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归五戒始修学(五)

第73集
由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延续上个单元,我们继续讲到《优婆塞戒经》底下的一个经文。底下的经文因为很长,我们这一次就不全部复诵一次。简单来讲,底下的经文我们如果把它的内容浓缩起来下一个标题,就是要让我们学习“如何依于我们眼前的不坚固的身命财,而来能够求取坚固的法身慧命还有法财?”

经文说:【若优婆塞虽得人身,行于非法,不名为人。若得信心,能作福德,善修正念;观一切法皆是无常、无我我所;于一切法心无取着,见一切法不得自在,生灭苦空无有寂静;人身难得,虽得人身难具诸根,虽具诸根难得正见,虽具正见难得信心,虽得信心难遇善友,虽遇善友难闻正法,虽闻正法难得受持;能如是观,是名人身。】“《优婆塞戒经》卷六”

在《优婆塞戒经讲记》里,平实导师把这边的“不名为人”就说只是一个妄人,因为五蕴身心是虚妄的,假五蕴身心假名为人,是假人,不是如来藏真人。因为未明心,未大乘见道证真如,不知道这一个真如—平实真如—很平凡、很实在,却又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这个法界实相心,真正的人。平实导师在《优婆塞戒经讲记》是这样子说,那是一个客气的讲法;实际上按照佛所说的,优婆塞虽得人身而行于非法,也就是我们前一单元所说的“不能够如法而住”,而去违犯了不应该做的、亏损众生的很恶的,乃至甚至极恶的身口意业的话,这样的众生就“不名为人”了;不仅是不能为三宝弟子优婆塞,连“人”都没资格了。现前所见,虽然他是一个人,乃至于是一个表相的三宝弟子,实际上因为他行于非法,他习于非法,他不知忏悔,他不知悔过,他会继续不断地再造作下去,这样子的恶业,绝对可以让他这一世结束之后,因于随业、随重、随念,随于你所造作的业而往生。随你所造作的业当中轻重的,重的先报;乃至在这重的业当中,你念念不忘的、恒常在心的这个先报。这是往生西方极乐,以佛为无上大福田念念不忘,随愿、随业、随重、随念的道理。也是这一边“若优婆塞虽得人身,可是却行于非法,不名为人。”因为他后后世绝对会失去这一世的眼前看到的这个人身,会下堕到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去;所以眼前虽然看起来还是人,却已经说他是“不名为人”了,因为他失去人身是必定的事情,因为习于造恶,因为不知忏悔,因为乐于造恶、乐于亏损众生。

“若得信心”,反过来讲怎么样才叫作是优婆塞、是称得上一个人?换句话说,其实指的就是说:如何具足你修学佛法入门的五圣教法?如何具足身为一个道器?至少是人乘、天乘,也就是施论、戒论、生天之论。在这个施、戒,还有修生天之论的这个是禅定的部分,乃至十善的部分,您能够如实知,而去这样子的如实修行,让如来藏中的种子越来越清净,让这一世的心性改变,让自己的福德果报改变,乃至能够相应三乘菩提的福德—也就是功德—越来越增胜、增广,这样的造作才能叫作人。底下的经文讲的就是这样子一个道理。所以佛才说“若得信心”,对于三宝,对于佛所制下的戒,就是尚未证得初果,尚未如实证得四证净——也就是四不坏净;四不坏净并不是三归五戒就已经有四不坏净了,真正如实证得四不坏净也就是四证净,一定要到你证得至少是小乘的见道——得法眼净、证初果,也就是断我见。这里的是指说您见道之前,您要累积的福德资粮,您要遵守的戒,依这样子来说这样子底下的经文。

“若得信心,能作福德”,佛告诉我们该作的,消极地止恶、积极地行善,你都能作了。能够“善修正念”,这里的正念,如果要把它讲得再仔细一点,其实就是所谓的四念处,依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依于这样的修行。当然之前,我们说小乘里面有七方便,所谓的七方便,先依于五停心观——五种来停止自己妄心、妄念不断地攀缘流转的方法;譬如说瞋恚心多的,我们就修慈悲观;譬如说妄念多的,修数息观;乃至正觉讲堂平实导师所施设的无相念佛,都可以摄属于五停心观、七方便的第一个入门。虽然这里七方便一般是小乘人在说的;大乘人一样,要明心之前还是得先断我见,我见不断,明心非真,我见既断,明心证真。明心之后,最怕的就是不能转依如来藏,不能转依的道理,就是在于有路可退;这里所谓的有路可退,当然就是退转回去生灭法。换句话说,因为没有真实、如实地依于四念处而断我见,所以虽然证得了,乃至偷取密意、窃取密意听来了,可是没有办法转依,因为没有如实断我见,因为我见不断,明心非真,最后必定退转于五蕴十八界当中,以一法为我、为我所,而继续不断地轮转于生死。

