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净叔离比丘尼的典故

第91集
由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今天所要说的典故是“白净比丘尼的典故”。

当时佛陀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祇洹精舍,为诸多比丘众说法。舍卫国中,有一位长者,他的妻子有了身孕,在怀胎期满后生了女儿,五官端正美丽,她姝妙的容貌很少看到相同的。女婴刚出生时,就有细致柔软的白色毯子,裹着身子一起出生。父母觉得很奇怪,就召请占相师占卜。占相师说:“这非常吉利!将会有大福德。”由于这个随着出生的白毯子,所以父母就为这个女婴取名为叔离,也就是白净的意思。

叔离长大了,毯子也随着身子增长,因此显得非常的珍贵奇特;国内远近,都争着来聘娶求婚。父母心念着女儿年纪已大,应当选个婚嫁的家庭。就请了工匠师为她开始作璎珞装饰。叔离看到了就问父亲:“锻炼这些金银要用来作什么呢?”父亲告诉她:“妳年纪已大,要准备让妳嫁出去,所以作耳环、臂钏等首饰。”叔离向父亲说:“我想出家,不乐意嫁人。”父母因为很爱恋她,而不想违背她的志愿,就拿出毯子,要做她出家穿的衣服。叔离看见了又问:“这些要做些什么?”父亲说:“要为妳做出家穿的衣服。”叔离说:“我现在所穿的,已经都够了,不需要再做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允许我现在就去见佛陀。”父母就带着叔离去面见佛陀,向佛恭敬礼拜,请求让叔离出家。佛说:“善来!”叔离听到佛陀的善来召唤,当下就见道而法眼清净,身上所穿的白毯子,就成为出家的衣服了。佛陀吩咐将叔离交付到大爱道比丘尼座下修学,精进没多久,就成就了阿罗汉道了。

阿难向佛禀白说:“叔离比丘尼过去世到底种下了什么样的功德,这一世出生在长者家,而出生时又有白毯子随身而出;在出家不久,又能够很快地成就解脱道的阿罗汉果位呢?”佛陀告诉阿难:“仔细地听,好好地思维!过去久远劫以前,有佛出世,名称叫作毘婆尸佛,与诸弟子众广度一切有情众生。当时的国王大臣与人民,多数都懂得设立供养大会,供养佛陀僧团中诸多贤圣。”

“有一位比丘,常常作劝化大众的事情,让大众懂得去参见佛陀,听闻佛陀开示说法,并且布施供养植福。当时有一位女人,叫作檀腻伽,极为贫穷。夫妇两人共享一条毯子,倘若丈夫出去行乞,就由丈夫披着毯子出去,妻子就光着身子坐在草铺的席子上;若是妻子披着毯子出外求乞,丈夫就裸着身坐在草席上。劝化比丘依次来到她家,看见檀腻伽,就劝她:‘佛陀出现在世间非常难得,听经闻法更是难得,人身难得,妳应当听法、应当布施。’又为她广说悭贪、布施之果报,说:‘世人因其前世布施修善福德因缘,今生得以获得人的果报身,所愿从心而富有财物,这是布施的果报。倘若贫者来求乞,悭心吝惜而不肯布施,悭贪果报就会生到饿鬼道中,常常就是饥渴、裸形无衣。冬天时寒冻,身体破裂;夏天时大热,而无有依靠庇荫之处,要受这样的苦恼数千万岁。饿鬼的果报结束以后,要生到畜生道中,吃草饮水,痴无所知,或吃泥土污露不净之物。悭贪罪过的缘故,要受这样的果报。’”

