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须大拏本生(三)

第111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所准备的《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我们将一些简单的佛典故事介绍给大家,让大家能够从此之中,知道佛法的要义以及世尊过去世无量的菩萨大行。

上一次我们说到太子须大拏因为布施的原因,父亲把他流放到檀特山中;而有一位大丑人婆罗门,竟然趁机想要太子的一对儿女作为奴婢。婆罗门来到了国王的面前,问国王太子的去向,国王就气着说:“就好像火烧起来了,还把木柴加进去一样;叫他进来吧!”

筹秋婆罗门就对国王说:“听说太子布施之名遍传十方,上至天上、下到黄泉;而且呢,太子布施不逆人意,所以我从远方来,要向太子要求布施。”国王说:“现在太子居住在深山,甚为大贫穷,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了。”筹秋说:“虽然太子没有东西了,可是我还是想要见他。”国王没办法,就派人指点他路径。

筹秋婆罗门走到了檀特山边,遇到了大河过不去,于是他心中就忆念着太子,结果瞬时河水内又升起了山脉,让他能够走过去。入山之后,他遇到一位猎人,就问:“您常常在山中,请问你知不知道须大拏太子现在在哪儿呢?”猎人知道太子就是因为布施给这些贪得无厌的婆罗门,才会被流放到此处,所以猎人一听之下,就把筹秋抓起来绑在树上,狠狠地打一顿;打到伤痕累累,生气地说:“我要用箭射穿你的肚子,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还敢来问太子住在哪边?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这时候,筹秋挨了一顿打,只好说谎:“是国王太想念太子了,所以要我来找太子回宫。”猎人一听,赶快放了他,并且抱歉地说:“啊!我不知道原来是这样子的,真是抱歉了!”于是就指点了方向,筹秋就找到了太子。

太子远远地看到婆罗门来了,甚为欢喜地迎接礼敬,客气地问候他:“先生,您从哪儿来呢?这一路辛苦了,疲累吗?你为什么要找我呢?”筹秋说:“我从很遥远的地方来,现在全身又是酸痛,又是饥渴。”于是太子赶快请婆罗门入屋内坐,拿出了瓜果、净水招待他。筹秋吃饱后就说:“我是鸠留国的人,久闻太子布施的美名,而我是一个大大贫穷的人,现在想向您乞讨东西啊!”太子回答:“您想要的东西,我没有办法给,因为我所有一切的财产都给人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您了。”筹秋说:“如果你没有东西,那就把你一双儿女给我,侍奉我、让我养老。”筹秋三次提出要太子的儿女。

太子说:“您从远方来向我索讨我的儿女,我怎么能不答应你呢?”这个时候,两个小孩正在游玩,太子把他们叫过来说:“这位是婆罗门,他是从远方而来的,要来索求你们;我已经答应他了,你们就随他去吧!”孩子们看到筹秋的长相,非常的害怕、恐怖,一起钻到父亲的腋下,流泪地说:“爸爸!我们看过很多婆罗门,没有这样长相丑陋的;他不是婆罗门,是鬼呀!妈妈出去采野菜还没有回来,爸爸把我们送给鬼吃,我们一定会死的;待会妈妈回来了,如果看不见我们,一定会像母牛找不到小牛那样,难过地啼哭号叫的。”太子说:“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后悔。他是婆罗门,不是鬼,不会吃你们的,你们就跟着他走吧!”这时筹秋说:“我想带他们走,虽然你好意布施给我,但是如果待会儿,他们的妈妈回来了,恐怕他妈妈不愿意,你们又要后悔了。”太子回答:“我从出生以来所行的布施,从来没有后悔过。”太子就依着礼俗,为婆罗门行洗手礼,亲自牵着一双儿女交给婆罗门。

此时,大地为之震动,两个孩子不肯离去,跪在太子的面前说:“爸爸!我们宿命有何罪过因缘,今天要承受这样的苦痛。身为王族血脉,却要去作人家的奴婢,现在我们向爸爸忏悔过失;以忏悔的缘故,能够灭罪而生福,生生世世,不再遭遇这样的境界啊!”太子对儿女说:“天下的恩爱,终有别离的一天,三界世间一切都是无常的,一切都保不住啊!等我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自然会来度化你们,离开三界之苦。”两个孩子说:“爸爸!请为我们向母亲辞行,此后永远相隔,再也无法相见了!我们过去造了宿业,今天要承受这样子的苦果;母亲失去了我们,一定会甚为忧愁苦恼啊!”

此时筹秋说:“我年纪大了又瘦弱,恐怕待会儿两个小孩就会弃我逃跑去找妈妈了,到时候我一个老人,又该怎么办呢?不如这样子吧!你把他们绑起来,绑好以后再交给我。”太子就抓着孩子的手,让筹秋拿绳子绑住两个孩子;绳头抓在筹秋的手上,孩子们不肯跟婆罗门走,筹秋就用拳捶打,用鞭子抽打,直到孩子的血流出来,一直流到地上。太子看见了,流下了眼泪,泪水滴了下来,大地因此沸腾了起来。太子与山上的野兽们陪着、走着,送两个孩子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野兽们跟着太子走回去,走到平时孩子嬉戏的地方,野兽们终于哭嚎呼叫而倒在地上无法起身。

此时,筹秋拉着绳头带着孩子离去;中途,小孩用身上的绳子缠绕着树,不肯离开要等妈妈来,筹秋便鞭打他们,鞭打到全身脓烂。孩子说:“不要再打了!我自己会走。”两个小孩抬头仰天大声地呼喊:“山神啊!树神啊!您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要远去做人家的奴婢了,可是我们还没有向妈妈告别,请你们告诉妈妈,让妈妈不要采果实,赶快来和我们相见吧!”这个时候,曼坻忽然左脚发痒,右眼皮跳动,两乳间流出乳汁。她想,我从来没有这样子,还是赶快回去看儿子、女儿吧!可别发生了什么事故。

