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

第82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佛典故事系列,今天要赏析故事的内涵是“深信”。

在美国,有一位宗教师主张:每一位阿罗汉都是佛陀,佛教的复兴要靠阿罗汉。当我们听到这样的一个主张的时候,就像我们前面上一集所说 佛陀的开示:当我们听到别人在讲不论是批评或赞叹的时候,我们不必特别的生气,也不必高兴。因为那都会产生障碍,我们应该要直接去了解他所说的这个部分的内涵,到底是对跟错?

我们来看一下在《阿含经》当中是怎么说的!我们都知道 佛陀的弟子当中,智慧第一的是舍利弗;所以 佛陀在世的时候,一切阿罗汉的智慧没有一位能够超越舍利弗;那么由舍利弗的一个开示或者说由舍利弗的一个说明,我们来看这位宗教师的主张到底对或错?在《阿含经》当中,舍利弗有一次,他是这样跟 佛说的;那时候 佛住在那罗揵陀,一个卖衣服人所拥有的一个芒果园当中。舍利弗就到了 佛陀那里,他对 佛陀也是非常的恭敬,他先稽首礼足,也就是说他先整个拜下去,然后把头放在 佛陀的足上,恭敬地顶礼 佛陀,顶礼了以后他退坐一面。他对 佛说:“世尊!我深信世尊!过去、当来、今天现在所有的沙门、婆罗门们所有的智慧,没有能够和世尊您所证的菩提能够相等的,更何况有能够超过世尊的!”那 佛陀就对舍利弗说:“你说得好啊!说得好,舍利弗!你能够这样的说,这真的是善说,第一之说!你是要在众中来作师子吼,所以你说你是深信世尊,而且不论是过去、现在乃至于未来,一切沙门、婆罗门所有的智慧,没有办法和三世诸佛的佛菩提相等乃至于超过。”佛陀就进一步问舍利弗:“你是有能够知道过去诸佛所证无上正等正觉,祂们所受的增上戒的内涵吗?”舍利弗说:“我不知道!”世尊又问说:“舍利弗!那么你对于过去诸佛祂们所证的法,祂们的慧、祂们所产生的明达之事、祂们的解脱、祂们的安住,你是都能够完全了知吗?”舍利弗说:“我不知道啊!世尊!”佛又问舍利弗说:“你能够知道未来一切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祂们所有的戒律,祂们的法、祂们的慧、祂们的明达之智、祂们的解脱、祂们的安住吗?”舍利弗还是一样说:“不知道!”同样的,佛陀又问了舍利弗:“那么你对于现今这些所有的佛同样的内涵,就是祂们的戒、祂们的法、祂们的慧等等,你是都能够知道吗?”舍利弗还是回答说:“我不知道!”佛就问了:“舍利弗!你不知道过去、未来、现在这些佛心中所有的法,那你刚才是怎么样赞叹的呢?你在大众中这样子作师子吼,而且说:‘我深信世尊!过去、当来所有的沙门、婆罗门,他们所有的智慧都没有办法和世尊所证的菩提相等,更何况超过世尊!’”舍利弗这时候他就回答 世尊说:“世尊!我是真的不知道过去、现在、未来这些诸佛世尊祂们所证的法的一点点,我都没有办法知道。但是我能够从这个法迹、法脉当中去了解,真的是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的沙门、婆罗门所有的智慧没有办法相等于佛,乃至于超越于佛。为什么这样说呢?”