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须大拏本生(一)

第109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在上一集的节目中,我们讲到了 佛陀与世间同修耶输陀罗的故事,今天接续着还是 佛陀与耶输陀罗的本生,我们要谈到 释迦牟尼佛在上生至兜率陀天之前,在人间最后一世的故事。

在 佛陀的本生之中,这一段特别的重要,不论是在北传或是南传的经典中,许多经典都一再的提到这一段故事。为什么它这么重要呢?这就要讲到成佛之道,也就是菩萨用三大阿僧祇劫所修行的五十二个阶位:第一大阿僧祇劫,是从初发心到初地;第二大阿僧祇劫,则是由初地到七地满心;而第八地至成佛,则是最后一个阿僧祇劫。菩萨道修行到十地,感召十方诸佛灌顶加持之后,就成为十地满心的受职菩萨,能够为一切的众生说法,而且妙法如云如雨,永无穷尽,普益十方一切佛子,除了佛以外,无有堪能比拟者;所以十地菩萨又叫作法云地,圆满了大乘的无我观,过识阴区宇而近灭尽识阴,因此能够进入等觉菩萨。接下来,要在无量异熟现行的境界中,去实践大乘的无我观,也就是等觉大士的修行,即是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舍命时,无一处非舍命处—于一切时、地皆能广施内财、外财,以修集佛地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所需要的一切福德;在一百劫当中,几乎完全是在修集福德,与众生广结善法因缘。换个角度说,等觉大士在物质世间中,在实际上去履践了无我法,对自己的五阴完全没有任何的执著,修除了最微细一分的习气而直至成佛;也就是等觉大士的修行,是百劫修相好以及修除所知境中极微细执著的无明,然后方能具足普贤行成就一切种智,才能上生兜率陀天完成一生补处,到最后身降神母胎,示现凡夫肉胎而成佛道。

所以,释迦世尊在这一段经文中,开示了祂自己过去在上生兜率天宫之前,最后一世王子须大拏本生,是 世尊过去以人间凡夫身百劫修相好的最后一个阶段,因此特别的重要,是所有佛弟子,特别是大乘修行者不可不知、不学者。

我们就来看看:如是我闻,有一时 佛在舍卫国祇园精舍,当时有无数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四部弟子围绕着 佛陀,佛陀露出了笑容,口中放出了五色光芒;于是阿难即从座起,整理好衣服,胡跪叉手向 佛禀白说:“自从我阿难侍奉佛二十年以来,不曾见到佛陀您像今日这样子的笑容。佛陀!您是忆念到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吗?您的笑容是有特别的寓意吗?请您为我等开示。”佛就告诉阿难:“我并不是忆念过去、现在、未来的诸佛,而是想到我自己过去世以来,在无量阿僧祇劫中所行布施波罗蜜的事迹。”

阿难就问:“那是什么样的布施波罗蜜呢?”佛说:“在过去无量劫前,有一个大国名为叶波,国王叫作湿波,以正法治国,不屈枉人民。这位国王有四千个大臣,统治六十个小国、八百个聚落,拥有大白象五百头。国王有两万位夫人,却没有王子,于是国王向诸山河大地神明祈祷;终于夫人怀孕了,国王亲自细心照顾夫人饮食起居,十个月后生下了太子,二万位夫人都大欢喜,都能各自帮忙夫人侍养太子,所以这位王子就命名为须大拏。到了十六岁的时候,聪明的太子学习了各种的书数礼乐工巧;并且太子对父母也很孝顺,事奉父母如天神一般。”

“这位须大拏太子,从小就喜欢广行布施,布施天下的人民乃至飞鸟走兽,祝愿众生都能常得善福;因为须大拏知道愚人悭贪不肯布施,只是愚惑自欺而无所利益,有智慧的人则知道布施的福德;行布施的人,他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辟支佛、阿罗汉共所称赞。”

“太子长大后,国王为太子选了一位他国的公主为妃,容貌端正庄严,名字叫作曼坻,并且为太子生下了一男一女。太子想要广行布施波罗蜜,所以离开了皇宫巡游四方,这时候帝释天主便化现出许多贫穷残疾的可怜人围绕在路边;太子看到这样的情况,心生忧愁不乐,便返回宫中。国王就问太子:‘何故忧愁不乐呢?’太子回答:‘刚才在路上看到很多贫穷残疾的可怜人,我想求父亲一件事,父亲可否答应我呢?’国王说:‘随你所求,我都答应。’太子说:‘希望父亲能给我库藏的珍宝,用来布施给城中、城外一切的可怜人,随着他们的需求而尽给予之。’国王答应太子,并且派出使臣帮忙太子一起去行这个布施。于是远从百里、千里、甚至万里之外的人民都来了,求食物者得食,求衣服者得衣,求金银珍宝者得珍宝,大家都得到了满足。”这个时候,宿怨的敌国听到了这个消息,知道须大拏太子性好布施,并且不会违背对方的要求,依受施者的索求而给予之。敌国的国王暗生欢喜,马上召集了群臣谋士商量计策,国王说:‘叶波国王有能够行走在莲花上的大白象,名字叫作须檀延,力量巨大又善于战斗;每次与诸国战争时,叶波国常常就靠这一只大白象而获胜。现在有谁堪能前往叶波,去向他们的太子乞求布施这一只白象,把这一只大白象抢过来?’此时有八位修道之人愿意前往。