于是,她停止了采水果,急急忙忙地跑回去。当时忉利天的第二位帝释天主,知道太子将儿女布施出去的大行,担心曼坻会阻止了太子的菩萨行,所以天主便化现为一只狮子当在路中间,挡住曼坻。曼坻对狮子说:“你是万兽之王,我是人间国王之女,我们住在同一个山中,希望您能稍稍地避让,让我过去;我有两个孩子年纪都还小,从今天早上开始,他们都还没有吃饭,在等我回家带食物喂他们。”狮子就等到筹秋婆罗门已经离开了,才起来让道让曼坻过去。

曼坻回家后,只看见太子独自一人坐着,没看见儿女;走到其他的草屋中,也看不到;再走到孩子平时游戏的水池边,还是没看到,只见到那一些平常和孩子玩耍的飞禽、走兽、狮子、猕猴,都在曼坻的面前嚎叫乱撞;平日孩子游玩的池子,竟然干枯没水了。曼坻赶快回到太子面前,问太子:“两个孩子在哪边呢?”太子不说话,曼坻又问:“平常儿女看到我拿水果回来,都会向我跑过来,他们会在地上不停地跳跃,喊着:‘妈妈回来了!’他们会坐在我的腿上,看到身上有尘土会帮我拂去。怎么今天没有看到孩子,看不见孩子向我跑过来,你是把孩子给了谁了吗?看不见孩子,我的心肝好似破碎了,请你赶快告诉我吧!不要让我疯狂了。”就像这样子,曼坻再三、再四地恳求太子。

太子只好说:“鸠留国有一个婆罗门来了,他向我乞讨儿子、女儿,所以我就把孩子给他了。”曼坻听到太子这样子说,心中大大地激动,如同泰山崩塌,忍不住大声啼哭不止。太子说:“不要再哭了!妳听我说:‘妳还记得过去世在提和竭罗佛时代的往事吗?当时我是一位婆罗门的儿子,叫作鞞多卫;而你是另一位婆罗门的女儿,叫作须陀罗。有一次,妳拿了七枝莲花要卖,我要买下来供佛,结果妳卖给我五枝,剩下的两枝,妳托我代为拿去供佛,并且发愿说:愿生生世世做我的妻子,不论顺境、逆境都不相离。当时我就很慎重地告诉你:如果你要做我的妻子,那就要依随着我的意愿去行布施;除了不拿自己的父母去布施,一切皆不逆对方的意思而行布施。不管要布施什么,都要随着我的意愿,当时妳也答应了说好,现在我把儿女布施出去,妳怎么乱我布施的道心呢?’”此时曼坻忽然忆念起过去世的种种,心开意解,于是随顺了太子的意愿。

此时,帝释天主看到了太子如此的布施,就决定要下降人间试试太子,想知道太子的心意。天主化现为另一个婆罗门,也像筹秋一样有十二种的丑态,此时到了太子的面前说:“我常常听闻太子您喜好布施,随着人家的要求,不违逆人意,因此我来到这边,希望能向太子乞求您布施出您的妻子给我。”太子回答:“善哉!你可以得到我的妻子。”曼坻马上就对太子说:“您将我给了别人,以后谁来服侍太子您呢!”太子回答:“如果我现在不将妳布施出去,如何能够成就圆满的布施波罗蜜呢?”于是,太子一样用净水清洗婆罗门的手,然后牵着曼坻的手,把曼坻交给婆罗门了。

所以,帝释天知道了太子的心,是真正行大布施者,并没有生起一丝丝后悔的心;此时诸天忍不住赞叹、歌颂太子的大行,天地为之大震动。这个时候,婆罗门就带着曼坻离开向前走了七步,转身又将曼坻交回给太子,并且交代说:“不要再给别人哦!”太子问:“您为何不要她呢?难道她有什么不好吗?在所有的妇人之中,这位曼坻是最好的,她的出身是现在国王的女儿;而且那一位国王,只有她一个女儿。曼坻她之前选择了我作配偶,这就好像飞蛾扑火一样的,虽然在这边饮食非常的粗恶,但是她总是不嫌弃,她的所作勤劳、精实;她的面容端正、美丽。您今天带她走,我的心是生起欢喜的。”此时,婆罗门说:“我不是婆罗门,我是帝释天子,特别来此处测试您。您到底有什么愿望呢?我可以去完成。”此时,婆罗门就回复了端正殊胜美妙的帝释天身。

曼坻看见了就立即顶礼,向帝释天许了三个愿望:第一,希望筹秋婆罗门能将我的儿女卖回到我的国家,第二,愿我的儿女们不受饥饿、口渴之苦,

第三,愿我与太子能早日返回自己的国家。帝释天答应她说:“如您所愿!”太子则发愿:“愿一切众生皆能得到解脱,不再受生老病死之苦。”天王回答:“您的无上大愿真是了不起啊!如果今天您要的是上生天界作日月之王,或者是在世间能当帝王,或者是要延续寿命,我都能满您的愿;可是您所发的愿,是三界之中最尊贵的愿,这不是我的力量所能及。”于是太子说:“那么就让我祈愿:让我能得到大财富又能够继续地布施胜过从前;还要发愿:父王与诸大臣们都想着要见到我。”天王回答:“那就必定满你的愿!”一瞬间天王就消失不见了。

筹秋婆罗门得到了一双男女孩童回家,家中的妻子又怎么说呢?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下一次再为各位继续地报告。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点击数: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