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二门(二)

第10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制作的《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也就是 平实导师的著作《起信论讲记》的导读。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为各位讲到了染污与清净,说到了如果有一杯洁净的蒸馏水,里面被放进一点点的泥沙搅一搅,它就变成了染污的泥浆水;然而就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水是H2O,是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所组成的,泥沙分子则是二氧化硅SiO2,像是天然水晶的成分也是二氧化硅,玻璃也是二氧化硅。那当它们是净水、是水晶、是玻璃的时候,我们说它们是洁净的、高贵的,然而将泥沙混入水中,我们就说这一杯水是染污的、是污秽的;可是水就是水,沙就是沙,彼此并没有起化学作用,独立存在的时候,水是H2O,沙是SiO2,混合成泥水的时候,水仍然是H2O,沙也还是SiO2,化学的结构一点都没有改变,两者前后没有半分的差别。那么请问各位大德,水与沙是洁净的吗?混合之后的泥水是污染的吗?

《华严经》里面说“心如工画师”,因为祂变化出三界,祂组合了诸般世间法,世间万法的本身就是真如妙心的显现,却又无妨这一些世间法具有种种生住异灭之相。心为我们画出了人身,因此我们出生为人类;心为我们画出了高鼻、大耳,所以我们就有了高鼻、大耳;众生各各的万法都是以各各的如来藏为身,并且一切法皆由如来藏所生,所以第八识如来藏心叫作法身,就是万法之身,所以如来藏是万法所依之身,所以由凡夫、愚人乃至到成佛后的最终所依,都是如来藏法身。真如心具有一切法的种子功能,从凡愚到成佛之间,此心随缘出生种种相貌、种种异同,所以万般色之法与如来藏心法乃是相同而不二;所以无染污无洁净,无智无识的相对待,无智亦无得,无一不是如来藏的妙智妙法。

所以在《本生经》第87卷里面提到:王舍城中有一位全国第一的婆罗门算命师;有一天,这位婆罗门发现一件被老鼠咬破的衣物非常不吉祥,会导致自己与别人的大灾难,于是他连忙对儿子说:“孩子!这一件衣服你赶快去把它拿到坟场丢掉,而且还得注意千万不要用手去碰到它,那会带来灾难的,你找根棍子夹着它去丢掉吧!”这一天早晨,释迦世尊一早便来到坟场的门口,此时算命师的儿子用竹棍夹着衣服来到了坟场,将棍子和衣服丢下了就走。世尊便上前问小孩说:“小施主!这一件衣服你要丢了吗?”孩子很直爽地回答:“丢了!不要了。”“那么此衣已是无主之物了,就让它作为我们僧侣的袈裟吧!”世尊说着便拾起了这一件不祥的衣物。孩子看到了慌忙叫道:“乔答摩长老!这是不吉祥的凶物,不可以啊!使不得啊!”但是 世尊继续走着,手提着衣服便回去了竹林精舍。

孩子赶紧跑回家,把坟场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算命师听说是 释迦世尊拿走了衣服,心里瞬间不安了起来。这位婆罗门算命师乃是王舍城中有名望的贵族,以看相算命闻名四方,他并不崇敬佛法僧三宝,因此他听到了 世尊捡走了那一件不祥的衣服,他所联想到的是:“乔答摩长老如果穿了这件衣服,会招引灾祸,还会因此毁掉整个竹林精舍吧!到时候王舍城的信徒们就会指责是我的错。”他越想越觉得问题严重,急忙地带着儿子拿起一大堆新的衣服到竹林精舍去拜见 世尊。

算命师来到竹林精舍恭敬地对 世尊说:“乔答摩长老啊!听说您捡走坟场那一件不祥的衣服,请您千万不要穿它,那一块布会给您与整个精舍带来灾难的。请您将它扔了,我这里带来了一些全新的布料,就请您收下吧!”此时 世尊回答说:“长者婆罗门啊!我们是出家人,出家人是不讲究衣物的新颖与破旧的,我们并非今天如此,从过去就是像这样的不讲究。出家人从坟场、从垃圾堆或者从马路上捡拾人们丢弃的衣物,我们穿上以后不会有灾难落在我们的头上的。”后来,果然僧团一切如旧,没有因为那一件衣服而有任何的灾祸。

