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我见为何一定要有未到定?(一)

第55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今天我们的《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今天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是:“断我见、证初果为什么一定要有未到地定?”首先我们来简单地谈一谈:什么是我见?为什么要断我见?当然关于这一个子题,相关的其他的亲教师菩萨们,都已经在其他的单元有详细的解说过,而为了这个子题的完整,我们还是在这里简单地、稍微地复习讲解一下,什么是“我见”?

简单来说,就是执着五蕴十八界,这一切生灭法当中的任何一法为我、为我所。最简单的现前的例子:我们以色、受、想、行、识来说,执着色身为我、执着我有色身、执着我有感受、执着这些感受是我所拥有,乃至执着说我在思惟什么、我在思想什么,取得这一些的境界相;乃至于执着说,这些身行、口行、意行,是我在执行、是我所拥有;乃至最后执着我能看、我能听、我能尝、我能嗅、我能触、我能知。这些种种的在五阴十八界任何一法的执着,错误计着它为常、为恒,为众生所能够去把握、去掌持,这些都是我见。

而简单来说,我见也就是众生轮回的根本。所以三乘菩提的修行,必定都必须要以断我见为基础,不管您是声闻菩提、您是缘觉菩提、您是佛菩提。您声闻菩提的依于苦、集、灭、道四圣谛、三十七菩提分,而来证得所谓的沙门四果──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罗汉;乃至您是缘觉菩提──所谓的辟支佛,您依于十二因缘、十因缘的流转还灭,而来证得这样子的缘起,相应于辟支佛所能了知的真义,而证得缘觉菩提成为辟支佛;乃至您修学菩萨道,您依于四摄六度,您依于人无我、法无我而要地地增上;乃至成就四智圆明、成就佛地,您都必须以断我见为一切三乘菩提修行的入门。

回到我们刚刚说的,众生之所以轮回就在于有我,很简单的例子:您眼前您会很自然地建立一个认知,那就是说我坐在这里、我在看电视,我在看电视有一个人在说法,这样的一个我相与人相建立;乃至于您待会踏出家门,您看到这些众多的芸芸众生,有男人、有女人、有狗、有猫、有鸟;乃至于有您所没有办法看到的,因为没有天眼,没有所谓的阴阳眼,您看不到的鬼神、看不到的天,这一些众生们都有他的流转相,都有他在时空当中的运作相。把上面所说的全部含摄起来,其实就是在说《金刚经》所谓的四相: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这个四相的执着,这个四相的建立,也是一切众生烦恼的根本。而离开于我见,您根本也不可能在这个生灭法上面,建立这些生灭相。

所谓四相的执着,依于这个人相、我相建立的:我是男人、您是女人,我是富人、您是穷人,我是聪明人、您是愚人。众生起了相对的心,就落在相对的境界,就有了高低、有了贫富贵贱这样一个区分,就有了取、舍这样子的计较执着,就有了杀、盗、淫、妄、酒这一些不如理不如法,助长三界六道轮回的恶事发生。所以汇归于一句,我们才说一切轮回的根本,都是因为众生执着有我;我要享乐、我要追求快乐,当然菩萨们也都知道,这是依于颠倒而建立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因为众生有这所谓的常、乐、我、净的四种颠倒,在不净法上面建立了它为清净,所谓的净倒;乃至在无我之法上面建立了它为我,我就是主宰意、就是自在意,认为这一个我,举例来讲:建立识蕴当中的意识为我,这个意识我是常住、是自在的。自在的意思就是说:自己本来就存在,不必依于他因、他缘。当然稍微熟识佛法的人,只要读过《阿含经》都知道,根尘触而生识,意识本身绝对是一个辗转间接,是后面而出生的法,是不可能离开意根、法尘而能够存在的法。意根、法尘本身就已经是局部之法,不是圆满之法了,他怎么还能够出生另外一个生灭法呢?就算是说依于他为因缘,而出生了这样子的一个意识,意识本身依然不可以说是自在法。