“檀腻伽听了之后说:‘大德请稍等一会儿。’就回到屋子里向丈夫说:‘外面有个沙门,劝我要去面见佛陀听法布施。我们过去世因为没有布施的缘故,导致这一世这么贫穷,那么今生又要以什么当作后世生到人间的资粮呢?’丈夫回答说:【‘我家贫困如是,虽可有心,当以何施?’妇言:‘前世不施,今致是困;今复不种后欲何趣?汝但听我,我决欲施。’】(《贤愚经》卷5)”丈夫听到了这个妻子对他说的话,就说:“我家就是这么贫穷啊!虽然有心,可是又要拿出什么东西来布施呢?”妻子告诉丈夫:“我们过去世没有布施,导致这一世这么穷困、困苦;那么现在倘若又不种福田,未来世要生到哪一道去才好?你就听我的,我决定要布施。”

“丈夫心中自己念着说:‘嗯,我的妻子可能自己有私人一点财产吧!我就听她的。’就同意了说:‘要布施就布施吧!’檀腻伽又向丈夫说:【‘我意欲以此迭布施。’夫言:‘我之与汝共此一迭,出入求索以自存活,今若用施,俱当守死,欲作何计?’妇言:‘人生有死,今不施与,会当归死,宁施而死,后世有望;不施而死,后遂当剧。’】(《贤愚经》卷5)”檀腻伽向丈夫说:“我想要将身上这个毯子拿来布施。”丈夫说:“我跟妳就是共享这么一条毯子,出入去求乞让我们自己能够存活下来,也就是这么一条毯子,如果把它用于布施了,那么我们只能守在家里等死,还能作什么呢?”妻子说:“人生必有死,今天如果不布施,将来也是一样会死。那么现在我宁可布施而死,未来世还有希望;如果没有布施而死,未来世就会更加贫穷困苦。”

“丈夫听了就欢喜地说:‘那就将这个用来活命的毯子拿去布施吧!’妻子出来向比丘说:‘大德请到屋子下面,我要布施。’比丘答复说:‘若要布施,妳就当面布施,我会为妳祝愿的。’檀腻伽回答说:‘我身上就只披着这条毯子,而里面没有穿其他衣服了,我想要布施这一条毯子,女形污秽不净,不适合在这里脱啊!’就回到屋子里脱掉身上的毯子,远远地交给比丘。比丘祝愿她以此至诚心布施必得大福;随后将那毯子带回到佛陀所住的处所。”

“毘婆尸佛以神通力,知道这件毯子的来历,告诉比丘把毯子拿过来。比丘恭敬地呈给佛陀,佛亲手受此带着污垢的毯子。当时,会上国王与大众轻微地起心嫌弃佛陀受此污垢的毯子。佛知道大众的心在想什么,就告诉大众说:‘我观此会清净大施,无过于此以迭施者。’(《贤愚经》卷5)”佛陀说:“我观察这供养大会的清净大布施的功德,也不会超过这位以活命所用的毯子拿来布施者的功德。”

“大众听闻到以后,都感到惊讶而不可思议。国王夫人非常欢喜,立即脱掉自己身上所穿的用珠宝璎珞装饰的外衣,要送给檀腻伽;国王也非常欢喜地脱掉身上的衣服,要送给檀腻伽的丈夫,命令他们要来参加法会。毘婆尸佛就广为大众说微妙法,当时会中的大众,听法而得度的非常多。”

佛陀就告诉阿难:【欲知尔时贫穷女人檀腻伽者,今叔离比丘尼是。由于尔时以清净心迭布施故,九十一劫所生之处,常与迭生,无所乏少,随意悉得。缘于彼佛,闻深妙法,愿解脱故,今得遇我成阿罗汉。是故汝等!应勤精进闻法布施。】(《贤愚经》卷5)佛陀告诉阿难:“想要知道当时那位贫穷女人檀腻伽,那就是今天叔离比丘尼。由于当时她以清净心来布施身上唯一的毯子,所以在九十一劫中,随着所出生的处所,常与白毯子一起出生,生活所需没有匮乏,随着心意所想都能获得。由于曾经在毘婆尸佛座下听闻深妙法的因缘,当时听闻以后就发愿要求证解脱的缘故,今天得以遇见我释迦牟尼,出家修道证得阿罗汉果。因此你们要努力精进地听闻深妙法,并且要勤于布施供养以报恩,并且培植福德。”