算命师认为这一件衣服是大凶之物,会给自己和身旁的人带来大灾祸,这是从世间的五蕴法的生灭兴旺计算推度而来的,也许算命师继续将这一件衣服留在身边真的会有灾祸发生,把衣服丢掉灾祸就暂时不发生了;但是算命师所不知道的是:灾祸不是由这一件衣服所出生的,衣服只是一个色法,它没有自性,它是由如来藏根本因所出生的;未来的灾祸,也是由如来藏的种子遇缘而出生,并不是那一件衣服能出生灾祸啊!这就好像是牛车不动了,不是因为车子不动,而是因为牛不走了;如果因此去责怪车子不吉祥,要把车子丢弃,那就叫作非因计因。世间只看见诸法生灭相的众生,就一定会落在非因计因这一端之中,这也是世间的常态。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衣服是如来藏所生,是真如所显现的妙功德之一,无妨衣服在有世间生灭法相的同时,存在着真如如来藏心的甚深缘起功德业用。离开了衣服,也就没有真如如来藏了,这是从心真如自体来看;而万法皆心真如所生,这一件衣服当然也显示出真如妙心的妙功德啊!哪有什么吉祥与不吉祥呢?所以僧团并没有与算命师灾祸的共业,并没有什么会独立存在的灾祸随着这一件衣服来到僧团。所以佛菩提道的修行,既在于心生灭门的万法上,也在于心真如的本质上。所以不同于解脱道去遮止诸恶行的不能作,佛菩提道的修行更在于菩萨行的所为当为。

例如我们回到前面一集所说的《本生经》故事,世尊为象王时,以身体救护蜂鸟的事情,故事的后半部:在象王辞别了蜂鸟妈妈的时候说着:“蜂鸟妈妈!我走了,后面还有一头象,牠不归我管辖,等牠来到的时候,你再向牠求个情吧!”象王说完,匆匆忙忙地就去追赶前面的象群了。过了一会儿,一只雄壮野蛮的大象也下山来了,蜂鸟妈妈连忙飞去向牠求情,但是这一头大象凶狠可怕,根本不理会蜂鸟妈妈的恳求,反而用鼻子赶走蜂鸟妈妈,一直走到小蜂鸟住的那一棵树下,挥起了长鼻子把蜂鸟妈妈窝的那一棵树高高地拔起,然后连同小蜂鸟一脚踩下去,再用鼻子提起血迹斑斑的蜂鸟窝,丢到山崖下的水沟里面去。

这一头蛮象干完坏事之后,向森林发出了一阵长啸声,就一跃而去了。飞行在空中的蜂鸟妈妈,看到孩子们受到如此残酷的杀害,非常伤心,哭着说:“蛮象!别以为你的体格强壮就能以大欺小,如今你残忍地害死我弱小的孩子们,我发誓在3天内,要让你看到智慧的力量比你蛮横的体力强大千倍,我一定要让你得到报应。”蜂鸟妈妈停止哭泣,挥去了难过的泪水,飞到了森林的尽头,牠找到了好朋友乌鸦,和乌鸦哭诉了孩子们的悲惨遭遇,请乌鸦帮牠报此仇,用锐利的嘴去啄蛮象的双眼。

乌鸦很同情蜂鸟妈妈,欣然同意了牠的请求。于是,牠们一同飞进森林里找到了那一只蛮象,乌鸦趁着蛮象觅食的时候,出其不意迅速地飞上去,用牠的尖嘴啄瞎了蛮象的两只眼睛。此时蜂鸟妈妈谢过乌鸦,又去寻找黑苍蝇,牠向黑苍蝇哭诉了孩子们惨遭杀害的经过,请求黑苍蝇助牠一臂之力,黑苍蝇问牠:“你希望我怎么样帮忙呢?”蜂鸟妈妈说:“请您让蛮象的眼睛里面长满了蛆虫吧!”“这好办,你放心!我这就去。”黑苍蝇说完了,马上就飞到森林里去。此时蛮象被乌鸦啄瞎了眼睛后,痛苦难当吼叫不已,在森林里转来转去,而黑苍蝇带来了一大群的苍蝇伙伴,飞到了蛮象的头上,死死地咬住蛮象的眼睛,产下了成千上万颗的小卵,这一些卵很快就变成小蛆,小蛆们狠狠地咬食着蛮象的眼睛,使蛮象痛得在地上打滚,苦不堪言。