可是众生痛苦的根源,乃至众生虚妄快乐的根源都是建立在有一个意识我。意识我执着这个色身为我,产生了最狭义的身见——以色身为我。以意识为我是我见,以色身为我是最狭义的身见;有了色身建立了这是我,看到别人的色身建立他是别人的身体,男女之间就起了淫欲;富人、贫穷人之间,就起了一些慢心、憍心,起了一些不如理的对待;互相之间,依于彼此的五蕴的互动,产生了这一些身行、口行、意行,而落谢了身业、口业、意业的种子于如来藏中记持,不断地轮回、不断地轮回。因为没有遇到善知识,没有修学能够真正脱离轮回、解脱生死的三乘菩提妙法,这是众生生死无边,黑暗之中没有办法挣脱这一些无常的束缚。

我见简单来说,是现前您就可以去检验得到,离开我见、离开这个意识,那是没有你所贪、你所厌恶,乃至所谓的善、恶、无记法的现行。从一个植物人,乃至从唯识里面所说的唯识无心的五位:【意识常现起,除生无想天,及无心二定,睡眠与闷绝。】比较接近贴近我们日常生活的是睡眠与闷绝。睡眠,当您睡着了,睡得很熟,您不是在动眼期,您也不是在作梦当中,您这个意识是断灭的。断灭的意思表示:他不是一个自在法,他是一个依他而起之法。既然本身都有断灭,他当然绝对不是常法,可是众生很不幸地,却没有办法在每天,当他睡着无梦之中,都可以如实现前检验的这样的一个情况,而来认清意识本身是生灭法。乃至更简单的例子:每一个人都是从父精母血,都是从受精卵而出生;受精卵这一个位置,我们根本连大脑都没有,一个没有大脑的受精卵,又如何可能有意识来出生呢?众生的我见是如此的根深柢固,众生的轮回也就永远没有办法断除。讲完我见的部分,我们再来看看如何来断我见?

我们在说如何断我见之前,我们再来看看刚刚有说过了,一切凡夫都是因为着于人、我、众生、寿者相,而不断地有生死轮回;更进一步地,总是有一些凡夫当中,有一些人想要修学某一些法,想要来脱离这个生死轮回,这其中有正确的、有不正确的。不正确的佛法当中,我们说他是外道,外道的定义很简单:外于本心而求道。这里的本心是指根本心,是指本来就具足之心,是自在——自己本来就存在,不必依于他因、他缘才能够被生起的心。

外道有所谓的五现见涅盘,他一样是如同刚刚所说的着相,着于人、我、众生、寿者相,这一些诸多生灭相的凡夫一样,差别只在于外道以定为禅。外道不了解本心的存在,不证本心、不明本心,外道所有的修行还是落实在这一个虚妄的意识上。外道认为既然凡夫生死轮回,我的贪瞋痴,都是因为这个意识现前才存在,那我要把这个意识,修成一个清净的心;我要把这一个意识心,修成一个不生不灭一直都存在的心,那么我就解脱了,我就有所谓的证涅盘,我就是阿罗汉,我就是人天应供,我就是佛了。这样子的以定为禅,当然是错误的方式。

因为它本质上,还是依于意识的存在,依意识的相应这些定境法尘,不管是相应于欲界定,相应于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乃至相应于四空定——空无边、识无边、无所有、非想非非想定。这样子一个以定为禅,都不是真实的解脱,而都是外道的邪见。这样一个邪见会让这些外道,即使证得了这些四禅八定,在人身这一世的寿命结束之后,往生到色界天或无色界天,去享受天福,终究天福报尽,还是要继续堕落到三恶道去轮回。

