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佛教对外道的论析--佛陀所行

第60集
由正珍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菩萨正行》系列,今天要谈的题目是:佛教古德对外道的论析——佛陀所行。

太虚大师说:“破邪崇正,乐善好施,为在家人归依三宝后的正行。”“《优婆塞戒经讲录》,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页224”这段话的第一句“破邪崇正”,是值得菩萨学者深思的。当今许多学人所受教,如:“不要说人的是非,说人是非者则是是非人。”教者未能对是非交结处有着正向的面对与判断,依于我与我所的取相,而现出这样的言说名句。受教者依于对教者的崇仰,迷失了自我判析的能力,于是对是非成了一体全包的认知;也就是,不论是属于法义上的论析,或个人事相上身口意的行为,都含摄在“说人是非”的范畴。但是如孟子所说:“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除非是痴障者,否则任何境界现在我们的眼前,差别相已经完成,也就是事理的对与错依于自我认知已完成;只要意识在不断的了别过程,如何能避于是非之道呢?而所说的“道”,就是所修所学的是否能够帮助解脱现时的烦恼?是否能解脱三界的爱染?是否能正向三乘菩提的修学?因此,只要是对生命实相有所探究乃至有所觉醒的人,一定就会有着“如何是道,如何是非道”的观察与体究;而依于不忍众生苦的菩萨性—慈与悲—的愿行下,必是会对“如何是道,如何是非道”加以论述,这实在非属在事相上犯口过的行为,而是救护众生的愿行所显。所以太虚大师才会这么的定说:“破邪崇正,乐善好施,为在家人归依三宝后的正行。”“《优婆塞戒经讲录》,世桦印刷企业有限公司,页224”并以此为正行之说。但这不但是在家人的正行,更是出家人的职责所在,若不能知是道、非道,那出家一事则成口粮事,则成依佛、附佛的蠹虫行。所以破邪崇正,自古以来一直是佛佛相承,也是佛弟子重要的职责所在。

如佛陀在《优婆塞戒经》中对善生说:【善男子!诸外道说:“一切世间皆是自在天之所作。”亦复说言:“未来之世,过百劫已当有幻出,所言幻者即是佛也。”若自在天能作佛者,是佛云何能破归依自在天义?若自在天不能作佛,云何说言一切皆是自在天作?】“《优婆塞戒经》卷五”善生是初学者,佛陀由告知他礼六方佛教与异教的不同外,在整个《优婆塞戒经》整个教导的内涵中,有极大的比重的内容都是在教示着“正教与外教的差别相”,这对初入佛门的人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现在这个世间,每个人都在“命浊”的报业中,年岁难能过百,加上自身别业“见浊、烦恼浊”的混沌,以及共业中“众生浊、劫浊”的难能可逆!再加上若就自身加以视之,扣掉幼儿的无知期,扣掉年老退化期,再扣掉每天吃喝拉撒睡的时间,以及资财运为的时间,能真正安住于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时间有多少?所以实在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啊!如果走错了路,那么很难再回头。因此佛要明确地为善生说明清楚,为他的弟子交代清楚。

如这段经文,佛先说外道是这样说:“一切世间皆是自在天之所作。”佛就破他:“如果自在天能够作佛,为什么佛陀能够破归依自在天的这个道法?”这个就像现在一神教所说:“世间一切皆是上帝所造。”若上帝是清净的,何以世间有那么多爱欲杂染?有着二苦、三苦、四苦、八苦等等的苦差别相?若是一切世间皆是上帝所造,何以要造出亚当、夏娃这样两性不同的差别相?更造出蛇的诱哄和禁果——也就是会产生爱欲的果食?就这些部分来说,上帝的心实在不清净啊!那他造人是不是更加是不怀好意呢?如此何以能说是归依所向?所以这个说法,立马彰显着上帝本身就有着自我陷落的实质。

