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的「圣言量」经得起考验吗?(下)

第83集
由正元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佛说的圣教量经得起考验吗?”但是还没有谈完,所以我们今天要接着继续来探讨。

我们在上一回谈到要以一实相印或是三法印,来印定哪些是佛所说的圣教量?但是有的人会以三法印作护身符,来夹带自己的邪说;可是我们还是可以用法印的道理,来检验他的说法是不是真的符合三法印。譬如有所谓的大法师,他提出说:“从三法印可以推断出佛法的本质是缘起,因此而说佛法的基本理则就是任何一个人、事、物等的现象,都不脱于因缘法则,会随着因缘条件的改组而变化,也会随着因缘条件的离散而销毁。”因此他认为说佛法的本质就是缘起性空。可是从我们上一回节目的说明就可以发现,他这个说法其实完全脱离了真实法印——空性心如来藏,他同时也远离了涅盘寂灭法印,就只剩下了诸法无常的现象法了。像他这样没有把三法印整体合并来看,而是把三法印切割开来,只取了三法印的一个部分,而且是只取了表面上观察到的现象法界来代表佛法的整体,而没有办法以包含实相法界的三法印全部来印定,更没有办法符合真实法印——一实相印;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很确定,这样的说法就是属于偏离佛法根本核心的外道邪见。

我们上回也谈到了,有一些人认为大乘法不是佛说的圣言量,但是如果是对佛法有全面用心修学的人来说,多少都可以体会到初转法轮解脱道的经典是三转法轮中最为浅显的。但是从佛教的历史来看,佛陀入灭百年之后,二乘佛法的教团就开始分裂了,最终共分成了十八个部派,他们彼此之间相互诤论。我们大家想想看:如果说连最浅显的阿含诸经,都会诤论不休了,那么被认为是数百年之后才开始编造的大乘诸经,哪里能够不产生种种的矛盾和漏洞呢?而且如果佛陀来人间,只有说完二乘解脱道的阿含诸经之后就入灭了;反而是几百年后的佛弟子们,有能力说出地上菩萨的成佛之道的话,那么是不是表示说,佛弟子们的证量超过佛陀,比佛陀更有智慧呢?您觉得这个道理说得通吗?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历代公认的诸大菩萨,无论是公元二世纪的马鸣菩萨、龙树菩萨,公元四、五世纪的无着菩萨、世亲菩萨、达摩祖师,还是七世纪的 玄奘菩萨,全部都是只敢造作论典,来阐释大乘经典成佛之道的内涵,却没有一位敢说自己超越佛陀的境界了。如果说大乘经典,真的是在公元一世纪左右,才被后人创造出来的,那么那些创造经典的人的智慧,应该也都远远超过马鸣菩萨、世亲菩萨、无着菩萨等大菩萨了,在当代应该更是有智慧名望而被人敬重的菩萨,为什么他们情愿触犯大妄语业,假冒释迦佛的名义来伪造经典,而不自己具名写出成佛之道,来显示自己的智慧已经超越传下《阿含经》解脱道的佛陀呢?您觉得这样的推论是否合理呢?但是已经实证诸法实相—空性心如来藏—的菩萨,却一定同样会发现,除了一些伪经混杂在藏经当中,很容易被检查出来之外,绝大部分的三乘经典,不但没有矛盾而且是广大无量、甚深微妙、互相发明,在恭读之后只能深心叹服佛陀的四智圆明,哪里有能力来增减经文呢?更别说是假造出佛经来了!只是二转法轮的般若诸经,是要实证空性心如来藏之后,才能真正懂得它的内涵;更是要在通达了般若的总相智以及别相智之后,才有可能开始理解三转法轮唯识诸经的义理。而还没有实证般若空性心的人,是没有足够的般若智慧来作拣别的;但是对于有般若智、唯识种智的菩萨来说,伪经真的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胆敢伪造佛经的人,其实都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因果深重的人,也是智慧低劣而不自知的愚痴人,或许能够瞒得过一般的世间凡夫,却不可能欺瞒有般若智、道种智的菩萨的。所以说那些连初转法轮的《阿含经》都读不懂、都误会得如此严重的人,哪里能够懂得般若经的意涵呢?难怪敢大胆地说:“般若诸经就只是性空唯名的戏论而已。”既然这些连最浅显的阿含诸经都弄不清楚的人,哪里读得懂大乘经典呢?又有什么资格发表大乘非佛说的歪论呢?

