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四不坏净的旃陀罗

第77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佛典故事系列,今天要赏析的故事是“得四不坏净的旃陀罗”。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可能要稍微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作“四不坏净”。这四不坏净,就是在修三乘菩提的时候,一开始的入门;当断我见的时候,已经知道修行之道要怎么样地走,或者经典当中就说“得见道迹”。就是,如果是依着声闻菩提去修的话,他就已经知道这个声闻解脱道要怎么样修,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也知道外道那些法为什么会错,是不可以真的帮助自己趣向于声闻解脱道;那如果依大乘佛菩提道来说,他会知道成佛之道正确的所依是哪一个心,也因此他再也不会依七转识的虚妄心当作真实心,也因为自己有这样的认知,所以在自己现观、体验以后,他对于佛所说的法以及对于僧众们的教示,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怀疑。那么从此以后,他会以他自己所见、所得的这一个功德为戒,再也不会信受一切的外道法,同时他也会遵循 佛陀所教示的戒律,因为他会非常清楚 佛陀所教示的戒律,就是能够帮助他能够快速地得证解脱道,或者是佛菩提道的修证功德,这就是四不坏净简单的说明。

接着,我们再跟大家说一下,什么叫作“旃陀罗”。在印度他们有着种族的差异性:最高的是婆罗门,接着是剎帝力,接着是吠舍,接着是首陀罗。也就是说,从祭司的婆罗门这个位阶到国王、将军、剎帝力的位阶,一般的庶民百姓的吠舍,或者是说担任长工、奴婢的这个首陀罗,讲起来都是还抬得上台面的人民,但是这个旃陀罗呢?其实会被称为贱民,也就是说,这样的人,他是无法抬上台面的,大家会避开他的,他们行走在街上的时候,手上得拿着棍子或者是摇铃,敲击出声音,让大家能够闪避他;或者说,他自己要很小心,走在路上的时候,如果是站在上风的位置,要赶快闪开,因为他不能让身上的气味飘到在下风位的婆罗门或者剎帝力这些种姓人的嗅觉当中,否则的话,性命可能难保,所以旃陀罗在印度的地位,可以说是被非常非常多的人看不起。

而旃陀罗从事的行业,也是非常低阶的行业,例如说屠夫、刽子手,或者是到尸陀林里面帮忙背尸体的,都是旃陀罗所从事的行业。这些行业也是世袭的;所谓的世袭,就是:如果说家里的爷爷、爸爸是旃陀罗,从事刽子手或者背尸体的行业,那么他们的孩子也都是。因为印度说这是种姓的问题,因为爷爷、父亲的种是旃陀罗的种,所以子女就不可能脱离旃陀罗的种,这个就是印度的阶级差别性。

那我们今天要讲“得四不坏净的旃陀罗”,是什么样的一个故事呢?就是说在一个国家里面,有一个旃陀罗,他依着 佛陀的教示,归依于三宝,而成为一个持戒的优婆塞。我们在想:佛陀祂是多么地清净圆满,但是祂在度弟子的时候,是没有这个种姓的差别,也因此在佛陀的教团里面,一切的人都是平等的,不论您是婆罗门,您是剎帝力,乃至于说是贱民旃陀罗的种姓,但是到了佛陀的座下,一律都平等。因为我们的外相或许会显示出富贵、贫贱的差异性,但是每一个人身中的第八识如来藏是清净平等,没有任何的差异性,而且一样的能够究竟真实的圆满的一切法,不会有所缺失。因此,依于第一义谛的教团,一定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外相上的差异性。而这个旃陀罗,他因为受持了优婆塞戒,但是他的工作就是要执行死刑的砍头工作。

有一天,有一个case就来了,有一个罪人应该就刑法要被砍头,而这个旃陀罗,应该要拿起他的大刀,把这个人的人头给砍掉。可是这个旃陀罗,他是一个已经见道迹的旃陀罗;所谓已经见道迹,就是他已经明心见道了。所以他不肯杀人,也因此,这时候负责执行死刑的这一个官员,他就很生气,就跟他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呢?你难道要违背国王的命令吗?”那这个旃陀罗优婆塞就对他说:“你何必要苦苦地逼我杀人呢?虽然我这个身体是属于国王的属下,我的工作是属于刽子手的旃陀罗,但是我身中的这个圣种性叫作法身,祂不属于国王,也不是国王他所能够控制的!”因此这时候,执行典刑的人和他就产生了言语上不同交流的论说。

