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染法唯是妄有,未曾暂与如来藏相应

第18集
由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在这一集里,圣 马鸣菩萨将继续为我们开示,对于真心如来藏的最后两种邪见。

《大乘起信论》卷2:

四者,如经中说一切世间诸杂染法皆依如来藏起,一切法不异真如;凡愚闻之不解其义,则谓如来藏具有一切世间染法。为除此执,明如来藏从本具有过恒沙数清净功德,不异真如;过恒沙数烦恼染法唯是妄有,本无自性,从无始来未曾暂与如来藏相应。若如来藏染法相应,而令证会、息妄染者,无有是处。

圣 马鸣菩萨举出大乘经中的例子来说:“一切世间数不尽的种种差别的不同染污法,都是依如来藏真心而现起的,世间所有的一切法,不管是无漏法、有漏法,还是无为法、有为法,都是依这个如来藏真如心而现起的;如果离开了真如心,就不会有一切杂染法的现起,所以说一切法都不异真如心。”这就是说,一切法与如来藏非一亦非异。

既然一切染法都是从如来藏心体中所现起的,当然这一切法就不异于如来藏真如心,所以圣 马鸣菩萨开示说:“不异真如”。从这里来看贪欲的众生,他们悟前去见婆须蜜多尊者时,心中是有欲尘的,也就是有杂染法的存在;婆须蜜多尊者就“先以欲勾牵”,以众生中的欲贪杂染作为方便来接引众生,但是最后一定会让亲近她的众生,证悟他们自己的真如心如来藏。当他们找到自己的真如心后,现前就可以看到贪欲等一切杂染法,都是七识心所有的烦恼法;而这些烦恼法连同七识心本身,其实都是真如心如来藏心体中的一部分,本来就是摄属于真如心。让他们证实自己所有的这一切杂染法,跟真如心如来藏是非一亦非异,这样“后令入佛道”。

也就是说,既然一切杂染法都是真如心的一部分,当然染法不异于真如。譬如人身是包含身体的全部,所以有人要剁你的手脚时,你就会赶快跑,因为手脚与身体非异。而一切杂染法,都是从各自的真如心中所出生的,也都依附于真如心,而在真如心的表面上不断地运作,当然你不能够说一切染法不是真如心,因为染法毕竟也是真如心所有种种体性中的一部分。又譬如你站在镜子前,镜子上面映现出你的影像,这个镜子所映现出来的影像,其实也是属于镜子的一部分,那你就不能说镜子所显示出来的影像异于镜子。

可是凡夫和愚人听过了这段经文后,就会误解经文中的真义,毁谤如来藏阿赖耶识说:“阿赖耶识就是妄识。因为一切法即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一切法;既然一切法是染污的,阿赖耶识当然就是染污的心。因为一切法虚妄,而一切法即是阿赖耶识,所以阿赖耶识的心体就是虚妄的嘛!”所以,月溪法师说第八识是妄识,圣严法师也说第八识是妄心,乃至印顺法师根本就不承认有第八识如来藏,他认为三乘诸经中所说的如来藏法,是 佛灭后佛弟子们所创造的说法,主张如来藏妙法的弘传,是与外道的梵我、神我思想合流的结果。他否定了七、八二识的结果是:假藏传佛教就可以用离念灵知的意识心,来取代 佛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正见;也使得应成派中观等邪见论者,可以主张说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细心即是常住不坏的心。用这种虚妄建立的常见外道见,来取代 佛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正法;这样一来,就使得佛法从根本上转变为常见外道法,使 佛说可以亲证的如来藏深妙法,变成不可证的玄学虚妄之法。所以,月溪法师否定有第八识如来藏,这种邪见是对于佛法最严重的破坏。这都是因为他们只会从非异的这一边,来看待如来藏与一切法的关系而断章取义,所以落入论中所说的“一切法不异真如”这“非异”的一边,却忘了同时还有一个“非一”的道理存在。

为了帮助这类因为误会而执著“一切法不异真如”的凡愚之人,圣 马鸣菩萨开示说:

为除此执,明如来藏从本具有过恒沙数清净功德,不异真如;过恒沙数烦恼染法唯是妄有,本无自性,从无始来未曾暂与如来藏相应。若如来藏染法相应,而令证会、息妄染者,无有是处。(《大乘起信论》卷2)

