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多罗母堕饿鬼缘

第128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分享《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我们今天要讲的佛典故事,是一个有关堕饿鬼道的因缘,这个故事在说,有一个优多罗的母亲,她堕到饿鬼道的因缘,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先看一下,众生为什么会堕到饿鬼道去呢?

在《菩萨本行经》里面这么说,它说因为什么:【悭贪、嫉妬、不肯布施、不知衣食、不信三尊,悭火所烧,死堕饿鬼,形体羸瘦,骨节相敲,举身火然,百千万岁,无有解时,昼夜饥渴,初不曾闻水、谷之名。】(《菩萨本行经》卷3)也就是说,堕落饿鬼道的因缘,就是因为悭贪、嫉妒」,不肯布施,而且衣食无所节制,也就是浪费衣食啊!像我们现在很多人,一桌饭吃了以后,一桌菜吃不到一半全部都倒掉,这个就是不知衣食啊!那再来,“不信三尊”,也就是说,不相信三宝、不恭敬三宝;因为这样的缘故,因为悭火所烧,因为这个悭贪的火所烧,死了以后就堕到饿鬼里面去。堕到饿鬼以后,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呢?这边说形体羸瘦,也就是骨瘦如柴,因为骨瘦如柴,所以骨节相敲,骨头跟骨头之间,都互相碰撞了,所以我们说这个饿鬼道,因为这样子会举身火然,全身都像火在烧一样,百千万岁无有解时,时间时节必须要非常的长,才有办法脱离饿鬼道。在这个饿鬼道的期间里面,如果没有人救拔,他是昼夜饥渴,白天晚上都感觉到饥渴,拿到食物就变成木炭,喝了水以后也没办法喝进去,所以叫作初不曾闻水、谷之名,所以根本没有办法饮食。

《大楼炭经》里面也这么说:【其有人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从是人间命终,堕饿鬼中受命,得名色,得六入。】(《大楼炭经》卷4)所以这个就是跟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有关系了,这个人其实就是因为: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所以因为这样子,这个优多罗的母亲死了以后,她才会堕到饿鬼道去。所以《大楼炭经》这边说:“从是人间命终”,这种人如果从人间命终以后,堕饿鬼道中受命,就是生到饿鬼道。那生到饿鬼道以后,会得到什么呢?就会得到饿鬼道的名色。所以很显然,佛在这边讲得很清楚,饿鬼道一样是五阴具足、一样是有六入,所以很多人把鬼神的形体,当成那个就是灵魂,这个就是常见外道。所以不管是鬼神也好、天人也好,或是说我们人间或是饿鬼也好,他所受的果报都是跟人间一样,只是有不同层次的名色,也就是有不同层次的五阴;因为有不同层次的五阴,就会有不同层次的六入——眼入、耳入、鼻入、舌入、 身入、意入,所以饿鬼道的六入,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也就是因为他果报不一样,果报不一样,六入就会不一样。但是说六入不一样其实也不对,六入的本质是业缘不一样,但是我们今天没有时间在这个地方作详细的说明,以后有因缘我们再来讲。

我们今天最主要是要来说明这个堕入饿鬼道的因缘,也就是优多罗的母亲堕入饿鬼道的因缘。那这个是出自于《撰集百缘经》第五卷里面所说的,在 佛陀的时代,佛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林,在那个时候,王舍城当中有一位长者,他家财多到不可计量,成婚的时候也特别的聘娶了名门贵族的女孩,以求门当户对,聘娶为妻。后来这个妻子怀孕满十个月,生下一个男孩,相貌端正殊妙,非常殊胜微妙,世间稀有,难得难见。双亲见了这个小孩以后,更倍加地疼爱他,就为他取名叫作优多罗。

后来这个优多罗慢慢长大以后,因为父亲往生,让优多罗开始思维一些问题,开始思维一些人生的问题、生命的问题,优多罗就想着:“从父亲以来,一直以贩卖经商维生,所以成就富有的产业,但是这样子庸庸碌碌的忙碌一生,一旦生死无常到来,一样是万般带不去,这还不是徒劳一生呢!那这样子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优多罗他并不想象父亲一样,就这样子的经商过一生。但是优多罗反倒是对于佛法生起了清净殊胜的信心,他感到能让身心有所安住,所以就非常深信笃敬,于是优多罗在这个时候就生起了想要出家修行这样子的念头,他想要去寻求人生的真义,要寻求生命的实相,所以就到母亲的跟前,跟母亲禀白,请求能够让他出家。那母亲听了以后就说:“你父亲已经不在人世,我已经没有依怙了,如今就只剩下你这一个儿子,我们两个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持守家业;还有你的父亲的家业,必须要我们继续去维持啊!那你怎么忍心舍下我一个,自己去出家呢?”