所以修学佛法的菩萨们,在初始之时,您要真实断我见,您就要认清楚凡夫是如何着相,而落于很浊重的人、我、众生、寿者相而生死不断;而外道又是如何错误的以为,我只要意识能够入于定境,我的意识不要去攀缘人相、我相、众生、寿者相,那么我就解脱了、我就涅盘了。这两种都不是真实的离相,不是真实的无相;只有佛法里面的如来藏,这个实相心才离于一切言语、离一切影像。这也是为什么正觉讲堂要施设无相念佛来作为断我见,证得未到定来断我见—以定然后而慧—这样一个施设的一个目的。

无相念佛虽然不是真实无相,不是真实离相,不是如来藏,可是依无相念佛的练习,依拜佛这样子的一个法门的施设,可以让众生们——修学佛法的众生们,能够渐渐地摄心为戒,乃至能够渐渐地净念相继,而发起未到地定。依于这一个能够离开五尘境干扰的一个意识的定心——初禅之前的未到地定,依您有三归、您有五戒、您有菩萨戒,依这样的善心,乃至依您在修学定慧之外,还有努力地在修集福德。您有努力地依于定慧,而来在日常生活当中,能够一切烦恼“先以定动,后以智拔。”依这样子种种的四种修。

在每一本正觉同修会出版的结缘书或局版书,背后都有记载的一个“佛法三乘菩提修学次第”,都有提到四种修:“修学知见、修习定力、修除性障、修集福德。”这四种修具足之后,然后您就能够依于您的未到地定、依于您五停心观、依于您七方便、依于您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样子一个如实地观照般若,从你闻、思、修,文字般若进而依定慧等持而来作观照,而来证得最后的实相般若,这才是佛法真实入门的一个次第。

我们刚刚讲到了众生着相,讲到了外道错误的以为,我意识只要是相应于定境法尘,或者是相应于欲界的欲界定、或者相应于未到地定、相应于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乃至相应于四空定;外道以为我离开这些语言、文字、声音、影像,我就是证得解脱、证得涅盘了。外道茫然无知于意识本身的存在,本身的错误地以意识所相应的禅定的境界为涅盘,这就是最大的,他没有办法出离解脱生死的原因。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三界有”当中,欲界有、色界有、无色界有;以无色界有的四空定,四空定当中的非想非非想定,我们称它为“第一有定”,是三界还在轮回,还在业道不断地沉沉溺溺当中的众生而言,这是最殊胜的有情,他已经是入于非想非非想定了。欝头蓝弗,跟佛当世的一个著名的外道,他证得非想非非想定,他有神通;他每天中午依于他的神通,飞行到王城接受国王的供养。结果有一天,国王有事要出城,他交代他的王女,也就是公主来代替他供养這个欝头蓝弗,这所谓的梵志,这一个有功德、有神通的修行人。

当天欝头蓝弗如期一样的飞行到王城,从河边的大树林飞行到王城,来接受王女也就是公主的供养。公主依照当时印度的礼仪,她行捉足礼,也就是说双手握着郁头蓝弗的脚后跟、后踵,然后头顶到他的足踝,来行最尊敬的一个捉足礼。用自己最尊贵的头顶,来触碰对方最卑微、最低、最下贱的一个脚踝,来表示最大的恭敬。很不幸地,欝头蓝弗他因为是外道,他没有断我见,他也没有断身见,他仍然以意识为我,仍然以色身为我;他的修学禅定,他的四空定的证得,是用石头压草的方式,而不是去实际证得这些生灭法——苦、空、无常、无我;乃至最重要的,他还是以意识为我。这个我们一开始,已经跟菩萨们说过了,这一个我在看、我在听、我在尝、我在想、我在作什么事情这个我。

