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非是染相

第17集
由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前面已经有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为大家解说过两种对于真心如来藏的邪见,接下来继续为大家解说圣 马鸣菩萨为我们开示的,因为误会经中如来藏的正义所生起的第三种邪见。

《大乘起信论》卷2:

三者,如经中说如来藏具足一切诸性功德,不增不减;凡愚闻已不解其义,则执如来藏有“色、心法自相差别”。为除此执,明以真如本无染法差别,立有无边功德相,非是染相。

圣 马鸣菩萨在这段论中,举出经中的开示说:譬如经典中曾经开示说,我们的如来藏具足了一切在各种法上的许多法性,一直以来都是不增不减的。而如来藏这种“具足一切诸性功德,不增不减的自性”,不论你是在不证三乘菩提的凡夫地,或是已证二乘菩提的声闻、辟支佛地,还是证悟了大乘佛菩提后进入了菩萨地,祂都是一样的自性;所以,在你还没有开悟之前,祂是这样子的,在你证悟了之后,祂仍然还是一样,这种自性是不增也不减的。论中告诉我们,真心如来藏这种“具足一切诸性功德,不增不减”的自性,这一些功能性都是祂本来就存在的,不是你修行以后才有的;所以,不论你有没有开悟,是否开始修行,祂都已经有了。

圣 马鸣菩萨接着又开示说:【凡愚闻已不解其义,则执如来藏有“色、心法自相差别”。】这就是说,对于这个真心如来藏,祂具足了这些本有的法性与功德,当凡夫和愚人听了这个开示后,不能真实的理解这个道理,就会产生了错误的执著,而认为“如来藏有色法上的自相差别,也有心法上的自相差别。”但为什么是错误的执著有“色法上的自相差别”呢?譬如假藏传佛教所说的虹光身,有时又被翻译为光蕴身,他们常常会炫耀说:“我们某某祖师,他入灭的时候,色身就化为虹光身,然后生到空行净土去了!”假藏传佛教认为虹光身,是一种由明光构成的身体形态,这一种细微的身形,是生命的本来状态。透过修行大圆满法,就可以将人类这个由血肉所构成的身体,转换为虹光身,并回归到法身之中。

那我们就要请问:这个人类血肉色身所变成的虹光身,是有色还是无色之法?这个血肉是粗物质的色法所构成的,它所转变而成的虹光身,也还会是粗的物质色法所构成的身体嘛!这就好像蝴蝶化蛹成蝶一样,牠从地上爬动的毛毛虫身,变成可以在天上飞的这种蝴蝶身,但这两种身,都同样还是由人间粗的物质色法所构成的。所以说,假藏传佛教祖师的虹光身,既然是从人类的血肉之身转化而来,那就如同毛毛虫化蛹成蝶一样,还是只能由人间粗的物质色法来构成。所以说,假藏传佛教所宣称的虹光身,是由明光所构成的一种细微身体形态,这只是一种虚妄的想而已。因为色身物质不可能变成光的形态啊!再者,永远都是死了几百年后的假藏传佛教祖师,才说他们有这种能力,才会开始流传出:“我们某某祖师,他入灭的时候,色身就化为虹光身。”都不是古时他们死的时候,或是现世的假藏传佛教祖师他们舍寿时,当场就可以显示出这种境界的。都是死后几百年后,才渐渐地流传起来,然后才有人写在文字上,让后世的人信受,这种编造的传言可以相信吗?

另外,还要请问:假藏传佛教祖师化成虹光身以后,往生的空行净土是在哪里呢?是三界二十八天中的哪一天?岂能够随便发明一个净土,就自我宣扬起来。《法句譬喻经》卷1〈双要品〉中,佛这么开示:【极福无过二十八天,无有道慧还堕三涂;唯有出家修清净志,履行寂义可得泥洹。】经中 佛为我们开示说:在三界中造作了最大的福德,他所能够往生的天界,最多就是第二十八天,也就是非想非非想天。所以,三界中总共只有二十八个天。因此假藏传佛教所谓的空行天、空行净土,不免让人质疑说,这究竟是在哪一天呢?是在无色界天吗?但无色界天无身可说,可是假藏传佛教说的虹光身,却还是有身啊!所以一定不可能是无色界天。

那么会是色界天吗?既然虹光身是由人类的血肉之身,这种粗的物质色法转变而来的,显然由人间的物质色法所构成的虹光身还是去不了色界天;再加上色界天人是已断男女触,并且是发起禅定的人才能够往生的境界,所以色界天人是离男女触,也永无男女根的。可是假藏传佛教,却都是以男女淫乐的触觉境界,妄称为禅定境界的,所以修学假藏传佛教的禅定,根本无法发起真正的四禅八定,因此虹光身所住的空行净土,也就不可能是色界天。

