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实验与杀害生命

第91集
由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问题是—动物实验与杀害生命。有位当事者他提到,他在医学相关系所在读书的时候,他曾经杀害过许许多多的生命,这生命是因为他本身的动物实验的课程所造成的。他就问到:在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会酿成个人的杀业?然后这样会不会有果报?尤其他更关心的,这是不是属于犯了杀戒的问题?我们对这个问题就直接从戒律上来看,如果说一个人,他并没有受佛教的戒律-在家众所谓的戒律,就是五戒以及菩萨戒,那如果是出家呢,从比丘、比丘尼,还有沙弥、沙弥尼-这样的戒律来说的话,如果他并没有受,在读书的时候,可能当时候的年纪还轻,并没有来受戒,那过去的我们就不算,因此他就没有犯了杀戒的问题;如果那时候他已经,受了这样的戒律,就持犯来说,他就没有好好的持戒。

可是这中间呢,也要看一些因缘。

犯戒有一些因缘,它其中要有三个条件来成立:一个是根本、方便、成已。这样的根本就是说:他有没有动机?有没有想要杀害这些动物?不管理由是什么,可能是不高兴、瞋恚或是种种,但至少要有一个动机;有了动机他施作一些方便,就是进行一些方法,从这方法中去实现,最后达到目标,达到目标就是成就、成已。所以这三个条件,一二三都要满足,这样就是犯了完整的杀害众生的一个杀业。如果是过失的话,杀业当然也是成就,只是说,他成就的方式比较不同,因为他并不是具有根本,那就有可能将来一样有被别人过失而伤害的一些果报。

从这样来看,我们可以了解说,他如果跟循了这样的课程,这课程本身就是对于动物是直接予以杀害的;当他第一次的时候,他可能并不清楚,因为过去生的无明,以及今生的一些选择,他不知道这些动物在作完实验以后,是不会加以照顾,对于伤口不会缝合,因此这些动物就是等于牠麻醉药过去以后,在那里就会痛苦而死,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属于杀害众生。因为他一开始对这课程的目标可能不知道,所以所导致的后果也可能他也不清楚。如果接下来第二个实验、第三个实验,以及他整个修完学业所受的这些动物的实验、所必须执行的动物实验,这些是不是他就已经知道了目标以及目的,以及这中间可能对这些动物所产生的影响,就这个情况来分析的话,他就不可能说他不知道。因此他是有一个根本的一个动机,只是说这动机并没有那么明显,只是说他会很清楚知道,他怎么作的过程中,这些动物会死亡的;所以他透过他在学习的过程中,使得这动物丧失了生命,因此就这样来看,他三个条件是具足的,所以在杀业来说,他的杀业就会比较重。当然,对于学医的来说,他可能会去想说,因为他是在学校读书,这课程是一个大环境所使然的,他应该不是刻意故意的,就这点来说并没有错。

但是我们回到,因果的一个本质来看,如来藏祂本身会了解—众生的一切的心行,尤其我们怎样在这中间作各种的腾挪,想要为自己来方便作一个解释,说:这样的方式,我并没有刻意要怎么样来伤害众生等等。实际上这是大可不必的,因为我们如果有了过失,就要从中间来检讨,那如果是一直要问人的目的,只是要找一个人来背书,来说明说:你这样是求取知识,并没有犯了很严重的过失。如果是抱持着这样的心态,那就是不如理的,因为如来藏祂并不管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一切的心行,以及一切的所导致的对有情的影响,两边的如来藏都会记录下来的。事实是这些动物,经过实验以后就死亡,你就不能说牠们并没有死亡。所以死亡的话,虽然是这些课程所导致的,但是参与的人、执行的人,从设计课程到参与的老师,以及手拿着解剖刀,或是其它的设计的一些器材,使得动物丧失生命,这样都有过失的,只是这些过失的大与小而已。所以这样的问题,是不用特别来问佛教的一些法师或是等等,来希望能够为这样的过失来卸责,这是不必要的。不会因为有人背书,说我们为了求取知识,而伤害了许多的有情,这样实际上,是可以获得免责权;并不会因为有人认同这一点,然后这事情就可以抵销,业就可以丧失、业就可以消失,业行的影响一样会在未来世而显现,所以重要的不是去找这些借口。

