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佛」是指谁? -- 宇宙是谁创造的?(四)

第107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我们接着前一季的节目,将一般初机的学佛大众常会感觉到困惑的问题,将它们分门别类,用简单易懂的说法,把它们一项一项地演述出来。

在上一集的节目中我们说到:佛陀在灭度前,为了后世的佛弟子不落入邪知邪见,也为了临终前,为了天、人等等的众生开示重要的知见,主要是世尊预见了佛灭度后的众生将会出现的邪执着。只要是非正知正见的佛弟子,不是落入断见,就会落入常见;不是落入一切皆无的无因论、外道见,就是落入一切万物都有造物主的大梵论。果不其然,各位现在可以看一看,目前世界上的哲学思想、宗教理论是不是就如同世尊所预记者,皆落入此断、常两边?大梵创造了宇宙,大梵是万物的本源,大梵是众生本性、第一义谛的这种观念,不但广泛地流行在印度,而且在世界上影响最深的一神教,也是这一种思想的延伸。例如在《长阿含经》中说到:大梵天王自己说:“我是大梵天王,大千世界中,没有能胜过我的众生;乃至我造作了万物,我就是众生的父母。”为此缘故,佛陀特别在入涅前把大梵天王找来,当面开示大梵天王。以此因缘教化天、人及后世的佛弟子们,要把这一种积非成是、众口铄金的说法,让当事人大梵天王自己的口中由自己来澄清,后世的佛弟子就不会再落入了这一类常见或断见的理论之中。在《大悲经》中详细地记载了这件事情。

上一次的课程中,我们说到世尊先以山河大地、身外之物,一项一项地、详细地询问大梵天王:“这一些宇宙中种种大小的物体,是你所创造的吗?是原本没有,而由你大梵天王所变化出来,再加上去的吗?”大梵天王一一都回答:“世尊!那一些不是我创造的,也不是我加上去的。”接下来,世尊就更进一步地以众生自己的身体、感受等自我世界来询问大梵天王。经上佛接着说:“就是如此啊!梵天!这一些众生在睡梦中见到种种的景象,听到的种种声音,闻到的种种气味,品尝到的种种味道,体验到的种种感觉,心中所知道的种种的法,造作了各种各样的嬉戏、种种的啼哭、呻吟和恐怖、害惧,痛苦和快乐等等,诸多的苦乐舍受;这一些也是你创造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佛问:“梵天啊!例如有四种种姓的人,有的端正、有的丑陋、有的贫穷、有的巨富,他们的福德多少,其中的善戒、恶戒,善慧、恶慧。梵天!你认为这是你所造作?你所变化?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佛说:“梵天!一切众生的恐怖、畏惧、害怕、关切、恼怒、杀害,所谓众生害怕的洪水、大火、利刀、大风、山崖、河岸、毒药、恶兽、仇人、鬼神等种种加害;这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变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

佛又问:“众生所有的种种疾病,所谓风、冷、热病及其他种种病状,因时节而生的新陈代谢,身体各个部位的不协调,以及他以前所造作的种种业报引起的身体各个部位的种种病痛,还有种种因病生起的苦恼。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梵天啊!众生所遭遇的种种旷野之中的盗贼、水灾种种的灾难,或者刀兵劫中出现的刀兵之苦,疫病之劫、饥馑之劫。梵天!这些也是你所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所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那么众生所遇到的父、母、兄、弟、姐妹、宗亲、妻子、好朋友离别之苦;这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

佛问:“梵天!众生所作的种种恶业,像那些贩卖牲口、酿酒、紫矿、压油害生之具;或是到大海或者山川旷野旅游;或者是那些神仙方术,及其他占卜算命的方法。梵天!这些也是你创造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的吗?”“不是的!世尊!”“众生所作的种种业道,因为这一些业的原因,遭受了往生于人天或者堕于地狱、饿鬼、畜生的报应。众生因为身体、意念、口舌所造作的善行、恶行,以及世间的十恶业道,对待其他的众生毫无慈爱之心,经常地去伤害、迫害他们,因而堕入恶道的十种条件,也就是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瞋、邪见;这些都是你创作的吗?是你所化现的吗?是你增加的吗?」“否也!世尊!”