母亲就留他不要出家,就跟他讲说:“你不要出家,只要在我有生之年,我是不会答应你要出家的,不会答应你出家去修道的。如果你一定要出家去修道,那不如就让我死了吧!如果你想出家的话,那就随你去了吧!”这个时候优多罗因为出家祈求的,没有办法随愿,优多罗不能随愿以后,就心生懊恼告诉他的母亲说:“母亲如果不能随从儿子的意愿的话,那儿子也宁可撞壁而死,或饮毒而死。”这个时候,优多罗的母亲看到儿子意志非常的坚决,又深怕优多罗当真自寻短路,所以回答优多罗说:“你不要这个样子说,刚刚说不如我死了以后,不然你就等我离开了人世以后,我再让你修行,所以你不要这个样子。但是虽然我没有办法这个时候让你出家,我也没有办法理解,你为什么如此坚持一定要出家?但是倒有一件事,我是可以成全你的,因为从今以后,你如果想请沙门比丘或婆罗门等等的修行人到家中,我会帮你准备供品,随顺你的需求作种种的供养。”

优多罗听了以后就心生欢喜,也暂时打消出家的念头,就想说等到妈妈往生以后再来出家,所以就将出家的念头暂时的安住下来、隐藏下来,并时常的延揽请众僧或比丘、婆罗门等等修行人到家中,准备供品虔诚的供养。但是优多罗的母亲其实她只是不想让优多罗出家,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发心供养这些出家人,因此她见到这些比丘、婆罗门这些修行人经常到家中,所以心中就生起了懊恼心,非常的懊恼,所以就很厌烦地在背后口出恶言地骂这些沙门说:“这些修行人整天不事生产,也不去工作养活自己,只是仰赖我们这些在家百姓生活,这真是非常可恶啊!”

后来优多罗的母亲,甚至于趁优多罗不在家的时候,诃骂并赶走比丘或婆罗门等等的这些修行人,但是因为事前她已经答应了优多罗,所以她又怕被优多罗知道她把比丘赶走、诃骂的事情,所以她又把剩下的这些饮食的浆水,剩下的这些水,把它泼洒在外面,也就是等优多罗出去要回来之前,把它泼在外面,假装说她已经供养过沙门了,等优多罗回来的时候,她就告诉他:“你去看吧!你出去的时候,我准备了饮食、供品,供养过比丘、还有婆罗门等修行人。”那这些喝完的残留米浆,她就要带他去看,然后就带着优多罗,指着地上的弃置的这些米汤说:“我刚刚供养过沙门,残置的这些米浆,我就把它洒在这个地方,随后我就出去了。”

优多罗听了妈妈这么讲以后,就心里非常的欢喜,也从来没有起过疑心。那妈妈这样骗过优多罗以后,就一直的都是用这种方式在侮辱修行人,而且诃斥比丘。但是不久以后,这个优多罗的母亲往生了,但是却堕入了饿鬼道,这个时候的优多罗,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优多罗的母亲往生以后,优多罗终于他可以出家了,所以就精进修行,很快地证得了阿罗汉果。一直到有一天的时候,优多罗比丘在河岸边的一个洞窟中坐禅的时候,就有一个饿鬼,他口中就像被火所烧一样的干燥焦黑,而且为饥饿口渴恼热之火所缠;就是我们前面经文所说的,饿鬼就是这个样子。这个饿鬼到了优多罗比丘坐禅的地方,这个饿鬼就告诉优多罗说:“儿子啊!我是你的母亲啊!”

