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恶业道之轻重差别、引生原因、报果余果(二)

第92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继续要跟各位说明《菩萨正行》的部分。《菩萨正行》我们所依止的是平实导师所著的《优婆塞戒经讲记》,前面我们已经讲到十恶业道各各引生的,从贪、瞋、痴所引生的原因。上一集我们刚刚好讲到偷盗的部分,也就是说偷盗、劫盗他财,也有三种引生的原因,比如说:自己为了自己——己身、妻子、眷属而贪他人财物、往取劫夺,这个是因为从贪而起的这样子的一个偷盗。如果去偷盗、劫盗怨家的物品,这个是从瞋来的。如果去抢劫比自己福报更差的人,那这样子去抢夺这样子的人的财物,这样子是从痴来的。譬如说,像之前报纸有人在登,竟然开着奔驰的车,还去抢劫贫穷的人家,这样子就是因为从痴而来的业道去劫盗的。

紧接着我们要来说明:邪淫引生的贪、瞋、痴这样子的一个状况。在经典里面这么说:【邪淫亦三:若为自乐,行非梵行,是名从贪;淫怨眷属,是名从瞋;于所生母作非梵行,是名从痴。】“《优婆塞戒经》卷六”身业的邪淫业道也有三种;也就是说,身业的邪淫业道,也是从三种的意业所引生来的。如果是为了自己贪着淫触之乐,而在别人的眷属身上行邪淫之行,这个就叫作从贪而生的身邪淫业的业道,所以贪是邪淫业道的引生因。如果是故意去淫污怨家的眷属,这个是想要故意让怨家起瞋恨痛苦的行为;譬如说,故意去玷污、去染污仇家的家人的妻女,就是从瞋引生的行为;瞋引生为什么这样子呢?是因为从瞋引生想要报复的心理而产生的邪淫业道,这一部分就是说,从瞋引生的。如果是对亲生母亲行邪淫,这个人是愚痴的人;因为他可能是心智有问题,或者被无明所笼罩而造作这种邪淫恶行,这个是从愚痴为因而产生的。以上三类的杀、盗、淫业道,都各有三种引生的原因,也就是说都由贪、瞋、痴。

再来说口有四种恶业道,就是说口业的部分,这四种恶业道同样也是各有贪、瞋、痴所生的不同。我们再来看一下妄语业,在戒经里面这么说:【妄语三种:若为财利自受快乐,是名从贪;为坏怨故,是名从瞋;若畏他死,是名从痴。】“《优婆塞戒经》卷六”这个是说,譬如有人为了获得广大的供养而得到更好的享用,这个是为了财利而求自受快乐,所以就故意示现上人相;明明只是一个凡夫,但是为了贪求利养或贪求名闻而故意示现为有修有证的上人,甚至于公然接受别人称呼为“上人”;甚至于公然的让人家称呼是“宇宙的大觉者”;甚至于让人家公然称呼他是“看见佛陀在人间”,这个就是为财利自受快乐,这是从贪引生的大妄语的恶业。如果是为了毁坏怨家的名声而说不如实语,去破坏怨家的名声,而使怨家被众人轻视,自己因为这个缘故而产生了快乐,这个就叫作从瞋所生的妄语的业道。另外一个是,如果是怕别人有强大的势力能害自己乃至丧身舍命,恐畏他人害死自己,因此而说妄语,成就妄语业道,这个是从痴所引生的。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情形呢?譬如某人成立道场,他出来弘法,但是后来被黑道给掌控了,每个月要求一百万的财物,但是某甲没有办法每月都得到一百万元财物来供养,那黑道人物也许会要求他:“那你就公开宣称你开悟了嘛!你就公开宣称你是圣人,自然供养就会源源而来。”如果披着僧衣而自称开悟,众生都会很崇拜的,一个月要收取一百万元的供养,这个并不是难事。但是他想:“这一个大妄语,这个大妄语罪犯了就得下地狱,不能接受。”他不肯接受大妄语的恶事,恶人当然就要杀他,所以就“畏他死”;也就是说,因为恶人要杀他,所以他就怕死,恐怕别人会杀害他而死亡,后来只好被逼之下对外宣称他是证悟的圣僧。如果有人这么作的话,这种妄语就是从痴而生的业道。为什么说是从痴生呢?因为只要是有智慧的人宁可被杀,也不要去下地狱;因为有的地狱的一天是我们人间的一个大劫,有的更长;照这样算来,他在地狱的一生要受多少苦?那还得了!所以有智的人宁愿被杀,因为被杀死也只不过是一时之痛,最多不会痛过一天吧!如果向心脏刺下去,撑不过一分钟就死亡了,痛楚一下子就过去了!下一世却可以快乐无忧;但是如果怕死而公然大妄语,那是未来无量世受苦,数不清有多少世的极大痛苦。所以有智慧的人这么一衡量,脖子伸出来说:“你杀了我好了!”所以绝对不肯大妄语。所以畏他杀害身命而公然大妄语,这当然是从痴而生的;所以大妄语仍然有从贪、从瞋、从痴而生的这三种不同。

