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里头可以分宗立派吗?

第51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我们今天要回答的题目是:“佛教教主为释迦牟尼佛一人,其后世弟子为何要分宗立派?”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简单八个字,先来作一个总结:“可分非宗、无宗可分。”

无宗可分,实际上来讲,真实的佛法就只有一个不生不灭法。每一个宗教都在谈终极关怀,在谈生从何来?死从何去?每一个宗教都会建立它所谓的一个不生不灭法。以佛法来讲,这个不生不灭法就是我们本来自性清净涅盘,我们这个无形无相无所住,却能够出生一切万法的如来藏,这个不生不灭法,佛教就是以他来立宗。不管您后世弟子要依某一部经,你要建立什么宗,比如说依《法华经》建立法华宗、天台宗,依《华严经》建立华严宗,所谓的法藏贤首宗,乃至依于某一些论然后有所谓的三论宗的宗派,乃至说依于禅法而建立禅宗、密宗。这一些任何宗、任何派这种分歧,如果它彼此之间,是对于不生不灭法这个法身佛如来藏第八识,有不同的歧异的话,那么一定是有对有错,简单来讲就跟我们一开始说的无宗可分。因为如来藏无形无相无所住,不生不灭法本身不是五蕴当中的法;他不可能有尺寸、有大小,他也不落于数目法当中,他没有办法去计数一个、两个、三个。我们有时候方便说,每一个众生都有一个如来藏,那是方便于解释:因为您所造作的业,你的如来藏储存,我所造作的业,我的如来藏储存;您的如来藏、我的如来藏体性同样是犹如虚空。犹如虚空不代表他等于虚空,犹如虚空是说他像虚空一样,他不会因为储存这些业种而净而垢;犹如虚空是说他不是因缘和合所生之法。那么佛教的这个宗是如来藏,是第八识――无形无相的第八识,不可能能够被分裂、被分割,所以任何后世的部派宗别,如果硬要把自己从这一个如来藏宗分离出来,那我们只能就说“可分非宗”,您一定是有偏向于佛法当中邪见立说一个嫌疑。但这样子的说法,并不是在诃责任何人;我们要有这样说法,就要有这样的一个证据跟说明,我们就看下去。

首先我们从这个题目来讲:何谓佛教?简单来讲佛教就是释迦牟尼佛所立下的一个宗教,依于祂的身教、祂的言教所施设的,流传到后世的这个宗教。佛教当然是要成佛,可是就真实义来讲,所谓的佛教,是依于我们刚刚所说的,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都有如来藏,都有第八识。就因为一切众生都具足这个如来藏第八识,所以一切众生都可以成佛,皆有成佛的可能,只要他依法实修。这样子的一个佛教的定义,我们就必须要说,就是依于一切众生都本自具足,都各自具足的第八识法身佛,而能够让一切众生证得报身佛、化身佛,乃至于变成三身圆满,证得的这样的一个佛地果位,这些教导都可以说是佛教。既然我们说佛教的宗,只有一个就是如来藏宗,任何离于这个如来藏宗,而要施设、要分裂出去的部派,都是错误的。那我们就依于这样一个标准,来简择一下。当然菩萨们都知道,小乘有小乘部派的分别,大乘有大乘部派的分别。譬如说大乘有人说,有大乘空宗,有大乘有宗,这样的区分合理吗?我们不妨一一的先从小乘谈起,再说到大乘。

小乘部派的区分,我们很简略地来说:有上座部,还有大众部--这所谓的根本分裂;由大众部又分出来,包括它本身一共形成了九部;由上座部分出来,包括它本身又形成了十一部。这个大众部的九部,有所谓的根本大众部,有所谓的一说部,有所谓的说出世部,又有所谓的鸡胤部。有的时候认为这前面这四个部,都是因为主要是对于过去现在未来这个三世法的真假,因为有各自主张不同,主要是因为这个而分裂。另外其他的部派,还有多闻部,还有说假部;有人说这两部是因为主要是对于 佛所说的世间法、出世间法真假的判分,各自有不同的主张而又区分出来。最后还有制多山部,有西山住部,有北山住部,这三部都是从大众部所分出;据说是因为所谓的大天五事,彼此各部主张不同而分裂出来。大众部有九部,上座部还有十一部:有所谓的根本上座部,有所谓的说一切有部,有所谓的犊子部,有所谓的法上部、贤胄部、正量部、密林山部、化地部、法藏部、饮光部,还有所谓的经量部。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不细说,简略来说这些以上所叙述的小乘的分裂,或者是因于所谓大天五事:所谓的余所诱、无知、犹豫、他令入、道因声故起。关于阿罗汉的所证,乃至证得阿罗汉之后,还会不会因为其余人的引诱,而有漏精的问题?阿罗汉有没有非染污的无知?这等等所谓的大天五事而造成了分裂;或者除了大天五事之外,有人说小乘的分裂、部派的分裂,还有因为十事合法与否而造成的分裂。所谓的十事合法:角盐净、二指净、住处间净、随意净、久住净,乃至其他的净。这一些造成的分裂,菩萨们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基本上不要说是跟这个如来藏这真实心,这个所谓的佛法的宗不相应,是很枝末很末梢的分歧,很没有意义的分裂。有人说除了大天五事,还有这所谓十事合法与否这样子的一个分裂造成的分裂之外,另外也有同样是因为某简短的一个四句偈,彼此各自诠释不同,这样子也可以造成分裂。这个四句偈我们简单的带过去,就是所谓的【已解脱更堕,堕由贪复还,获安喜所乐,随乐行至乐。】这样的四句偈,各别的部派有把它相应于说这个是声闻人、这个是辟支佛所证、这是佛所证,各自主张不同造成的纷争,严格讲已经落于见取见的一个范畴了。因为这样子,竟然也离于如来藏而分宗而出。

