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有性、如来藏(三)

第15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上一个单元最后讲到虚空无为、空性、有性,延续这个重点,在进入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卷2对第二种人我见的评破前,我们无妨先就“无为”这个名相稍作一点说明。

所谓“无为”,大致上有两个定义:一、无所作为,没有功用。二、不依因缘,自在本有。如果以第八识如来藏来讲,祂不生不灭,不依他因他缘他法和合造作而出生,无始自在本有,是无为心;这里的无为,当然是指第二种定义的无为;一个具体的例子,《金刚经》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之无为法,所指实即同经【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一偈所反衬托显之不可以色见、不可以声求,犹如虚空,却又能出生万法之如来藏、第八识、含藏识、自在心、无为心。此心唯大乘明心所证,小乘声闻无所了知!任何人于此若稍有存疑,无妨想想禅宗六祖慧能大师毕竟依于五祖三更为他讲说哪部大乘般若经而开悟?开悟之后所赞〈自性偈〉内容如何?乃至《坛经》〈付嘱 第10〉中,他又是如何为弟子众们开示此自性清净心即是能含藏万法之含藏识,亦即第八识,所谓“自性含藏万法,名含藏识。”

这个不生不灭第八识、自在无为心,同时具足“无漏无为、无漏有为”两种体性,其中的“无漏无为”纯是所显性,没有任何功能作用,即是上个单元我们举《百法明门论》所说,包括虚空无为、真如无为之“四所显示故”的六种无为法,也就是第一种定义的无为。这种因于五位百法之前四位——心法(心王)、心所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现前和合运作,最后方得显示之第一种定义的无为法,本身全然没有功用,纯是形容词,如同花之美丽、刀之锐利;美丽必依花本体、锐利必依刀本体,方得被众生意识心、心所所分别了知,现起名言,产生胜解,而说显现(注:方便亦可说名出生,不过为了避免误解而造成混淆,一般仅说它是所显法,而非所生法。)然而,离开花必无美丽可言,离开刀必无锐利可说,世俗人再愚痴,也不至于会笨到走进花店向店主人说:“我要买点‘美丽’回家欣赏,可是我不想买花,能不能算我便宜点?”乃至到刀具店向店老板说:“我想买点‘锐利’回去切东西,可是我不想买刀,能不能打折卖我?”

要注意的是,虽然“虚空无为、虚空、空性、无漏无为”纯是所显法,没有功用,无所作为,如同前一单元的四指喻与这里的美丽、锐利喻所说,但却又正如本单元前段已说,乃至上一单元引六祖开悟时所唱赞之〈自性偈〉全偈时早说,此第八识无为心同时具足“无漏无为、无漏有为”,亦即同时具足“空性、有性”;空有二性纯摄一心,犹如一纸两面,无可分离,不可能存在“唯具无漏无为、空性,不具无漏有为、有性”之自在无为心,亦不可能存在“唯具无漏有为、有性,不具无漏无为、空性”之不生不灭心。“空性、有性、无漏无为、无漏有为”四法,必定同时指向此一慧能祖师所悟之“本自清净、本不生灭、本自具足、本无动摇、能生万法”之真如心、无为心、中道心、金刚心,因为前四句即是“无漏无为、空性”,第五句即“无漏有为、有性”,合此五句,方得俱显真心全貌!拨一取四,废四存一,缺一缺四,皆成过失;举一提四,说四随一,一四同心,无可分离。职是之故,虽说“虚空无为、无漏无为、空性”单独而言应属所显法、无作用法,然而经论之中有时却又以“虚空无为”,以“空性心”、“空性”,甚至直接仅以“虚空”(虚空无为之简称,绝非四指喻中之虚空、你我所可方便说为眼见之顽空)两字,隐喻指称此“具足空性、有性之自在无为心”,而说此犹如虚空之“空性心”能生万法,真实不虚,本即诸佛如来究竟寂灭、常恒遍有、不生不灭法身。菩萨们切莫因此而生疑乃至毁谤一切作此说喻之经论,反过来,亦不可偏取一端,望文生义,堕于《大乘起信论》此处所破虚空外道之常见邪论犹不自知,所谓“依文解义,三世佛怨;离经一字,即同魔说。”就是这个道理。必须自有般若明慧,堪能简择前后语句文意,明见诸佛菩萨真实谛理,而后方作最后判断为要。