佛问:“梵天!众生造作的种种业行,因为有此业因,所以承受着地狱、畜生、饿鬼、人、天的果报。那么众生所遭遇的种种痛苦——那一些被斩首、砍断手脚、割掉鼻子、耳朵、被节节支解、被下油锅、被火烧、被种种兵器伤害、被关押在牢狱、打架斗殴等等;都是你所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所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佛问:“梵天!众生所作的淫欲邪行——或者淫自己的母女、姐妹,淫害清净持戒的人以及其他恶业;这一些是你创造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

佛问:“梵天!众生所作的种种杀害,比如以邪术的魇虫、起尸、咒术、方药,被鬼魅迷惑着身以及其他种种的恶业方便,造成对方断送生命因缘;这也是你创造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佛问:“梵天啊!世间所有的生、老、病、死、忧愁、悲伤、苦恼、无常、有尽之法、变易之法,使得所有种姓的人无所顾忌地去追求,能使一切喜欢的种种无所厌足,但种种之物终究要败坏离别;这一切也是你创造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所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众生被贪念、瞋恚、愚痴等种种的苦恼所缠缚,因为这些原因让那些众生坚着瞋怒、心被迷惑,造下了无量种种业行。梵天!这也是你创造的?是你化现的?是你所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

佛问:“梵天啊!地狱、畜生、饿鬼三恶趣中,因为种种事而饱受折磨苦恼的一切众生;梵天!这些是你创造的?是你化现的?是你所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佛又问:“梵天!一切万有诸法,不论是有种子而出生的,没有种子而出生的树木、药草;若水生、陆生,华果、香树种种胜味,其中的甘苦、咸辛、酸涩之味,随着诸众生所喜欢、不喜欢而作损益。梵天!这也是你创造的?是你化现的?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佛问:“梵天!所有众生因为无明系缚与爱结相应,所以辗转轮回于五道之中,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何时始?何时终?都难知。未来生死流转于五道中不断,常常忽而作人、忽而作天、忽而作魔,忽而作梵王、沙门、婆罗门,这样子世间如乱丝缠缚,众生在五道中彼此往来,却不知道要求取出离之法。梵天!这也是你所创造?是你化现?是你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

佛此时就问:“那么梵天!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众生和世界是你所创造的,是你化现的,是你加上去的呢?』”大梵天王就回答说:“世尊!我执着没有智慧的邪见,而且尚且无法断除这颠倒的虚妄意识心,于世尊常常所演说的法,我不听从也不接受,所以才会有这些说法。我从本以来执着着这样的恶劣的见解:『认为这个大千世界的众生是我所创造的,是我所化现的;所有的世界也是我所造作、我所化现。』世尊!如今我要请教世尊:『所有的世界是谁造作、是谁所化现?一切众生是谁所造作、谁所加行?是由谁的力量而产生的呢?』”

世尊回答说:“所有的世界是业种所造作,是业力所化现;一切众生也都是业种所造作,由业力所化现的。为什么这样子说呢?梵天!因为有无明则会缘行,因为有行才会有识,有识则缘生名色,有名色则缘有六入——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入,有六入才会缘有触,有触则缘有受,有受则缘有爱,有爱则缘有取,有取则缘三界有,有三界有则缘出生,有出生则有老病死忧悲苦恼,所以才有世界上的大苦因而聚集了。梵天啊!若无明灭则行灭,次第灭则所有的苦恼也就息灭了;这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个能造作众生,也没有一个有能力趋使去作者,也没有一个安置诸作者;此中唯有业种、有十八界法,有法的和合因缘,如此则会有众生。如果能远离这些业种、法与和合,这个人就能远离业的生死流转。梵天啊!就像这样子,则世间的业可尽、烦恼尽、苦尽、苦止息。这样子的出离,就可名为涅槃寂静。”

“梵天!那么到底是谁得到了涅槃呢?在此世间若业则业力尽,若烦恼则烦恼尽,若苦则苦息,如是能让诸苦永尽之法,是名得于寂定涅槃。然而这种种妙法,都是依着诸佛威神力的缘故,依诸佛所加持才有的。为什么呢?若非诸佛出世宣说,则我们不能听闻到这些妙法。梵天!正是因为诸佛出兴于世、宣说正法,我们才会了解知道这些寂定甚深难觉光明的法门。众生听到佛说有关出生之法,而能从出生而得解脱;听到老病死忧悲苦恼等法,就会各自由彼法相应之中而得到了解脱。梵天!所以诸佛现时恒作如此的加持,并不是由你大梵天子能作这样的加持的。”

“梵天啊!诸佛能作如此的开示显说——一切诸行犹如光影,诸作恒时处在无常之中、动转之中、不定之中、不究竟之中,一切诸法有尽,一切诸法皆是变易。即使诸佛灭度之后,正法隐没不现,一切诸法依然都是像这样的。若唯佛在世,依着诸佛的示现、加持,一切诸行犹如光影;而佛灭后,一切诸法不是完全地犹如光影的话,那么就不应说一切诸法犹如光影、如梦境、如谷响。佛现与不现于世,诸法本如是;这些诸法是本来如是,不是你大梵天王所创造出来的。”

那么在这个地方的经文,佛详细的从浅入深、从外而内、从入世而出世,为我们宣说了修行的次第以及它的根源。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介绍到这一边。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点击数: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