其实佛陀早已经预见到末法时代会出现法师,把佛陀所开示的正法经典说为非是佛说,来毁谤正法、破谤三宝。譬如在《佛藏经》卷中,佛陀有开示说:【舍利弗!如是上妙无比之法,破戒比丘乃生瞋恨,于说法者心多不信。得闻如是佛所说经,违逆不受,而作是语“此非佛说。”,教语余人。何以故?破戒比丘不乐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语。此皆破戒愚痴恶法,谓心不信,违逆佛语;如是比丘自知有过,但生瞋恨、憍慢、狠戾,恶邪慢心,谤佛法僧。舍利弗!随此比丘闻是诸经违逆不信,心不通达无上菩提,教语诸人“非佛所说。”,舍利弗!佛说是人则为谤法,以谤法故为非沙门、非释种子,应当灭摈是等比丘。】(《佛藏经》卷2)佛陀这段开示的大意是说有一些破戒比丘,对于佛所开示的微妙甚深、上妙无比的大乘究竟佛法无法信受,因此就说这不是佛陀所说的佛法,并且把这个邪说去教导其他的人。佛陀说“真修佛道的比丘,是不会违逆佛语的;但是不乐修道,瞋恨心、憍慢心重的愚痴比丘,因为智慧不足,无法通达无上菩提的深法,却常会自以为是,就会随意违逆佛语、谤佛法僧,把佛陀所开示的无上大法,说为非佛所说。”佛陀说“像这样作就是在毁谤正法,因为毁谤正法,所以就不是我佛法中的出家修行人,也不是我释迦佛的弟子,像这样的恶比丘,你们应该要灭摈他,也就是要除掉他的僧籍,并且把他赶出寺院去。”从佛陀的开示我们就可以明了,将佛陀的正法说为非是佛说,这个是毁谤正法、破谤三宝的重罪。犯了这种过失的人,已经就失去在佛法中出家的资格了,也没有资格再当佛弟子了;因此不但要除掉他的戒牒,还要立刻把他赶出寺院外去。可以见得,这是在佛法中极为重大的罪过啊!

接下来,我们再依四依法来检验一下,什么才是佛所说的“圣言量”。所谓四依法是【依法不依人 依义不依语 依智不依识 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大般涅盘经》卷6)我们依佛陀在《大般涅盘经》〈如来性品〉中的开示,来大略地解说一下。首先来谈“依法不依人”,所谓依法,我们应该要依什么法呢?佛陀说:“要依止常住不变的如来大般涅盘,也就是如来微密深奥藏——如来藏诸法实相。要依止这个本心如来藏,来修学六波罗蜜菩萨行,这样才能够具足清净功德,而成就佛菩提果。”佛陀还特别叮咛说“即使说法的人是一个凡夫,但是他的所说、所行,是完全和真如实相正法相应的,那么我们就应该依信于他,跟他修学。”而所谓不依人是说,天魔尚且能够化现成为佛陀的模样,何况是化现其他的贤圣之身呢!所以我们不应该以人为依,而应该以正法为依。像现在有许多的名山宝寺,各自吹嘘自己的传承有多殊胜、修证有多高;但是所说的法,都是把依意法为缘而生灭的意识心,当成是不生灭而常住的心,或是说佛法就是缘起性空、一切法空、无常虚妄。佛陀说“像这样的人,我们都是不应该依止的。”