空行净土也不会是在六欲天中,因为六欲天人的色身,是由微细的物质所构成的,并不是人间这种粗糙的物质色身;所以一样由人间粗糙物质色法所变成的虹光身,显然也不能去到欲界天。假藏传佛教又说虹光身,是一种由光所构成的色身,这样的光身是没有男女根的,又怎么会出生到具有男女根的欲界天呢?那岂不是变成说,是欲界天中的异类!所以虹光身不可能生到欲界天去的。

那么修成虹光身的人,他最后只能往生的地方,就只是在人间。因为假藏传佛教,是以追求男女淫乐的触觉境界,而乐修双身法,最后就算成了精行仙、空行仙,所住的地方还是在人间的深山隐密处,这才合乎他们自创的空行净土的本质啊!假藏传佛教虽然自创了一个空行净土,其实还是离不开人间的境界的,只是他们却不自知这样的说法,是在自创三界境界啊!所以他们自创的空行净土、乌金净土等天界,其实都只是妄想,三界二十八天中,并不会有这样的天界存在。而所谓的“某某祖师肉身变成虹光身,而上生乌金净土”等种种说法,又都是这些祖师死后很久,才流传演变所形成的传说,都不是当时所显现的证量,所以这些都只是假托之言而已。就像莲花生一样,明明是父母所生的肉身凡胎,却是经过几百年的传说改编以后,却变成了莲花化生的。问题是,莲花化生的人一定是中性人,不可能有男女根的。但历史上却记载说莲花生能娶妻生子,如此前后矛盾却不自知。

所以,假藏传佛教所谓的虹光身、莲花生、空行净土、乌金净土等,都是以讹传讹而当作真实的历史,有智慧的佛弟子应当审慎明辨之。真正的成佛与否,是以有没有一切种智来认定的,不是在色身上面来作文章。所以诸佛成佛时在人间的佛身,和人类一样还是粗糙的物质肉身,肉身本身是不可能转变为佛身的;但是假藏传佛教却很执著这个肉身成佛的虚妄想,他们认为:“当我住在第四喜淫乐的遍身觉触中时,就成为了正遍知觉的报身佛,所以不但是即生成佛,也是即身成佛!”因此,他们对于肉身的执著,对于淫乐遍身受的境界,是极度地执著啊!而假藏传佛教的这个错误观念,就是圣 马鸣菩萨开示的:“凡愚闻已不解其义,则执如来藏有‘色法自相差别’。”

换句话说,他们就是执著如来藏所有的色法上的自相差别,而这一种想法正是虚妄的自性妄想。假藏传佛教既然会有“执如来藏有‘色法自相差别’”的错误观念,这就表示他们对于真心如来藏已经落入了圣 马鸣菩萨所开示的“凡愚闻已不解其义”的这一类人中,所以他们也会执著“如来藏有‘心法自相差别’。”这就是说,他们会落到常见外道见中。譬如说,假藏传佛教也说有如来藏,却是把离念灵知心当作是如来藏,因为他们认为如来藏对六尘万法是有觉知的;所以,只要你一念不生时,觉知心就可以变成了如来藏、变成真如。他们这种错误的观念,其实还是落入圣 马鸣菩萨开示的“凡愚闻已不解其义,执如来藏有‘心法自相差别’”中而不自知啊!因为当你的觉知心在觉知六尘时,如来藏照样是离六尘中的见闻觉知;当你睡着无梦时,觉知心的你消失了、断灭了,如来藏照样还是离见闻觉知而继续在运作着,祂这种离六尘万法见闻觉知的体性是恒常不变的,如来藏一直都是这样远离一切觉知心的心法自相差别。

所以,不是他们将觉知心误会是如来藏以后,以为觉知心有念的时候,就是意识心,离念的时候,就可以变成真心如来藏。执这种常见外道见而误以为说:“你醒来了就有觉知,睡着了就没有觉知,但觉知心是不曾断灭的。”所以说,他们都是误会了如来藏以后,就认为如来藏有觉知心的心法上的自相差别啊!这是因为对于如来藏不能实证与理解,所以就产生了“心法自相差别”的虚妄想。也就是说,他们会执著于如来藏有觉知心的心法自相差别,这就是我见还在的凡夫;凡是落到意识能见闻觉知的体性里面,都是我见、常见。这类我见、常见俱在的凡夫,得要有善知识正确地教导,并经过如实地观行,让他们对于见闻觉知心是缘起法,没有常住不坏的我性,把这个我见断除,还要把见闻觉知性是常住不坏的常见断除掉,配合上未到地定的功夫,才能够断我见、证得初果。

