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九住心?

第91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学佛释疑》系列,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什么是九住心?”

因为平实导师对我们开示,他在书中也写着:断我见一定要有未到地定的功夫。因此许多菩萨也更加积极于无相拜佛定力的修学,就有菩萨问:“能不能用九住心,来作无相拜佛的入手处呢?”其实是可以的!因为每一个人在修定的时候,会依于他的习气、会依于他的心念,而有不同相应的法则。我们今天就以弥勒菩萨所开示的九住心来看:如何依着这个九住心,来调我们无相拜佛的忆念的这一个心念?修止观,一定要有定的功夫,才能够作如实的观行,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因此断我见,也一定要能够有定力的支持,这样断我见才不会退失。而平实导师的开示,也让正觉的学人更加积极于无相拜佛的功夫,以及断我见的观行。地

“九住心”就是在修定的过程中,这九种安住的心行变化。弥勒菩萨开示九住心,这个过程从最初住、正念住、覆审住、后别住、调柔住、寂静住、降伏住、功用住以及任运住。希望您今天在电视前面,也随着我们这样一个一个地讲解下去,来顺便去感受这九住心的变化;这九住心其实也就是我们的意识心如何安住的过程。

首先,“最初住”就是让我们的心安住在所缘的这一个行相中;也就是说,当我们要修学无相拜佛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找一尊佛,或是一个名号来为我们所缘。那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内摄,令心住于内,不向外散乱,所以最初住也叫作内住。这时候呢,修学无相念佛的时候,学人应该要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环境,如何让自己随时能够起无相忆佛的这一个功夫,因为刚开始的时候,心一定会散动,所以这个时候心一定要往内;你要安静住你自己的所缘,或者是本师释迦牟尼佛,或者是观世音菩萨,自己选择一尊相应的佛菩萨。一开始修定的时候,其实听闻力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对法的熏习,我们是一定因为熏习了无相念佛的法门,所以我们才会来开始作无相忆佛念佛的功夫;但是不可能一开始,我们的心就能够往内安住,所以这时候可以由听闻法教来作安住的心念,否则的话,因为定力还没养成,一定会去想到世俗的快乐,这样就没有办法把心安住于忆佛的净念当中;因此如何的能够先开始依着听经闻法的这样的一个心念,让我们能够把心安定下来在这个行门当中,这是一开始可以应用的法则。所以不要一开始就想:“我一定立刻就能够把心定下来。”应该要配合着曾经熏习的知见,慢慢地调,使自己的心能够定下来;另外也要能够有思惟的力量,来产生这个让自己与过去五欲的这种习性的,这样的一个调整过程中产生了简择力、思择力,这就要靠思惟力,所以“闻”以及“思”这两个功夫,是刚开始要作初住内住的时候,最先使用的两个力量。

第二个就是“正念住”,也就是说,我们刚开始心念还很粗,因为内住的习惯还没有养成,当我们渐渐的有着内住的习惯养成的时候,这时候这个阶段,就称为正流或者正念住,让我们自己正念的心念流住不断,这时候我们的心念从粗渐渐就会调到细。譬如忆佛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开始轻轻的往内摄,而不会向外攀缘。但是这件事情,这样的一个意识心的调整,一定要一直反复许多次,所以这就是相续方便。也就是这个时候,你已经愿意以忆佛念佛的行门,来作为你定力的修持,那就是必须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自己,使得我们的意识心能够定下来;意识心其实在学习任何东西、任何功夫都一样,必须要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提醒;由这样的提醒,才能说服我们的末那识,接受这样的一个状况,而能够安住在忆佛的行门当中。

第三个是“覆审住”,覆审住就是说,我们觉得自己已经能够随时地来忆佛、来安住,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有妄念的生起,所以就要更覆审察;当自己觉得自己的心有妄念、有失念、杂念的时候,于是立刻去看到,并且再把忆佛的念轻轻的提起来。这时候的覆审住要作的就是:当你把忆佛的念轻轻的提起来的时候,你不要再提一个念要把妄念止掉的念;因为你再提一个“要把妄念止掉”的念,你这个要止的念,比你原来的妄念还要粗重;所以当你在忆佛的时候,你依着覆审住的这个阶段,发现有妄念的时候,你只要轻轻地把忆佛的念再提起来。这样次数多了,慢慢的调,自然这个忆佛的念就会渐渐的细了;而且这忆佛的念,也能够渐渐地变成了真正习气上的行门与功夫。在修定主要的有两个力量──就是正念与正知。正念的力量还有正知的力量,都可以帮助我们在忆佛的念上,能够快速的成就。有了正念与正知,这时候我们如果想要修学念佛三昧,或者是说我们有愿心想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都可以成就;但是我们一定要非常知道我们的意识心和末那心的体性,定的过程绝对不要去想:我能够一坐下来,马上就能够入定。特别是开始练习的时候,我们对于这样的功夫还不熟悉,一定要多花一点时间让自己轻轻的内摄,而且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并且渐渐地增加自己忆佛的时辰。除此之外,也要常常在自己的住所,或者自己能够看得到的地方,作出能够随时提醒自己忆佛的这样的一个念;所以这时候这个正念的培养,就能够很快的成就,也因此与其抱怨自己的忆佛念不成就,不如好好的一次又一次把这个抱怨化为提醒自己忆佛的念。也有人觉得自己一打坐就不会有妄念,就没有妄想;也许是真的没有妄念、妄想,但是也可能是掉入了微细的昏沈当中。这时候他的忆佛念是不清明的,甚至忆佛念已经不在了;也就是说,他的这一个念不是强而有力的,那这样落在这一种暗沉的定中,是没有办法产生作用的。我们要修学这忆佛念的功夫,是要让它能够成为我们拿来引用,并且拿来修观的力量、心力,而不是要耽于这一个定境法尘中。

