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经典是后人编造的吗?(三)

第70集
由正圜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三)单元。

今天我们将接续上一集,继续来探讨:“大乘经典为何不是后人所编造的。”由于这个题目牵涉极为广泛,所以必须利用三集的时间来说明,希望藉由这次电视弘法的因缘,一一剖析之后,佛教界诸大德、长老,乃至一切学人,在听完我们连续三集的阐述之后,能够放下成见、平心静气、如理作意的思惟与观行,而且能够欣然接受“大乘诸胜妙经典,确实是佛所亲说。”从此永远不要再炒作“大乘非佛说”这盘冷饭了。果能如此,那您的道业将在这一世有长足的进步,也将开始大步迈向成佛的坦途。

话题回到我们的主轴来,在上一集中,我们举述了佛世时人间佛教的背景,说明是以出家僧众为代表,而上座部出家僧众,多数属于声闻僧,唯有少数之菩萨僧。而大乘僧众则都是菩萨僧,在菩萨僧之中,在家菩萨的人数却又远多于出家人,也因为在家的贤位及圣位菩萨虽然都是证量比较高深的人,但都谨遵佛语,一向以护持僧团的外护自居,在僧团中始终居于陪衬的地位;所以才会在第一次结集时,难以主张结集方向,而使得初次所结集的内涵,全部都变成二乘解脱道的经典,全都归类在四阿含之中。所以这些大乘的出家、在家菩萨们,在几经交涉沟通,结果都无效之后,才会说出:“吾等亦欲结集。”这样的话来,这也才有了随后大乘经典的结集。因此不能以结集时间的先后与否,来作为判断经典真伪之依据;而是应该依法义之是否符契佛意,以法义之是否正真与胜妙、以法义是否妙符三乘菩提证量之正义为标准才是。譬如佛世时的一切世间乐见离车童子,也都是等到诸大阿罗汉都不乐于护持世尊正法于最后时,方才向世尊允诺,护持最后时世的三乘菩提妙法。这就如同今时的平实导师写作《阿含正义》,将阿含诸经中所蕴藏、所隐说之大乘法义,显现出来的道理是一样的;都是在期待诸方大师撰写这类的书籍多年,而不可得之后,不得已,才于公元2002年开始,以五年的时间撰写《阿含正义》。这是因为平实导师从来不是以“阿含解脱道”作为弘法主轴的缘故,所以大众不应该责备说:“这样的义理,别人难道不能写吗?为什么一定得要你平实居士才能写?又阿含诸经所说,本来就不是大乘法,而是二乘解脱道的法义,并没有大乘佛菩提道的法义隐含在其中,所以你平实居士所写的书是后出的;凡是后出的书都是大有问题,而且你写《阿含正义》的时间点,也远远后于诸方大师,所以您所说都是妄论之说”。

各位菩萨!我们平心而论,仔细推究《阿含正义》书中所陈述的法义,再比对三乘诸经的义理,其实平实导师所说的,才是佛的本怀;而先出书的某某法师等人所说诸法,却是大有问题啊!因此如果以书籍先出后出的表相,作为判断经典真伪的标准,一定会产生严重的过失。因此,您如果是想在佛菩提道中有实际修证因缘的话,请您一定要以经中的法义真伪,作为辨正的标准,千万不要以事相上的先出后出作为相信的准则。