另外,“无为”一词,除了上面两种定义外,有时候尚有介于两者之间的用法,譬如有时候我们会说,第八识这个不生不灭、非因缘生、本来自在之无为心,虽然能够随缘出生蕴处界一切有为法,然而,于其所生诸法,祂既不起我所执著,亦无七转识般对六尘境界之着相分别与缘虑作主性,一向随缘任运出生万法,不执不会,虽尔受熏持种,从不起心动念,无所作为!如斯体性,亦是“无为”。

简单讲完“无为”,在继续回到《大乘起信论》这个主题前,且容在此先简单复习提醒菩萨们一点,我们这个小系列总共四个单元,主要仅在作为 平实导师《起信论讲记》第四辑相关内容之导读,简单介绍讲解新译《大乘起信论》卷2中马鸣菩萨所破斥的凡夫“五种人我见”中的前二种。前面两个单元已将第一种人我见,也就是虚空外道见讲完,再来就要破斥凡夫的第二种人我见。开始之前,按照惯例,先将论文念过一遍:

二者,如经中所说一切世法皆毕竟空,乃至涅槃真如法亦毕竟空,本性如是离一切相。凡愚闻之不解其义,即执涅槃真如法唯空无物;为除彼执,明真如法身自体不空,具足无量性功德故。

这第二种凡夫错误颠倒建立的人我见,它其实就是所谓的断灭见,所谓的一切法空、假“毕竟空”。须注意者,这里的假毕竟空,跟我们以前提过的那个跟“胜义有”一体两面、同时存在的“毕竟空”,是完全不同的。前者这个凡夫人我见的毕竟空,实即等同“空相、断灭空”;后者那个与胜义有一体两面的毕竟空,却是“空性、虚空无为”的同义词。前者是唯许蕴处界有为生灭,不许阿赖耶识自在本有、能生万法,谤无“不生不灭、受熏持种真心”之六识论;后者却是依于兼具空有二性之如来藏阿赖耶识而说“真性有为空,缘生故如幻,无为无起灭,不实如空华”之八识论。此《楞严经》中 释尊所说长偈一分四句,自续中观师清辨于其所造《大乘掌珍论》中亦曾论及,是否直接引用自梵本《楞严经》虽未可知,而于玄奘大师所译版本中说为“真性有为空,如幻缘生故,无为无有实,不起似空华”,一经一论两偈字义,究真而言虽实全同,清辨浅思邪谬所作诠解却是“世俗谛许有依他、圆成,胜义谛中一切皆空。”大违无着、世亲、护法论师与 弥勒菩萨依佛真教而说之“虚妄分别有,于此二都无,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故说一切法,非空非不空,有无及有故,是则契中道。”简单来说,对破清辨邪见所执“胜义一切皆空”,而说“胜义谛中,非空非有,中道离言,绝诸戏论。”玄奘大师高徒窥基菩萨于《成唯识论述记》卷4中,亦引判清辨一类毁谤阿赖耶识生灭虚妄之六识论中观师为:“彼依《掌珍》‘真性有为空’等似比量,拨无此(第八)识及一切法,皆言无体。”明证此类六识论中观师,虽口口声声服膺中道,却连所谓中道——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常不断、不来不去、不一不异,本来全依彼等谤为虚妄假立之阿赖耶识“自在本有,非属依他,从未出生,永不断灭,故名不生不灭。心体常住,受熏持种,不别垢净,不被垢净,故名不垢不净。成佛不增,凡夫不减,不落数法,非可思议,故名不增不减。种子现行生灭可转非常,心体涅槃真如不易非断,故名不常不断。犹如虚空,非色非空,纵报化二佛不见此能生之心来此三界,方二乘寂灭亦无一所生法去彼涅槃,故名不来不去。赖耶藏识如海常住,蕴处界法似浪恒转,离海无浪是故非异,浪息海澄是故非一,斯名不一不异”全无所知!由此愚痴无明,自处生灭邪暗,故违《楞严》、《密严》、《楞伽》、《华严》、《解深密》诸经正义,口说中道、空性,却恶谤中道所依、空性所归之第八阿赖耶藏识唯是假名施设、非真实有,恰恰落于前此所说之自无般若明慧,不堪简择前后语句文意,枉见诸佛菩萨真实谛理,真真所谓“依文解义,三世佛怨”也。民国初年,毁谤《楞严经》、《大乘起信论》为汉地所造伪经假论之吕澄,与同属欧阳竟无弟子之王恩洋,曾经就此清辨《大乘掌珍论》一偈往来争辩笔战,然而,前后一个棺材,古今三个死汉,既则两皆未悟,终究纯是纸上风波、口中是非罢尔,不值费文添墨,于此离题增作哂议。

