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是不生不灭的法吗?

第85集
由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一系列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在这个主题之下,里面有很多子题,今天所要谈的子题是:意识是不生不灭的法吗?

在谈这个子题之前,应该先了解意识在佛法的定位,再来解释意识有那些内涵等等。知道这些道理之后,再来判断:意识到底是不是不生不灭的法?首先谈的是:意识在佛法的定位。佛在经中曾开示:「復次大慧!言善不善法者,所谓八識:何等为八?一者阿梨耶識,二者意,三者意識,四者眼識,五者耳識,六者鼻識,七者舌識,八者身識。」(《入楞伽经》卷8)佛已经很清楚开示:一心有八个识,那就是阿梨耶识、意根、意识及前五识。其中眼识分别显色——也就是分别青、黄、赤、白等色尘,耳识分别声尘,鼻识分别香尘,舌识分别味尘,身识分别触尘,意识分别法尘,意根处处作主,阿梨耶识不分别六尘;因为有这八个识和合运作,所以才能成就世出世间一切法。然而这八个识当中,第八识阿梨耶識是一切有情真心,祂能成就有情的五阴世间、共业有情的器世间以及诸法;而前七个识是妄心,本身是剎那生灭不已,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为什么说七转识不是常住法呢?这是因为有情的中阴身入胎后,前六个识消失不见了,一直到五、六个月左右,六识才出现。也就是说,前六识于中阴身入胎后不见了,这时五根尚且没有发育成熟,所以不会有六识的存在;一直到五、六个月以后,五根成熟,意识才会出生。为什么意识要等到五根成熟后才能出生及现行呢?这是因为有了五根以后,才能用这五根去摄取外面的五尘境,因为有了五根及意根去接触内六尘,所以才有六识的出现。也就是说,六识的出现,必须依附六根、六尘运作之后才能出现的;既然六识是依附六根、六尘而有,显然六识并不是本有之法,也不是本来就存在的法;既然不是本有之法,后来才出生的,当然是有生之法,未来必定是会坏灭的,所以六识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意根虽然无始劫以来就存在,与第八识在一起,然而意根每一剎那都在作主,没有不作主的;可是,当阿罗汉入灭时,愿意将自己的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灭尽而入无余涅盘,意根也会消失不见的,可见意根不是常住法。前面已说六识是生灭法,再加上意根也是可灭之法,可以证明:前七识都是生灭无常,都是可灭之法,不是常住法。

接下来,谈意识有哪些内涵?前面已说:意识会分别法尘,也就是分别前五尘所显现的法尘。譬如眼识能够分别青黄赤白等显色,可是色尘所显现的长短高矮之形色、行来去止之表色,以及气质、气色等无表色,眼识是无法分别的,是由意识来分别。又耳识虽然能够分别声尘,祂仅仅是分别声尘而已,至于声尘里的内容——譬如声音大小、快慢等等,耳识是无法分别;像这样在声尘所显现的法尘,耳识无法分别,是由意识来分别。又鼻识虽然能够分别香尘所显现的香臭等等,至于香尘的香臭浓淡及大小等内涵,鼻识无法分别;像这样在香尘所显现的法尘,鼻识无法分别,是由意识来分别。又舌识虽然能够分别酸甜苦辣等味尘,可是味尘所显现的法尘,到底有多酸、多甜、多苦、多辣等等,舌识无法分别;像这样在味尘所显现的法尘,舌识无法分别,是由意识来分别。又身识虽然能够分别冷暖、细滑等身尘,可是身尘所显现的法尘,到底有多冷暖、有多细滑等等,身识无法分别;像这样在身尘所显现的法尘,身识无法分别,是由意识来分别。所以说,意识不仅能够分别前五尘粗相的内涵,而且还能分别前五识所不能分别的法尘,并于分别之后,有了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之觉受。