这个执行典刑的人就说:“你应该要好好地执行这一个死刑的砍头工作啊!”这个旃陀罗说:“我因为已经受了优婆塞戒,所以我必须要守持戒法,优婆塞戒的第一条就是不杀人;我连蚂蚁都不杀了,我当然不会去杀人!”这个典狱官看好像没有办法说服他,于是就跑到国王那儿去,跟国王说:“国王!那个旃陀罗他不服从命令,不肯执行他的工作!”于是国王就问他,就问这个旃陀罗说:“你怎么不遵行我这个国王的教示呢?”这个旃陀罗就说,他说:“我已经得见道迹,我已经除了贪瞋痴三毒的毒垢,我已经知道三界寂灭的根本因,我现在是受持禁戒,我连蚊子、蚂蚁都不会起故意杀害的心,何况是人呢!”这时候国王就说了:“你如果不杀,那么你可能自己的命就会不保喔!”这个优婆塞看到国王这个气势,他就觉得可能没有办法违抗国王的命令,但是他也不愿意毁戒,于是他就对国王说:“国王,我这个五蕴色身无常,是属于你的,你要杀要宰,你是可以有作主权的,这个部分我是没有意见的;但是,如果说您现在要我违反戒律去杀人,纵然是帝释天——也就是玉皇大帝下来,他教我杀人,我也是不会答应的!”结果国王一听到这个话,就非常的生气,于是就命令人,把这一个旃陀罗优婆塞给杀了!但是这个命令——死刑命令,还是要继续执行啊!

这个旃陀罗,他总共有兄弟七个人,于是国王就立刻又叫他其他的兄弟陆陆续续来,叫过来要求他们要执行死刑。结果呢?也都是叫一个来,一个不答应;叫一个来,一个不答应。于是国王就一个一个杀,杀到最后剩下两个。在第六个的时候,国王又跟他说:“前面已经死了五个,你最好好好地、乖乖地执行命令,不然的话,你也是性命难保!”但是这个第六个照样不肯杀,于是国王就把他给杀了。

最后一个——第七个,国王也是要叫他去执行命令,但是第七个他也是一样不肯杀,于是国王就又要把这第七个给杀了;但是他要杀他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这七个兄弟的妈妈。这个母亲她跟国王说:“国王啊!我这第七个儿子,是不是请您帮我留着,不要杀他?”国王就觉得很奇怪啊!他说:“这个是妳儿子吗?”“对啊!是我儿子!”“难道前面六个不是妳的儿子吗?”这个妈妈就说:“也是我的儿子。”那国王就很疑惑了:“妳为什么那么疼这第七个孩子啊?”这时候,这个妈妈就对国王说:“国王!我前面六个孩子都已经见道了,都已经明心了,他们是真佛子,他们绝对不会起恶心;也因此你杀他们的时候,他们不会起烦恼,他们不会起执著,也不会对您起任何的害心。但是,今天,我这个第七个孩子,他虽然也学佛了,不过他还是凡夫,他还没有见道,所以这一个色身的逼恼会让他起烦恼,会起恶心;而因果业报是不会流失的,也因此不论对他,或者对国王您都不好。所以我今天在这里请求国王您,对我们旃陀罗的这一家人是都可以自在的处置,求您能够让我最小的这一个儿子能够活命。否则的话,他临终的时候,一定会产生恐怖;也因为恐怖,他会产生了恶心而流落出不好的生趣——也就是往生的地方。而对国王您也会产生恶心。因为一般凡夫的众生,他只能看到现世自己受到逼苦,而起种种的恼恨心;但是他没有办法看到后世,或者未来世的业报流转,因为他并没有见道,他并不知道有一个持种不坏的真实心,而那不是凡夫境界所能够知道的。”

当时,国王一听,觉得非常非常地讶异!这个讶异呢,一方面是由于这个妈妈,她七个儿子当中,六个儿子死掉了,她都没有一句抱怨的言说,而今天会起来请求,却是因为担心这个儿子会起了恶心。也因此这个国王就说:“我已经接触过很多修行人了,各种的修行人,他们种种的说法我都有听过;但是我没有听过这样来说因果的。妳这样说的因果,就好像明灯一样,一下照亮了我无明闇的知见。”也因此,国王就非常感动于这个妈妈,也非常感动于那六个兄弟,为了持戒、为了法,依见道的功德而不去造下杀生的这一个恶业。

