接受,虽然意识觉知心明明分别思惟观察认为很有道理,终究不敌意根对于过去邪见之无明执著惯性力而无法改变邪见。譬如一些以定为禅的修行者,以为长时间保持一念不生,就是开悟,就是成佛,久了往往沉入定境无法自拔,犹如禅门所说:“冷水泡石头。”石头成天泡在水里,永远还是石头,将意识心整天沉浸于定境中一念不生离念灵知,自以为清净,就是开悟明心,就是佛。然而煮沙不能成饭,这个一念不生离念灵知心,无论再怎么修练还是生灭意识心,永远不可能变成不生不灭的真心,反而使得意识心对于三乘菩提正法思惟观察的功能越来越薄弱、僵化与固执,终究无法开悟明心乃至生起般若智慧了。

等而下之,又譬如密宗乐空双运即身成佛之法,是以处在男女交合性高潮中,长时间保持闭精不泄大乐遍身以及一念不生离念灵知的状态,称为乐空双运,叫作即身成佛;一旦意根习惯耽着沉浸于这样的境界以为成佛,不仅欲界男女淫欲贪爱难断,又复加深意识、意根我见、我执,就更加难以出离三界生死了。这也是屡见密宗行者性侵女性案例不断的原因,因为意根一旦执取男女双修这样的业行,就会不断地掌控意识找正当的理由来为自己辩护,然后不断地找女人合修,甚至自我感觉良好,真以为自己成佛了,而实际上却完全无有三乘菩提佛法的实证与智慧。

那么要如何改变意根的种种错误业行呢?根据统计数字显示,在经常发生车祸的红绿灯路口放上车祸意外死亡照片,车祸的比例往往会减少;或是让爱抽烟的人看到肺癌患者的肺部照片,会产生有效吓阻作用,因为意根往往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必须采取强烈刺激让意根印象深刻,乃至亲身现量受到教训以后才会惊醒改变。在 世尊圣教中也提到过去弟子或是自己造下什么样的恶行,而有下堕三恶道所受之种种苦果报,这不是恐吓,而是 世尊圆满智慧所看见的法界事实本来如此;本来如来藏如是地执行因果律则,于是将弟子之经历乃至自己之亲身惨痛经历述说出来,再进一步制定五戒、比丘戒、菩萨戒等来规范弟子身口意行,使其不敢违犯,以免下堕三途受苦无量,这都是为了端正意根这个业识心的缘故。

又譬如世间法中,对于想要抽烟的人,也会给予另一种感官训练:只要看见烟、闻到烟味、手拿起烟时,立即作出拒绝动作,通常会对意根产生制止作用。这是运用前五识以及意识的作用来反制意根业行;并在意根成功拒绝吸烟诱惑时,给予立即性奖励,通常可有效戒除烟瘾,但这都必须持之以恒,直到再三确认意根习惯于良好的业行为止。

至于在修行上,则是透过意识觉知心不断持戒以及反省忏悔的力量,来防非止恶,制止意根的恶业习性;并运用意识觉知心反复不断如理作意、思惟观察确认三乘菩提的正理来说服意根,让意根对于三乘菩提正法生起极大欣羡意乐之作意,这时意根才能逐渐接受而改变原有的邪见邪行。但邪见邪行的对治往往是极其困难的,因为意根同时有四根本烦恼:痴、爱、慢、见,以及八大随烦恼:不信、懈怠、放逸、昏沉、掉举、失念、不正知、散乱心所伴随,只要意识的如理作意稍微间断松懈下来,意根的这些烦恼马上掌控原有意识的正知正见正行,而又将意识转成邪知邪见邪行了。

所以说,无论是二乘菩提的灭尽五蕴我之人无我,以及大乘菩提的实证真心人无我与法无我,都是非常困难的,都是由于意根无法安忍接受的缘故。因此,真正决定善恶业行的心其实就是意根,所以意根末那识才是业相识,祂不肯让自己处处作主的自性灭失,不肯让被自己据为己有的前六识自性灭失,所以业种就不断地现行,就不断地轮回生死,所以祂才是促使如来藏现起一切业种的心,所以称为业识心。

可是当代学佛的人,不论是大师或小师,一样都弄错了,总是开示徒弟们说:“我们时时刻刻都要能作主,死的时候也要能作主。”但是其实:“你如果时时刻刻作主,你就轮回生死。”绝对逃不掉生死的。只有绝对不作主,愿意使作主的自己灭失掉,灭掉十八界的一一界,才能脱离生死。假使能够什么都不作主,连自己都愿意消失掉,那就表示你的我见、我执都断尽了;断尽的结果,就是在舍报时入无余涅槃而出三界了。可是当代大师们总是想要死后自己能作主,但是死了以后作主想要去何处,或是作主想要自己独存而不去何处、不去受生,那都是在三界里面的境界,当然都是有作主的我继续存在的,当然是出不了三界生死的;所以说这个作决定的意根,祂就是业相识,所以叫作业识心。