第二点他提到了,他这样作是为了求取知识。那我们就从知识来分析好了!如果今天知识是为了要杀害生命,这样课程设计本身,就是有问题了!不能说杀害生命,是课程所附带的。所以应当从这地方来说明,如果说要求取知识,我们有很多的途径,可以透过表章、文字、杂志,以及各种绘制出来的一些图表、种种动画,甚至在实验的阶段,还可以用一些计算机科技,来加以仿真,尤其我们今天的计算机科技相当的发达,不论是二维的成像,以及三度空间的整个成像,都可以作到唯妙唯肖,因此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说一定要透过杀害众生,来完成这知识的摄取,这样是很难说得过去。也因为如此,我们可以说,杀害这些众生是不需要的,全世界可能每一年都要因为这些动物实验,在这医学的相关系所来作各种研究的过程,来杀死很多的动物;实际上这些动物的实验,已经有人作过了,尤其有一些实验是给开始动手术刀的一些医疗人员、有志于从事医疗这些学生来作,因此大部分,是希望得到一些新鲜感,或是让他可以有勇气来拿手术刀等等。那我们就要说,如果是这样作的话,应该先考虑是不是让这些学生能够先学习缝合的技术,不要说他把动物解剖以后,就没有缝合牠们的伤口,或是作一些会让动物丧失生命的这些实验。因为即使是说他将来作这医护人员,他应该知道生物牠一些生物迹象变动的时候,就是有可能会危害到动物的生命,不管是他要医人,或是现在有兽医系来医疗动物,他应该对于生命迹象要尊重,对于要护持一个生命的一个延续是医生的一个职责。他可以从呼吸的急促,以及脉搏的跳动、不正常的搏动等等,可以知道这生命迹象是不是已经超过这生物所能忍受,而不需要一定要让这个生命断气为止。像有的实验,他就要试到说,这一个影响、这种技术的影响,是不是会什么时节、什么样的剂量会让这只动物而死亡。就某一个程度来说,这样实验的目标,实在是比较过分,所以我们认为这样的课程设计,应当来适度地修正。而且适度地修正对于这课程并不会有影响,反而可以使得参与的学生,可以更尊重生命;不至于说,当这些生物迹象的变化的时候,他还是无动于衷,或是觉得那只不过是物种。他应该想:这全世界的物种,都是大家一起互生、互连、互助而产生的这一个世界。这有情世界,不可能只有人类,因为包括人类所需要的氧气,现在科学家才发现,实际上并不只是植物来吐出这些氧气,而且还需要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关键,就是浮游生物,因为植物到晚上的时候,它就不再行光合作用,它整个运转就会倒行过来。当然有的植物,它是属于一直可以吐出氧气的,不过那毕竟是少数。

那我们回到这个话题来,人类当初对于浮游生物所能够知道的还是不够多,但是当这些侦测的仪器,到了外层空间,重新来检视这个地球的时候,就会发现浮游生物,对于人类所需要提供的这些、所需要吸收的这些氧气,是占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可是这道理也是到了今天,这样的科技昌明以后,大家才知道的。所以随便伤害一些物种,尤其不是为了自己要吃食物,因为有的人他是吃肉荤食,而是来作这些,假借为自己得到知识的方式,这样是比较说不过去,所以这些课程,确实是有需要重新检讨。当然这不是一个国家的,某一个学校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全球的一个问题。

透过这样检讨,也可以把东方,这些文明文化所要带来的。

譬如说:对于生命的尊重。知道一切生命都是贪生怕死,他在死亡的时候,总是有那些瞋恨心,这瞋恨心就会导致,未来他也有果报,而杀害他生命的也会有果报。如果被杀害的这只动物,牠本身有一些福德、福报,然后只是刚好某一生的业行导致这一生堕落到畜生道等等,那牠就有可能有机会下一胎就变成人,等到他变成人的时候,他这一次的业果,他就会想办法,然后找到当初在实验伤害他的这些人,然后来作各种的偿命,或是说各种的报复。只是说这些会透过如来藏来完成,这个其实对他本人来说,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对于上一次、上一辈子,牠死于非命的情况下,这些事实是存在的。