由此可知,意识会做很详细的分别,就以梦中为例来加以说明。在梦中,六识当中的前五识已经不现行,仅剩下意识在运作、分别;也就是唯识学所说的「独头意识」在梦中运作及分别,有别于醒的时候配合前五识在运作的「五俱意识」。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当你们在作梦时,所见的色彩是不是非常灿烂鲜明的五颜六色?当然是嘛!不仅仅是五颜六色,而且色彩比伊士曼彩色还更加彩色,不是吗?再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当你在分别五颜六色的时候,是不是很清楚知道这是鹅黄、米黄、鲜红、粉红等等不同的色彩?当然是嘛!因为这些不同的色彩都是色尘上所显现的法尘,这些法尘都是独头意识所分别,不是吗?色尘既如是,其它声尘等四尘也是同样的道理,独头意识不仅能做声尘等四尘的粗相分别,而且也能分别声尘等四尘上所显现细相的法尘。这分明告诉大众:意识不仅会分别,而且还会做很详细的分别,并于分别之后产生了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让众生在三受中造作种种的善恶业,不断的在六道轮回生死,以及在轮回当中受种种的异熟果报。

谈完意识的定位及内涵后,接下来探讨:意识是不是不生不灭的法?佛在经中曾开示:「意识者,境界分段计着生。」(《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佛已经很清楚告诉大众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意识是境界法。第二个重点,意识并不是常住法,有时会现行、有时不会现行;当意识现行的时候,就会去分别、去执着。首先谈第一个重点,意识是境界法。如前所说,意识只要境界现起时,一定会去分别,不仅分别前五识的粗相,而且还分别前五识所不能分别的细相;因此,不管你是在醒时或者在作梦时都会分别,而且还分别得很清楚,不是吗?由此可知,只要法尘现起时,意识就会分别。以此准则来检验佛门中的法师、居士说法,就会知道他们说法是否正确了。譬如有人主张:「我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当你一听到这样的说法,知道他错得离谱!为什么?因为意识只要有境界现行,祂一定会分别。然而现见说法的人,自己说法前后颠倒都不知道!为什么?前面已说「自己对境不分别」,后面又说「自己对境分别非常清楚」,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为什么他们会有错误的说法出现?主要原因是:误解 佛的说法,把意识当作是常住法,希望保持在一念不生的境界中,以为这样的境界就是 佛所说的无余涅盘境界,却不知道无余涅盘无有一法存在,所以才要保持意识不断灭而入无余涅盘,成为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又佛门有些道场会张贴一些警语来警示行者,譬如:「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像这样的说法,如同前面所说的一样,让意识处于一念不生的状态,仍然是意识所行的境界,没有超过意识的范畴。

第二个重点,意识并不是常住法,有时会现行、有时不会现行;当意识现行时,就会去分别、去执着;当意识不现行时,连自己都不知道了,还会有了别这件事吗?譬如人醒着的时候,当然意识会去分别,而且分别得很清楚;可是当人累了需要休息时,意识就断了,才能成就世间人所谓的「睡眠」这个法;一直到隔天早上休息够了,就会醒来,意识也就出现了。这不是告诉大众意识在醒时及睡着这个阶段当中,祂有时现行、有时不现行,当祂现行的时候,就会分别清楚;当祂不现行的时候,还会有了别这件事吗?像这样浅显的道理每天都看得到,不是吗?此外,当怀胎五、六个月以后意识出现了,一直到死亡这一阶段当中,意识不也是每天醒时分别、执着,以及睡时不分别、执着吗?由此可知,意识是生灭法,不是不生不灭的法。以此标准来简择佛门法师、居士所说的法是否正确。譬如有人主张:「要时时刻刻保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能够这样,就是契悟本心明心见性了。」当你听到这样的说法,你一定很清楚知道:他说法错了!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意识是常住法,所以要时时刻刻保持意识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他们都没有想过,当怀胎后一直到五、六个月以前,意识还没有现行,又如何时时刻刻保持意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由此可以证明:他们错把意识当作不生不灭的法。像他们错把意识的生灭法当作不生不灭的法,想要明心见性,只好等驴年才有可能了!

又意识在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以及重度麻醉下都会灭的。譬如在闷绝的阶段,因为中暑昏过去了,或者后脑杓被人敲了一记闷棍昏过去了,乃至因为极度刺激导致自己受不了昏过去了等等,这时候意识断了,任人用种种方法来刺激,还是不省人事,一直到身体休息够了,才慢慢恢复知觉醒过来。由此可知,在闷绝时意识是会断的。以此准则来简择法师、居士说法是否正确。如果有人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当她提出这样主张时,你可以当面对她说:「如果妳的主张可以成立,当妳被人敲一记闷棍昏过去了,妳的意识还在不在?」保证她哑口无言、嘴挂壁上。为什么?因为她很清楚:被人敲了一记闷棍昏过去了,意识已经断了、不在了。如果她还自称是大成就者,表示她非常不直心——心已迂曲,今生是不可能明心见性的;如果她曾受过戒,不论是五戒、十戒、声闻戒或者菩萨戒,都犯了大妄语戒,如果不去羯磨忏悔,未来所受的果报,是不可爱的异熟果报,不能不慎!