舍利弗继续说:“我听闻世尊您所说的法,渐渐、渐渐的转深,渐渐、渐渐的殊胜,渐渐、渐渐的往上,渐渐、渐渐的深妙,我每次听世尊您开示一个法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一个法,而在这个法上就有所修证,而在这个法上面的无明、在这法上的烦恼就能够断除,而在这个法上,也因为能够修证的关系,所以这整个法的修证的过程、修证的内涵,我都能够究竟的了知。所以我对于大师您所说的能够得到净信,而心里面能够得到非常深信,究竟的这样的净信,佛陀您是正等觉!而我会这样子,可以作一个譬喻来说:就好像一个国王,他有一个边城,城的四周都是非常的坚固、非常的严密,只有一个门,没有第二个门;而这一个守门人他非常的知道,只有人民可以从这个门自由入出;如果是有外面要来入侵的,他也知道能够不让他得入城门当中;所以他知道也只有这一个门,他也许没有办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走过这一个城门,但是他对于只有这一个门能够通过,也只有这一个门能够阻挡外法的、邪法的入侵,是非常的清楚。而就是像这样,我知道过去的诸佛如来、应、等正觉,其实祂们同样都已经断了五盖的烦恼心,而且祂们都能够让慧力不是很好的人、或者有种种障碍的人、或者不知道要趣向涅槃的人,让他们能够安住于四念处,来修学七觉支,乃至趣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一个修证。同样的,未来的诸佛也是如此。而现在世尊您所教我们的也是一样,要从断五盖来下手,也一样要教我们从身、受、心、法四念处来用功,然后能够修学七觉支分,乃至于进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于是 佛就跟舍利弗说:“就是像这样!就是像这样,舍利弗!不论过去、未来、现在的佛都一样,一定从要能够断除五盖来下手,对于慧力比较差的、或者烦恼障比较重的、或者趣向涅槃心比较怯弱的,会教他们先修身、受、心、法的四念处,接着让他们能够依七觉支而能够发起菩提分,进而能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我们看这一段《阿含经》的一个记载,舍利弗是佛陀的弟子当中智慧第一的人,而在佛陀的弟子当中,没有哪一位弟子的智慧能够超出于舍利弗。但是舍利弗他都亲口说出了“深信”这两个字,“深信”这两个字就是表示说,他非常确信这件事情,就是说:不论一切的沙门、婆罗门——这个沙门就是一切佛法当中证阿罗汉果的这些弟子们——他们所有的智慧,包括过去、现在、未来的这些沙门、婆罗门的智慧,都没有办法能够和 佛相等,更何况能够超过 佛陀!而舍利弗以智慧第一的这一个位阶,而说出了这一句话,那真的是相当的震撼有力,而且能够让一切人都能够住口。再来我们来看,舍利弗为什么能够产生深信呢?因为他非常清楚地说明:佛陀开示一个法,他就在那一个法的修证的一个过程当中,证得了如何断掉障碍修学那个法的烦恼,如何能够证知那一个法的内涵,以及那整个法的修学过程以及圆满,他都能够依着 佛陀的开示,一步一步的去完成,所以他对于 佛陀所说的,是能够产生完全的净信,而且能够产生完全不会怀疑的这样的一个决定心。