“若得信心,能作福德,善修正念——也就是四念处”,这四念处,我们刚刚讲到的七方便,依于五停心观,再来就是要修四念处的别相观:四念处的一一相,你能够种种总括的去“观身不净就观身不净,观受是苦就观受是苦,观心无常就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就观法无我。”大略地有这样一个认识;再依这样的定力、慧力增长、福德增长,慢慢地依于定力、慧力、福德增长而来消除、修除性障。四种修慢慢地累积福德之后,慢慢地可能就能够进入四念处的总相观;也就是说不只是观身不净,也要观身也是苦、也是无我、是无常;对于观身如此,观受是苦,观受也是不净,观受也是无常、也是无我;这叫四念处的一个别相观跟总相观这样一个层次。四念处的这样子总相观、别相观之后,你对于这样子的五尘境界法,对于这类外我所、内我所都已经都如实地、慢慢地去断绝对它的攀缘贪爱了之后,就可能进一步地依于能够证知所取是空,然后慢慢地证知了这个能取的这个心—“观心无常”这个心—也是无常。在有前面的“观身不净”,观五根身不净,观五根身根尘触之后产生的三种受是苦,观这些都是不净、都是苦;观外所取的五根身,五根身所取的这些境界法,乃至这个根尘触相应产生的五识,五识上面所出生的受,观受都是苦。对于外我所、内我所的这个五根身,乃至说我们有时候把外我所、色身当外,有时候把色身而有的外面我所拥有的父母兄弟姊妹、财色名食睡当外,这都可以的,只要在说的时候界定清楚就好。无论如何,外我所的观察,都是无常、苦、空、无我,内我所的受也是如实观察了,最后反过来再观心无常,一次又一次四念处的时候,终究有一次观心无常的时候,依于外我所、内我所所取皆空。

反观自己意识心,因为证得未到地定了,远离五根身三种受的贪爱攀缘,然后能够证得未到地定;因为所谓的未到地定,就是不攀缘前五尘的一个定力、一个决定心。有这样的未到地定,有这样的清净的,已经不是一个五俱意识,而是一个清净的定中的一个独头意识;依于意识的清净念,依于这样的远离这个触、受——五根触五尘而产生的这一些苦受、乐受,能够住在清净的念,能够之前依于修学正知见,对于断我见的知见,能够如实地去思惟了知,乃至有所疑惑,跟自己的师长请教以后再思惟,然后最后终于确定了,心得决定了;然后再终于依于四念处的如实修行、也观行。当然这过程当中,也不可能偏废福德。然后最后,当您有这样的未到地定的定力,你在未到地定当中,依于这样的清净的定中独头意识,这个意识心观察,然后确定自己真的是无常!在这过程当中,没有前五尘—色声香味触—的这些干扰,那您这样子的一个意识,自己证知自己无常;我们有时候开玩笑说,叫作自杀,自己杀掉自己“意识以自己为常”的邪见,这才能够断我见,这才叫作真实的断我见。所以断我见有它需要的福德,有它需要的知见,有它需要的一个定力,至少是未到地定,道理就是在这里。

我们继续回到我们的正题:若得信心,能作福德,善修正念。善修正念之后,就是要能够观一切法都是无常,一切法都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我。一切法既然都没有真实存在的我,更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我依真实存在的我而有的所谓的我、我所拥有的这一些财富、这些名声、这些地位。简单来讲,我们经常会说:“五蕴身心是剎那生灭的。”可是剎那生灭的身心,依之我们建立了人、我、众生、寿者相。换句话说,我们在如来藏这个圆成实性法、这个不生不灭法所出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所谓的生灭法依他起相上,因于自己的我见、我执,而错误地建立了所谓的人、我、众生、寿者相;这个人、我、众生、寿者相,就是遍计执性,也就是所谓的众生轮转的一个根源。我们修行的根本,当然要先认知这个遍计执相的虚妄、无实,可是虚妄无实的当下,我们不是小乘人,我们不可以要灭掉生灭相,还要灭掉生灭法,那是小乘人的作法。因为灭掉生灭相,无妨你解脱于生灭相引起的这一些诸受烦恼;可是你如果要连生灭相之所依的生灭法,你都想要灭掉,换句话说,你要灭掉五阴、十二处、十八界,您是一个定性声闻人,你不只要灭掉人、我、众生、寿者相,你连生灭法—五阴十八界—都要灭除,这样子的一个二乘修行人——定性的二乘修行人,是永远没有办法证得圆成实性,证得“涅槃如来藏”(正觉总持咒的第二句)的。