第八个原因,根据长阿含部《佛泥洹经》的明文记载,四阿含诸经是在大迦叶等人的第一次五百结集时,就已经具足了。既然在第一次结集时就具足四部阿含的经典,也就是包括了杂藏和律藏,三藏都具足了;显然第二、三次的经典结集,并非结集四阿含的经典。所以不能说,第二、三次的经典结集也都是四阿含诸经,因此也不能据此而主张说:大乘经典是部派佛教以后的佛弟子,长期创造结集出来的。而且在声闻僧大迦叶尊者结集完成四阿含时,菩萨们已经当场提出异议说:“吾等亦欲结集!”显然是在异议后,不久就开始结集的,应该是在第二次七百结集之前,就已经完成结集。因为第二次的七百结集,已经是佛陀入灭一百一十年以后的事了,而且只是结集二乘出家众的声闻戒律而已,不曾作法义的结集。由此可以证实,大乘经典是在提出异议,说要另行结集后不久就被结集出来了。由此可以证明,大乘经典真是佛说,而不是部派佛教以后才发展出来的,不是由声闻部的后人,长期体验、创造、编集的;因为声闻人是永远不知道大乘法义的,他们连般若总相智都不懂,怎能结集出一切种智的唯识经典呢?只有菩萨才可能结集出大乘经典啊!这样的道理,相信一切有智之人都可以理解、信受才是。因此某某法师所主张“四阿含诸经,不是在第一次结集时就全部完成结集的。”这样的说法是公然违背长阿含部经典明文记载的妄说;而且解脱道只是声闻众的修法,菩萨众则不单以解脱道作为修行之目标,而是以佛部的行门为主要目标。从这里也可以证明,四阿含只是声闻部、缘觉部所修的解脱道,必然不函盖佛部的菩萨道;所以在四阿含之后,必然会有第二、第三转法轮诸经的结集才是。

各位菩萨!接下来,我们来举述《增壹阿含经》卷14的经文,证实声闻众只修解脱道而已,不曾实修佛菩提道。【比丘当作是观:若声闻之人厌患于眼,厌患于色,厌患眼识;若缘眼生苦乐,亦复厌患。亦厌患于耳,厌于声,厌于耳识;若依耳识生苦乐者,亦复厌患。鼻、舌、身、意、法亦复厌患,若依意生苦乐者亦复厌患;已厌患,便解脱;已解脱,便得解脱之智: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有,如实知之。】也就是说,这些解脱道法门,并不含摄佛部的菩萨道所修“法界实相法门”,却是声闻之人唯一必修之法,这样的正见,遍于四阿含诸经中处处可寻;而都不细说佛部的菩萨道──法界实相般若智慧法门。由此可知,解脱道的四大部阿含诸经,即使是声闻人所曾听闻的大乘经典,也都被结集成声闻的解脱道法义;因此菩萨另行结集的般若和方广等大乘经典,当然是世尊第二、第三转法轮说法的内涵。如果菩萨们所修之般若和方广等经典,都不是世尊在世时所说,那么请问:世尊所说的佛菩提道大乘法义又何在?是否大乘经典只说于天界,而吝说于人间呢?或是世尊化缘未满,而却先取灭度?难道不懂般若和种智的声闻圣人及其后人,单凭对于世尊的永恒怀念,就能创造出二乘圣人所不懂的般若和种智经典吗?这些重要的问题,我们想请某某法师门下、诸多大德长老,是否能出面向佛教界及佛学学术界,来说明这其中的道理呢?然而我们相信这些问题,纵使他们是如何的辩才无碍、舌灿莲花,也同样是无法据理回答的。

第九个原因,台湾和大陆地区的出家法师,常常有这样的说法:“四阿含诸经,才是真实不二之佛法。大乘佛法如果离开四阿含诸经,就不能成就。因此大乘法中诸经的法义,都必须以四阿含经典作为依据才能成立,所以四阿含诸经胜妙于大乘经典。”然而这样的说法,正好是和事实互相违背。我们为什么这么说呢?意思是说,四阿含诸经所说的内涵都只是二乘菩提的解脱道,唯是出离观而已;在大乘法方面,则只谈到大乘“安隐观”的名相,并未明说、显说法界万法体性的实相,也不曾述说无余涅盘本际之内涵,更不曾述说诸阿罗汉修证解脱果成就之后,应该如何继续进修,才能到达佛地的道理。而大乘“安隐观”的名相,佛在长阿含之中已经提示过,但却都未曾宣说;所以四阿含只是二乘法义而已,不能函盖大乘法义之安隐观。一直要等到后来大乘四众菩萨,结集所成的方广唯识经中,方才有大乘菩提的安隐观出现;如是结集大乘经典,而具足宣说成佛之道以后,才得以完成佛在四阿含中所曾说过的安隐观,也才能圆满佛道之弘化。世尊出现于世间,一定是要圆成佛道之弘化以后,才有可能在人间示现无余涅盘,而如今现见世尊已经取灭度,这必定是已经圆成了全部佛法的弘化才行。由此可知,第二、第三转法轮诸经才是大乘佛法。

