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越久离佛越远」,是真的吗?(四)

第36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还是在《学佛释疑》上面,我们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还是在“学佛越久,离佛越远,是真的吗?”

我们在这个主题里面,依着基督教的福音电台里面一个报导,来谈某曹先生,因为学佛二十五年以后,为什么会去归依基督教?为什么会去信奉基督教?这个问题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问题点就是在于:他所依止的某某山,所教导于四众弟子,大多是如曹先生所说的,为令其四众弟子只知道追求平安、快乐、健康、富足;都是为了要让他那在家二众弟子,追求家庭和乐、事业顺利而已。完全都不能了知,学佛的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在于亲证二乘圣僧所证的解脱果,进而在于亲证二乘圣僧所不能证知的法界实相、般若智慧跟一切种智。由于曹先生所亲近的某某山,不懂三乘菩提,而将佛法严重世俗化、常见化以及断见化,所以其弟子四众,便以追求世俗法上的利益,作为学佛的标的。当他们以世俗法上的利益,不能获得满意的结果的时候,或者不能获得佛菩萨的立即感应的时候,便不能检讨,这个应该是此世跟往世业行之间的因果关系;便对佛教失去了信心,转而寻求其他宗教的感应,并以感应作为依靠,作为信仰宗教的唯一目的。再者,曹先生夫妇二人,对于在某某山依止二十五年的过程当中,需长期耗用大量时间依止某大法师,而且必须要长期以大量的钱财,不断捐助某某山,方受重视,对于这个地方颇有微词。

而且这个也是佛教四大道场,所应该要自我检讨的地方:我们寺院以及共修道场,有必要建造得金碧辉煌吗?有必要建造得如此的奢华富丽吗?寺院道场的规模,必须要造得如此的庞大吗?而且不断地吸取大量的资金,有必要这样子不断地吸取资金,有必要不断地吸取大量钱财,而去挤压其余小法师的弘法资粮吗?是否因为建造金碧辉煌的广大道场,而使得信众感觉,诸大道场的商业气息太浓厚,失去佛教比丘原本安于清贫知足的宗风呢?是否因为在建寺庙等等的世俗法上面的极力追求,而完全忽略了三乘菩提的认识、理解、修证?这样子的作为,已经失去佛教的本质,本质已经不是佛教了。曹先生伉俪对此既有微词,那我们知道应该还有其他人,一定难免私下会对这样子的微词,一样会相应,一样会传出的。

所以有智慧的佛弟子,应该有智慧深入的思惟,这样子已经走偏而专门在世俗法上面,专门在外道无因论的虚假中观见上用心,乃至已经是诽谤佛教正法,否定三乘菩提根本──如来藏,而严重破坏佛教正法的山头,教导众生错误的学佛方向,怎么不令众生学佛越久,离佛越远呢?

所以一切大法师、小法师,对于座下的三宝弟子,都应该如实的示以正理。怎么样的正理呢?也就是说学佛的目的,不在于追求世俗法上的平安、快乐、健康、事业成功,而是在于修证二乘菩提所应亲证的解脱道;甚至于在于修证法界实相体性的智慧,在于修证一切种智而成就佛道。护持以及修学真正的三乘菩提时,自然可得护法龙天的庇佑跟加持,自然可得平安、快乐、健康、事业顺遂。千万不要再效法某某山,专在世俗法上用心,专在意识境界上用心,专以藏密邪见,而抵制如来藏正法。而应教以真正之三乘菩提正法,令知信佛不同于学佛;否则座下诸大护法居士,若因修学邪法而遭遇事业或家庭上的不如意时,又将同曹先生伉俪一般,退失信心于佛法。然而曹先生伉俪,虽然在某某山修学了二十五年,也接受某某大法师的教导;但是其实并不能真正的深解因果的道理,这个过失其实是,他所依止的某某山的过失。因为某某山不依于佛说因果的深妙正理,而教导的缘故。