外道又说:“未来之世,过百劫已当有幻出,所言幻者即是佛也。”佛陀就破他:“如果自在天自己不能作佛,又怎能说一切都是自在天所造?”这里可以看出,外道之所以要攀附于佛,因为心已不安与惶恐,认知佛的尊贵,以及难以及其功德与福德,又无法与其相抗衡,所以不断地攀附于佛法,欲取得平等乃至高出于佛的地位。佛陀在出家修行的初行六年,对外道的一切理论和实修,都是有着深入的闻思与修证;所以外道的一切落处,佛陀都能了知并且加以解析,如此不但不会让弟子走偏邪,也能够让外道回归正法。因为外道不论在事上、理上都无法及于佛的一分,所以就不断的有外道要陷害佛的事件发生。

例如:在王舍城就有了一件外道要陷害佛陀的事件,那时外道们去找信受他们的德护长者,对他说:“大长者啊!瞿昙沙门还没有出现于世的时候,这里一切的阎浮提十六个大国,他们都归属于我,而且都是随意自在的相信我所说的话,都对我非常的恭敬,而且供养我、赞叹我,供给我各种的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但是当沙门瞿昙出世出来弘法以后,这些大国都不再供给我衣服、饮食、卧具、汤药,而且他们都信受沙门瞿昙,为沙门瞿昙所统领,只有您一个人是继续着布施给我、相信我的话。沙门瞿昙他用这种种的方便,他都没有办法破坏你对我们的信受。这十六个大国,没有一个能够像你这么样的相信我,但是这十六个大国,他们也都相信你的话,所以我们想了一个计谋,想要跟你一起商量。这个计谋就是:“我们决定在你们家设一个大供养,你家有七个大门,在一个一个大门之前,都作一个大火坑,在大火坑里面放上这个炭——没有烟的炭;并且再用铜来作梁,梁上面再洒上土,土上面再洒上草,草上面再铺上非常庄严美丽的花。瞿昙如果走过,一定会掉到坑里面而烧死。如果没有烧死,我们也可以把毒药放在饮食当中,这样纵然没有烧死,他吃到有毒的饮食也会死掉。”这时候,这个长者一听就说:“好啊!好啊!这计谋相当不错,如果能够为大师您作这件事情的话,那真是也是合于我的愿想,希望大师您不要忧虑,我就这么办了。”所以这个外道就说:“好啊!好,赶快去办。”那长者于是就去造作火坑、毒药,而且他心里就在想:「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完成,而且完成这件事情,那些大师一定会很欢喜。」所以他心里非常的开心!但是这位长者他有一个儿子叫作月光,也就是月光童子。月光他只有十六岁,非常的聪明,德行也非常的高,他就劝谏他的父亲不要这样做,并且不断地赞叹佛的德行,告诉长者:“佛是金刚不坏之体。”但是长者完全听不进去月光菩萨的劝谏,就派人去迎接佛。到了长者家,佛带着比丘众以及菩萨众走到那一道又一道的大门,那些火坑突然都变成了水池,而且从里面都冒出非常清净庄严的莲花。这时候长者和外道们看了都非常的惊恐!接着,佛到了屋子里面,那些外道们又暗想:“既然没有办法陷害瞿昙掉到火坑里面,最起码这个毒饭应该可以把他毒死。”没想到佛说:“世间最毒的莫过于贪、瞋、痴三毒,我已经越过了这三毒的所害,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毒可以害到我。”所以佛陀吃下了那个饭,一点事都没有!这时候那些外道看了,更加的害怕与惊恐,于是纷纷逃窜。那长者非常的忏悔,就在佛陀面前向佛陀忏悔。佛陀就对长者说八解脱、四圣谛的道理,还有六度万行的这些法,长者听了就能够有所体悟而得到不退转的法忍;而长者的儿子月光菩萨,也因为这一次的一个因缘,发了非常殊胜的菩提大愿。在经典里面佛是这么说:【佛告阿难:“我般涅盘千岁已后,经法且欲断绝,月光童子当出于秦国作圣君,受我经法兴隆道化。”】(《佛说申日经》)我们可以看到这一件事情,也就是佛陀不但不会避开外道的邪说与陷害,反而不断藉由外道的种种作略,来更加彰显佛法修证的殊胜,以及应机、应时的来度更多的学人能够向正道。