蜂鸟妈妈谢过黑苍蝇后,又去寻找青蛙,牠也向青蛙哭诉了蛮象杀孩子的经过,青蛙听到蜂鸟妈妈的遭遇后,马上同意帮忙,问说:“需要我帮你干什么呢?”蜂鸟妈妈讲:“我的朋友啊!蛮象的眼睛已经瞎了,牠现在饥渴万分,你如果在山上叫,牠就会跟着你的声音走;等你到了山崖上的时候,你就跳到悬崖边上去大叫。”“明白了,我知道了!”于是,青蛙就跟着蜂鸟妈妈进到林子里找到了瞎眼的蛮象。青蛙对着蛮象大叫着:“呱!呱!呱!”蛮象听到了叫声,以为找到了方向,马上就像着了魔一样,扇起大耳朵,朝青蛙叫的方向冲过去,牠紧追着青蛙不放,青蛙就这样子把蛮象带到悬崖边上,然后青蛙朝悬崖边的小松树跳过去,又大叫了几声。蛮象听到了悬崖下方的水流声,还以为小河离牠不远了,迈开大步朝前冲去,结果四肢落空,摔到悬崖底下摔死了。蜂鸟妈妈终于以弱小者的智慧,战胜了蛮象的强大残暴。

说到此处,世尊便向大众开示:“僧侣们!不可以有欺压他人之心。大象虽有巨大强壮的身躯,牠却逃脱不了四只小动物团结起来的报复,最后死在弱者手中;所以,人不可貌相,更不可与他人争斗。那一只残酷的蛮象,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而救护蜂鸟的象王,就是我的过去世。”接下来,世尊交代了那一只蜂鸟、乌鸦、苍蝇、青蛙现在也都是 释迦世尊的弟子们。

在这个本生故事中,世尊告诉了我们什么事呢?前面的经文,我们知道了虽然诸法都是妙真如心所生,是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功德性,然而这样的五蕴万法的法相,它却是有生有灭的,就是轮回三界的相貌。因果昭然不爽,是三界轮回所集成者,是无常、是苦、是空、是非身、是无我,所以不能够像狂禅和子所说:“哦!我懂了,原来轮回的色法就是真如,所以我什么也不必做,什么修行都没有必要,只要静静地享受三界色的生灭就好了,反正色法就是如来藏嘛!轮回也不离本来清净的真如妙心啊!”在佛门里面,秉持着这一种狂禅观念,主张诸法自然即是证悟,无需修治也无需观摄,这样的人还真不少。

例如打着中国北宗禅招牌的汉地和尚摩诃衍,他在西藏立宗,他说:“凡一切均因思惟而生,并以善业恶业而得善趣恶趣之果,此又循环往复。凡事无所思又无所作为,生此念后即可解脱矣!此种见解即凡事无所思也。”认为只要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那就是最好的修行。

又像是密宗大圆满的一派主张,例如在《普贤王如来祈祷能显自然智根本愿文》,这一篇愿文是教授大圆满的标准教材,里面说道:“觉了自心宽坦住,任持安住自明觉,转成平等性智道。”就像这样子就能够成就了平等性智。这一些其实都是狂禅和子,在没有证悟的时候作梦的境界,忽略了己身三障五毒具足,性障深厚、恶业缠身,却一昧地说:“我知道了!一切都是心真如的道理,所以无可修行。”这样子只会让自己速往三恶道,所以天童宏智禅师也说“森罗万象许峥嵘”,但是它的先决条件是已经证得了“透脱无方碍眼睛”。也就是说,心真如门与心解脱门这两者之间,它是一体的两面,而不能够偏废一边,只看其中一端说:“就是这样了!”成佛必须要在这两门当中,去互相运用、互相证得。也就是真正的佛菩提道,它是函盖了解脱道,而不是单有解脱道,或者把解脱道抛弃掉,说这样子能够成佛的。

今天时间的关系,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