所以业报本身,未来世会怎么样呢?就有可能最严重的,就是说动物实验做了相当多,甚至一手导演这些动物实验这些课程,需要来作如何如何,这样的人就有可能就是要以生命来偿还;另外也有可能会,身体多有一些病痛,就是因为对于众生没有怜惜,伤害众生的身体,这样就会有一些伤残、病痛等等,就可能出生的时候,多所一些障碍,或是在长大的时候,有一些不便的种种障碍。透过这样的了解以后,我们是可以知道,这样对于杀害众生的这些实验,没有决然的必要;而且也有可能,当这被杀的这些生物,牠本身福报比较低微,牠起了很强的瞋恨心,反而让牠继续下堕,继续在地狱、饿鬼,或畜生道继续出生,这样对牠来说也是不好的。所以应该悯念众生,来救护众生,重新来检讨这些课程,然后是对自己以及这些生物是有利益的。而且如果说能够这样作的话,所培养出来的这种医护人员,对于这些生物,会更仁慈、更慈爱。譬如说:我们可以自己假想,如果我们是自己养了很多只宠物,自己会舍得拿这些宠物来作这些动物实验,而很轻易地让牠们死亡吗?所以课程即使要解剖的话,并不是说不行,但是你只要把伤口缝合回来,让动物能够尽量完好如初;如果是在这个过程已经作了这么多的杀业,那就要奉劝这位当事者,应当改往修来,将这过去的这些事情,把它发露忏悔,然后也要鼓吹这些课程来作种种的修正,要以悯念这些物种的这种情怀,来护持生命。护持生命呢,实际上也是护持自己的生命,因为在这个世间,有情是息息相关的,不会说杀害众生没有果报,杀害众生也可能影响到整个物种的一个迁变;尤其对于医护人员来说,失去了悲悯心,这样会导致这个国家社会,一个很严重的影响。所以透过这样来观察的话,如果真的要作这些动物实验,一个方式就是跟任课的老师来解释,说自己有持戒,或是说自己没有办法来杀害生物等等,跟这些系所校方来沟通。

另外是当别人在作这些动物实验时,有可能损害有情的时候,可以在旁边念佛,替牠们回向,要想说:自己的业障深重,没有办法救了你们,希望依靠念佛这样的功德,让 阿弥陀佛能够带你们到西方极乐世界,可以永远快乐而没有忧愁。如是这样作,就能够弭平许许多多的这些不好的未来的业种。因为毕竟你已经心存善念,这样如来藏所记录的一切,就跟记录到杀害众生的这业果不太一样,虽然可能这中间还有种种的大大小小的差异,但只要心里面并没有刻意想要杀害众生,而且还替这些已经等于是注定要死亡的众生,来加以功德回向、替牠们念佛。佛号是最尊贵的,如果这些生物有感,然后就可以得到,诸佛菩萨的加被而感应;那也当想:许许多多的生物,跟我们是有缘的,所以今生才会遇得到。有缘的话就有可能是我们过去生的亲属、家人,也可能是朋友,大家同样在六道轮回,今生你是人,今生牠是动物,但是等到有一个时间,就可能两者的身分、地位,以及物种全部调换过来,所以应当培养悲悯心,尤其是许多的物种,都是我们过去生的父母。要能够这样想,你就会觉得说,对于这些的杀害,本身是要慎重的,也不会轻易拿增长知识作为个人行为一个合理的借口。要想如来藏了解我们心里面所想的每一分,我们心行的记录,全然披露出来,无所遁形,所以应当从种种的观点,来救护众生、来悲悯众生。如果这位当事者能够了解这一点,就应当来正式地来持戒,发起菩提心来救护有情,让这些杀业能够减少。

我们今天就课程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