又譬如在无想天进入无想定中,乃是行者证得四禅后想要转进,愿意将自己意识断灭,处于没有见闻觉知的状态中;可是放不下这个色身,所以还保留这个色身在无想天中,以为这样的状态,就是 佛所说的无余涅盘境界。当无想天的天人入无想定中意识断了,犹如人间睡眠一样;所差异者,前者是在定中,后者是在睡眠中根本不在定中。像这样灭却自己的意识,又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色身而入无想定,处于无见闻觉知中,少则一百大劫,多则五百大劫,意识又会现起;当意识现起时出无想定,由于自己天福已享尽,就会下堕,再一次轮回生死。因此无想天亦名客天,乃是客人暂时居住的地方,不是 佛所说的长久安隐地,有智慧的佛弟子不应该往生无想天。

又譬如灭尽定,佛说是无心地,也就是没有众生所认知的心现起;七个识当中,前六识灭了,而且第七识也灭了五遍行当中的受、想两个心所有法,仅剩下触、作意、思三个心所有法;所以阿罗汉午时托钵回来用斋后,如果 佛没有讲经说法,就会入灭尽定中。由此可知,在灭尽定中意识还是会断的,虽然此定中很寂静,但不是究竟的寂静;佛弟子应该以求般若智慧为主,而不是在世间有为定用心。

又譬如重度麻醉,乃是利用药物来控制,使得病患处于无痛、无知觉的状态中,方便手术进行;因为利用药物来控制的关系,使得意识消失不见了,须待麻醉剂渐渐消退后,意识才会再度出现。当意识刚现行的时候,意识的觉知心仍然很模糊、不是很清楚,要到麻醉剂完全消退,而且色身渐渐康复,意识觉知的状态才有可能完全恢复。以此标准来简择佛门法师、居士说法,就可以知道他们说法是否正确。譬如有人主张:「吾人现前一念灵知的性体,圆明寂照不生不灭,就是诸佛的法身。」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一听到这样的说法,你一定很清楚知道:他们说法错了!因为他们落入意识觉知心中而不知。如果有人不信,可以去问他:「当你被医生重度麻醉时,现前一念灵知心究竟到哪里去了?」当你提出这样的主张时,后学保证:他的嘴就像扁担一样,根本无法回答!因为他很清楚知道,在重度麻醉下,意识都已经不见了,哪里还有现前一念灵知心呢?所以说,现前一念灵知心为意识心所摄,本身是生灭法,不是不生不灭的法。

又譬如喇嘛教行者主张:「在男女性高潮当中,遍全身快乐的觉受,就是佛所说的正遍知觉,然后观察此乐无形无相,就是证得佛所说的空性,能够这样,今生就证得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了。」当他们提出这样的主张,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一听到这样的说法,就会知道:他们的说法非常离谱,而且也非常荒唐!为什么?一者、男女行淫乃是欲界最重的贪爱,欲界尚且无法出离,何况能出色界、无色界;三界尚且无法出离,更何况能证得佛地的无住处涅盘境界?二者、男女行淫所产生快乐的觉受,乃是本无今有的法,并不是本有的法,怎么会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呢?更何况 佛的「正遍知觉」,乃是对真心所含藏的世出世间一切法全部了知;怎么会是喇嘛教行者所说淫乐遍全身的正遍知觉呢?三者、将男女行淫所产生快乐的觉受加以观察它无形无相,仍然不离能所与觉观,仍然是意识心所行的境界,不是真心离见闻觉知的境界;明心尚且也无,怎么会是远远上于明心见性的报身佛境界呢?如果有人不信,可以当面问他:「在重度麻醉之下,还会有男女邪淫快乐觉受的境界吗?显然没有嘛!由此可知,喇嘛教主张:在男女性高潮所产生快乐觉受的境界,就是报身佛境界。那是非常荒唐的说法!根本不是佛法,乃是外道法。

最后作一个总结:意识乃是生灭法,不是不生不灭的法;如果错将意识心当作是常住法,成为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而不知!

说到这里,刚好时间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