我们这边说小乘也不能离于如来藏,因为很简单的道理:小乘所证无外是要证得无余涅盘,要把五阴十八界完全灭除,对于这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没有一法你会存有错误的妄想计执,你很现前的能够实证它的生灭性,你对五阴十八界任何法都不贪爱、都不执着,那么您自然在寿算结束的时候,你是慧解脱,你是俱解脱,你就能够非时爱解脱,或时爱解脱而证得无余涅盘。那证得无余涅盘之后,如果没有佛法的这一个宗,没有这个法身佛,没有这个不生不灭无形无相,却是真实具足,能够出生一切五阴十八界法的这个如来藏,小乘所证的无余涅盘就是成了断灭空。所以虽然小乘当中,他不需要明心,他甚至不需要知道要详细地去了解意根的内涵;可是小乘来讲,当他依于未到地定而证得断我见、证初果,在那之前他就一定已经对于四圣谛的内涵,特别是苦、集、灭、道,灭圣谛这个灭谛,他就一定要了知它是苦,它是灭、尽、妙、离,它是寂灭、它不是断灭。乃至之前单元我们曾经也提过,三法印可以用来印证三乘所证,以小乘来讲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净。小乘证得五阴十八界都是生灭无常、一切行无常,小乘证得生灭十八界,五阴十八界一切法,都没有真实的我存在;可是他灭了一切法,灭了一切行,他证入了所谓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无余涅盘的时候,他必须要理解:这个涅盘不是断灭,不是灭了五阴十八界之后而有的断灭;他是寂灭,他是寂灭清凉,这才是三法印最主要的寂灭,寂灭印。

除了小乘诸部派的分裂,不是真正的相应于法界实相的争执--所谓的邪正之分,反而经常都只是枝梢末节的一些分别,是没有真实的一个必要的。小乘的部分如此,大乘各宗的一个分裂,一样是相应于这样子一个情况。我们简单地来说,我们把大乘各宗的一个分别,分成一个经常会遇到的两种类别的一个区分的说法。第一个:有人把大乘分成大乘空宗、大乘有宗。认为二转法轮所说的般若系的经典像《金刚经》、像《心经》、《大般若经》,这些乃至像龙树菩萨所著造的《中论》、《十二门论》,讲的是所谓的八不中道,这是在讲空;而三转法轮唯识如来藏经典,乃至玄奘大师所倡弘的,依于《成唯识论》、依于《瑜伽师地论》,而弘扬了这个大乘法,有人又把它解释为有宗,是说它是大乘有宗。而空宗跟有宗,他们认为这中间是有一些歧异的,是不能够圆融会通的。除了这样子一个大乘空宗、大乘有宗的分类之外,另外的一些人还是有这样子一个看法,或是这样子一个传统的说法,就是说有所谓的汉土、东土。我们中土地区有八个宗,所谓的三论宗,所谓的依《法华经》而立的天台宗,所谓的禅宗,所谓的法相宗,所谓的华严宗,所谓的净土宗,乃至所谓的密宗,所谓的律宗。其实不管是这两种大乘空宗、大乘有宗的区分的分裂,或是所谓的汉土八宗,彼此宗派之间没有办法相容的这样子一个情形,都是违背于如来藏真实一宗的道理。因为汉土八宗的范围太广了,不是我们这个单元所能够含括的,我们简单的就先以第一种经常听到的错误说法,来作一个演说。

所谓的大乘空宗,所谓的般若中道,乃至于所谓的大乘有宗,所谓的法相宗,一般人的区分都是认为这个空跟有,这是互相对立的。甚至有些人说,文殊师利菩萨说的是空宗,弥勒菩萨说的是有宗。奇妙的是,明明两大菩萨其实应该都早就成佛了,怎么可能各自所演说的法义竟然会有冲突?那我们就细说下去。在细说下去之前,我们先简单举一个菩萨们大概都耳熟能详的例子,那就是《六祖坛经》的记载。在《六祖坛经》当中,五祖为六祖演说《金刚经》,演说到了、讲说到了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六祖开悟了。开悟的当下,他说了一首开悟偈:【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坛经》〈行由第一〉记载了他这一首开悟偈。而在《六祖坛经》的付嘱篇〈付嘱第十〉,六祖却又对他的四众弟子交代了而吩咐他们,嘱咐他们说:“自性能含藏万法,名含藏识。”换句话说,他当初从五祖那边所悟得的那一个自性清净心,自性不生不灭、无动摇心,能出生万法的心,他自己很清楚地告诉大家,这个心就是能生万法的心,就是含藏识。含藏识就是第八识,就是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就是阿陀那识。五祖传给六祖是这一个心,是这个自性清净心。