当知事出有因,因果之理唯至佛地方能尽知,不是基督教的天主上帝所能知道的;乃至上帝的造物主的名号,也是上帝自己所不敢承当的,为什么呢?因为上帝自己的灵光,示现之色身、功能等等,都是从上帝自己的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的,而上帝对自己的如来藏仍然了无所知,仍然不能亲证。这些一神教的上帝,尚不能了知二乘菩提的法道,尚不能亲证二乘菩提的解脱境界,尚不能超出欲界天的境界,尚不能证得色界定,尚不能获得往生色界天的异熟果,尚不能脱离分段生死,尚不能了知阿罗汉之解脱境界,更不能知菩萨所证的般若境界,有什么能力创造世界万物、有情呢?上帝若来人间,菩萨一样用这样子的法义为他宣说,应该要让上帝归依佛教三宝。再说,上帝所创造(姑且认定为上帝所创造),也就是说,基督教说:“一切万物是上帝所造。”那上帝所创造,刚开始在《圣经》里面所说的,只是亚当跟夏娃两个人。但是在《旧约圣经》里面所载,上帝在伊甸园当中创造亚当二人时,伊甸园外,本已有诸众生存在跟活动的,非是上帝所创造的;也就是说伊甸园外这一部分,早已经存在的。那我们就要问,上帝曾经几次创造人类呢?而旧约中也没有记载,或事实上有两位以上的上帝呢?那这样子上帝如果有两位的话,就不是唯一的上帝,那哪一个才是真理呢?所以在伊甸园之外之内两处,各自创造各人的子民;或是众生本来有之,上帝其实未曾创造世界跟众生,只是由无知之人类,创造的“上帝创造万物”的说法,令诸更无知的人信之、受之。所以在西方的学者里面,曾经讲过一句话,他们说:“与其说上帝创造人类,倒不如说是人类创造上帝。”再说上帝创造人类,是依于何处创造人类呢?在《圣经》里面说:“上帝创造人类,神依着上帝的形像创造人类。”神依着上帝的形像创造人类,表示说上帝他本身是有形像的,上帝他本身是有色身的。请问那既然是有色身,一定是有所生的地方,上帝是谁所生的呢?再说上帝创造世间,既然他是有色身,必须有他所依的一个器世间,他所依的器世间,是先于上帝所生?还是后于上帝所生的?如果是后于上帝所生,那上帝所居的器世间,是什么世间呢?如果是先于上帝所生的话,上帝所生的器世间,这个世间是谁所造的呢?很显然不是上帝所造,是有另外一个上帝所造。殊不知这都是众生的共业所形成的,并不是有谁能够去创造这个世间的。

众生的共业是怎么形成呢?是因为众生各自的别业,各自如来藏的别业所交互感应形成的,众生的共业而形成的。所以这个说法:“上帝创造世间”,在西方的学者,自己本身就已经提出质疑了。在逻辑上它本身,就已经没有办法贯通的。再者上帝以泥土创造人类以后,再分灵于人类,然后再加以试验、考验,本质正是在考验自己;也就是说上帝的灵,既然可以分灵于人类,表示说人类的灵,是依着上帝所创造的,为什么还会有原罪呢?有了原罪以后,上帝再来加以试验、考验,这个不是等于就是在考验上帝本身自己的灵的一个清净心吗?所以能造与所造,都是上帝的缘故,如何考验呢?这样子考验又有什么意义呢?莫非闲着无聊,所以造来排遣时间,此理有何意义呢?再者上帝创造世人,而从自己的精神体中,分给精神体,令所造的人具有精神体,然后下来人间轮回生死,然后再劝修善行而加以恩宠;这个是自己分身去人间受生死的痛苦,然后再劝自己的分身修善行,再将自己的恩宠加于自己的精神体的分身上面,再令其回归上帝,永为仆人。如是教法乃是无智之人所编造者,漏洞百出,处处违背法界真理实相,这样子虚妄矛盾的法教,对追求法界真相的人类,有什么意义呢?此外还有很多种,种种的过失,因为我们时间有限,没有办法一一细说。而且我们的目的,不是要跟一神教的外道─基督教─做辩论,而是为了藉这个主题,澄清佛教内的法义为着眼点,所以基督教的其余种种无量无数的谬论,就不再举例论之。

我们再回头来看看,曹先生伉俪因为不懂佛法而自称已懂,不知法界实相正理,不知基督教的法义粗浅、层次不高,堕在欲界天境界当中。却因女儿、女婿以及事业困境而信仰,根本不知道因果正理,也不知道因缘果报的时节。因为正当曹先生之妻,求于上帝的时候,因他们解决困难的因缘正好成熟,这个是因为过去世,所相应于解决这样困难的因缘的福报已经成熟了,因为他们往世所造的业行,导致其因缘果报必须如此──正应于三日后成熟,在这个时候,也正是佛菩萨为他们解决困难,而即将成功的时候;但是他们两个夫妇,不知道因果的真正的道理。正巧因为曹先生之妻祷告上帝,正巧房子售出,便归功于上帝之动工。以后若再有难,求于上帝而不得其助的时候,曹先生伉俪,势将怀疑上帝是否确实存在,那个时候才会相信因果不假。然而此等因果等等事理,跟佛法修证,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因果的事相。如果想要深入了解,平实导师在《优婆塞戒经讲记》当中有详细的述说,诸位自可请阅细读之。