意识觉知心是在这一世处胎六月满足的前后,最早是在四月满足时,祂才开始少分的现起;出生后经由学习,渐渐成长,甚至于对甚深的微妙法加以深入证验;但是每天晚上睡着时祂虽然中断了,第二天早上因为识种流注的等无间缘和因缘,又可以重新生起而与昨天的意识觉知心连续起来,像这样夜夜断灭、死后断灭,而一直延续到中阴身去。可是到了中阴境界之后,一旦入胎受生,此世的意识觉知心就永远断了,下一世又改换为另一个全新的意识,与今生的意识心完全无关。你今生在这里受苦,并不是由过去世的意识来受果报;如果是过去世的意识来住胎、来出生的话,那就一定会与过去世的一切事情都能连续,犹如睡眠后醒来能清楚昨天所作的事情一般,一定能记得前世的多数事情;那就应该很清楚的住胎与出胎,可是为什么你竟然完全不清楚?那你也应该知道过去世的种种事情,可是眼前所见的事实,显然你都不知道往世的所有事情,可见这个意识觉知心不是从过去世来的。

同样的,意识觉知心既然不能从过去世来到这一世,当然这一世的意识离念灵知心也一定不能去到后世,这是一定的!既然每一世的意识觉知心都是只有一世,当然造了业以后就不可能去到未来世受报,因为下一世是另一个全新的意识心,不是由这一世的意识觉知心去到未来世;也就是说,上一世意识觉知心作的善恶业行,是由下一世另一个全新的意识觉知心来受苦乐果报,因此意识觉知心是“异作异受”。而从意根来讲,意根能从过去世来到这一世,上一世的意根自己作的善恶业行,藉这一世的觉知心而承受善恶果报;既然上一世的意根决定了要作,这一世就不要抱怨老是受到恶劣的正报与依报,所以是“自作自受”。真心阿赖耶识因为是“非作、非不作”,所以祂今生也是“非受、非不受”。

《菩萨优婆塞戒经》就是讲这个道理,可是有好多人读到那里时,都死在句下,都不懂;不懂的原因就是因为对这三个不同种类的识性,还没有弄清楚。当你还没有证得第八识真如心的时候,你都弄不清楚这个第七识业识心;弄不清楚这个业识心的时候,就会把能分别、能了知的有念灵知心或是离念灵知心当作是真如心,这样一来就变成前世的意识与此世的意识是同一个心,结果三转法轮诸经以及四阿含诸经的真义就完全误会了。

业识心意根除了能够从过去世来到今生受报,除了祂是作主的、自作自受的心以外,也因为祂作了种种异熟果报的因;因种下去之后,这个异熟果种子留存在第八识真心里面,未来就一定会受报,所以菩萨在没有成佛之前都还有异熟果;所以大阿罗汉回小向大之后,成为菩萨而不入无余涅槃了,他们照样还有异熟果报;所以大阿罗汉,或是初地以上、六地以上、八地以上的菩萨们,他们的第八识也都叫作异熟识。但是阿罗汉是已经断了思惑,初地以上的菩萨则是未断尽思惑,故意保留一分思惑不断,所以他们的第八识又叫作阿赖耶识;初地到七地菩萨都有能力断除最后一分思惑而转阿赖耶识成为异熟识,但都不去断除它,由愿力而留惑润生,所以七地心以下的菩萨们所有的第八识都叫作阿赖耶识,也称为异熟识,具足二名。

到了第六地满心时,不得不取证灭尽定的时候,那是强迫祂成为异熟识,因为不这样的话,六地心就无法满足,再接下去的七地心无生法忍也就没有办法修行;也就是说,由于异熟果种未尽,所以一切菩萨乃至修学到了等觉位的时候,都还会有异熟果种的现行以及受报,所以他们都还没有断尽变易生死。而这个末那识会被叫作业识心,另外还有一个道理,是因为微细起灭的缘故;微细起灭就是从祂的异熟果种子的起灭很微细来说:众生一向都以能知能觉的心作为自我,认为这个能知能觉六尘的觉知心自我是常恒不灭的,错把这个意识心执取为常住不坏的真心,往往就忽略了第七识业识心意根;因为这个业识心很微细,大部分的人都感觉不到祂的存在,所以就会将祂给忽略掉。

你们要是随便出去问哪一个大师:“请问大师!你的意根在哪里?”结果通常是不知道;现在知道意根的人算是多了一些,因为 平实导师的书常常会说明意根。当你知道这个业识心的时候,不断地从这个业识心上面加以体验,你会发觉祂非常的微细,微细到你非常难以察觉到祂的存在。你如果真正想要用功,就得要时时刻刻去体验祂的存在、祂怎么样去运作?祂是剎那剎那不断地在运作,祂的思量性让祂每一剎那都不断地在作主,这个就要透过破参之后,给你题目去整理,你才容易体验;不然,读来的、听来的,终究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而已,终究无法发起深妙智慧的。

所以说,意根的现行运作是非常微细的;乃至睡着无梦时,因为你的意识心间断了,所以就少了意识的证自证分存在而反观,你就不知道自己正在睡觉。因为当意识存在而了知自己在睡觉时,那就不是睡觉,就叫失眠了;只有意识觉知心断了而无觉知时,那才是睡觉。但是这时意根还存在,祂是不断地剎那剎那作主,从来不曾间断过;这意思就是说,业识心非常的微细,你得要透过证得真如心之后,把真如心和妄心意识厘清了,然后去详细的体验祂们互相之间是如何的运作,了知二心之间必定有另一个心在联系及运作,才能配合完成一切业行。这样子,你才能够如实地、很清楚地了知这一个业识心,在真如心与妄心意识间的联系与运作中,才能真正的现观到业识心意根的微细运作,才会真的知道马鸣菩萨所说“业识心微细起灭”的道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菩萨的发心”第四单元,就为大家说明到这里。

敬祝大家身心康泰,学法无碍!阿弥陀佛!


点击数: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