这优多罗就很奇怪,心生疑惑了?他想说:“妳怎么可能是我的母亲呢?”所以他就很奇怪地问说:“我的母亲生前好施众僧,理当投生善道,为何反堕饿鬼受此苦报呢?”他心里面就怀疑,我的母亲生前她都跟我讲说,她都布施给这些修行人,那应该是要往生善道,怎么会堕到饿鬼道去呢?

那这个饿鬼就回答说:“因为我就是悭贪,而不能真心至诚供养沙门比丘或婆罗门等等的修行人,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今日才会遭受饿鬼身的果报。如今二十年当中,未曾进食一滴一露啊!”所以刚刚说“未曾闻水、谷之名”啊!所以纵使看见清澈甘泉,当我靠近的时候,泉水就干涸了;如果看到可口的果树,当我前去的时候,树木就干枯了。所以口舌干燋、饥渴热恼痛苦无比,这些痛苦真是一言难尽,完全没有办法陈述清楚。

因为优多罗比丘认为母亲生前好施众僧,如今怎么会悭贪的因缘而堕入鬼道呢?由于他不了解母亲悭贪的真正恶行,所以又问:“这是什么样的因缘,导致今天的果报呢?”因为母亲只是说她堕入了,大概地说了她的因缘,但是没有讲清楚她实际上的恶行。那生为饿鬼的母亲就说:“我虽然行布施、供养,但是内心经常悭贪不舍,而且对沙门比丘、婆罗门等等修行人,毫无恭敬之心,甚至粗暴的加以侮辱、骂詈,所以今天才会受到饿鬼的果报。今天希望您帮我一件事,如果您能为我设斋供佛及僧,并协助我得以忏悔往昔罪业,我就一定能够脱离饿鬼之身。”那个时候,优多罗比丘听到母亲这样说,就非常哀伤,怜悯母亲在饿鬼道中受尽苦报的这个事情,所以就积极地去劝化——劝请化缘,为母亲准备佳肴、供品,供养 佛陀还有众僧,来成就供养的法事。完成供养 佛陀及众僧之后,这个饿鬼便现身会中发露忏悔,在那个时候,世尊也藉这个因缘,为她开示种种的佛法,饿鬼听闻 世尊开示种种的佛法之后,蒙受法益,心生大惭愧,在那一天晚上就舍了饿鬼身,命终就往生去了。

所以看看这个因为儿子为她设斋供佛、供僧的这样子功德,所以暂时就舍离了这一世的饿鬼身,但是优多罗比丘的母亲,她并没有因为这样子就完全舍离了饿鬼之身,她上一期的饿鬼之身命终之后,又再一次地出生了饿鬼之身形,只是这一次的状况比较好一点,她转生堕入了飞行饿鬼当中,头顶戴着天冠,身上穿着一些璎珞,用以庄严她的身相。这个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鬼神道,但终究还是鬼道众生。所以优多罗比丘的母亲这一次又到优多罗禅修的地方,再一次地恳求他说:“我还没有完全脱离饿鬼之身啊!请你更积极地为我劝请化缘,再一次地准备佳肴、供品,以及床褥卧具供养十方僧众,我才能够完全脱离饿鬼之身。”

那时优多罗比丘听到母亲这样说以后,就更加积极地劝请化缘,为母亲准备饮食、供品,还有床褥卧具,来供养布施十方的僧众。那完成供养十方僧众之后,饿鬼便再一次地现身僧中,更加殷重的发露忏悔,所以每一次的忏悔都是更加的至诚,她知道她过失的时候,那这一次更加殷重的忏悔,当天晚上就舍报命终了。那这一次福报很好,优多罗比丘的母亲当夜就舍报命终,往生欲界天的第二层天忉利天。

那生到忉利天的母亲心想:“我到底造作什么福业,得以生天享福呢?”所以不是说生天以后,天眼就能够直接观察,还是得必须要去思维。当她思维的时候,才会用天眼去观察的,所以这也是很多人疑惑的地方,天眼不是到处都能够看吗?天眼不是这个样子,所以优多罗的母亲就在这个地方思维说:“我到底造作了什么业?我到底是造作了什么样子的福报?才能够到这个地方来?”所以她就用天眼观察生天的因缘,这个时候知道说,因为儿子优多罗比丘为她设斋,恭敬供养佛及众僧,才能够至诚的发露忏悔,如是所得的福报的缘故,才能够完全脱离饿鬼之身,并转生忉利天。

