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我见为何一定要有未到定?(二)

第56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三乘菩提学佛释疑》,有关于要证初果、断我见,为什么一定要有未到地定?

上一回合我们讲到了欝头蓝弗这个外道的故事,我们就从这里再继续下去。欝头蓝弗因为是以定为禅,这一边的“禅”当然不是指一般所谓的四禅八定,以定为禅的禅;这个“禅”应该是指禅宗的禅,是指一个真如心的实证,是禅宗的明心,是禅宗的证得这个涅盘心,而依之修行而能够步步的增上。所谓的“涅盘心易晓,差别智难明”欝头蓝弗因为是石头压草,没有真实断身见、我见,没有真实断贪瞋痴,他虽然证得了非想非非想定,可是很不幸的,他这一世现下还在非想非非想天,等他享完非想非非想天的愚痴的所谓的天福;因为在非想非非想当中既然没有色身,而意识也完全的住于这一个非想非非想定,这一个没有证自证分的定境法尘;他跟一切众生没有互动,他没有戒定慧的修行,他没有四摄六度可能的造作,他完全只是在浪费生命、浪费时光。浪费生命时光那也就罢了,等他从非想非非想天天寿尽了,佛已经预记他将要下堕人间,成为长翅膀的带翅的飞狸;又因为在飞狸这一世,杀害了无量无边的有情的性命,而终究在飞狸身这个业报身报尽之后,还要下堕到地狱受苦。菩萨们从这一点就可以很清楚体会到,修学佛法如果学错了法门、入错了门、拜错了师,不知道要以佛陀为师,以善知识为师;邪师所教导的邪知见,必将让我们成为外道——外于本心而求道,欝头蓝弗这一个不幸的例子,正是最好的明证。

好,我们简单地作一个归纳:众生因为我见、身见的关系,每一天早上睁开眼睛、张开耳朵就根尘触——眼根触色尘有眼识出生,耳根触声尘有声识耳识出生,这样的眼识、耳识乃至其他的这些虚妄转识出现,现行运作,就构成了我们一整天人生虚妄游戏的种种的这样子的身口意行的造作。众生正因为不了知六识的虚妄性,不了知意识的虚妄性,所以马上睁开眼睛就去简择:这是我的房间、这是我的牙刷、这是我的车子、这是我的太太、我的先生、我的子女、我的公司、我的座位、我的头衔、我的财富、我的名声。外道了知这些的追求都没有意义,因为人生无常,人生自古谁无死,有生之法必定有死;可是外道虽然想要了生脱死,脱离了家庭乃至修苦行而想要求解脱,却因为不了解轮回的道理,不了解轮回背后的实相,不了解所谓的轮回都是依于如来藏,依于第八识能够受熏持种根身器、能够出生五蕴。由五蕴形成了三种行——身行、口行、意行,由三种行造就了三种业,再由如来藏第八识记持,而如实如理如法地酬偿众生所应该要接受的一个果报,不了解这个道理,所以他就错悟了。譬如说离念灵知或者住于四禅八定的境界,而以为这样子意识心不动了,意识心不像凡夫一样去了别人、我、众生、寿者相,意识心不要像凡夫一样去了知,去判断这是有钱人、这是没钱人、这是我的先生、这是我的太太、这是我的车子、这是我的儿子。只要意识心离于这些语言文字、离于这些妄想,那我就是得解脱,我就是证涅盘,我就是阿罗汉了。菩萨们听到这里当然很清楚了,这些都是外道的邪知见,都是凡夫的错误知见,都是让众生不断地在六业道当中轮回流转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身见不断、我见不断,则轮回不息、生死不灭。

讲完这个部分,我们再来说说在菩萨道当中,我们又是应该要如何断我见?而断我见为什么又一定需要有未到地定?这中间的亲证或是论证,这中间的道理,所谓的理证又是何在呢?我们要如何能够相信说,证未到地定是要断我见、要证初果,乃至断了我见之后要明心的一个基础呢?这个次第,如果您确定下来了,您心得决定了,那您当然就会对于这四种修里面的修习定力,举正觉同修会而言,您当然就会对于无相拜佛,会如实的每天的勤于练习,希望自己的功夫早日成就,成就未到地定;再依这个未到地定来作四念处的观行而来断我见,断了我见之后再来求菩萨真正的见道。声闻见道是所谓的法眼净、是断我见、断三缚结、是证初果,可是菩萨道的一个见道——真实见道,所谓的真见道,却必须要以断我见为基础,进而去证得这一个真实心,这一个涅盘心,这个真如心——第八识如来藏,后面我们会再提到这个例子。