那依前面我们所说的,有一句经文说:“本无作者亦无受者,可是果报不亡。”本无作者亦无受者,是这里想说的:五阴、十二处、十八界这些生灭法,乃至生灭法上面建立的遍计执相—遍计执性的遍计执相—这一些人、我、众生、寿者相都是无常法,都是无我法,都是无我所之法。依这样的无常、无我、无我所而说“我们有修行可是又没有修行”;乃至于世俗人说的“我们有布施又没有布施”,所谓的“三轮体空”;乃至所谓的“我们有杀人又没有杀人”。可是这样子一个说法,千万不要误解了“本无作者亦无受者,本无修行者亦无被修行之法,本无布施者亦无被布施之物或者之法、之人——受施之人,本无杀人者亦无被杀者”。可是记得佛说的后面几个字是:“本无作者亦无受者,可是果报不亡。”本无作者亦无受者,是就生灭相与生灭法,就五阴、十二处、十八界,就人、我、众生、寿者相来说。可是当您一个人,我们举一个例子,“三轮体空”的布施的例子:“你不可以执着有一个我,这个我的色身、这个我的意识,我是一个布施,我是施主,我是施者;在我的眼前有一个被布施的人,他有色身,他有身体,他有意识,他在我眼前;我拿着一个布施的物品,这样的三轮境界成就一个布施的事情,这是真实有的。”这样的见解,当然是不能叫作三轮体空,是错误地把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生灭相上建立它为恒常。

简单来讲,如果我们这件布施的事情,从我拿起施物到我走过去,两手恭敬地再布施给对方—一个受者—来讲,这个时间过程如果是一分钟好了,菩萨们可以自己想一想:当我坐着起来了,当我手伸出去,再走出去把东西握在手里了,请问前一秒钟、后一秒钟的这个所谓的我—色身的我—是同一个吗?色身,一条血管就好像一个道路,血管里面的红血球、白血球、这些血小板,种种的这些细微的细胞,就好像是车水马龙上面这一些红色的车子、白色的车子、这些种种的脚踏车。您如果不知道、难以去体会,没有办法现量去现观亲证,你无妨站在一个交通繁忙的马路路口你去看一下,这一条路什么时候曾经安静过?什么时候是同一条路?有些菩萨可能是脑筋动得快一点,他说:“有啊!三更半夜的时候都没有车了,都很安静了。”那这个我,当我静坐的时候,我以定为禅的时候,我住在无色界,乃至我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的时候,我应该这个意识的我,乃至这个色身的我,天身的我应该是常啰!这样的见解还是错误的。