回到单元主题,换句话说,不管是佛门内外、在家居士或是出家法师,那些不承认有七、八二识而妄说缘起性空的六识论者,都是落于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这里所要破斥的第二种人我见,也就是所谓的断灭见外道。

这些断灭见六识论外道,从佛世到近代,不管是在佛法起源的印度,还是向外流传开来以后的中土、南洋、东北亚、西藏各地,从来都没缺少过!前面刚提到的清辨一类自续中观师外,月称、寂天、宗喀巴等一类应成中观师,乃至一直到现代,这种六识论断灭见仍是甚嚣尘上,不曾断灭过!其茕茕大者,即属数十年来台湾佛教界内所流行的一种说法:“缘起性空是佛法当中最高义理。”的始作俑者——印顺法师。印顺以其错误的“虚妄唯识、真常唯心、性空唯名”大乘三系判教、浅仄狭隘的“人间佛教”思想、沿袭自欧美日本无信仰学者而更发扬光大的“大乘非佛说”,广泛地影响或者说蛊惑了一大群高推尊崇他为“佛法导师、玄奘以来第一人”的出家与在家信众。特别是最后一项的“大乘非佛说,只有阿含经才是原始佛教、真正佛法!”这个毒见,在他号称被台湾四大山头共尊为佛法导师的光环下,数十年来所造成的流毒与遗害更是难以估算。有些印顺学派的信徒,在面对这种指责时,经常会引用印顺在民国32年发表的〈大乘是佛說論〉为其缓颊辩驳,然而对于更后期、更能代表他真正看法的著作,却反而选择性地视若无睹,忘了这个在民国62年〈研究佛法的立场与方法〉演讲中,诚实地对听众公开承认:“我自己很惭愧,没有能够真正向修证的路子走。”骨子底其实就只是一个披着僧袍的佛学文字研究者,不过短短8年后,在民国40年对香港信众演说〈净土新论〉(收录于《妙云集》〈净土与禅〉)时,就已经毫不遮掩地告诉大众——西方净土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信仰,是发展自古印度人民对太阳(神)无量光明、寿命的西方夕阳落日信仰,套用他的原话,所谓“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而“文殊、观音、势至、无尽意、宝檀华、药王、药上、弥勒”等八大菩萨的雏形成立,是取材自太阳系中除了地球之外的八大行星;至于东方 药师琉璃光如来净土则是脱胎换骨源自天界的净化,而十二药叉神将原本就是黄道十二宫、十二生肖等十二种畜生的神话移情转化!

印顺这种“大乘非佛说”邪见,从他40余岁坚固建立以后,不仅从来不曾改变立场过,一直研究发展下去,在民国69年出版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自序中,他更且清楚公开发表了“大乘非佛说”的完整进阶版:

“大乘佛法”,是从“对佛的永恒怀念”而开显出来的。……“原始佛教”经“部派佛教”而开展为“大乘佛教”, “初期大乘”经“后期大乘”而演化为“秘密大乘佛教”,推动的主力,正是“佛涅槃以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

而在同书第8章第1节〈佛菩萨的仰信〉中,他更说到:

梵王为主,融摄舍利弗的德性,形成文殊师利。帝释为主,融摄大目犍连的德性,成为普贤。人间、天上的二大胁侍,成为二大菩萨;二大胁侍间的释迦佛,就成为毘卢遮那。

换句话说,在印顺看来,不仅大乘佛经是后世佛弟子因于对“一死永灭的佛陀”永恒的怀念而伪造,是这些后世佛弟子们集体大妄语,未亲闻佛音而夸言“如是我闻”,未成佛而敢僭称《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佛说弥勒下生经》、《佛说维摩诘经》,乃至连 文殊、普贤两大胁侍菩萨,也都只不过是声闻弟子舍利弗的梵天化、目犍连的帝释化,历史上根本不曾真正存在过。从之而推,禅宗语录中记载到的寒山、拾得当然也都只是村夫妄想,因为 文殊、普贤根本是虚构人物!而玄奘大师当世即已立传流通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记载那烂陀寺老住持戒贤论师因多年风病苦痛缠身本欲绝食求死,却蒙 文殊、观音、弥勒三大菩萨示现,为他讲说病痛因縁,所谓:

“‘我是曼殊室利菩萨!我等见汝空欲舍身不为利益,故来劝汝!当依我语,显扬正法《瑜伽论》等,遍及未闻,汝身即渐安隐,勿忧不差。有支那国僧,乐通大法,欲就汝学,汝可待教之。’法藏闻已,礼拜报曰:‘敬依尊教!’言已不见。自尔已来,和上所苦瘳除。”僧众闻者莫不称叹希有。法师得亲承斯记,悲喜不能自胜,更礼谢曰:“若如所说,玄奘当尽力听习,愿尊慈悲摄受诲教。”法藏又问:“法师汝在路几年?”答:“三年。”既与昔梦符同,种种诲喻令法师欢喜,以申师弟之情。

当然亦是玄奘大师伙同当时五天竺佛法中心那烂陀寺的住持戒贤大师、侄弟子觉贤、一寺僧众,乃至归唐之后与他同时、为他立传的慧立、彦悰法师,编造神话,欺瞒世人,企图诈取盛名,树立威信罢了!当然,文殊师利既然是假,普贤、观音自亦非真,而号称不读不知佛家富贵之《华严经》与广大灵感之《大悲咒》,自然也都只不过是愚夫愚妇才会去受持读诵的伪经伪咒啰!然而,任何一位信受轮回因果,任何一位对佛法僧三宝具足基本恭敬清净信心的佛弟子,有可能会接受印顺这种不修无证、纯粹基于偏隘有限学术研究遐思而作的愚痴无智谤佛、谤法、谤僧结论吗?绝不可能!

如果连上面白纸黑字,再三举例引用印顺这些清楚不韪对众自呈、不遮不掩流传后世的著作,都不足以成为他毁谤大乘非佛说,毁谤诸大菩萨纯属想象捏造,毁谤 弥陀世尊、药师如来本无净土也从不存在的铁证!那我们恐怕不知道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证据可以被称为“白纸黑字,铁证如山”了。

其实,要破斥大乘非佛说再容易不过,在其他单元我们也已经举过一些例子。最简单来说,只要能够证明“阿罗汉不是佛”,便已经证明“大乘必是佛说”。原因不辩自明——四阿含全部所说不过都是帮助众生证得阿罗汉乃至缘觉之法,翻遍四阿含诸经都见不到一卷一处有清楚详实记载到如何成佛之道。

然而,佛是阿罗汉,阿罗汉清楚却不是佛!十大声闻弟子中,各有第一,各有偏胜,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连神通第一,罗睺罗密行第一,富楼那说法第一,显然弟子们之间,智慧、神通、多闻、天眼、戒律、解空、论议等等,各有高下,绝不平等!若阿罗汉是佛,难道世上竟有智慧、神通、功德不平等之此佛、彼佛吗?又,阿含清楚记载女人不能成就转轮圣王乃至佛,清楚记载佛三十二相中有马阴藏相,然而比丘尼众中,大阿罗汉比丘尼又岂仅一两个!阿罗汉既然女人可成,显然,阿罗汉绝非佛。又,阿含清楚记载一世界无二佛、如来十号中阿罗汉唯具其一,而不管佛世佛后,也都不曾有圣弟子敢自称自己是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调御丈夫、天人师、无上士、佛、世尊。又,阿含还清楚记载,头陀第一,佛分半座的大迦叶,托钵乞食回来后,向 释尊顶礼忏悔,自言我愚我痴、不善不辨,不忍佛戒,不知佛意!试问:这世上还有佛会犯任何过失而需要向另一尊佛跪拜、忏悔的吗?三明六通大阿罗汉亦是缘觉辟支佛的迦叶尊者,可能是佛吗?任何声闻阿罗汉、缘觉辟支佛,可能是佛吗?还会犯错、还需要悔过的三明六通大阿罗汉,有可能只是在福德、慈悲上不如佛,在智慧、解脱上却是与佛相等吗?其他例子还所在多有,不胜枚举,也都可以清楚为大家证明:“阿罗汉绝对不是佛,声闻缘觉辟支佛的智慧、神通、解脱、功德、证量绝不等同于佛!”另外,提醒大家一点,还请菩萨们牢记:我们上面引用到的所有经典证据,全部都在小乘四阿含范围内,连一部大乘经典都还不须“麻烦”到喔!