菩萨要断我见仍然是不会离开声闻的一个方法。换句话说,圣人施设,我们以声闻人来说,它是有所谓的七方便——七种方便、七种善巧,来帮助修行人能够证得断我见的一个功德。七方便是哪七方便?第一个、五停心观,第二个、四念处的别相观,第三个、四念处的总相观,后面四个则是所谓的四善根——暖、顶、忍、还有世第一,或是说另外的翻译:世第一法。前面的五停心观,主要的就是让我们这个妄心,心猿意马能够停下来;后面的四念处的别相乃至总相,是要让我们依于前面五停心观而有了定力,然后在四念处的别相与总相的观察当中,对于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对于身、受、心、法这四念处都能够一一地实际地去验证,现前去观照它的无常性、它的不净性、它的无我性、它的不是真正的乐、非乐性。依于这样子的从文字般若、从观照般若,而终于证得小乘实相般若,也就是小乘的沙门四果断我见,菩萨的断我见不会离开这声闻道、声闻菩提的这样子,依于四念处、依于八正道、依于所谓的三十七菩提分这样子的实修而来证得。而菩萨们所需要了解的,就是说小乘有小乘的四念处,大乘也有大乘的四念处;小乘有小乘的八正道,大乘也有大乘的八正道。当我们提到四圣谛、八正道的时候,或是八圣道的时候,并不一定都是在指小乘,因为小乘的修学方法,很简单来说就是要来实证《正觉总持咒》第一句“五阴十八界”,一切生灭法。

这《金刚经》有一首四句偈讲到这个五阴十八界,这一首偈就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众生之所以轮回,就是在五阴十八界上面建立了身见,意识这一个妄心在执着色身为我,依于我有色身,一切有情有受、有色身,所以建立了人相、我相、众生相;众生也好、他人也好、自我自己也好,都有不断地造作运动,这些都有在时空当中的流转,这就是所谓的寿者相,具足了四相就具足了轮回,无边地一个又一个的生死流转,众生如此。菩萨要以断我见,就是要以未到地定为基础,而来证得四念处当中第三个观心无常,这一个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的观心无常,“心”主要指的是六识心,因为小乘里面没有特意地去讲第七识意根,更没有明确地去讲到第八识;因为小乘的修行,它只是要把这个“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要如实现前去觉察这一切有作有为,因为因缘而和合而造作所成的依他起法,一切皆是生灭无常,不要去执着于它;意识心得决定、意根心的决定,然后在此生的寿命结束的时候,阿罗汉不会再起心作意,想要这五阴十八界任何一法继续不断地生起;因为都是已经了知它是生灭之法、无常之法、是苦法,是一切人生轮回痛苦的来源,他有这样的决定心,他当然就能够永灭一切有为法,永远灭掉五阴十八界而证入所谓的涅盘。

阿罗汉是如此,而菩萨反过来讲,他却是要证得《金刚经》另一首四句偈,也就是所谓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这一首四句偈刚好就是《正觉总持咒》第二句所要演说的不生不灭法的道理。正觉总持咒第二句就是“涅盘如来藏”,涅盘有四种。有刚刚我们所说到的阿罗汉,小乘声闻阿罗汉所谓证得的灭尽五阴十八界,五阴十八界永远灭尽,没有一法剩余,一切生灭法、一切有为法、和合造作之法、依他起之法全部都灭尽无所剩余,就证入无余涅盘。无余涅盘当然不是断灭,否则佛法或至少佛法当中的声闻解脱道,就变成了跟外道的断灭空,死后一切皆空,死后没有任何一法剩存一样的,那佛法就跟外道见没有什么差别了。

这个部分我们姑且不提,我们回到我们刚刚说的“涅盘如来藏”,涅盘有四种——自性清净涅盘、有余涅盘、无余涅盘,还有佛地所证的无所住涅盘或无住涅盘,或无住处涅盘。菩萨所证的不是要如同声闻人依四念处、依八正道而去证得五阴十八界永灭无余的无余涅盘,乃至在生前所处的、所证的有余涅盘;菩萨要证的是一切众生本来具足的这一个能够受熏持种,能够出生一切有情这些正报身,这一些山河大地依报,这个所谓受熏持种根身器的这个第八识,这是菩萨要明心的一个目标,这一个涅盘心就是所谓的“涅盘如来藏”,四种涅盘里面的第一个——本来自性清净涅盘。他本来具足,他不是其他的法能够出生于他;他是自在之法,他不是依他而起的生灭法;他是清净之法,他这个能够受熏持种,能够出生根身器的这个第八识如来藏,他不会因为众生造作恶业,他来持这个染污种。譬如杀人恶业的种子、譬如说诽谤佛法,或是说残害众生的这些恶业种子,乃至邪恶的这些种子,这些所谓相应三毒—贪、瞋、痴—的染污种子,如来藏第八识不会因为摄持了这些业种而变成染污。反过来说,如来藏也不会因为我们菩萨修行了六度法,修行了四摄法来跟众生结善缘,结善法缘而来累积自己的功德、福德;不会因为我们修集这一些清净的种子,而如来藏摄持了这些种子,他就变得更清净,这就是《心经》所谓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道理。

能够满足《心经》所说的这三个要件这一个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个心,当然也是绝对所说的不会违背于《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刚刚所说的这两首四句偈的道理;而这两首四句偈的道理,其实也就是佛法里面的三法印;三法印虽然是在阿含里面,阿含时期就提到了,可是一切佛法的修证,不管你是小乘、你是大乘,都绝对不可能离开三法印的印证,而能够说你所修是真实的佛菩提或是声闻菩提或是缘觉菩提;您如果违背三法印的楷定,那一切的修行绝对都是外道法。

