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理事圆融?(上)

第63集
由正钧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今天要和大家谈谈“如何才能理事圆融”。

世尊在《楞严经》中开示说:【“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所以,本来“理事圆融”这四个字,是在说明佛菩提道上修证的一个因果关系;然而现在这四个字,也常常被善知识挂在嘴上,滔滔不绝地诉说其功德,虽然只是说一些世间法的道理,其实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更何况说佛法中实证上的问题,这恐怕不免落于因中说果的一个大妄语之中。且不说圆融二字,单单说“理”的内涵是什么?“事”是要作什么?都还不一定能够明白,可想而知的是,若真的要谈到圆融的话,那更就是遥不可及了。

佛所说的经教之中,或者是祖师大德用来方便接引众生的用语,已经常常被世间人引用着。譬如说:“当头棒喝”,现在被用来譬喻说:“使人立刻醒悟的一个警语”;佛经中常常提到的:“善男子!善女人!”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善男、信女”;《妙法莲华经》之中提到:“乃至童子戏,聚沙为佛塔;如是诸人等,皆已成佛道。”现在的版本产生了“聚沙成塔”,意思也已经不同了;乃至说是“不二法门”、“皆大欢喜”、“挂羊头卖狗肉”、“借花献佛”、“回头是岸”、“冷暖自知”等等,其意涵或相近,或者是相违背,真的只能够是说多到不胜枚举。要是说众生有缘可以藉这样来熏习一些佛法的义理,那是再好不过,只是说越到了现代,那一些用语的意涵早已经与世尊、祖师所要表达的是大相径庭了。这其实与佛法的被世俗化也是有一些关系的,也有人在世间法之中引用“理事圆融“这四个字,譬如说:也许有人会劝某甲:你做事不要那么有棱有角,要能“理事圆融、和谐无诤”那才是最高境界。有没有听过类似的说法?相信是有的,但这四个字,在这里的意思明白地说了,就是指某甲做人是不够圆滑的,但这已经是与佛经中佛所要开示的佛法义理是无关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不妨来说明一下世间法与佛法之中,看看哪一些“理”与“事”是不是说圆融就可以立刻圆融了?佛法不是分为五乘吗?依于这五乘加以分门别类来作个简单说明,若是把五乘法中的人天乘合为一类,叫作世间法;而声闻、缘觉二乘合为一类,叫作出世间法;菩萨乘所证的单独列为一类,叫作世出世间法。先来说明第一类的世间法,但这得要举个例子来说明才能够更容易了解。譬如说:若是谈到如何建构一栋房屋?现在实际的生活层面所需要获得种种的证照等等,就不在这里谈,单单来说建构房屋这一件事,理上也就是说你要先知道房屋是如何建构的,也许你就要学习了解各种房屋的结构。简单地说,其中还包括你要采用哪一种钢筋?钢筋要如何固定?它可以承载多大的重量?可以支撑多大的空间?与它配合的水泥是要哪一种比例呢?乃至是说要怎么样一个方式来灌浆?或者是要有多少时间让它去干燥成形,然后才能够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建构?但这只是一种世间法的“理”而已,请问这得要学习多久?学会了以后就一定可以派得上用场吗?难道不经过实际的建造过房屋,某甲就能够在这一件事情上的“理”贯通吗?太多问题了,对不对?而当初某甲实际在建造一栋房屋的时候,就说是在履行这一种世间法的事,可想而知的,在建构的过程中很可能又会衍生出其他的问题。譬如说:这些的种种材料你要如何去取得?运送的前后时间要怎么配合?施工的方式是不是说每一个地方的地质,都能够用同样的施工方式呢?对啊!若是房屋是盖在水边、盖在山边,那一定会有不一样的设计才对。就这样子“理”上初步了解以后,经过“事”上实际的建构,当发生了其他问题的时侯,又回到“理”上来研究、改进,目的就是希望“事”上最后的完美无缺。