优多罗比丘的母亲心想:“今天我应该报答佛恩,应该报答比丘恩。”所以就用头顶戴着天冠,身上穿着天人的璎珞,用以庄严她的天人的身相,然后飞到世间来,恭谨的严持香花前来佛前,还有优多罗比丘前来作供养,那供养了以后就坐到一边,恭敬地听闻 世尊为大众开演佛法。优多罗比丘的母亲听闻 世尊开演佛法以后就心开意解,当下就证得了初果的须陀洹果;那证得了须陀洹果以后,获得了初分的解脱果的法眼净,绕佛三匝以后,才返回忉利天宫去。

所以到那个地方去,很显然是以天人身行佛法,甚至于是行菩萨道。佛陀宣说优多罗比丘的母亲堕饿鬼的因缘的时候,当时在座的比丘都发起了舍除悭贪、厌离生死轮回之心,因为看到优多罗母亲因为悭贪所以堕落的一个恶报,所以大家都发舍离了悭贪、厌离生死轮回之心;当下就有人证得了初果须陀洹果、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也有四果阿罗汉,也有发起辟支佛心,也有发起无上菩提心的人。那时诸比丘众僧听闻 佛说法以后,心生欢喜并能信受奉行。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功德呢?这个我们在佛经里面,其实到处 佛都有这样子的一个开示,那菩萨也有这样子的开示。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里面,在卷7:【世尊告曰:“善哉!善哉!汝等乃能如是惭愧发露忏悔,于我法中,有二种人名无所犯:一者禀性专精本来不犯,二者犯已惭愧发露忏悔;此二种人于我法中,名为勇健得清净者。”】这个就是如法忏悔,忏悔的一个功德,如果不是忏悔的话,如果不是至诚忏悔,乃至于设斋供养的话,优多罗的母亲可能必须要千身万身,必须要千百年乃至于几劫里面,都必须要在饿鬼身里面,要再受饿鬼身这样的苦报,但是就是因为忏悔的缘故,还有供养佛、诸僧的缘故,所以才能够得离这样子的苦报。

那《地藏经》里面,地藏菩萨过去本生的时候,祂的母亲——光目女的母亲、婆罗门女的母亲,也是类似这样子的一个状况。所以这边《地藏十轮经》里面,世尊就告诉地藏菩萨说:“善哉!善哉!汝等乃能如是惭愧发露忏悔。只要能够惭愧发露忏悔的话,在我释迦牟尼佛的佛法当中,有两种人叫作无所犯,什么叫作无所犯呢?第一种人是禀性专精本来不犯。”也就是说这个已经久劫—经过久远劫来—已经修行的人,也就是说已经离开异生性障的菩萨,禀性专精本来不犯,也就是说以道共戒为修行为依归了。以道共戒为修行为依归,广义来讲,明心开悟以后,就是依止着道共戒、依止着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性来修行,这个也算是属于“禀性专精本来不犯”。但是从更狭义来讲,也就是说要更精准的定义来讲,真正的禀性专精本来不犯,必须得要已经入到真正的菩萨的圣道位,也就是入了初地以后,这个时候才能够真正的是“禀性专精本来不犯”,这样子的人,在佛法中是无所犯的人。

那第二种人就是除了地上菩萨以外的这些人,什么叫作无所犯呢?这种人是万一不小心,你犯了过失以后,犯已能够至诚的惭愧发露忏悔的这种人,忏悔以后,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且能够依法修行,这种人也是属于无所犯的人,那这种人,在 释迦牟尼佛的佛法里面,叫作“勇健得清净者”。

所以忏悔的法、惭愧的法,这个在修学佛法的过程里面,是非常重要的。那优多罗的母亲,因为过去世应该是有亲近佛法,所以有这个善根,乃至于这一世,能够有她的儿子出家修学,乃至于能够值遇 世尊,能够发露忏悔,所以才能够脱离饿鬼之身,那今天这个优多罗的母亲堕饿鬼的因缘,就跟各位分享到这个地方。

祝福各位色身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