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佛」是指谁? -- 宇宙是谁创造的?(三)

第106集
由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我们将初机学佛的人常常会遇到的问题,将它们分门别类,一项一项的在节目中为各位介绍。

在上一集的课程当中,我们说到了影响这个地球、这个世界最深最重的一个宗教的理论,就是有创造主。在印度的哲学中认为一切都是由大梵天所创造,流传到了西方,就成为西方一神教里面的一切都由上帝创造的观念;然而这样的观念,它本来是起自于色界的梵天众。那在我们这个人间是怎么样出现的呢?《长阿含经》里面佛说到:这也是由于那一些梵界,也就是初禅天的天众,当他们寿命尽了、业行尽了,然后转生到欲界人世之间;长大了以后,跟随着外道的法师去修道,因为证得了禅定,所以回忆起他过去在初禅天所听闻的知识,所以他们就认为一切都是大梵天创造的。为什么呢?因为那个大梵天他是唯一能够自己造作自己,他是自己出生的,没有人能造出大梵天;所以大梵天他知道一切的义理、一切的经典;他在这样的一个大千世界当中能够自在的任运,所以他最为尊贵,他能变化一切、微妙第一,因此他是出生众生的父母。而大梵天自己呢?却是常住不变的,无有生死的。大梵天创造了我们,我们是无常变异的,不能够恒久存在,所以就应该知道我以及这个世间,它有常、有无常,有半常、有半无常;这个道理是真实的。这就是外道《吠陀经》最初见解的由来。

那么既然佛说这个三千大千世界,并不是如外道所说由大梵天所创造的,大梵天只是最早出生在初禅天的那位众生,然后就被后来才出生的众生们当作是创世之主。那么我们的世界、宇宙究竟是由谁创造的呢?这一点,佛在《长阿含经》中也清楚地为我们开示了。佛说:“梵志啊!能够造作这个世间的那个人,不是大梵天王所能知道的,而是唯有佛才能完全了知;即使是超过了谁创造世间这件事以外其他的任何难题,佛也是完全的尽知。佛虽然尽知,却不染着。一切诸法的苦谛、苦集谛、苦集灭谛、其中种种意味、超过于世间诸法的第一义谛、如何出离三界,佛都是如实知之。佛能以平等观无余诸法而得解脱,因此才能叫作如来。”从这段在《阿含经》中的开示,我们也可以看出,不但大梵天并非创造世界的创世主,甚至大梵天本人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创造了世间万法”?这个问题唯有佛能够尽知,也唯有世尊才能真正的以平等观于世间诸法而得究竟解脱。有关这一点,佛陀在灭度之前,因为知道这一类大梵天创造世界的错谬邪说,将会一直影响下去,直到佛灭以后仍是如此。

各位可以看看,现在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口,除了印度的宗教执着有一个大梵创世主之外;整个西方来的一神教,是不是也是这样子主张?只是后者尚且不知有欲界与色界的差别,就一昧的执着说:“有一个创造世间的主,连自己也是主所创造的,所以死后要回到他的国度。”其实这就是梵我一如衍生到最后枝微末节的结果。各位可以看看它的影响大不大?未来是不是还会继续下去?也因此佛陀在灭度前,为了后世佛弟子不落入邪知邪见,特别把大梵天王找来,当面开示大梵天王。

在《大悲经》中详细地记载了这件事情:佛陀即将灭度进入涅槃之前,在拘尸那迦林双娑罗树前,佛交代侍者阿难说:“阿难!我今天夜后分,要入般涅槃了。阿难!我已达到了究竟的涅槃,断除了一切有为的言说境界。我已经为众生广作佛事,已广说法界甘露完整而无余,没有任何的缺漏;寂灭的大定甚深微妙,是众生难见、难觉、难可测量的;明智所知的诸贤圣法,我已经三转无上法轮尽说无余,除佛之外,其余所有的沙门、婆罗门,不论是天、魔、梵王、人等等,以世间的共法都没有众生能够转这样的大法轮。阿难!我今于后更无所作,唯入般涅槃。”这个时候,阿难听到了佛这样子说,心中被忧箭所射,生起了极大的忧愁苦恼,悲伤地哭泣流泪白佛言:“世尊啊!婆伽婆啊!您入涅槃太快了。修伽陀啊!您入涅槃太快了。没有了您,世间的眼睛就灭了,世间就孤独了,世间就没救了,世间就无有导师了。”这个时候,佛陀就对慧命阿难说:“阿难!停止悲伤吧!不要再忧悲苦恼了!阿难!有生之法、存在之法、有为之法那就是会坏灭之法,若说有生之法能够不灭,这样的说法无有是处。我过去就已经告诉你了,一切我们所爱、可意之事,必有离散的一天。”

接下来,在这个时候,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的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梵天、帝释天、护世梵王等等,以佛的威神力的缘故,各自都见到了自己的宫殿、床座、园林都变成了闇昧,失去了以往的威德光明;所以对这一些不生起爱乐,他们的眷属也因此忧烦不乐。三千大千世界主的大梵天王,向来以高慢心自恃,一向是这样子想:“他认为『这一个大千世界以及里面的诸众生,都是由我所造作的,是我所化现的』。”大千世界主的大梵天王此时也因为佛的威神力的缘故,见到了自己的宫殿、床座闇昧无光,因此不生起爱乐心;此时,即使是四禅天的摩酰首罗净居天也是这样子。