又譬如说:工程科学之中往往会面对用到很多方程式,学生们或是科学家们得要去一一解开这一些的方程式,首先在“理”上要明白是这一些方程式所依的原理;因为人们长久以来已经在这里施设了一定的轨则,所以要依于这样的轨则来分析、运算,才是人类所说的合理。然而懂得了某一种方程式的运算,其他的方程式呢?又要再去了解其他的方程式,那么等到思惟解释都通了以后,下一个问题就是说,“事”上要如何去运用这些方程式?因为工程科学之中,不会是只是单单为了要算一些方程式而去推导它们,通常接下来一定会有一些生活上的运用才是,这就是“事”。然后生活上的种种事项,如何能够正确地引用这一些方程式之中,而产生实际上可以利乐众生的一些事物出来。所以单单从世间法的“理”与“事”来说、来观察,就已经是这么样的错综复杂,而没有办法很快地就可以“理事圆融”的。只是有一些人好高骛远,动不动就会把“理事圆融”挂在嘴上,希望别人因此会对他恭敬与供养;乃至于说更何况是在佛法之上,因为众生已经生活在世间法之中很久、很久,都没有办法于其中“理事圆融”, 而真正的佛法却是与世间法是相违背、是背道而驰的,这要叫一般人如何去了解呢?

再譬如说:举一个介于世间法以及佛法之间的一个事情,它其实是一个世间法,但是真要修学佛法的学子,却也必须多少有一些涉猎,那就是禅定的修证。禅定无非就是说四禅八定,就“理”上而言,先要明白禅定是什么?学禅定是要干什么的?自己是不是应该要修学禅定?乃至是要如何作才能够实证禅定?若是因缘具足的情况之下,能够在真正善知识的开示,或者是于其著作之中,经过一一地去了解之后,大略明白了四禅八定的境界相,也知道了四禅八定是次第法,也就是说一定先得要证初禅,才会有后面的二禅、三禅、四禅以及四空定。不可能说先得四禅再回来修证初禅,讲这样话的人,若是遇上了稍微于禅定的正理上是了知的人,都不免会忍俊不住而喷饭了,然而这还只是理上的了知的部分而已。

“理”上需要了知的还有什么呢?就举最低层次的初禅来说,当然就是说若是想要发起初禅,得要具备哪一些条件呢?然后知道应该要离开五盖,然而五盖又是什么呢?原来就是五种遮盖初禅发起的因素,就好像有五个法把学人盖住,令他无法发起初禅。那么再接下来,知道五盖就是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然后这五法的内涵又是什么呢?是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呢?一一明白了以后才决定要离开这一些法,虽然还是在“理”上需要了知的层面来说,但毕竟已经决定要修学禅定了,于是乎就向着修学禅定的“事”上,开始着手进行。既然五盖是遮障初禅发起的因素,那么当然就要把它一一去除了才是。可是接下来马上就会发现一个大问题,到底是要先除去哪一个?因为看到自己的身上是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盖是样样都具足啊!到底该从何处下手?譬如说:看到了特殊的男女色,就不由得自主的而行注目礼,明明知道是不如理的,但真的是身不由己啊!然后又想起古圣先贤曾经说:“食色性也”,这还不说那个古圣先贤是不是真的佛法中的贤圣。这才一会儿,自己又搞不清楚到底当初为什么想要去克服贪欲盖了。也还好愿意求教于善知识,善知识再为他说:贪欲的种种过患,离开贪欲的种种好处。这才又回过头来想要去降伏贪欲,至于能不能成办,又是在未知之数。进一步说,若是真的想要去降伏五盖,得要用什么方便呢?或者是念佛、或者是诵经、或者是打坐、或者是观想,这也有很多不同的善巧方便,这还得要一一地去抉择,到底与自己的根性是否能够相应。乃至于说在这个过程中,随着出现的种种状况,其或取或舍的种种差别相貌又是如何?再加上说不是只有对治贪欲一法,瞋恚、睡眠、掉悔、疑等四个法,“事”上也要一一去对治降伏,在这里也没有办法一一地去细说了。然而这个部分的佛法,只是通于世间法的一分,其“理”与“事”的内涵就已经不可以等闲视之了。所以不应当像一些人以为说现在这一餐吃饱了,以后就永远不会再饿了,所以只是在道理的表面上有一些体认了,就以为说究竟的“理”与“事”也能够完全成办了。