第五个,我们来看一下两舌。两舌怎么说呢?经云:【两舌三种:为财利故,是名从贪;为坏怨故,是名从瞋;破坏和合邪见之众,是名从痴。】“《优婆塞戒经》卷六”两舌业道也一样有这三种引生的不同:如果是为了获得财物,或为世间法上的利益而挑拨是非,这个是从贪心所引生的;这种事情其实在商场上是很常见的,在道场中不会有,因为在道场中绝对不会为了财利而作两舌的。若为了毁坏怨家的名声或社会地位而去挑拨是非,针对他人和他的事业伙伴加以挑拨,想要使双方不和合,这个就是从瞋心而引生的两舌。如果是破坏和合邪见之众:也就是说人家本来是很和好的一个团体,然后某甲去把它破坏;破坏别人的和合,那是因为愚痴而生的,因为破坏别人的和合,对自己没有利益,对众生一样也没有利益;就算那个团体是个邪见之众的团体,那你也用不着去破坏他们,用不着挑拨离间的手段;如果是邪见的道场,你要让它坏散而去跟他们作挑拨,这个也是愚痴的行为。也许有些人会不服气,会认为邪见之众本来就应该把他们挑拨离间,让他们分散、让他们坏掉,为什么不允许作呢?因为这不是有智慧的人该作的,这个不是菩萨该作的;有智慧者只破斥他们的邪见,而不作挑拨是非的事。所以有的道场会派人来我们团体中挑拨是非,但我们从不去他们那边挑拨是非,因为你只要把他们的邪见破斥了,事情就解决了,何必去挑拨是非呢!何必多增加自己的口业呢!所以对邪见之众的和合去加以破坏,这个也是属于愚痴人才会作的,有智慧的人只用般若智慧去破坏他们的邪法,这样子就够了。所以两舌也有从贪、从瞋、从痴所生的这三种恶业。

我们接着来说明恶口所引生的贪、瞋、痴的恶业。戒经里面这么说:【恶口三种:为财利故骂詈妇儿,是名从贪;故向怨家说所恶事,是名从瞋;说他往昔先人过罪,是名从痴。】“《优婆塞戒经》卷六”恶口的业道也有这三种引生的原因:如果是为了贪着财物或世间法的利益,对老弱妇孺大声叱骂,这个是从贪所生的恶口业道。如果是故意在怨家面前当众宣扬他的糗事,使他难堪,这种恶口是从瞋心所生的恶业道;这种事情在世间也很常见,在修道人之中就很少了。如果是专门出去宣说别人的祖宗十八代干了种种恶事,想要让他人名声毁坏,这种事情是从愚痴而产生的恶口业道;别人的祖先不好,干他个人什么事?说明白一点好了:像澳洲白人的祖先大部分是罪犯,但那些罪犯生下的孩子都同样是心性邪恶的罪犯吗?并不是这样子啊!所以只有没有智慧的人才会用祖宗的恶事来毁谤他人,所以这种恶口业道是从痴业所引生的。

我们接着要说明绮语,绮语一样是有三种的引生的原因,这边经中说:【无义语亦三种:若为欢乐歌叫諠哗,是名从贪;为胜他故歌叫諠哗,是名从瞋;为增邪见歌叫諠哗,是名从痴。】“《优婆塞戒经》卷六”这边所说的无义语也就是绮语,这个绮语也有三种引生因:也就是说,有人是为了贪着快乐而大声歌唱、大声叫唤、大声的交谈,引起别人注意他的才华,或者称赞他的口才而得名声,这个是从贪而生的绮语。有的人则是为了想要胜过别人,想要表现自己在别人之上,想要把别人压下去,所以故意唱歌或大声的喧闹,或说一些能表现自己的话,想要把别人压制下去,心中起瞋硬要压制别人,这是从瞋所生的绮语。也有人写歌或写词,用来高声唱给别人听,但是他没有正确的知见,他所写出来的歌词内容都属于邪见,但却认为是高超的、是胜妙的,是大家应该要修学的,这种人不但增加自己的邪见,也为增加别人的邪见而歌、而叫、而喧哗,这种绮语是从愚痴所出生的。