那我们回推回去,东土的初祖达摩传给二祖慧可的,又是哪一个心呢?大家都知道达摩祖师以楞伽四卷本的《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交付给二祖,要他用来印证明心与否?《楞伽经》是所谓的大乘有宗的经典,被归类于这一方面,或是说有时候说是禅宗的经典,不过《成唯识论》里面所谓的六经十一论,也有引用到《楞伽经》。那从刚刚我们所演说的例子,达摩祖师所悟的心,可以用《楞伽经》来印证,所谓大乘有宗的经典,《成唯识论》所引用的经典;然而五祖传给六祖,六祖所悟的心,可以用《金刚经》来印证,而这一个心,六祖自己亲口又告诉大家了,这个心就是含藏识、第八识。然而如果依照一些妄分佛法,随意分宗的人的讲法,《心经》、《金刚经》是大乘空宗,《楞伽经》、《解深密经》这却是大乘有宗;达摩祖师一脉相传到六祖,我们当然相信他绝对不可能有两个心而用来作为印证;这两个心既然都是实相心,都是自性清净心,都是不生不灭心,那么只有生灭法,才有可能会分宗;只有生灭法才会落于算数当中可以数一、可以数二、可以分宗、可以立派。然而,真实心就只有一个,这个真实心就是《楞伽经》所说的如来藏、如来藏识、阿赖耶识;这个真实心就是《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本无所住而能够出生一切众生的心;这个心就是《金刚经》那一首著名的四句偈所说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换句话说,这一个佛教的宗,这一个法身佛,我们所要见的这一个佛,他是不可以音声求,不可以色相见,他是离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当然这也就是等同于《心经》所说的:【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又说依于这一个,菩萨依于这一个无所得的心,而能够远离颠倒,能够究竟涅盘。《心经》讲的这一个“空”,“是故空中”的这个“空”,指的当然不是跟有、无对立的。就跟眼前有这个人,这一个人死了,散离了,这个人不见了;或是说我们眼前有这个杯子,杯子里面有水,我待会喝光了,就没有水,就变成空了。《心经》的空,不是这一个有、空相对立的空,《心经》所说的这个空,就是《金刚经》所说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换句话说《心经》的这一个心,就是《金刚经》所说的:“不可以色声香味触法而见而求”的那一个法身佛、如来藏。

从我们上面的引用《心经》、《金刚经》、《楞伽经》,这样子乃至为菩萨们简单的提到了,被归类于大乘有宗、法相唯识宗的玄奘大师,他写造编译辑成《成唯识论》,他所依据、所引用的却是六经十一论,而六经里面就清清楚楚包括了达摩祖师传给二祖慧可的《楞伽经》;乃至玄奘大师本身还翻译了,现存三藏经典当中卷数最多的、最大部头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所谓的大乘空宗的经典。由此可见,真实心只有一个,不管您是学哪一个宗,是以什么样入门修学的法师,你都不可能离于真实心,而去分宗、而去立派。六祖所悟是自性清净心,是含藏识;玄奘大师所弘扬的,一样是《成唯识论》里面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从阿赖耶识,从异熟识到无垢识,全部都是一心而去成就万法。有一句话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同样的道理,我们也要说,不管是小乘的分裂,或是大乘的分裂;不管是小乘的依于枝梢末节,那些无谓的纷争而搞出来的部派分裂;已经远离了实相,乃至于错误的认为说,大乘里面有空宗、有有宗,这样的人其实都是落于了错误的把佛教里的宗,把它认为是可以割裂开来,可以分门立派,乃至可以取某一部经,取《华严经》而建立了贤首宗,而建立了所谓的法藏贤首宗;乃至于取《法华经》而建立了天台宗,乃至取净土三经而建立了净土宗。当您建立了这些所谓的汉土八宗,如果您只是方便众生能够进入佛法修学,以它为入门基础来演说、来弘法、来利众,那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如果您自抬身价,认为说我是某某宗,我是这个宗派;乃至于天台宗还分出来的所谓“山家”这本宗;乃至于分出来了“山外”,分出来这个自他,乃至去相争谁是正统,谁是这个末梢、是支派。这样的纷争,绝对是不相应于真实法的。

总结来说,真实佛法当中“无宗可立,可分者非宗。”如来藏无形无相无所住,如来藏不可分,部派也绝对不可以从佛法真实一宗当中分裂而出。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学法无碍、如意自在。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