我们还是回到道路这样的譬喻。道路我们把它举成一个血管,血管有很多的细胞所组成,管壁的这些细胞,里面的纤维细胞,乃至种种的这些淋巴管,这些的细胞或许都有;那一条柏油路,三更半夜没有车辆运行了,请问有没有地下水道这一些在流动?请问这些柏油有没有风吹过去?有没有柏油的小碎块?有没有石头小碎块?有没有旁边的路树慢慢地凋零了、飘落下来?有没有那样的腐烂?有没有那样的变换?都有!只是我们肉眼太粗,我们没有慧眼,我们没有办法去现前这样去取证而已。同样道理,以布施为例,不只是我的色身,这个一分钟内完成了布施这件事情,就好像电视另外一个例子,把一分钟的影片播放起来,您难道可以说一分钟前的这一个影像,是一分钟后布施完毕的那样同一个影像吗?并不是!稍微熟悉一点点—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这个影像都是声光显现出来,背后有一些电子在打击这些液晶屏幕,或是像以前阴极射线的映像管屏幕。一分钟剧情如果难以体会,那你无妨看看一小时的连续剧,从九点演到十点好了,九点一分电视屏幕上那一个影像那一个男主角,难道是九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同一个吗?只有无明的深重的不知道要去简择的这些观众凡夫,才会说认为是同一个。同样的道理,一小时如是,一分钟的这样布施的也是,从来没有一个不变的五蕴当中的色身跟意识,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有一刻的暂停过;举例来讲,我可能前一分钟,还是所谓的色身,我一秒钟后,我指甲又长了一些,头发又长了一些了,我的红血球、白血球、我的肾脏、我的运作,这都一直不断地在变化;乃至我现在讲了这么多话,我的口水里面喷出去一些了,原先是属于我的身体的水分,现在不是了;我的呼吸、我的肺脏,我的支气管的伸缩,这个色身都不是同一个了。我不是从五十岁一下子跳到八十岁、九十岁而死亡,我就是五十岁一秒、两秒、三秒,每一秒都在老化,老化当然是不同,衰变一定是有不同;依这样的道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生灭法上建立生灭相,建立了有人相、我相。有一个人是受者,是我布施的对象,是别人;有一个我相,是我在布施;有这些东西物品,这些芸芸的众生相,众生的山河大地这些众生相;有一个所谓的寿者相,有一个时间的流转,五蕴的运行相,依这样的五蕴生灭流转,依生灭法、生灭相而说有布施这件事情。可是您仔细地检点一下每一个组成的因素,不管施者、受者乃至施物,或是整件布施这件事情,真实没有一法不是属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生灭法,不是依于人、我、众生、寿者相而建立的;当然这样的布施,就真实佛法来讲,我们是不可以错误地执着有一个我在布施,而贪恋我有布施的福德,有一个人他被我布施了,这样的布施、这样的执着,就违背佛法的精神了。

可是有的人就反过来想:“那我干脆不要布施了!”因为既然我不是真实存在,对方也不是真实存在,施物乃至整件布施这件事情不是真实存在,那我布施干什么呢?本无作者亦无受者,可是别忘了“果报不亡!”前面之前所说的都是生灭相、生灭法,所谓的依他起性法,所谓的遍计执性法;可是别忘了五蕴不是自己出生自己的,五蕴如同波浪,可是藏识海常住,这一个圆成实性法、这个如来藏这个常住法,是所谓的六祖开悟的时候所说的能生万法,可是本身却是本不生灭、本自具足、本无动摇的、是本自清净的。依于每一个当下的五蕴,就跟每一秒钟影像,都是背后有一个出生影像的,在这个计算机屏幕、在这电视屏幕背后,可是他是离开这生灭法、生灭相的屏幕、这个现象界。依他,所以每一秒的五蕴都是不真实的存在,都是虚妄的,都是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可是每一秒过后,五蕴又出来、又出来、又出来,又这样子像电影一样的一页一页、一个底片一个底片胶卷闪过去连接起来,依于我们意识的取着我们的记忆,就跟视觉有视觉记忆,才有所谓的电影、电视这些剧情可以产生。是因为这样子五蕴不断地生灭,明明不断生灭,我们依我们的我见、我执,依我们的定力、慧力,错误地取着它是真实存在,所以执着有人在布施、有人被我布施。

反过来讲,慢慢地去断我见、断身见,慢慢远离了这里所谓的能够观一切法皆是无常,观一切法都无我、无我所了,可是并不是要你、我就不用修行了,杀人放火都没关系了,修行也没果报了。不是!因为每一剎那的五蕴都不可能离开背后常住、本无动摇,可又能够出生万法的如来藏而能够出生。每一个五蕴、每一个布施的人、每一个受布施的人都是生灭的;可是在每一个生灭的当下,背后那一个常住的如来藏,你的如来藏,乃至受你布施的人的如来藏,杀人的人的如来藏,乃至被杀的人如来藏,都会记住这一些五蕴所造作的这一些业,而在后世因缘现前的时候而来酬偿。这就如同小孩子在玩的网络这些游戏,每一剎那计算机屏幕上显现的角色都是假的,都是虚妄的,都是没有常住过;常住的话,他就会说:“这个游戏有问题了、坏了,电视坏了、计算机坏了!”可是依于这样的变幻的这些影像光影造作的业,却是会被背后离开影像的硬盘所记住;下次你再登录上来的时候,你、我乃至于一切众生互动之间,之前所造作这些布施,或是杀人、被杀的关系,还是会依于你还是会出生,一样是生灭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影像,却还是能够如实酬偿而建立因果。

时间的关系,我们先讲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福德智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