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是出哪个家?(四)

第74集
由正文老师开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这个单元,还是在学佛释疑,我们还是要继续来跟各位分享上面的前三集的问题,那就是说,我们要探讨一下出家是出哪一个家?

我们前面已经有说明过所谓的出家的真出家,还有表相出家的道理了,所以我们不要以在家的身相来衡量善知识,我们俗语也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所以不要以表相来衡量善知识。照理说我们佛门的四众是必须要应该要互相扶持的;也就是说,佛门四众是指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这四众,其实是应该要互相扶持的,而不能够互相鄙视的。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崇隆表相的出家三宝,这个是没有错!但是不能有僧衣崇拜,而来歧视在家的真正有修、有证的菩萨僧。其实所谓的僧团,所谓的僧团必须包含了四众,所以不是只有单单的比丘、比丘尼,真正的僧团其实是含摄了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四众,这个才具足了僧团,所以我们不要错解了出家的真正的道理。

那我们今天在讲真正出家的道理,不是说就不要对表相出家的僧宝生起敬重的心,只要是表相的僧宝,他是剃头、着染衣,愿意去修行,愿意真的随着 佛陀的教诫去修行的,我们应该都要随喜赞叹。相反的,当然出家的僧宝—表相出家的僧宝也不能歧视在家的菩萨,而认为说在家人都是一壶煮不开的水;从这个表相的角度来看在家人「都是一壶煮不开的水」,这个就叫作歧视在家菩萨。歧视在家菩萨,其实不是佛门之幸。乃至于有的人更是歧视了菩萨戒,他们说:声闻戒才是正解脱戒,菩萨戒是别解脱戒。也就是说菩萨戒是附属在声闻戒上面的一个解脱戒,也就是说菩萨戒它是别立于声闻戒外面的一个—附属的一个解脱戒,叫作别解脱戒,他的意思是这个样子。但是菩萨戒原来的名称,印度话叫作波罗提木叉,波罗提木叉翻译成中国话,就叫作别别解脱戒,是没有错!但是这个别别解脱戒,并不是他所说的,说是声闻戒是正解脱戒,菩萨戒是别立于声闻戒之外的一个附属的一个解脱戒;而别别解脱戒的意思是说,菩萨戒的十重四十八轻任何的一条戒,只要在三聚净戒的基本精神之下,去奉持菩萨戒,去利益众生,乃至于利益自己,任何一条戒都能够别别带我们迈向佛道,迈向佛道的究竟解脱,究竟成佛,这个是菩萨戒的基本精神。所以菩萨戒又叫作千佛大戒,菩萨戒又叫作尽未来际受,而不是只有一生受;也就是说菩萨戒尽未来际受,它能够让我们依止着菩萨戒,能够一直到成佛。

这菩萨戒的任何一条戒,都能够让我们的身口意行而别别趣向于究竟的解脱,这个才是波罗提木叉的真正的道理;而不是说它是别立于正解脱戒、闻戒之外的一个戒,这个就是歧视菩萨戒。歧视菩萨戒,基本上就是来自于僧慢;也就是说以表相出家的僧宝的这样子的一个身相,来自我膨胀,起了慢心,所以这个是在歧视菩萨戒。我们从古今以来,有很多的菩萨都能够从这边了解到说,其实真正的地上的菩萨,或是说真正修大乘行的菩萨,大部分都是现在家相的,所以不要以身相来衡量善知识。譬如说善财童子的五十三参,善财童子五十三参里面,有大部分的他所参的,大部分的修行人都是在家菩萨,出家菩萨就是只有五位。在过去历史上开悟的菩萨像庞蕴居士、凌行婆、还有陆宣刺史,我们的六祖大师,当时都是还在现在家相的时候,那个时候开悟的。六祖一直到逃离了寺院,往南行的时候,还是恢复了在家相,诸多等觉菩萨也都是现在家相;所以我们必须要离开表相的执着,离开表相的执着才有办法真正地这样子去修行。

所以我们前一集说,初地的菩萨为什么大部分都是必须要现在家相,乃至于等觉菩萨,大部分都现在家相呢?就是为了要离开这些表相的执着,离开对于身相的执着;因为你身着染衣、剃头着染衣,有佛的威德力在,会广受恭敬。但是你现表相而有法的时候,虽然你有法,但是容易受轻贱;但是受轻贱的时候,你能够在跟众生相处的过程里面,能够迅速地消除性障,乃至于消除罪业,乃至于增长地上菩萨的一切种智,增长地上菩萨的道种智。地地菩萨的道种智,其实都是必须要依止着度众生的过程里面、利益众生的过程里面,去完成地上菩萨的无生法忍,所以大部分的地上菩萨都是现在家相。所以他们很多人在「说在家人不能说法」,他们是以身相来衡量的,「在家人是一壶煮不开的水」,也是以身相来衡量的。这边我们就要请问说:我们观世音菩萨所现的是什么相?我们大势至菩萨所现的是什么相?我们文殊师利菩萨所现的是什么相?我们普贤菩萨所现的是什么相?

