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毘低罗得度因缘谈学法者与真善知识的法缘

第83集
由正村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之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今天为大家介绍的这则故事,主题是“由毘低罗得度因缘来谈学法者跟真善知识的法缘”,这则典故原始经文出自《佛说观佛三昧海经》卷6〈观四威仪品〉。因为时间的关系,经文部分我们就不为大家读诵,直接就故事内容为大家介绍。

这故事在说:在佛世的年代,舍卫城中有一位须达长者,他不但布施祇园精舍,平常也虔诚地供养整个僧团饮食、医药。须达长者家中有位老母女婢,名字叫毘低罗,她在长者家中非常地精勤协助长者持守家业,很得到长者的信赖;因此长者把家中存放贵重物品的库房密钥,也都是由她保管,库房中有物品取出、放入,也都是她在管理。

但是这位毘低罗生性悭贪不舍,不信受佛法,对于须达长者这样子礼敬、供养、布施佛陀与整个僧团,她不能够认同;尤其对经常来化缘,多方求索的这些生病比丘们,她感到十分厌恶。她自己经常在讲说:“我们家须达长者愚痴没有智慧,被这些出家人法术所迷惑;他们常来这里要东要西,哪有法道可言呢?”说完之后,这位老母女婢又发下更重的恶誓愿说:“我来世绝对不要听到佛陀跟这些比丘们的名字,也不想要见到这一些剃发着染衣的出家人。”毘低罗到处去跟人家抱怨,还发恶誓愿,这样的事情传遍整个舍卫城,城中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事。

消息传遍之后,连王后末利夫人也知道了这事,就把须达的夫人阿那邠坻唤进宫廷中,询问她为什么不把这个恶口谤佛的老婢驱走。阿那邠坻跪着回答说:“王后啊!佛陀就像光明灿烂的太阳,能遍照每一个人,连十恶不赦央掘摩罗以及首陀罗阶级的贱民尼提都有得度的因缘,何况是这个老奴婢呢?”听完这一番话,王后很受感动就说:“这样吧!明天我想供养佛陀,你就派毘低罗拿供品过来。”

第二天,毘低罗很欢喜地带着主人所交付的金银珠宝,来到难得一见的皇宫去。这时候,刚好看到了佛陀要进门,她心生烦恼,马上准备从旁边的狗洞钻出去;不料狗洞自己关闭了起来,连周围的门、巷口都关了起来。一惊之下呢,她把手中的扇子赶快遮住脸,不想要见到佛,可是扇子突然间又变成是透明;她只好把脸转了一个方向,可是上下四边都还是佛;她更用手摀住整个脸,可是十个手指头,还是化成了所有的佛像。这个老婢最后干脆把眼睛闭起来说:“这下总该见不到了吧!”可是她眼前还是遍满无量无边的化佛。

不得已还是见到佛陀的老婢,回去后就跟人家说:“我今天遇到那个邪恶的瞿昙道人,在王宫前面大施妖术,祂的身上像七宝闪耀的金山,眼睛比青莲花还庄严,而且放出数不清的万丈光芒。你们最好不要去看着祂,以免受到幻术的蛊惑。”说完她就回到家中,急忙地用百张的皮盖住整个竹笼;她的头也包着白毯子,整个人就躲到竹笼里面去,恐怕佛陀还会再找到她。

佛陀就告诉末利夫人说:“这位老母女婢,她造作罪业甚重。”佛陀并没有度化她的因缘,但是罗睺罗跟她往世有甚深因缘可以去度化她。所以,佛陀回到了精舍,就告诉罗睺罗前往须达长者家中,去度化毘低罗。罗睺罗就按照佛陀的咐嘱前去度化,先变化身为金转轮圣王,然后乘着七宝马车;佛陀的一千二百五十位常随弟子,也化现成宝藏臣、典藏臣以及千位的王子,浩浩荡荡从天而降,来到了长者家中。这个时候,天神在空中大声地传报说:“圣王出世,驱除恶人,宣扬善法。”老婢听到之后,觉得自己终于得救,欢喜地从竹笼跑出来,也脱掉了头上的白毯,向圣王顶礼跪拜。