除了这个叔离比丘尼的典故以外,另外一个布施而现世得华报的典故,是这样的:在佛陀住世的时候,有一个人他叫作罽夷罗;夫妇俩人都非常贫穷,为人帮佣过活。有一次,在路上看见有长者都往寺院中作大布施供养法会。回家睡觉时想着:“由于我前身没有布施作福的缘故,今日这么贫穷。像那些长者,过去世有布施植福,这一世又能布施作福;我现在贫穷无福,到未来世只有更加贫穷困苦了。”想着想着就哭起来而不快乐。

妻子就问丈夫说:“你为什么掉眼泪呢?”丈夫答复说:【见他修福常得快乐,自鄙贫贱,无以修福,是以落泪。】(《杂宝藏经》卷4)丈夫说:“看见别人这么有福报,能够经常布施植福,而常常得到很多快乐;自己却鄙陋贫贱,没有钱财可以修福,因此伤心掉泪。”妻子回答说:“只是掉眼泪有什么帮助呢?可以把我这个身卖给他人,换取金钱来布施作福啊!”丈夫说:“若要我将妳的身卖掉,那我又如何能独自存活呢?”妻子回答说:“倘若你恐怕不能存活,那我就与夫君您一起去卖身,换取钱财布施而修功德。”于是夫妇俩便共同到一有钱人家里,告诉主人:“今我夫妇俩要以此卑贱之身,请求交换金钱。”主人问他们:“欲得几钱啊?”他们就说:“我想要十个金钱。”主人说:“现在给你们钱,第七天以后没有偿还的话,你们夫妇俩就得来我家作奴婢。”他们就以所说的话当作约定,拿着钱到寺院,请求布施供养法会。

夫妇俩人就日夜勤快准备供养法会所需,到了第六天,隔天要进行供养了,刚好那一国的国主也想要作供养法会,就来寺院相争着隔天的这个日子。僧众都告诉国王说:“已经接受贫穷的人设供养了,所以无法移动这个日子。”国主听到了很不高兴地说:“这是哪里的小人哪!敢来与我争这样的设施供养法会的日子呢?”于是派遣人去告诉罽夷罗:“因为国王要设这个供养法会,要避开国王这个日子。”可是罽夷罗答复说:“实在没有办法避开啊!”就这样子往返三次,罽夷罗都坚持说没有办法改变。国王觉得太奇怪了,就自己来到僧坊告诉罽夷罗说:“你为什么不能够后天再作供养,一定要与我相争明天这个日子呢?”罽夷罗答复说:“只剩下一天自在了,之后我就归属别人,没有办法再作供养了。”国王问他:“你为什么不能再作供养呢?”罽夷罗说:【自惟先身不作福业,今日穷苦,今若不作,恐后转苦。感念此事,唯自卖身,以贸金钱,用作功德,欲断此苦。至七日后,无财偿他,即作奴婢。今以六日,明日便满,以是之故,分死诤日。】(《杂宝藏经》卷4)罽夷罗向国王说:“自己思维着我过去世因为没有布施植福,今日才会这么贫穷困苦,现在如果不再布施作福德,未来世恐怕更加地困苦呢!感念到这件事情,唯一能作的是只有卖掉自己的身,来交换金钱,来作布施的功德,想要断除这个贫穷的困苦。第七天以后,如果我没有钱财可以偿还他,就得去作奴婢。今天已经第六天了,明天就满了,因为这样子,所以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争取明天作供养。”