好!既然阿罗汉不是佛,既然小乘结集的四阿含经典中,所记载的都只是帮助佛弟子们成为声闻缘觉的二乘法道,不曾有一经一卷清楚详实谈及阿罗汉之上的大乘成佛之道,那么,小乘怎么可能是佛法的全部?大乘成佛之道又怎么可能不是 佛亲口所说?却是印顺所毁谤的后世弟子因于对 佛陀一死永灭的永恒怀念而伪造呢?

最后,我们不妨再引用连印顺自己也都信服,认为是四部阿含中最古老最可靠的《杂阿含》来为这个“大乘非佛说”作总结。《杂阿含》卷15(404经)记载,佛不问自说,为比丘开示:

尔时,世尊与诸大众到申恕林,坐树下。尔时,世尊手把树叶,告诸比丘:“此手中叶为多耶?大林树叶为多?”比丘白佛:“世尊手中树叶甚少,彼大林中树叶无量百千亿万倍,乃至算数譬类不可为比。”“如是,诸比丘!我成等正觉,自所见法为人定说者,如手中树叶,所以者何?彼法义饶益,法饶益,梵行饶益、明慧正觉、向于涅槃。如大林树叶,如我成等正觉,自知正法所不说者(注:注意“正法”两字),亦复如是,所以者何?彼法非义饶益,非法饶益,非梵行饶益、明慧正觉、正向涅槃故。是故,诸比丘!于四圣谛未无间等者,当勤方便,起增上欲,学无间等。”

佛成等正觉“一切自所见法”中,有可能有一法不是无漏、清净而相应解脱吗?既然必是无漏、清净而且相应佛地解脱,为何其中却有不为声闻比丘而说者?乃至此类“自知正法所不说者”比诸“自所见法为人定说者”,竟然还是“大林树叶”比诸“手中树叶”,甚至说为“无量百千亿万倍,乃至算数譬类不可为比”呢?答案再简单不过!这些如大林叶、广大无边、无漏清净、究竟解脱之“成等正觉自所知法”,本是“成无上正等正觉自所知法”,本非“成有上非究竟声闻缘觉自所知法”!换句话说,本来即是大乘、无上、究竟解脱、成佛之道;于外道乃至声闻缘觉二乘而言,唯属十四无记一类,不须为彼讲说之涅槃本际、入胎识、名色因、名色本、五阴俱识、不生不灭法。尚未回小向大的声闻阿罗汉,乃至怖畏生死、志求寂灭、绝不回心之定性二乘声闻人,所求既是灰身泯智,不于三界轮回生死,灭尽蕴处界一切生灭法,证无余涅槃,成自了汉!何德何能何有大心根器,堪得听闻亲修此菩萨依四宏誓愿发无上菩提心而后方堪听闻修持之一切种智无上成佛大法呢?听之徒自更增迷闷罢尔。甚至根器所限,不仅永远不得亲证佛菩提,连声闻缘觉二乘解脱,恐怕都将“于内有恐怖、于外有恐怖”,连初果须陀洹都且永远不得实证!这个道理,平实导师于《阿含正义》相关章节已亲依所证如实胜妙演说无遗。有兴趣再进一步了解的菩萨,尽请自行参阅翻寻,思惟其中法义,必得利益不少。此处篇幅所限,不更阐述下去。

从这一点再链接上我们这个单元的主题。无数大乘经典乃至菩萨圣论,都清楚地谈到,大小乘之差别就在阿赖耶识、如来藏之证知与不证知。因为阿罗汉灭尽蕴处界一切生灭法而证入无余涅槃却非断灭,因为佛地圆满具足实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无住处涅槃”四种涅槃,因为阿罗汉不须断而成佛必断之无始无明、所知障,因为辟支佛不能证而成佛必证之法无我、一切种智,都必须依此第八识、如来藏、一切种子识、不生不灭心、涅槃本际而说而立!《楞伽》、《楞严》、《密严》、《华严》、《解深密》诸大乘契经如是说,《瑜伽师地论》、《显扬圣教论》、《摄大乘论》、《成唯识论》诸菩萨圣论亦如是证!乃至这个具足空性、有性的不生不灭心、真如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即便我们不举经论,单单依于最基本入门的佛法常识知见,也都可以如理证明,如实建立这个真实心真实存在,真实不虚。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先讲到这里,下个单元我们再继续。

祝愿大家:吉祥康泰,学法无碍!阿弥陀佛!


点击数: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