《优婆塞戒经》这边又说:【从贪生者是名为妬,从瞋生者是名为瞋,从痴生者是名邪见。】“《优婆塞戒经》卷六”这边意思是说:身有三业,也就是杀、盗、淫;口四业,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这四业。不论是身或口所作的各种恶业道,如果是从贪所引生的就称为嫉妒的恶业道,如果是从瞋所引生的就称为瞋心的恶业道,如果是从愚痴而引生的就叫作邪见的恶业道。这十恶业道综归来说,无非就是从贪、瞋、痴所引生的。如果有贪、瞋、痴而只在心里面,没有付诸于实行,没有在口业、身业上面实现,那这样子的话,仅只是贪、瞋、痴的业,就只有业而没有道,仍然没有恶业的道出生,死后就不会落入恶道当中了。如果是落实到口业、身业,那就成就了十恶业道中的业还有道了,就无法免除堕落三恶道的果报了。所以从意业贪而生的口业、身业,若是因为嫉妒别人有钱,就想出不正当的办法把自己变成比别人更有钱,这就是因为嫉妒而生贪,因意的贪业而引生恶道法。所以有人是纯粹因为瞋心所以造作了身业、口业;有人根本不是因为贪或是瞋,他就只是愚痴而引生恶业道。可是从痴而生的邪见,在世间法上当然有,但是佛门之中更多!至于一切外道就全部都是因为痴所引生的,他们都是因为邪见业而产生邪见业道。我们如果确实知道十恶的业与道的差别,也知道十恶业道无非就是从意业的贪、瞋、痴而转生的:也就是由于意业的贪、瞋、痴,而产生了口的四业,产生了妄语、恶口、两舌、绮语这个口的四业;产生了身的三业—杀生、偷盗、邪淫—这样子的恶业道。知道了以后,就能够避免误犯,就能够从十恶业道的根本意业下手来修身,就能成就十善业道而具足福德资粮,就能帮助我们迅速地得到断除我见乃至开悟见道。

如果在一般相似佛法的道场犯了这些恶业道,那还情有可原;但是像正觉这里是菩萨的实修道场,可就不许再犯了!因为我们施设的世尊所传的佛道次第,如果诸位读过我们的书就可以了解了这个次第——从外门六度万行而断我见,甚至于明心,进入七住位,开始了内门广修六度万行;而内门广修之后,更期待大家一世之中能够修到初地,不但如此,还有三地的修证内容也都安排好了,也都确实可以到达,就看我们怎么修了。所以来到这里断三缚结、明心了、见性了,修三贤行,要完成初地心,有多少事情要做呢?我们必须要想想看!这个是很多事情要做,是有得我们忙的。即使是退休在家专修都够我们忙了,更何况大部分人都还是有职业在身,朝九晚五;下了班回家后还要照顾家庭、奉养父母,剩下的才是自己的时间,这么多的时间到底够不够我们用来修行呢?那一定有人会说:“这个时间太少了,你怎么说这么多呢?”但是我们要说:“时间其实是很多的。”那怎么叫作多呢?譬如说,我们在办公的时候,或是说居家的时候,在一切身口意行当中专在法上用功,当你专在法上用功的时候,请问:“戒法与你相干不相干呢?”这个已经跟你无关了!你就根本不用去担心戒律了!当你专心在法上用功而专心修集福德、专心除性障,这时戒法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根本不可能去犯到的,这样修行就容易得力了。

所以古时有些禅师出家以后,师父为他传戒,他说:“我才不要受戒,出家乃大丈夫事,应该弄清楚佛道是什么,要先求证道,何须屑屑于细行?”他说受戒、持戒这个都是细行,不是大行,所以不想受戒,不想在戒法上用心。他们就直接去学禅,悟了以后还被称为大禅师,才去补受戒法,也能为人传戒。

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先跟各位分享到这个地方,下一集再继续跟各位分享这一个问题。

阿弥陀佛!


点击数: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