接下来,圣 马鸣菩萨为我们开示说:要如何断除因为“执如来藏有‘色、心法的自相差别’”的错误观念,所以生起了我见、常见的执著。《大乘起信论》卷2:【为除此执,明以真如本无染法差别,立有无边功德相,非是染相。】圣 马呜菩萨在论中开示说:“为了除掉这种错误见解的执著,就要向大众说明:真如心本来就没有染法上面的差别。在六尘当中,真如心虽然没有种种的贪染分别,可是却有无边的功德相;真如心在六尘当中,虽然有无边的功德相,可是自身却是没有染污相的。”圣 马呜菩萨这样的开示,是依据菩萨自己亲证真如心的证量,以及 佛的圣教来告诉众生:真如心在六尘万法中,从来都是如如不动的,所以祂从不会贪爱或讨厌六尘中的种种法,也从来不会在六尘里起种种的分别,真如心没有这些染法上的分别。

譬如,《华严经》中所说的婆须蜜多尊者,虽然在世间法上看来,她只是一个高级的公关女郎,但是当她接待某一个贪欲很重的众生的时候,她的七转识妄心照样跟他一样有五欲之欢,可是她的第八识真如心呢,照样是“非是染相”。这就是说,在五欲相当中,第八识真如心虽然配合着七转识心和合运作着,但祂自身却没有丝毫染法上的差别相。所以,婆须蜜多尊者其实是教导众生如何去证得这个第八识如来藏自性清净、本来涅槃的道理,让你在五欲中找到自己的真如心,这是因为如来藏遍十二处、遍十八界的缘故。所以婆须蜜多尊者才能借着五欲淫触,来教导贪欲重的众生亲证自己的第八识真如心;并让他们清楚的在五欲中,了知这七转识的自己,在贪爱那五欲的染污法,验证自己的七转识是染污性的;同时又让你去验证,你自己的真如心—第八识如来藏—祂有“有漏有为法”和“无漏有为法”上的一切功德相,但真如心自己却是离开一切染污相的,完全不领受任何欲尘的,让他们证知这个实相道理。像这样明心而断我见,不仅所产生的永不入三恶道的功德,就够你受用不尽了;而且还可以发起般若智慧,随着真善知识的教导,渐渐也能够通达般若、唯识的经论,而证得无余涅槃中的实际,进入了佛法的贤圣位中。

然而假藏传佛教的喇嘛、法王们,从未亲证自己的第八识如来藏,都还落在六识论的邪见当中,而具足了我见、常见,因此他们双身法的教导,其实都是落在意识心的境界中,教人贪着最粗重的身识、意识的淫触境界而已,并不是教人亲证自己的法界实相心的如来藏境界。既然假藏传佛教的喇嘛、法王们,他们自己都还落在意识心的凡夫我见境界中,都还没有亲证自己的第八识真如心,那么他们所谓效法婆须蜜多尊者,而与他们的弟子合修双身邪法,不但不能够像婆须蜜多尊者一样,以高级公关女郎的世俗身分,来帮助贪欲重的众生证得自己的第八识真如心,让他们清楚的在五欲中,了知正在贪爱五欲染污法的,正是这个七转识妄心的自己,同时验证自己的七转识妄心是有染污性的;却又让众生可以去体验,他自己的第八识真如心,祂虽然能够生这个贪爱五欲六尘、有染污性的七转识妄心,然而真如心自己却是离开一切染污相的,完全不领受任何欲尘的,现前验证这个第八识真如心“非是染相”,让他们在证知这个实相道理后,断除了执七转识妄心是常、是我的我见、常见。像这样明心而断我见,生起了永不入三恶道,发起了般若智慧等一切殊胜功德,而进入了佛法的贤圣位中。

反之,假藏传佛教的喇嘛、法王们,他们自称是佛教的修行人,却是以修行人的身分,跟弟子们合修双身邪法,这不仅是落入世俗凡夫的意识心境界中,还造下了师徒乱伦的贪淫、邪淫的世俗恶业。虽然我们并不想认同以双身法来度众这样的作法,但是对于佛法中的贤圣,因时制宜的度众方式,也絶对不敢去随便地批评他们;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接受假佛教修行人的名义,行于双身邪法,并且来残害众生共堕大妄语的大妄语业,以及落入破法这样的大恶业中。所以,藉由圣 马鸣菩萨开示的第八识真如心“非是染相”,在此加以举证,并且让大家了解这其中的道理。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点击数: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