各位菩萨!您如果曾经仔细阅读四阿含诸经,一定可以发现:四阿含诸经中所说的,都只是出离观等法,尚未说及大乘法之安隐观,而只提到安隐观的名相。这就显示四阿含诸经中所说的内涵,都是侧重于二乘菩提解脱道,并不曾说及成佛之道的安隐观,所以无法令人依之修证而成就佛道。所以说四阿含诸经中,并没有说及大乘妙法的安隐观;既然如此,大乘安隐观的胜妙法义,就必须由大乘般若及方广唯识诸经来加以广说,那就必定会有第二、第三转法轮经典之宣讲才是。从这里我们就知道,大乘法中的般若经典真是佛说,因为第二转法轮诸经中已曾说及法界实相;第三转法轮方广唯识经中,也已宣说成佛所依凭之一切种智,而这些大乘法的名相,佛在四阿含中都曾经提到过。

由以上正理可以证实,大乘方广唯识诸经真是佛说,也唯有一切种智的进修与证验具足,才能使人成就佛道,也才能显示成佛之安隐境界!换一个角度来说,四阿含诸经所说解脱道出离观正理,如果离开了大乘法的支持,就会被常见外道所破坏;如果离开大乘诸经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离开大乘经所说──如来藏真实存在、真实可证之事实,那么二乘阿含解脱道之无余涅盘证境也将堕于断见之中,成为断见外道法。因此初期佛教,应该包括第二、第三转法轮之大乘经典在内,同样都是佛所亲说;根本经典四阿含诸经,其实是依靠大乘如来藏妙法才得以建立和成就,绝不能离于大乘经典所说之真实义。

各位菩萨!由以上所说种种正理,可以证实大乘经典,确实是佛所亲说,不是后人所杜撰的。如果说是后人所杜撰,就会产生以下三个大过失:

第一,现见大乘诸经法义远胜于四阿含诸经,如果说大乘诸经是后人所杜撰的,那就会显示后人的智能,更远胜于佛。但这样的道理是讲不通的!

第二,四阿含诸经并未曾宣说成佛之道,唯在大乘方广、唯识诸经才具足宣说,如果说大乘经典不是佛陀所亲说,那世尊就应该在之后的三、五百年,重新再示现于人间,继续宣说大乘经法之后,才可以取灭度。

第三,四阿含诸经中,固然已经隐含大乘法义,但都只有名相而不曾加以解说;不像二乘解脱道,所有法义都有详细的解说,这就显示四阿含诸经中,并未具足宣说佛法,还有极大部分必须等到后时大乘诸经中方才宣说。因此,佛门四众不应以先出、后出来判断诸经之真伪,当以先出、后出诸经所说法义有无相悖?当以先结集、后结集三乘诸经何者是最究竟?何者是最了义?何者是最圆满?来作为判断经典真伪之原则。况且,部派佛教属于声闻法,他们都不曾证得本识如来藏,又如何能够创造及编集胜妙的大乘经典呢?如果声闻法的部派后人,不知不证如来藏而有这种能力,那某某法师等人在现代信息如此发达的情况之下,岂不是更有能力吗?而事实上他们是连读都读不懂,更遑论是要创造大乘经典了,所以他们所说,都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综合以上所说正理,可以证实大乘经典,绝对不是后人所能编造的。各位菩萨!相信您在听完我们连续三集的说明之后,心里已经很明白:后人是绝对没有能力创造胜妙的般若和方广大乘诸经的;唯有佛四智圆明,究竟证得一切种智,才能演述胜妙的大乘经典,也才能具足为众生宣说真正的成佛之道。因此这些主张“大乘非佛说”的种种谬论者,实在可以休矣!以免断人法身慧命,自误误人啊!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您说到这里。

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