“破邪崇正”这件事情,现今平实导师也是依着佛陀的行迹,如是如是地依教奉行。在《宗通与说通》这一本书里面,平实导师开示着:“一切证悟般若之菩萨,欲离唯识性位、入唯识行位(初至十地)者,必须勤修初回向位之加行。初回向位之身口意行,主要为救护一切众生回向正道;欲救护众生回向正道者,当急之务即是破邪显正。”“《宗通与说通》,正智出版社,页200”平实导师这一段话的意思说:一切已经证悟明心的菩萨,这时候他已经不是在唯识性与唯识相当中,他必须要积极地进入唯识行位;所谓的唯识行位,也就是他的身口意行完全转依了第八识如来藏的清净无染心。这个并不是说一入地就立刻能够达成的,这个必须要在入地前就必须要加行;也就是说,今天为什么在整个菩萨行,从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位的这样的一个次第,其实这都是整个的佛菩提道的前行工作,因为入地以后才是真正的佛子,在入地前的一切作为,其实都是加行,一次一次的阶段都不可以躐等。

所以在十信位的时候,如何加强自己对法的信力;到了十住位以后,如何能够安住于佛法的修证;乃至于到十行位的时候,自己注意到自己的身口意行,是不是都依着唯识行观去作,这个必须要数数不断地依着自己的定力、依着自己的法流所行,而不断地提醒自己来作;而到了十回向位的时候,心心念念都是众生。在心心念念都是众生的时候,如果看到众生陷于苦难、陷于错误的法流,那这样子是不是应该要有一个救护众生向正道的心呢?所以平实导师才会这样的一个开示:“如果要入唯识行位的话,必须要勤修初回向位的加行。初回向位的身口意行,主要的就是要救护一切众生,让一切众生都能够回向正道。”也因此,对于一个菩萨行者来说,你的眼睛所看的、心里所想的,已经都不是完全依于自身的我与我所;眼睛所看的、心里所想的,都是如何让众生不会耗损他这一生宝贵的时间为邪法所迷、为邪法所惑,因为一失人身万劫难复!所以要救众生能够回向正道是当务之急。

但是如果要救众生回向正道,要怎么作呢?平实导师继续说:“欲救护众生回向正道者,当急之务即是破邪显正。若不破邪,未悟之众生云何能知何者是邪道?破邪已,正道自显,众生即知取舍抉择,免入邪道。菩萨具足如是功德,即可转入第二回向位,次第而至十回向位满足,具足道种性而入初地,开始十地之唯识行;由此缘故,一切证悟般若菩萨,应该亲自或协助善知识破邪显正,救护一切众生远离邪见,趋入正道。若欲顾虑私谊,而不破斥邪说,坐令熟识之师继续误导众生者,名为无慈无悲,乃是将佛法作人情者。”“《宗通与说通》,正智出版社,页200”这句话说得很重,就是所谓的“无慈无悲”。每一个学佛者常常想的就是:我要如何长养我的慈悲心?也因此在如何长养我的慈悲心的当下,就是:我如何去帮助现在正在没饭吃的众生、没有衣服穿的众生?可是像这样呢,并不是真正的帮助他!以前有一位师姐,她对某一个道场的人说,那个道场人常说他们的道场是最慈悲的,常常都救护众生,供给众生便当啊!米啊!饭啊!让很多这个穷苦的老人家或者发生灾难的家庭能够有所帮助。这个部分我们绝对的随喜赞叹!而且这个部分是属于人天善法,不仅佛教界的人在作,许多的外道也都在作,而且世间也有许多大善人,也都积极地在从事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真的能够救护众生,所以这位师姐就对他说:“你所说的那一个方法,只不过好像丢了一个救生圈给他,但是他永远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游到岸上来。真的要救护众生,应该要把游上岸来的方法以及法则来教给他。”没有错!就是这样。我们如果真的要让众生离开苦难,最重要的就是能够让众生了解:如何才是真正的能够脱离三界轮回的苦难。如果今天这位教授师的教法,都是让人落于我与我所之中,那就永远无法离开三界的苦难了。

今天就说到这里。

祝愿您身心康泰,三学增上,正向佛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