甚至于有人说、问人说:「你是在哪边归依的?你去归依。」

「我跟着平实导师归依。」

「平实导师有没有出家?」

「平实导师没有出家,你们那个萧平实没有出家,你怎么跟着他受戒呢?那在家人怎么可以跟人家授菩萨戒呢?」

在家人能不能够为人家授菩萨戒?在《菩萨璎珞本业经》里面,讲得非常清楚:六亲眷属能够互相授菩萨戒。六亲眷属都能够互相授菩萨戒了,更何况是一个开悟明心的地上菩萨,怎么不能为众生授菩萨戒呢?这些人在问这些话的时候,很奇怪!就没有去思考说当他在受三坛大戒的时候,他在受菩萨戒的时候,得戒和尚是谁?得戒和尚是我们的释迦牟尼佛。羯摩阿阇黎是谁?羯摩阿阇黎是文殊师利菩萨。教授阿阇黎是谁?教授阿阇黎是弥勒菩萨。那很奇怪!他在受菩萨戒的时候,他是依止着谁受的?他是依止着弥勒菩萨、依止着文殊师利菩萨受的。那文殊师利菩萨跟弥勒菩萨,现的是什么相?现的是在家相,那他们为什么跟在家人受菩萨戒呢?所以这个就自语相违了,在讲这个话的时候都不知道说,其实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真出家还有表相出家的真正的道理。所以真实心是在家、出家都是具足的,没有分高下的,在家、出家应该要互相扶持,勤求见道。我们现在在说的在家、出家,其实就是指表相出家的部分,表相的在家、表相的出家。在家、出家菩萨不能互相地去贬抑,不能互相地去伤害;也就是说,必须应该要互相扶持,这个必须要以见道,也就是说开悟明心悟如来藏,以 佛所说的这样子真正的法为前提,来说这样子的道理。这个真实心是出家在家菩萨都是具足的啊!不管你是表相出家、或是说你真实出家的人,都有这个如来藏的心,都有这个本来的真实心,所以必须要互相扶持勤求见道,应该要远离对于僧衣的崇拜,以大乘见道为依归,也就是说以真出家为依归。

我们僧衣崇拜对见道有没有帮忙呢?僧衣崇拜,其实对见道是一种障碍,因为你会去执着这一件僧衣的这样子的功德。僧衣的功德当然是由 佛所授予、佛所加持的功德。但是当你穿了这一件僧衣的时候,目的是为了要干什么呢?穿了这件僧衣剃了头,目的是为了要干什么?目的就是为了要依止着 佛的教示,开、示、悟、入,也就是说要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那什么叫作开示悟入佛的知见?也就是说,悟入 佛所说的这一个真实心、悟入 佛所说的这一个本来心,这样子才是真正地互相扶持,能够真的依止着佛法的修行,迈入了真正的出家。所以应该要远离僧衣崇拜,这样子才有办法真正得到法益,不要被这一件僧衣,把我们给束缚住了。我们虽然以穿了这一件僧衣为荣,但是不能因为这一件僧衣而生慢,穿这件僧衣的人,不能因为穿这件僧衣而生慢:没有穿僧衣的人也不能因为这件僧衣,而对于僧衣产生了僧衣的崇拜,这个其实是反而会害了我们这些出家的菩萨的。所以为了要让这个佛法能够崇隆、佛法能够源远流长,其实出家、在家菩萨都必须要互相扶持来勤求见道的。

如果不能远离僧衣崇拜的话,就会有哪些过失呢?像当时天军菩萨,携带着德光比丘,三度到兜率陀天去向 弥勒菩萨请法,但是德光比丘因为天军菩萨以神通力,带着他到兜率陀天去的时候,见到 弥勒菩萨示现天人相,他以他是表相的出家的出家僧的身分,说他不应该去礼在家菩萨,所以他不愿意向 弥勒菩萨顶礼;结果去了一次、去了两次、去了三次,都没有办法去掉他的僧慢—去掉他的僧衣崇拜的障碍,所以终究没有得到 弥勒菩萨为他开示的法益,这个就是因为僧衣崇拜。其实真正开悟的菩萨,才是真正有佛法能够利益众生的。所以出家菩萨应该要勤求大乘见道为务,而不能以穿着僧衣而在世俗法上,行于世俗法上为满足。所以出家菩萨一定要除僧慢,如果不除僧慢的话,就没有办法得到法益了;如果不除僧慢的话,甚至于会障碍自己;如果不除僧慢的话,甚至于都有可能「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当时 拾得菩萨在国清寺的时候,就示现这样子的一个情形给大家看,拾得菩萨为什么叫作拾得呢?他是因为由丰干禅师所捡到的一个小孩,但是他是普贤菩萨的化身,所以称他为拾得。拾得菩萨在国清寺的时候,曾经跟伽蓝菩萨、韦陀菩萨,到供桌上面去对坐,跟佛对坐吃饭,结果人家以为他是一个疯和尚,后来就把他赶到厨房去。后来他有一天拿着棍子,去打着这个伽蓝,他说:你自己的食物都顾不了了。因为供伽蓝还有供韦陀的这个食物,被鸟给吃了。」「你自己的食物都顾不了,还顾得了寺院?还顾得了伽蓝吗?」就拿棍子去打他。打了以后,结果当天晚上寺院里面的僧众,每一个人都同样梦到一个梦,这个伽蓝菩萨跟他们讲说:「拾得打我!拾得打我!」他们才知道说,原来拾得不是凡人。有一天寺院在布萨的时候,寺院布萨的时候,拾得就从寺院的外面赶了一群牛过去,他就对这一群牛,叫着过去这个寺院曾经往生的僧人的名字,每一次叫了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一头牛就吽地叫了一声,再叫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另外一头牛又叫了一声,那这个是什么事实?意思就是说,这些牛其实就是当时在这个寺院修行的这些僧人,没有如法修行,甚至于有可能是破戒破法,所以堕入了畜生道,所以才会有这「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的这样子的一个故事。