所以由这两点我们可以看出,我们一开始说,那位美国的宗教师说:“阿罗汉就是佛,佛法的弘扬要靠阿罗汉。”到底有没有道理呢?这个部分应该要能够判断得出来。所以在修学佛法的过程当中,我们虽然说有些人说:“我们应该是要做法行人而不是做信行人。”但是这个部分,也不可以有太大的慢心,因为毕竟佛法甚深、极甚深,还有很多法我们都没有办法去亲证到。所以在这个地方,就是你能不能够对于 佛陀,或者是上位善知识、前辈、学长们所说的这些法,能够产生深信不疑;或者说你只是自许为法行人,所以就对你的根本传承的上师,或者是说前辈、古德、佛陀所说的话而产生怀疑不信;其实这个部分是要善自斟酌,否则的话,将是一个障碍自我成长的大我慢现象的具实呈现出来。所以 平实导师在授课的时候,他从来都不敢自称自己是佛,或者说自称自己已得到究竟圆满;他反而常常说的是:经常他仰望 佛陀的时候,发现自己要修的法还很多,对 佛不敢产生一丝一毫怀疑的心,对 佛的恭敬敬仰是非常非常的深切!

而在这一段的经文当中,我们也可以注意到:佛法修学很重要的基础,就是要能够离开五盖。五盖就是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以及疑盖。而这个部分,疑盖是很重要的一个关键,因为你如果是有贪、或有瞋、或者是睡眠、或者是掉悔盖等等,那只是障碍你自我的修学;但是有疑盖的时候,不但会障碍自我的修学,甚至你可能因为怀疑不信而说出来,这时候不小心反而成就谤佛、谤法、谤僧的因缘。所以今天在修学佛法的时候,你如何能够对于 佛陀所教示的法,或者真善知识所教授的法能够深信不疑,这是修学佛法最基本的一个脚步之力。

另外在这一段经文里面,舍利弗也有说:不论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祂们对于慧力比较羸劣的人、或者是说障碍比较重的人、或者是趣向涅槃的心比较不坚固的人,会让他们先修学四念处,从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这个基础的法则开始作观行;所以这个时候,他才能够对于心以及种种的法,能够进一步的去产生内涵的观照。但是我们必须要说,毕竟舍利弗说得很清楚,这是对于障碍比较重,或者是趣向于涅槃的心、趣向于大乘佛菩提的心还没有办法非常的有力的人,会先让他依二乘的四念处来修学。但是在大乘法当中,这时候的观身不净,就不光是这一个色身而已,其实一切因缘和合的法都是属于观身不净的内涵。从观身不净以后,更要进一步去看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最后能够依涅槃寂静这个法则而能够去转依,乃至于能够去相应。所以大乘佛菩提道,很重要的就是能够证得这一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不是只是停留在现象界的身、受、心、法当中去观行。也因此在大乘佛菩提道,他继续去修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猗觉支、喜觉支、定觉支、舍觉支的时候,都是依着这一个涅槃本际实相心去起他的七觉支,由此而能够真正的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另外我们从这一段经文里面,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同一个世界,是没有两佛并存的。在《阿含经》当中,其实也有弟子们问 佛陀说:“佛陀!我们也是阿罗汉,你也是阿罗汉,当中有什么差别呢?”那一段经文是这样说的:【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何等为五?谓色受阴,比丘于色厌、离欲、灭、不起、解脱,是名如来、应、等正觉;如是受、想、行、识,……。」】(《杂阿含经》卷3)佛陀这样次第的开示完了以后,比丘们就问 佛陀了,比丘们问 佛陀说,如来您是法根、是法眼、是法依,希望世尊您能够告诉我们这些比丘,就是我们这些比丘们已经证得阿罗汉,到底和佛陀您有什么样的一个差别呢?佛陀就说:【谛听!善思念之!我来为你们说,如来、应、等正觉未曾闻法,能自觉法,通达无上菩提,于未来世开觉声闻而为说法。】(《杂阿含经》卷3)这一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佛陀祂在这个世间示现的时候,这时候世间是没有人能够教导祂的,祂是无师自悟的;但是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一句话,佛陀说祂是“通达无上菩提”,以及祂能够为未来世的声闻来说这一切法。这两点就是说到了 佛陀也是阿罗汉,但是祂和阿罗汉之间的差异之处。所以有些人就以这一段经文来说:“你看!佛陀也只不过是因为比世间人早证得了佛法,所以祂称之为佛陀,其实佛跟阿罗汉是相等的!”但是他却漏了经文当中很重要的一句话,就是“通达无上菩提”。因为阿罗汉非常清楚知道他证得阿罗汉,但是他的智慧是没有办法和缘觉菩提相等的;而证得缘觉菩提的人,他虽然有了阿罗汉的实证,他也有缘觉菩提的实证,他也非常清楚他和佛所证的菩提是没有办法相等的。所以 佛陀才会在这一段话的开示当中,很明确地说出了一个是“自觉法”,一个是“通达无上菩提”。但是许多的宗教师,他只取 佛陀后面所说的,就是:佛陀是在这一世无师自悟,所以是祂先开悟了,所以为众生说了这些法。但是声闻菩提他们所相应的法只在解脱果上面,对于无上菩提的内涵,是没有办法完全具足了知的,也因此在修学的一个过程当中,对于无上佛菩提的内涵,是甚深、甚深!所以不会有任何的一个阿罗汉,他会说他的证量会等同于佛。就像舍利弗所说:“他非常的深信,不论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的沙门、婆罗门,他们的证量是无法等同于佛。”所以这位宗教师主张阿罗汉就是佛,乃至于说佛法的承续要靠阿罗汉,那完全是不如实语。

今天就为诸位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