所以学佛的人,若想要真解佛法者,应该要知道三乘菩提的真义,并不是只有证二乘菩提所证的解脱道而已;若唯修二乘菩提,则唯能通达二乘所修证的解脱道,唯能亲证二乘菩提所证的解脱果,于大乘菩提之甚深般若,必不能通达,则必不能亲证,何况能证一切种智,而成就佛道呢?如果每天静坐,而求一念不生、不起烦恼,则是唯修四禅八定而不修二乘菩提者,纵使临命终时具足四禅八定,境界超过基督教的上帝,仍然不脱生死轮回,仍然不能证得解脱果。所以说每天静坐,一念不生,甚至于修四禅八定能够生到色界天,其实境界已经是超过上帝了,这样子的人尚且不懂二乘菩提,尚且不能亲证大乘菩提,这样子的境界都已经是超过上帝了,上帝比这样子的外道的修行人,其实还不如。所以就算已亲证二乘菩提解脱果的声闻四果者,或已经具足四禅八定的外道,跟佛门中的人,境界虽超过基督教的上帝;然由于尚未证得实相般若的缘故,都不能亲入菩萨位当中,都不能进入内门而亲修菩萨道,都不能证知般若,更不能亲证道种智。

大乘菩提道之入道,则须先除我所之执着;我所执着已除,续断我见以及三缚结,然后经由禅宗之法道修学,求证自心如来藏,眼见自他一切有情之佛性,然后再进修一切种智。如是菩萨自能通达二乘菩提,也能修证二乘菩提,断除我执以及我执的习气种子,渐证诸地无生法忍而渐入诸地,渐次成就佛道。

所以大乘学人,如果想要真学菩萨行,如果想要真求佛道,非唯纯求二乘菩提所证的解脱果,应当先勤求禅宗的证悟明心,用这样子为首要的条件,凡事莫如求悟急,证悟才是大乘的入道的缘故,才是大乘法的最主要的入门。而于求悟所需具备的定力、慧力、福德,也应该要随从真善知识,而戮力修学,然后次第证之、次第成就佛道。所以说临济禅宗之开悟,乃是修学大乘佛法,一切宗派行者之首要目标;所以舍此破参开悟的亲证,则不能真入佛教内门修学佛法,一切佛教法师所言,若非佛教正法正理者,我们都应当摒弃之。

所以《楞伽经》当中,佛也曾作这样子的开示:“我诸弟子应如是自行,身自不随恶知识,亦当劝人勿随恶知识。”所以我们身为三宝弟子,则当依从佛语如是自行,亦当勉励他人如是同行,共为众生之证悟法身慧命而用心,以免佛教正法,遭邪见法师等人世俗化、常见化、断见化、浅化、学术化,堕入了外道的无因论当中,这是真学佛者所当记挂于心,救护佛子,使其遵循真正的学佛方向,才不致堕入“学佛越久,离佛越远”的窘境。

所以在我们这个主题里面,我们借用了曹先生,因为学佛的方向错误,因为依止的道场,所教导的佛法错误的,这样子的因缘来说明“学佛越久,离佛越远。”其实最主要的导因,是因为不知“学佛的内涵”,不知道“佛法的内涵”,所以导致学佛的方向错误。因为一盲引众盲,相将入火坑,所以导致他没有办法真正的信受佛法,而退转于佛法的修行上面;这个其实是在我们佛教界里面,很多人普遍的一个现象。借用曹先生的这样子的因缘,来说明这样子的一个事相,希望借着这个因缘,也能够回向给曹先生,乃至于现在还在相似佛法的道路上,还在迷惘地修学佛法的这样子的众生,能够早日回归正道,能够修学佛法,能够早证菩提。只要能够进入到真正的学佛的方向,终不至于学佛越久,离佛越远,因为只要确立了真正的学佛方向,学佛越久一定是离佛越近了。

今天这个主题,就跟各位分享到这边。

阿弥陀佛!


点击数: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