他入于非想非非想定,虽然意识已经没有证自证分,不会去反观自己入于这一个非想非非想定,不会去反观这样一个境界,终究他还是执着着这一个意识,而不敢去把他灭除掉。也正是因为他是用这种石头压草的方式,来修得这个非想非非想定,而进得修证神通的,他并没有真实断除意识相应的一个色欲;所以当公主行捉足礼的时候,压制很久的这个淫欲,突然一下之间生起了,就一念之间淫欲心生起,就让他的神通丧失,就让他非想非非想定的禅定境界的功德丧失。结果飞行而来,没有办法飞行回去,于是狡言诈语,就跟公主说:“我知道这城里的老百姓,平常就很想要有机会来供养我、来瞻仰我、来以我为福田,今天我刚好有空闲、有时间,那我就不飞回去了,我就步行从这一个王城走向村落,再从村落走回去我修行的那一个树林,河边的树林。”菩萨们刚刚一路听来,当然就知道了,他并不是如实语,他是因为神通丧失了,而才讲了这样子一个妄语。

那欝头蓝弗失去神通以后,离开王城然后又去接受百姓的顶礼供养之后,回到他原先修行禅定的地方,他开始选择一个寂静的树林的一个角落坐下来了,开始想要修回,回复他原先就已经证得的非想非非想定;很不幸地因为是树林、是河边,结果水里面的一些鱼虾、这些鳖、这些乌龟,这个溅水的声音干扰了他。因为修学禅定,初禅还可以不离五尘,二禅以上无寻无伺、无觉无观,是绝对不能有五尘;根尘相触而产生五识,五识现起的时候,您不可能修得二禅,乃至更上面的三禅、四禅,乃至四空定的非想非非想定,它必须要环境是非常的安静,或是这个修行人本身的定力,他的作意非常的强。

欝头蓝弗回到树林,因为这些鱼虾、这些鳖、这些水族溅水声的干扰,他没有办法入定;又因为树林里面这些鸟族、这些昆虫,飞虫振翅,展翅高翔,乃至鸟啼声、鸟叫声,这些的干扰,让他很难一下子之间,又回复自己所证得的非想非非想定;因为这个因素,因为他的修行,不是真实的断除身见、我见。他没有真实的认知,依于四念处而认知了,色身不净非我,这个意识不净虚妄非我;他依于石头压草的方式修得了禅定,没有真实的断除淫欲,也没有真实的断除瞋恚,因这些鱼族、这些水族、这些羽族的干扰,让他没有办法证得失去的一个禅定,乃至失去的神通,于是压伏已久的瞋心生起了。他立下了一个恶誓愿:你们这些鱼虾、你们这些飞鸟,好啊!你们今天妨碍我来修学禅定,实在是太可恶了!他日后时,我一定要变成为一只飞狸-就是有翅膀的一个狸族—一个巨大的一个飞狸,我要到水里面吃尽你们这些水族!我要到树林里面,要咬杀扑杀你们这些鸟类,这些飞行的这些族类!

他立下这样的恶誓愿以后,一口气暂时发泄了,终于能够慢慢的再静下心来,而终于让他慢慢的又修回去非想非非想定,在他那一世死前,还是保持着非想非非想定。可是佛已经预先预记他了,目前那一个欝头蓝弗,还处于非想非非想天,处于意识没有完全现起的状况。严格来讲,他的意识并不像在色界天可以以禅悦为食,他也不是像欲界天人,能够享受欲界的五欲。换句话说,我们经常说三界相应于贪瞋痴,又特别讲说四空定相应于痴,这样子的没有意识清楚地与外界的沟通,当然他的智慧没办法增长,他也没有办法布施,他也没有持戒可言。他的修行因为不相应三乘菩提,因为不以断身见我见为根本,所以他的修行,这一世就是现前当下,他在非想非非想天;可是很不幸地,当在非想非非想天这一个八万大劫过去之后,他终究要堕落到人间,而成为飞狸。因为他在飞狸那一世,依于他前前世外道的恶誓愿,他会扑杀无尽的这个畜生,他会造成无边的恶业,会堕落到地狱之间。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讲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学法无碍,色身康泰。


点击数:2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