圣 马鸣菩萨在论中为我们开示说:“为了除掉众生这种错误的执著,经中为大家说明:如来藏从无始劫以来,本来就具有超过无量恒河沙数的清净功德,祂跟佛地的真如法性是没有差别的,所以不异真如。”因为,祂就是未来成就究竟佛道时的真如心,离开了这个第八识心体,你就永远不可能有未来的佛地真如心可以修证。但众生还是不能理解而会怀疑:真如心既然是清净性的心体,又怎么会出生染法而与染法不异呢?所以,圣 马鸣菩萨又不得不跟众生详细说明:“超过恒河沙数的烦恼和染污的法,都是虚妄有,不是真实有的;这一些虚妄法本来就没有自己能够独立存在的体性,它们从如来藏中出生以后,仍然必须依附于如来藏才能继续存在跟运作,但是如来藏却从来不曾起过一念的贪瞋痴慢疑等种种烦恼。”

换句话说,被如来藏出生的妄心七转识等种种法,在世间存在跟运作的同时,显现有种种的贪染;虽然如来藏出生了这些贪染的烦恼染污法,但祂却从来不跟这些烦恼染污的法相应。所以当你中头奖时,正在很高兴的时候,你的如来藏照样不会高兴;当你很生气起种种烦恼的时候,祂也不会起烦恼;祂既不生气、也不起烦恼,既不会讨厌、也不会欢喜,永远如是离两边而安住,而且不是故意压抑自己这样安住的,是从无始以来就一直都是这样的心性,本性就是如此的,不是修行得来的。

因此,圣 马鸣菩萨开示说:“如来藏跟这一些杂染法不曾相应过,甚至于短到一剎那的相应都不曾有过。”如果如来藏这个心,祂是会与染污法相应的话;那么诸佛菩萨让人去证得这个如来藏,说证到祂就能够息灭妄想和染污,这一定是没有道理啊!如来藏一定是本来自性清净的,本来就不会与染污法相应的体性,所以当你证得祂以后,转变觉知心的自己这种染污的体性,而依止于祂从来清净的体性,这样才能让妄知妄觉的觉知心自己,歇息“自己是常住不灭”的狂心而安住下来;这样子狂心顿歇以后,转依如来藏的寂静涅槃无染体性,你才能够息灭妄染。因为恐怕众生误会,所以圣 马鸣菩萨还特地开示说:如来藏真如心是从来不会与染污法相应的。这就是说,如来藏虽然含藏七识心相应的杂染种子,但是祂本身是没有贪瞋、没有杂染的,是本来自性清净的、是寂静的,因此诸佛菩萨都说如来藏的自性清净。

接下来,圣 马鸣菩萨继续为大众开示最后一种对于真如心如来藏的邪见。《大乘起信论》卷2:

五者,如经中说“依如来藏有生死,得涅槃”;凡愚闻之不知其义,则谓依如来藏生死有始;以见始故,复谓涅槃有其终尽。为除此执,明如来藏无有初际,无明依之,生死无始。若言三界外,更有众生始起者,是外道经中说,非是佛教。以如来藏无有后际,证此永断生死种子,得于涅槃亦无后际;依人我见,四种见生,是故于此安立彼四。

圣 马鸣菩萨举示经中的意旨说:依如来藏有生死。如来藏又不是染污的心,为什么经中却说依祂而有众生的生死轮回呢?这就是说,如来藏一定是不与杂染法相应的;如果所证得的如来藏真如心,祂是会与贪等五欲等杂染法相应的,这个心就不是如来藏,而是觉知心。因为,一念不生的觉知心,是你很努力的压抑,祂才能够一念不生,才能够不跟杂染法相应的;但纵使是打坐的时候,可以这样压抑住祂,可是你一下座的时候,觉知心马上又跟杂染法相应了。

譬如你下座后,看到眼前突然多了一杯饮料,你因为入定的时候,所以不知道;但是出定时一定会看见,这时候心中念头一动:“欸!有好东西可以喝了。”心中虽然没有生起语言文字相,但是却已经生起了欢喜心,这不就是又动心了吗?不是又有杂染了吗?这觉知心心动并非只有一剎那的相应,而是好多剎那、好几秒钟的相应啊!这个觉知心既然曾经和杂染法、世间善法相应过,现前也是会与善染等法相应的心,那么祂一定是跟五种别境心所法相应的心,那就是意识,就是妄心,绝对不是真实心。所以离念灵知的觉知心,祂正是会与杂染法相应的心,不是从来都不与杂染法相应的清净心。

所以说,这个觉知心不管是有念时或是离念时,都是有时起清净念,有时起染污的念,祂是变来变去、不离两边的,也是染净习性不定的心;所以是具有善、恶、无记三种体性的心,是有覆性的心。在种智中说:这种心就是意识心,是缘起而性空的生灭法。但是,如来藏却一直都是无覆、无记性的心,祂从无始劫以来,不曾与杂染法、世间善法相应,一直都是离善恶性两边的;因为是寂静性的、涅槃性的,所以说祂的自体性是出世间的善净法。因此当你证得真如心如来藏后,你必须能够实地的验证祂、体验祂,并且证实这个心确实从无量劫以来,都不曾跟一切的杂染法相应。真悟者都可以如此现观:自从“我”出生以后,第八识真如心就不曾跟一切的杂染法相应过,因为祂恒离见闻觉知、随缘任运,现在是这样的,过去、未来还是一样,这才是真正的如来藏真如心啊!