所以从这边我们就能够知道,对于表相崇拜,其实就是造成僧慢,乃至于造成障碍佛法、障碍修学佛法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所以我们想要免除大乘佛教在家化的这样子的一个情形的话,这个大道场、大学院、还有学术研究抵制证道居士的这样子的事情,必须要赶快的消除掉。很多人担心说,现在在家居士在说法,正觉很多在家居士在说法,这个是大乘佛法在家化,但是其实这个是表相;大乘佛法在正觉弘扬,其实是大乘佛法出家化,因为是真出家而不是在家化。但是如果是要免除这个表相在家的,这样子的一个现象的话,那必须要劝请诸大道场,还有大学院,还有学术研究的这些学者们,要赶快停止抵制证道居士的举动,这样子才能够让真正的证道的佛法、真正的大乘的佛法,回归到寺院上面。这个才是真正的佛教真正地能够弘扬、能够流传下去的最主要的动力。所以必须要脱离前面我们所说的表相佛法,必须要脱离表相的佛法,而必须要互相扶持。

那什么是表相佛法呢?表相佛法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你以剃头着染衣为表相出家的真正的依归,这个就是表相佛法,乃至于表相佛法所弘扬、所推展出来的这样子佛法。这些表相佛法包含了哪些呢?包含了譬如说,我们有很多人在做什么环保菩提、心灵的环保,还是说很多的寺院只着重在初机佛法的度众,甚至于初机佛法也没有,到处是什么佛学夏令营,到处是什么插花班,到处是什么书法班,乃至于到处是什么计算机班,这个就是表相佛法;甚至于在这个地方,方便地用缘起性空去解释佛法,这个都是表相佛法,而没有把真正的佛法讲出来。如果你用这些法,方便地把众生引进佛门,那倒也是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不知道所谓的真正的佛法、真出家还有表相出家的道理,而只是说在这些世俗法上面去用心的话,那这个就是表相佛法。我们如果要让佛法,真正能够兴盛的话,必须要脱离这些表相佛法;这个就必须要在家居士,跟出家的菩萨互相扶持,这样子才有办法真正地能够让佛法能够弘传下去,大乘的佛法才有办法能够复兴,能够广利众生。

所以出家僧团的没落,或居士团体的积弱不振,并不是大乘佛教之福。出家僧团的没落,就是我们刚刚所说的,以表相佛法为佛法,这个就是出家僧团的没落。如果因为出家僧团自己没有佛法,而来鄙视或是说来诬谤居士团体所说的法不是真正的佛法;甚至于为了要打压居士团体,打压我们这个所谓的表相的居士团体,而说这个不是佛法,那就会让居士团体积弱不振,这个不是大乘佛教之福。甚至于为了要打压居士团体的弘法,更不择手段,口不择言,从根本地来否定 佛所说的如来藏的正法,那这个就不是单单地说让居士团体积弱不振的过失,这个是诽谤三宝、诽谤佛的正法的过失了,这个是五无间地狱罪,所以这个是非同小可的啊!

所以如果我们要免除出家僧团的腐化,当务之急有两个重点,我们必须要去在意的,有两个重点我们必须要去做的;也就是说必须要扶持大乘见道的居士团体,应该要扶持、应该要护持大乘见道的居士团体的弘法,来制衡未悟言悟来误导众生的相似佛法,这样子才能够免于出家僧团的腐化。也就是说,必须要真正见道的居士团体,来把真正的正法带给大众,让众生有一个能够发起抉择智慧的抉择分,这样子才能够让出家的僧团免于腐化。第二个,是必须要帮助出家的僧团有悲心的人能够见道;也就是说,帮助这些已经现出家相、着染衣、剃头的人,这些人、有悲心的人,能够见道、能够开悟,这个才是真正的出家的道理。能够真正进入真出家的义理,这个是出家的真正的道理,所以这个就是所谓的出家的道理。

所以出家是出哪一个家?就是如来藏开悟明心。那我们开悟明心以后,证悟如来藏,这个是出家的真正的道理。今天时间已经到了,跟各位分享到这边。

阿弥陀佛!


点击数:963