第二个是要“依义不依语”,所谓依义,是说要觉了如来常住不变,佛法僧三宝都是常住法的中道义理。不依语,则是不应该只落在名句文身的世间文字表相上。譬如说,佛陀在三转法轮当中,以各种不同的角度以及祂的无量功德体性,来称呼第八识如来藏。像是在初转法轮的四阿含诸经当中,或者说为涅盘、本际、如来、法身、诸法实际、诸法本母、入胎识、穷生死蕴、有分识,或说为如,而在《央掘魔罗经》中更直接说为如来藏;在二转法轮的大乘般若诸经中,则说第八识为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实相心、真如、法界、法性、不思议界、无为界、安隐界、寂静界等等;而在第三转法轮的唯识诸经中,则说为自性清净心、阿赖耶识、藏识、真相识、种子识、阿陀那识、异熟识、庵摩罗识、无垢识、如来藏等等。佛陀所开示的这么多的名相,其实所指的都是同一个心识,也就是如来藏根本心,我们不可以因为他有许多的名称,就说是有许多的心。佛陀以种种的善巧方便而作的说明,一方面是对因缘还没有成熟的人隐覆密意而说,另一方面就是要让诸菩萨能够在证悟之后转依,而体验这个根本识的无边功德。但是有许多的佛学大师,却是专门落在文字相上来研究佛法,就说上面所说的这些名相都是各自有不同的所指,或者说阿赖耶识和如来藏的意涵完全不同等等。像这样子执着于文字表相,而把佛法切割得支离破碎,就是完全背离佛陀“依义不依语”的开示。

第三是要“依智不依识”,所谓依智,是说要能够实证如来藏法身之后,才会有正观佛法的真实智慧,才能照破生死烦恼之业,也才能够在未来证得大乘涅盘的极果。而所谓不依识,则是指还没有实证如来藏的人,完全无法善知如来藏的种种功德性用,像这样的人只能够以意识妄心来思惟想象佛法,完全落在蕴处界等的世间法中,这样只会持续收集世间生死烦恼之业,而流转无穷、众苦难息。譬如说,现在有许多的佛学研究学者,背弃佛陀所教导的以实证佛法而发起真实智慧的正道,还说那些只是主观的自由心证,却偏好以所谓客观的历史考据、考古考证、语言学等等的现代方法来研究、推论佛法,这就完全是以意识妄心来思惟佛法,把凡夫的世智聪辩当成是出世间的般若智慧,像这样的人,正是佛陀所诃责的“依识而不依智”的人。

四依法的最后一个是“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所谓的了义,指的还是菩萨在实证常住不变的如来藏之后的真实智慧,就能够随顺于这个如来藏心而有无碍大智,就像大人能够无所不知,依于这个如来藏心,也才有大乘成佛之道的开展以及成就。而所谓不了义,则是指二乘声闻法解脱道,即使是二乘极果阿罗汉,对于如来的甚深密藏如来藏,也还是没有足够的智慧了知,所以会对能够出生真实智慧的大乘了义正法,处处产生了疑怪之心,这就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一样无知。像那些推崇初转法轮的阿含经为根本佛教、原始佛教,而说大乘非佛说的人,正是违反佛陀的教诲,只依二乘不了义经却不肯依止大乘了义经,还把完整甚深了义的大乘佛法割裂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以及真常唯心等三种互相矛盾、对立的体系,这同样是违背佛陀教诲“依不了义经而不依了义经”,以致于不但无法明了佛法的真实义,反而造下毁谤三宝的极重罪业。

从上面透过法印以及四依法的说明,我们大家应该都已经了解到佛法的核心——空性心如来藏既然是不生不灭的,他的体性也是亘古不变、历久弥新的。因此佛陀依如来藏而开演出来的真实佛法,也绝对不会随着时空环境而改变,是经得起任何时代的考验的。所以说,无论时代如何演变,佛陀所说的圣言量,都是绝对经得起考验的。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说明到这里为止,感谢大家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一切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