这个时候,大梵天王就想说:“是谁的神力缘故,而现起了这样的相貌呢?令我不乐于自己的宫殿与床座呢。”此时,大梵天王遍观大千世界中能够造作世间、出世间的大富贵大自在主,也就是如来、应供、正遍知,如来在今日的后夜分,当入般涅槃了。所以大梵天王就想:“今天能够现起这样的神力变化,实乃佛不可思议、未曾有之事,这样的神力正是如来将入涅槃之相。”大梵天王想到这一边,心中忧愁不乐,心中战悚、毛发直立,于是就用最极速的速度,带领着梵天众生前后围绕,一起共同来到佛的面前,晋见世尊。在大千世界中其余的诸梵天,也都是曾经信受过佛的圣法,也都已经安住在佛法之中。

大梵天王来到人间,到了佛的地方,向佛顶礼之后,就对佛请求:“希望世尊教我如何安住?如何修行?”世尊就问大梵天王:“梵天!你是否曾经说过:『我是三千大千世界的大梵天王,我超胜于一切众生,其他的众生都不如我。我创造了万物和众生,我化现了万物和众生。』?”大梵天王回答说:“如是,世尊!我是这么说的。”世尊就问:“梵天!那么你又是谁创造的呢?又是由谁所变现的呢?”此时,梵天无语默然而住。

世尊又问他:“那个时候三千大千世界整个被劫火焚烧,炎炽的火海;这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梵天只好回答说:“否也!世尊!那不是我创作的,也不是我化现的。”

佛又问:“梵天啊!就是如此,此处世界的大地依水聚而住,水依风住,风依虚空而住;这个大地的厚度高达六百八十万由旬,不裂不散。梵天啊!这是你创造出来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梵天回答说:“否也!世尊!”

世尊又问:“在这个大千世界里有许多的太阳和月亮,它们都按照各自的轨迹有条不紊地运行。当这一些日天子与月天子不在其宫殿时,它们的宫殿就空虚了。梵天!这也是你所创作的吗?是你所化现的吗?是你所加上去的吗?”“不是的,世尊!”

世尊又问:“就是如此,那么这个春、夏、秋、冬四个时节的变化,是你创作的?是你化现的?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佛说:“就是如此啊!梵天!那么那一些水、镜、酥油、摩尼珠、玻璃以及其他清净的器皿所显现出来的种种色像——就像是那一些大地、山河、树林、园苑、宫殿、舍宅、村落、城市,骆驼、毛驴、大象、马匹、獐鹿、飞鸟、走兽,太阳、月亮、星宿,罗汉、独觉、菩萨、佛,帝释、梵天、人类、非人等种种的色像;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梵天回答:“否也!世尊!”佛说:「就是如此,梵天!那一些山崖、深谷、大小声的诸鼓乐、歌舞游戏,獐鹿、飞鸟、野兽、人类、非人等发出的种种声音。梵天!这一些也是你创作?是你化现?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佛说:“是啊!就是如此,梵天!那么这一些众生在睡梦中见到种种的景象,听到的种种声音,闻到的种种气味,品尝到的种种味道,体验到的种种感觉,心中所知的种种法,造作各种各样的嬉戏,种种的啼哭、呻吟、恐怖、畏惧、痛苦、快乐等诸多苦痛舍受;这一些也是你创造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也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佛又问:“梵天!又如同四种种姓的众生,有的端正、有的丑陋、有的贫穷、有的巨富,他们的福德多少,其中的善戒、恶戒,善慧、恶慧。梵天啊!你认为是你所创造?是你所变化?是你所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佛说:“梵天!一切的众生他们的恐怖、畏惧、痛苦、关切、恼怒、杀害,所谓众生害怕的洪水、大火、利刃、大风、山崖、河岸、毒药、恶兽、仇人、鬼神等种种加害;这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变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众生所有的种种疾病,所谓的风、冷、热病以及其他种种的病状,因为时节而产生的新陈代谢,身体各大部位的不协调,以及他以前所作的种种业报引起的身体各大部分的种种病痛,因为病痛所引起的种种苦恼。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梵天!众生所遭遇到的种种旷野之中盗贼、水灾种种灾难,或者刀兵劫中出现的刀兵之苦,疫病之劫、饥馑之劫。梵天!这些也是你所创作的吗?是化现的吗?还是你所加上的呢?”“否也!世尊!”“那么是众生所遇到的父母、兄弟、姊妹、宗亲、妻子、好朋友离别之苦;这是你创作的?是你化现的?还是你增加的吗?”“否也!世尊!”

佛又问:“梵天!那么众生所造作的种种恶业──贩卖牲口、酿酒、开矿、压油害生之具;或者到大海、山川旅游之法,或是那一些神仙方术;是你创造的?是你化现的?是你加上去的吗?”“否也!世尊!”

好!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下一堂课再继续为各位介绍。

阿弥陀佛!


点击数: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