国王听到这些话,深深地生起怜愍心,赞叹未曾有,说:【汝真解悟贫穷之苦,能以不坚之身,易于坚身,不坚之财,易于坚财,不坚之命,易于坚命。】(《杂宝藏经》卷4)国王说的意思是这样的,说:“你们真的已经了解并体悟到贫穷之苦了,能够以这个要乘载病痛与生死不坚固的色身,于值遇殊胜的福田时,来换取财物供养布施;当来世必能依诸福田来长养法身慧命,这就是以不坚之身,易于坚身的意思。而卖身所换取的财物,随着五蕴的生命结束,就与五蕴完全切断关联了,也会随着世间磨灭而磨灭,因此世间的财物是不坚固的;而将这不坚固的财物,用来布施供养,将来得能以这样的福,来亲近善知识长养法身慧命,获得坚固不坏的七圣财,延续到未来世,这就是以不坚之财,易于坚财。而五蕴身命是无常法,不能常住;不惜断送身命的风险,都要布施供养,得以依诸善知识的福田,来听闻了义正法,亲证法身,获得坚固不坏之般若实相智慧,这就是以不坚之命,易于坚命。”国王常常亲近佛陀,听闻到佛陀的开示,所以这样赞叹了这对贫穷夫妇以后,就听许他们设供养法会。国王以及夫人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与璎珞来送罽夷罗夫妇,又割了十个聚落作为福封;因为国王认为这对夫妇懂得以不坚之身易坚身,以不坚之财易坚财,以不坚之命易坚命,已经是很有福的人,因此就这样来封给他们当作这一世的福德。

所以,从上面所说的典故来看,能够至心修福德的,这一世能够得到华报尚且是这么殊胜,何况说未来世所获的果报呢!由这样来看待一切世间人,想要能够免除贫穷困苦,应当要勤于修福,布施植福这个事情呢,未来世才有可能让他们能够免除未来世的贫穷困苦;那么怎么还要说在这一世贫穷困苦了,而更加地放逸懈怠呢?所以在这个经典中,虽然说这些譬喻典故看起来是非常的简单,可是要告诉大家的是:为什么这一世会有各自不同的这些福报,其实最大的原因是在于过去世有没有布施植福;而这些福德能不能自在受用,又与布施植福当时所植的福田有关。

假如说所布施植福的这个福田,它不是真正的清净解脱的福田,譬如说是系缚在三界而本身是有过失的福田;那么当布施了这些福以后,未来世要受用这些福德,就要历经千辛万苦,而且要有种种的烦恼、种种的系缚,受用这些福而不能自在。那如果说,所布施的这些功德田,它是清净的,真实有获得实证佛法这些真正的解脱的内容,而是真的能够离三界的;那么对于所布施的这些福,要受用它们,如果说所获得的钱财,是如法获得的。譬如说像刚刚所举的例子,就是以自己唯一的财物来布施,或者说卖掉自己的身获得财物来布施,这就是如法获得的,而且是非常的殊胜。

那么这样所获得的财物,而所布施的对象又是真正的福田;譬如说,在佛法中有实证解脱的这么清净有功德的福田。因为这些福田已经没有系缚在三界了,所以这些福在受用的时候不可限量;而且所获得的财物是来自于自己如法所获得的,所以受用这些福德的时候,又可以自在使用,不必受到所谓的“王、贼、水、火”等等的来侵损。所以当我们在看待说,到底有福、没福,或者说能不能自在受用福德,这个同时就要想到是否在过去世,我们曾经作过布施植福;又当时所植的福田,是什么样的福田,来看待这一世。假如说,我们这一世能懂得用自己如法获得的财物来作布施,那么这些福田称为,这个内容有所谓的贫穷田、报恩田以及功德田。

所以,如果在报恩田方面,供养自己的父母,这个也是报恩田;如果进而能够有多余,自己心里想对于在真正的功德方面有更进一步,你想要往这个方向去植福,而且培植善根的话,那么对于在佛法中,真正实证解脱的有实际证量的这些人,以及他所一起在共修学习的僧团,在这里面培植福德,那么这样的福是不可思议的,因为这些福田,它是完全解脱于三界系缚的。所以以前面我们举的这个例子来看,为什么说这一世布施就能够获得这么殊胜的华报?是因为他们布施的福田太过殊胜了;而且以自己很难得获得的财物来作布施,以自己的身命来换得钱财来作布施,非常殊胜的缘故。

今天这个典故就说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


点击数: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