阿难化现的宝藏臣对老婢说:“你的相貌巍巍庄重,圣王希望你作他的玉女宝。”她就说:“奴婢出身很低贱,有圣王的眷顾,我已经很欢喜,哪里配当王后。如果王愿意帮我脱离奴隶身,放我自由,我就感激不尽了!”于是须达长者在旁边就点头答应。老婢很高兴得眼泪直流,同时也看到圣王如意宝珠上的自己,宛若天仙,很感动说:“圣王出世真的是有大利益!连我这老朽都变成貌美的玉女。”说完又是五体投地的顶礼。

这个时候,难陀所化现的典藏臣,奉圣王命令,为老婢讲述十善业这些殊胜内容,随后就跟所有的众僧们回复了原来出家僧的形相。那么听闻了佛法,又见到了众僧的老婢,恍然觉悟到:“佛陀真是大慈悲不舍众生啊!像我这样卑恶的人,还用心良苦来度化。”因此非常忏悔自己先前的恶行恶状。于是,罗睺罗为她授三归五戒,受戒完还没抬头的剎那,老婢就已经证到初果;就跟着罗睺罗回到了僧团,向佛陀忏悔求能够出家。佛陀慈悲地说:“罗睺罗!你带着毘低罗到大爱道比丘尼那里去剃度吧!”在前往比丘尼僧团的途中,罗睺罗又为她说苦集灭道四圣谛的法道。毘低罗听完,头发顿时落地成为比丘尼,进一步又证到了阿罗汉的果位,同时能够跃入空中现出十八种神通变化。看到这一幕的波斯匿王、末利夫人都非常的欢喜,心生赞叹说:“佛陀具有大威德,真是如同天上的太阳,能照破世间所有无明黑暗;让原先邪见不舍的老婢,都能够证到阿罗汉道啊!”

这则典故中,我们见到了典故中度化的主要对象,这位老母女婢毘低罗,她是何等的悭贪无福德、愚痴没智慧,似乎完全没有佛法得度的因缘。甚而她见到了无量相好光明庄严的佛陀,还不愿意见到佛,故意遮住脸;佛陀用种种神通化现这些化身来放光加持,还是被这位女婢说成是用妖术在迷惑众生,还把自己躲在竹笼当中,不愿意让佛陀找到她。但是佛陀具有十力等等无量智慧功德,当然由佛十力之一的“宿住随念智力”的缘故,佛一念当中就能够知道这位女婢往世跟佛法的因缘所在,所以佛能够知道她的得度因缘在罗睺罗身上。因此,就教示罗睺罗化身成金转轮圣王去度化她;更有阿难化现成转轮王座下的宝藏臣,来帮她脱离女婢身转为貌美的玉女;更有难陀化现成典藏臣,为她说十善法等人天善法道;后有化身的金转轮圣王罗睺罗,直接为她说三归五戒,更要她去向佛忏悔,祈求能出家成为比丘尼;后来,很快她就能够证到初果须陀洹,而且在罗睺罗为她宣说四圣谛法道之后,也马上证到阿罗汉果位。

所以,我们常听到一句话说:“佛度有缘人。”这意思当然不是在讲:贵为人天三界至尊的佛陀,没有具足的威德、智慧,不能够度尽所有的众生。这是在说:众生皆有往世学法的因缘,也各有与善知识之间的法缘。所以,每一位众生什么时候开始能够契入佛法,又在哪一位善知识座下,有得法、证法的因缘,这都在多世前,在他的如来藏中就执藏有这样的得法因缘的法种。所以即使生在佛世,已经值遇佛陀,还是有典故中的毘低罗,没有佛陀能够亲自接引她进入佛法中的因缘,她的化缘却是在罗睺罗身上;但是,虽然化缘在罗睺罗,还是要依佛陀的“宿住随念智力”之所观察,而给予其得法的助缘,指示跟她有法缘的罗睺罗去度化她。所以由这个典故,我们可以知道佛陀所具有的胜妙智力——这样的宿住随念智力是难可思议。

借这个因缘,简略为菩萨们说明“宿住随念智力”的意涵。这是佛如来十力之一力,所谓的十力,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49〈建立品〉有开示说:【云何如来十力:一者处非处智力,二者自业智力,三者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四者根胜劣智力,五者种种胜解智力,六者种种界智力,七者遍趣行智力,八者宿住随念智力,九者死生智力,十者漏尽智力。】所以如来第八智力就是“宿住随念智力”,这个智力并不是在修禅定再加修神通所证的宿命通,因为宿命通的所见还有它的极限,即使是三明六通俱解脱大阿罗汉,最远也只是见到八万大劫以前的因缘所在;但佛的“宿住随念智力”就没有时间、空间的障碍,能在一念当中,能够知道每位众生无量劫前的因缘,所以典故当中佛才能够依这样的智力,知道毘低罗化缘之所在。