于是国王就决定把他们的旃陀罗村改名为贤圣村,不再叫作旃陀罗,而说他们实际上是实际修行的苦行者。他们对自己的生命是否存在,都在所不惜,反而对于戒律的持守,超过了对生命、对财产、对眷属的这样的一个爱恋。所以国王就很感慨,他说:“世人都是在观察种种的种姓差异,却没有观察到人们内心,那一种守持清戒的这一分的清净性。而能够护持戒律的才是高贵的种性;不护持戒律任由习性起行的,反而是真正的旃陀罗种姓。跟他们比较起来,我才是旃陀罗。他们虽然外表是旃陀罗,实际上他们的身口意行却是清净的;我虽然是一个剎帝力国王的种姓,但是我真的是一个旃陀罗的心性。因为我没有他们的慈悲心,我犯下了极大的恶业来杀了贤人,所以我真的是旃陀罗。”

所以这个时候,国王就带着他的眷属,一起到坟墓来供养这六位已经往生的贤人。这时候国王说:“现在我看到这六具尸体,虽然他们只是尸体,但是他们却有着非常美善的功德。虽然这个尸体不会说话,但是他们的业行已经显现出清净庄严的法相;而这样的清净庄严的法相,是连帝释天都会供养这样坚持持戒、护持戒律,不惜身命的行者。”国王说着,就带着他的大臣、许许多多的婆罗门,再绕着这个坟墓而走着,并且说:“像他们这样的大士,虽然叫作旃陀罗,实际是有修行的大仙人。”于是国王就把这些尸体,请人把他给摆好,而掉下眼泪。国王说:“虽然一个非常勇健的人,但是他不一定能够持清净的戒律;而刀可以把身体给节节分割,可以让尸体丢弃在地上;血可以污染了整个身子,污染了整个地面;但是这一个持戒清净的心,不造恶的心,能够守戒到死,这是真正得到佛陀法味的人,有智的人都应该要这样的学习。而我实在是被无明愚痴所遮覆了我的眼睛,被贪欲而来垢污了我的心性,所以我造下了这样的恶业。”也因此国王说着、说着,他就靠近了这个旃陀罗的身体,跪下来合掌而说:“我归依法,并且能够归依这样的持戒的善法,由观察到你们的示现,如此舍于短暂的寿命,而不舍于法,也因此一个能够得到真正的见谛的人却会毁掉禁戒,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的行为就像明灯一样。”也因此国王这样说,他的眷属以及所有的婆罗门,以及大臣们也都一样,深受这六个贤圣人的感动。

所以今天我们看到这个故事,就可以想到 佛陀所说这一个见谛的功德,可以让我们自然而然地会持清净的戒律。虽然这四大可以破,四大可以毁坏,但是因为得到真见道的功德,所以佛、法、僧、戒的一个持身,终是不可毁坏的。所以我们身为佛弟子,不论是不是已经有真见道,如果能够信受佛语,对于佛法僧能够信受不疑,一样也会很自然而然地来守持清净戒律。因为如果虽然还没有见道,但是你看到经典当中,都有说到确实有一个第八识——如来藏——的持种心,祂会让我们的业种不失,也因此我们这一世如果行清净业,祂以后也会让这些清净的业行启发起来;我们造恶业,所以以后也会受到恶业的果报。一切的佛弟子,都会信受 佛陀这样说,所以都会非常谨慎自己的身口意行。所以经典里面才会说,菩萨戒——戒心;也就是说,他会很谨慎于第八识阿赖耶识的受熏之法,会让第八识阿赖耶识的受熏,都越来越是以清净的法来熏习第八识无量无量的功德业种。

因此我们看到这一个故事当中,这一个旃陀罗是多么的清净。但是 佛陀也开示:有一些人虽然他现沙门相,但是他其实是旃陀罗,所以经典里面,会讲到“沙门旃陀罗”,这个就是说,有一些人虽然他是沙门,但是他的心却常常在世间的名闻利养上,所以表面上是出家人,实际上是旃陀罗种姓。因此若执名闻利养为自己修行方向的,是 佛所斥责的,这是应当警惕的!

阿弥陀佛!

今天就说到这里。


点击数:1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