“国王承诺:‘如果你们能得到白象回来,本王重赏之。’八位修道人手中就撑着拐杖,远涉山川来到叶波国。到了太子居住的宫殿,面向门口站立,并且翘起了一只脚;守门人向太子通报说:‘外面有八个修道人,都撑着拐杖,说他们从远方而来,要向太子乞求化缘。’太子听到以后甚为欢喜,亲自出来迎接,向前作礼,就好像是儿子看见了父亲一般的恭敬。太子说:‘请问诸位从哪边来呀?修行得无劳苦否?各位有什么需求呢?为什么要各自翘起一只脚呢?’八位修道人就说:‘我们听说太子您喜好布施,凡有所求者,从不违逆人意;太子乐施一切的名声流传八方,上至苍天、下到黄泉,布施功德无法思量,远近歌颂无有不知。今天太子您是国王的儿子,就像是天人的儿子一样,您所说过的话终究是不会欺诳的,相信您今天一定仍然能像过去一般,不逆人意地布施一切;我们求您赐给我们能在莲花上行走的大白象,名字叫作须檀延。’于是太子就带着这八个人去到大象园中,要他们自己选一只大象。”

“但是修道人说:‘不!不!不!我们不要这些,我们要的是那一只须檀延大白象。’太子说:‘这只须檀延宝象乃是我父王所重爱之物,父亲重视须檀延就像重视我一般,所以不能送给你们;如果送给你们,我就违背了父亲的意愿,也许父亲会因为这个原因把我驱逐出国。’但是此时太子又想到:‘我曾经发下了宏愿,一切东西皆可布施而不违背别人的意愿;如果现在我不送给他们,就违背了我的本愿。如果不能以这一只象来布施,我又如何能证得无上平等的布施波罗蜜呢?所以应当要答应他们,以成就我无上平等的布施波罗蜜。’于是太子说:‘好吧!善哉!善哉!我愿将这只白象给你们。’就叫了左右侍者将须檀延牵过来,为牠配上黄金的鞍辔。太子依着印度的礼节,左手拿了净水为修道人灌沐行洗手礼,右手则牵着白象交给了他们;修道人们要到了这只大白象,也依着乞食的规矩为太子祈祷祝愿。临走前,太子叮咛修道人说:‘你们赶快离开吧!如果国王知道了,一定会来追逐你们的。’然后八个人就一起骑了白象欢喜迅速地离开了。”

“大臣们听说了太子竟然将大白象布施给敌国怨家,都大为震惊!甚至各自从座位上吓得摔了下来,心中想:‘国家就靠这只白象维持平安,但太子竟然把牠送给了敌国。’所以大臣们就前往向国王禀白,国王听到了非常的错愕。大臣们说:‘国王啊!您所以能得到天下,就是靠这只宝象,这只宝象的力量胜过六十头大象;而太子竟然把牠送给敌国,这样子我们的国家就要不保了。这该怎么办呢?像太子这样子任性的布施,使得我们国家的库藏日益空虚,我们担心不久之后,整个国家以及我们的妻子、子女,都会被太子拿去布施了。’国王听完这些话,心中更是大大地不悦。”

“国王问了一位大臣说:‘太子是否真的将须檀延送给敌国了呢?’大臣说:‘是的,是真实的。’国王听完后,当场就讶异到昏了过去,从宝座上摔下来;诸大臣们赶快以冷水喷洒,很久以后国王才醒过来;当然,国王的两万位夫人也都是忧愁不乐。于是国王就和大臣们商量,接下来要怎么处置太子。一位大臣说:‘太子用脚踏进象园,那就砍下太子的脚,手牵过白象就砍下他的手,眼睛看过大象就挖他的眼睛。’也有人主张应该要砍掉太子的头。国王听到这些话,心中忧愁说:‘太子如此地爱好布施,我要怎么样才能管制他呢?’一位聪明的大臣心想:‘诸位大臣的建议都不恰当,因为国王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应该用这些残忍的刑罚。’于是他说:‘大王啊!我不敢要求大王拘禁太子,不如让他离开这个国家,将太子流放到荒野十二年,让他自己去惭愧反省。’国王把太子叫来,确认了太子真的把白象送给了敌国。”

“国王问他:‘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白象送给敌国,却先不告诉我呢?’太子说:‘父亲!你先前曾经答应过我,一切物品随我布施,所以我没有先通知您。’国王回答:‘我说的是诸般珍宝,与这只白象有什么关系呢?’太子说:‘白象也是您的珍宝财产啊!’国王气得说:‘你立刻离开我的国家,去檀特山中十二年吧!’太子回答:‘是的,父亲!我不敢违背您的旨意,但是请您让我布施天下七天,满足我小小布施的心,然后我再去山中吧!’国王说:‘就是因为你布施得太过分了,使得我的国库库藏空乏,让我失去了御敌的宝贝,所以才要驱逐你;我不准你再去布施,你马上离开,我不答应你的要求。’太子说:‘我不敢违背父亲的旨意,现在我希望用我自己的财产去布施;把一切的财产都布施了,我就离开,不敢再使用父亲的珍宝。’这时旁边的两万夫人也一同求情,最后国王还是答应了太子的请求。”

“于是太子就叫人召告四方,有想得到财物的人,都来太子宫门前,可随你的欲求而得;但是呢,人类所拥有的财物无法长久存在,终究还是败坏的。于是四方的民众都来了,太子准备了饭食供养他们,随他们的要求施予他们珍宝;七天之中,太子的财产就散尽了,贫穷的民众变成富人,所以万民欢乐。”

“接下来,太子告诉妻子曼坻说:‘你听我说:国王和大臣们因为我将大白象布施给敌国,使得国库空虚,所以要放逐我到檀特山中十二年。’曼坻说:‘祝愿我们的国家丰饶,愿国王及一切臣民皆同富业,我要和你一起去山中努力地求道。’”

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故事先讲到这一边。提醒各位:这一段故事是 释尊过去在上生兜率陀天最后一世的布施,也就是在等觉大士的阶段要即将完成百劫修相好的一世,里面的深意不是一般的凡夫所能知晓。

今天就先讲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