接下来是“后别住”,也就是近住。这意思就是说:我们因为这样忆佛的关系,渐渐的我们的心念转成清净了,而忆佛也能够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意,来提起自己忆佛的念。这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忆佛念,有时候它能够自然的起来,甚至我们都没有提醒它,所以这个时候呢,也就是叫作清净念住。那我们的心—意识心—已经渐渐地有着忆佛的习性了,这样你随时随地你想要忆佛,你就能够安住在忆佛的氛围当中。如果在这四个阶段完成的时候,在南传的佛法当中,其实也就是属于四念住的成就;因为表示正念已经有它的稳定性,所以这四个阶段,可以说是我们在修学忆佛念的最初的阶段。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难免会有妄想纷飞;有妄想纷飞的时候,我们刚刚有说,不用去管它,你只要轻轻地再提起来就好了,而不要想说自己要去另外起一个念,去压伏这个烦恼。

再来下一步就是“调柔住”。因为我们忆佛的念已经产生了对治的力量,所以我们的心能够有着一分的自在力,心能够有着一分的欢喜,所以也叫作调柔住。在这一个过程当中,我们能够让我们的心,安住在清净自在的轻安当中。不过这时候,我们也可以用这样的轻安来产生对治的力量;因为虽然我们有忆佛的这样的轻安、有这样的定力,但是我们的习气还是在,我们的心还是会散乱,我们面对境界的时候,还是心上的心行会荡漾不已,所以这时候我们就可以用这一分忆佛的轻安以及定力来作为调伏。而我们心会散动,往往就是外五尘,如:色、声、香、味、触,或者是贪、瞋、痴,或者是男女等相的一个现起,而会障碍到我们的修定;所以我们可以用这样的一个轻安、这样的忆佛定,来作为对治的力量。也因此在佛法的修证当中,依着定力的修持,就解脱果而来说,如果无相忆佛的功夫作得很好,然后又能够有断我见的这样的知见以及实证,要入薄贪瞋痴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可是如果没有定力的执持,要入薄贪瞋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一般人许多的过患,就是他虽然知道五欲有过患,可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有习性去贪着,加上没有定力,所以是无法对治它。也因此如果说我们对于过患能够想得很清楚,这样子,我们如果发现自己有妄想起来的时候,我们依着我们自己的一个定力,我们可以去检视自己这个妄想的起源,这个妄想是什么东西?也就是说这时候,我能够依着我们忆佛的定来去检视我这个妄想的虚妄性;在检视的一个过程当中,就会产生对治的力量,而由这个对治的力量,就可以除掉一分贪瞋爱染的习性势力。所以当我们能够有调柔心住的时候,对于我们对治我们的习气性障,是能够有很大的功夫的。

再来我们说“寂静住”。寂静住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是超过了调柔住。寂静住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无相忆佛成就的学人,以前会让他跳脚的事情、会让他不高兴的事情,会发现,现在都没有让他兴起波动的力量了。因为他的心已经寂静了,能够安住在这个忆佛的轻安当中、安住在忆佛的定当中;所以对于外界五尘的纷扰,贪瞋痴的境界现前,以及欲爱的现起,那一种力量已经无法妨碍到他忆佛的功夫了。也就是说,他的忆佛功夫已经是有力量了,所以这时候,这个过程是最寂静的对治。我们说的寂静并不是说他都不讲话、他都不出声,而是说外五尘以及一切的恶寻思、随烦恼,已经不能够轻易地扰动了他的心思;当有这一些恶寻思、随烦恼的现起的时候,有着这样寂静力量的学人,他也只会静静的看着。尤其是,如果又有大乘见道的功德,在十住位的修行,从初住到十住,都能够依着诸法如幻的这样的一个心念来看眼前的事物,对于会再造下粗恶的身口意业,已经不是这样的学人所会行的业行了。佛陀有开示:“当我们在正念正知的时候,是要如同手上护着一个油钵,从众中走过;在这个大众前面有着许多漂亮的美女,而在后面却有着一个拿着刀要杀我们的人,但是不论前面的美丽的诱惑、后面恐怖的恫吓,自己护着油钵的心一样都不会变。”所以刚开始,我们一定是依着正念正住,如护油钵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调伏所面对的种种相;而等到我们有寂静的这一个功夫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完全不在乎各种的恶寻思以及随烦恼,而能够依着自己的心愿、行愿来安住。

第七个是“降伏住”,这个部分是最寂静、最安静的。因为在前面那个过程当中,我们还会有一点点的心思,但不会起现行;但是到了降伏住的时候,我们连心里面会有这一种粗重的波动都不会有。这一种的降伏住,在《显扬圣教论》里面有说:【轻安者,谓远离麤重、身心调畅为体,断麤重障为业,如前乃至能增长轻安为业。如经说:适悦于意,身及心安。】(《显扬圣教论》卷一)所以在这一个过程当中,这样的一个行人,不但不会造粗重的恶业,连念也都不会有;所以这是寂静再寂静的一个过程,我们修学无相拜佛的一个功夫,这些都是可以达到的。也因此无相拜佛的功夫,并不是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在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中;那是刚开始的过程,等到功夫成就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依着这一个无相念佛的功夫,面对五欲六尘而不受其扰。

接下来第八个是“功用住”。也就是这样的功夫,能够无间的起行,你不必特别的加行就能够成就。

最后一个是“任运”。在任运的一个过程当中,随着我们的心念的起行,这样的定也就是随着我们而自然的流注出来,连要起加行的念都不会有,由此我们能够达到等持的功夫。

我们以上所说都只是定的内涵,不及于慧,希望能够提供给您无相忆佛意识起行的参考。

阿弥陀佛!


点击数: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