而能够知道自己过往的因缘,也能够知道跟学法弟子众之间法上的因缘所在,这样的智力,也是具有道种智的地上菩萨们之所共证;只是大地菩萨这样的智力,当然仍然不是佛的宿住随念智力,还是有它的局限,都是要依他无生法忍之所证,而能有不同的智力去观察跟弟子众之间的因缘。这样的地上菩萨所证的智力,在登入初地之前就已经渐次发起,那是在实证十回向位菩萨道如梦观的现观完成的时候,就能开始在定中或者梦中,见到自己往世之学法经历与所证,也能于当中见到自己跟多世多劫来弟子众们法道上的因缘所在。

时值末法年代,佛陀的一代法教渐次在衰微,佛陀正法也已经命若悬丝,即将要断灭;所以历世都有祖师菩萨再依佛陀的咐嘱受生人间,来传承复兴弘扬佛正法,来免于被附佛法外道的密宗喇嘛教入篡佛陀正法当中,造成佛法命脉的断绝。正觉大乘胜义菩萨僧团的法主平实导师,就是因为佛陀的咐嘱,也依他的道种智的智慧跟菩萨道如梦观之所现观,而能知往世之种种来历与往世所发的大愿力,所以能够领导大乘菩萨僧团,来传承复兴弘扬佛陀正法,来继续往世还没有能够圆满完成的复兴佛陀正法的道业。

可叹今时学法之人,大多被恶知识所错误教导,只重视所现外表身相,依所现是在家相或出家相,来判别是否是真善知识,是否具有实证佛法的实质;这样的僧衣崇拜现象,还是普遍存在于目前的佛教界当中。这个地方,我们要引用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话来告诉学法大众,依止善知识学法修道,不应该去把它分成是在家或是出家。六祖慧能大师在他的《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卷1中有开示说:【善知识!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在寺不修,如西方心恶之人;在家若修行,如东方人修善。】这意思是说:要修行,要谈见道,要亲见佛陀所传一代法教,不应该去分成在家、出家。因为如果出了家,外表虽然现剃发着染衣的僧相,可是住在寺院当中而不去真参实修,这就如同已经住在西方极乐世界当中,可是心还是存恶念的人;而没有剃发的这些在家修行人,如果他们能够真参实究来修行,仍然是可以实证,这就如同生在人间娑婆堪忍受苦的世界中,却仍然能修行善法的人。所以不应该用身相之所现,来作为简择是否有正法见道的依凭;因为即使出了家,却没有见道,那仍然只是个凡夫僧、粥饭僧,仍然只是个白衣,还不是真正的出家人。

所谓出家、在家有下列四种差别,学法大众也应当有所了解。第一种是所谓有身出家、心也出家的人:那就是身现的是出家剃发着染衣相;而且也有证道的实质,心地已部分转清净,至少是断除了我见,具有分证解脱功德的出家人。第二种是有身出家、心还没有出家的人:那就是身虽然披僧衣,外现声闻相;可是我见还在没有断除掉的凡夫僧,这仍然不是真正的出家人。第三有身不出家、心出家的人:那就是虽然身现在家相;但是心已转清净,已断除了我见,甚至已经明心证真的大乘胜义菩萨僧,这也是黑衣,也是大乘的出家人。第四种有身不出家、心也不出家的人:这就是在讲一般的凡夫众生;虽然有开始学法,但是还没有任何见道跟法的证量,当然不是出家人。以上对在家、出家这四种差别,在告诉我们:应该由是否具有实证佛法的实质,才是在家、出家的差别所在,不是依身相来作简择。平实导师这一世虽然身现在家相,但是是一位具有道种智智慧的地上菩萨,是一位如同童女迦叶的大乘出家菩萨。

最后,由这则典故中,我们可以知道众生各有得度的因缘,即使如典故当中这么样悭贪、不信受佛法的毘低罗,还是有罗睺罗成为她得法证法的善知识因缘。在此要劝请所有跟佛正法、善知识有往世甚深法缘的菩萨们,能早日依止平实导师座下修学,才能够有得法证法的因缘。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一则佛典故事就为大家探讨到这里。

最后祝愿所有的菩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