佛法的第二个部分,我们从“理事圆融”这四个字,套在出世间法的解脱道上看看说,在这一个部分中的“理”与“事”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解脱道所要达成的目的就是断分段生死,舍报后可以不再受来世的三界有;既然不再于世间出现,所以这个法就称为出世间法。“理”上来说,其内涵主要是三个部分:也就是我见、我所执、我执的断除。我见简单地说,就是误认意识心为常住不坏法,若是把意识觉知心认定是常住不坏法时,那就是堕于识阴我之中,而坚持这样的见解时,就称为我见。有时候又执着这个意识觉知心是能够贯通三世,从过去生转生到今生来,今生舍报之后又会转生到未来世去,然后就错误地把意识觉知心认为是三世轮回的主体识,这也是我见未断而发生的一种状况。等而下之的乃至执着意识觉知心与色身和合运作的我,也就是色受想行识的五蕴我,也认为是常住、真实不坏之法;但这个我存在的相貌是有很多层次不同的状况,譬如说三界我,也就是说在欲界、色界、无色界之中所执取的对象不同,或者是执取的程度差别,因为虽然断了见一处住地烦恼,但这是比较粗糙易见的执取,此时称为断见惑。如同前面说的,对于我的执取是有程度差别的,断了见惑之后,进一步静坐思惟,观察更深细对我的执取,立名为我执。因为是要借着静坐思惟及观察才能够了知,或者是加以断除的,所以又立名为思惑。但是虽然说思惟及观察之后是可以断除的,但是由于境界执取的程度差异,必须还要配合欲界爱、色界爱、无色界爱的断除。

换句话,在这个思惟观察的过程之中,也要分断我所执,那么就欲界的人间而言,我所的部分又有外我所及内我所,外有山河大地、房屋车马、眷属奴仆、名闻称誉等等的执着,认为是我所有的;向内又执取识阴六识的见闻觉知性,也就是说眼识的能见之性、耳识的能闻之性,乃至是意识的能知之性,执取为我所有的功能,这个就是内我所的执取执着。若是虽然能够断除欲界爱,有时候不免落入对色界、无色界的贪着,虽然说其执取已经是比较微细了,但是毕竟还是三界中的我的执取。然而同样是断我见、我执而证出世间法,但声闻乘与缘觉乘的入手处却是不同的。声闻乘是透过四圣谛,也就是苦圣谛、苦集圣谛、苦集灭圣谛、苦灭道圣谛,透过四圣谛的观行来观行五阴、十八界等蕴处界我是苦、空、无常,所以是没有真实我;有时候配合四念处观,依于声闻法的八正道来断除我见跟我执。而缘觉乘则是借着十二因缘观,也就是无明、行、识一直到老、病、死、忧、悲、苦、恼等十二有支,了解一一支的内涵之后,去观察其互相间的关系,乃至从老病死支一直向上逆推,最后断了无明而证得出世间法。由于观察的范围比声闻乘的观察还要来得深细,所以所得的智慧也是比较殊胜;只是说作十二因缘观之前,一定要先作十因缘观,确定了万法只到名色缘识的识,也就是“本际”,这叫作“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这样子才有可能成就十二因缘观。这样子出世间法的“理”简单地说明,“事”的部分以及世出世间法的“理”与“事”,就只能留到下一次的学佛释疑之中,再来跟大家说明了。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