回来我们刚刚所说的菩萨的修行,菩萨也有菩萨的四念处,菩萨也有菩萨的苦、集、灭、道四圣谛;菩萨所要证的灭谛,不是小乘的无余涅盘这个灭谛;菩萨的灭谛指的是那一个本来自性清净涅盘这一个灭,乃至菩萨所要证的灭谛,这个寂灭而不是断灭的真实义,指的是您要依于本来自性清净涅盘而实证佛地所证的无所住涅盘,或是说无住处涅盘。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回合也不可能能够把这一个题目完全讲完。接下来,我们就来先把这一回合所要提到的何谓未到地定?先为观众们作一个入门简单的解说。关于我见、关于断我见、关于众生依于三毒、四相,而造作流转三界轮回的这一些善恶业的道理,乃至外道以定为禅的道理,乃至菩萨要以断身见、要以断我见、要以有未到地定,有定、有慧依于四念处,从观身不净、观受是苦乃至观心无常,观察这一个六识心,乃至于特别是观察这一个与前五识相俱的这一个五俱意识的意识心,他是生灭无常之法。依于你的未到地定的修行,依未到定能够离开前五尘干扰,你很清净地、很纯一地、很现前、很当下,能够去验证这一个在观察的意识,本身就是生灭法。一次观行没有办法心得决定,再两次、再三次依于您在生活当中的烦恼渐渐断除,对于五尘的贪欲越来越少,越来越容易摄心为戒,戒作好了当然定就会生起。所谓摄心为戒,由戒生定,由定而能够生慧。戒、定、慧三个无漏法慢慢具足而慢慢地对治了三毒贪瞋痴以后,您再依于比如说五停心观,或者在正觉讲堂,依于您无相念佛拜佛,您这一个忆佛拜佛的功夫,能够让您功夫生起、能够净念相继;您能够一拜之间,一拜下去,上下之间能够十几分钟,乃至二十分钟、三十分钟,都不会对于前五识有产生什么的攀缘,能够心住于忆佛念,保持这样的清净。一般来讲,我们说这样的菩萨,就已经具足了未到定的一个定力,可以用这一个未到地定,来进行更深细的四念处当中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特别是观心无常的观行,而依于未到地定来断我见;未到地定断我见之后,才能够依断我见为基础而来真实明心。

我们经常说:“我见不断,明心非真。”我见没有真实断除,对于意识、对于色身的一个生灭无我,没有真实的认知。对于五阴十八界,还错认执着一法为我,为我所拥有的人,即使他了解意识是生灭的,即使他认为自己已经断我见了,实际上他绝对不可能是真实断我见。这个后面的我们所引用的经论,乃至所说到的理证,都会再就这一点有更进一步的解说。而“我见不断,明心非真。”我见不断,既然还执着五阴十八界某一法为我、为我所,那么你明心,你所谓的证得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盘、这个如来藏、这个第八识之后,您绝对会心有所疑,您绝对有可能因为没有把基本功夫作好,没有真正真实断身见、我见,你必定没有办法转依这一个本来自性清净的如来藏,这个无贪瞋痴,这个离见闻觉知的这个本来自性清净心。既然没办法转依,那您就不能说自己是真实的明心。没有转依的明心,没有办法在明心之后,转依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而来断除自己的贪瞋痴,所谓的薄贪瞋痴,而来伏除自己的性障。那您永远不可能能够一步一步地增上,从七住位的明心,乃至十住位的见性,乃至十住之后的十行、十回向,乃至十回向之后的入初地,所谓的通达位菩萨。因为通达位的菩萨必须永伏性障如阿罗汉。我见不断,明心非真,自认为明心了,却没有未到地定的定力,却没有真实断我见,深心里头还执着五阴十八界某一法为我,这样子的断我见,这样子的明心,必定让自己有路可退,会退转到生灭法当中。而认为自己或是善知识方便摄受,而可能是明说密意了,而所谓的送给你的这样一个明心的一个密意,你一定没有办法去保持、去保任;因为你没办法相信这么一个简单、这么平凡平实、一个实在的心,就是如来藏,既然没办法转依,必定会退转于这样的明心大法。您会疑善知识,您甚至会疑佛,您甚至会相呼应于那一些诽谤大乘佛法不是佛所说的法;因为如来藏无形、无相、无所住,因为您没有真实断我见,您更没有具足断我见所需要的未到地定。而这样子的定慧不足,这样的福德不具足,一定会让您在所谓的,或说自认了明心之后会导致退转于生灭法,因为您没有让自己破釜沉舟,你让自己有路可退,退回到生灭法、生死流转法、五蕴十八界当中。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会需要等到下一个回合,才为大家讲说未到地的一个内容比较详细一点的解说,那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先祝愿菩萨们:福德智能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2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