只是始终会有凡愚之人,对于如来藏真如心生起了虚妄错误的见解,所以论中 圣马鸣菩萨继续为我们开示说:

五者,如经中说“依如来藏有生死,得涅槃”;凡愚闻之不知其义,则谓依如来藏生死有始;以见始故,复谓涅槃有其终尽。(《大乘起信论》卷2)

在如来藏系的大乘别教方广经典中,常常这样说到:依如来藏心体故有生死,依如来藏心体故能证得涅槃。读不懂经文真正义理的人,心中就会因此而生起了虚妄想,认为“你们大乘经中自己都这么讲:就是因为依止如来藏心体,所以才会有生死,原来如来藏就是我们的生死根源,那灭掉祂不就不会有生死了吗?可见如来藏不是好东西,应该要灭掉祂,!”不懂的人听了以后,也就跟着迷信,却不知道原来是自己误会了经中的真实义理。

所以,当他们又看到大乘经典中说“依如来藏而能够证得涅槃”,他们就会误会而妄加评论说:“这个道理好像不通!既然如来藏是让你生死不停的根源,怎么能够因为依止于祂而证得涅槃呢?你们这个大乘经典,真是乱讲一通,自相矛盾!显然是佛入灭后,人们长期创造编辑出来的。”但大乘经典中的法义并没有自相矛盾,只是大乘经中所讲的真实义理,很少有人能够如实的了知,大部分人都误会了!所以他们才会认为这其中是有矛盾的。譬如,不懂的人误会了涅槃就说:“涅槃就是把自己消灭了,把自己灭了以后就是涅槃。所以涅槃就是空,可是空了以后,不可以说是断灭,因为灭相不灭,所以不是断灭。这个‘灭相不灭’就是真如。”

但是“灭相不灭”的实质还是灭啊!灭了就是无法,不应该说灭了以后,是实有的,是存在的。犹如水蒸发了以后,是依之前的“有水”,而施设现在的“无水”,所以“水”的“无”是依据先前的“有”而施设的一个观念,“无水”只是一种施设法,只是意识心中的一个观念,不可以说水蒸发后的“无”是实有的。因为“有水”尚且是缘起性空的法,本来就没有真实的体性,何况依缘起法的“有水”而建立的“无水”这一种观念呢?所以“无水”是在缘起虚妄的“有水”法上面再建立的虚相法,你怎么可以把这个“无水”建立为是真实不灭的实相法呢?同样的道理,五蕴本来就是缘起性空的虚妄不实法,五蕴灭后的“无”这个“灭相”当然是缘起虚妄法,再建立一个唯有名词却更加虚妄的“性空唯名”这样的一个法相,说五蕴灭后的这个“灭相”是实相法,这样的道理怎么说得通啊!

再者,五蕴灭了以后就是无法,而这个五蕴灭后的“无”与水灭后的“无”两个是完全相同的,那么我们把水拿来蒸发掉以后,依“灭相不灭”的道理来说,水的灭相也应该是涅槃啊!但这样的涅槃说得通吗?所以“灭相不灭”只是个人所施设的一种玄学上的观念,本质上,灭就是无,“无”就是虚相法,绝非实相法。

三者,因为“灭相”是依于已灭的五蕴法而有,而这个“五蕴的已灭相”又是依于五蕴曾经有生这个法来说,是依五蕴生的这个法才能说有五蕴灭的这个灭相出现,不能离开有生的法而说有这个灭啊!所以“灭相”是依“生相存在”而建立的,灭了以后就是无,无就是灭了,灭了以后又怎么能够说是有个不灭的法呢?所以“无”不可以说是不灭的,一定是有某个法存在才可以说是不灭啊!所以“灭相不灭”,其实就只是把意识觉知心所想象施设建立的灭相空无这样的观念,建立是为实相法,本质上还是灭了,还是灭后的无啊!譬如你有一千万现金被火烧掉了,烧掉了之后就是没有了,那就是无,怎么可以把这个“无”建立为常住不灭法呢?而说它还在呢?无就是没有啊!没有一法怎么会是法界万法的根源呢?又怎么会是法界万法的实相呢?所以说,信受这种般若、这种中观的人,其实就是佛法中所说的“依人不依法”的实际例子!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点击数: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